平色堂

      第四十二章暴力觉醒虐杀

      两人当人不能让它进入血池,要是等符宝的力量好进,在想困住它就难了。

      噼啪_

      司徒寄起鞭子,像血鳄抽过去,挥动的鞭子冒着雷光开始迅速变长缠住它的前足腋下,紧急拉住正要落下的血鳄,但巨大身躯的重量,和身体的摆动已经把司徒甩了起来。

      陶生赶紧跑过去拉着司徒,但两人的力量对于这种万斤巨兽来说根本就无济于事,更别说水下是血鳄的主战场了,两人拼死也要把它弄上来。

      啊_

      司徒!电它赶紧,电它,

      两人的手已经血肉模糊了但仍然不敢松手,池面的电光比刚才更胜了,双方坚持了有半刻钟,血鳄便浮在血池面上不在动了显然是晕厥过去了,两人松了口气,陶生拿出玄钢狠狠的没入地下,让司徒把便子绑在剑上边面,让她不停的放电光,同时慢慢的把鞭子缩短。

      没一会血鳄便到了池边,但因为太过沉重,便被卡住了,甚至差点把玄刚拉过去。

      “怎么办太重了根本拉不上来。”司徒看着陶生,她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确实有些不好办。”陶生开始陷入沉思,但心里着急的却无法思考,血鳄马上便会对,电和麻痹产生抗性,到时候在想跟现在一样困住还能有一些时间给自己做准备,是不可能的了。

      “有没有毒可以让它不敢沾水。”司徒也只是灵光一现,的说到。

      听到这话陶两眼放光恨不得,上去亲司徒一口,

      司徒都被看到的不好意思了,要不是现在这种情况肯定揍他了

      “没有,这头血鳄是血尸,也可以叫血傀,可以说早就死了,控制他行动的是体内血液,根本不怕毒,哪怕破坏血液的毒药对它也没用。”

      “你…”司徒现在特别想抽他,没有办法在这这瞎叨叨什么,还不如想办法逃呢。

      “毒药没有,但有一种神纹遇到液体就会爆炸,我的那个会爆的铁剑就是这个原理。”有了办法淘神也不是极了,便耐心对好奇的司徒解释道。

      “我那个铁剑,别看外边有乱七八糟裂缝其实是故意可上去的,剑身中间是空的,一头刻着神纹,一头放着灵液,中间我拿纸符隔着,只要一启动纸符,灵液和神纹便会触碰,触碰后两者皆会爆炸,爆炸的力量可以瞬间把铁剑沿着裂缝碰碎,碎片跟着弹出增加伤害,这也是为啥我的铁剑虽然是凡铁,确是凡阶下品的法宝,爆炸威力堪比筑基中期的全力一击,加上铁片可以给金丹初期造成困扰”陶生越说越兴奋像是发现新玩具的小孩一样。

      “那不是只能用一次吗?”司徒有些不解,杯水车薪的办法根本救不了他们。

      听到司徒的不解陶生突然话笑起来,“我刚才说错了,那个神纹只要不坏就可以重复使用,他引爆的是有了灵力的液体,我们一会不但要让它到血池里,还要鼓励他去”

      说完陶生开始蹦蹦跳跳的拿着一个不知什么材质的刻笔,连着一口气在血鳄,背后凸起的一排骨刺上刻了十几道奇怪的符号。后满意的拍了拍手,召唤过来玄钢使尽全身力量朝着,血鳄的头骨砍了过去。

      铛_

      剑与头骨碰发出巨大的响声,巨大的反冲力,已经震的陶生的手臂发麻,但陶生用尽全身力量的一击,也只是在外皮出留下下淡淡的白痕。

      呜呜_咕噜

      随着陶生的攻击,也把晕厥的血鳄给惊醒了,虽然单是看巨大的眼睛发现不了什么,但听声音可以发现,陶生的全力一击还是使它非常疼痛非常愤怒的

      “司徒快跑找个石头挡起来别被血水碰到了!”陶生看血鳄醒了便开始朝司徒的方向跑去,中也不忘提醒司徒赶紧跑,两人一起跑到一块石头后面,为了保险起见,司徒又唤出酒葫芦,让它变的巨大挡在他们的身前。

      愤怒的血鳄便开使摆动挣脱捆龙锁,身体也要开始翻滚起来但当骨刺碰都血水的那一刻。

      碰_扑通_

      碰-扑通

      陶生耳朵里,连续的巨响,水面扑通的的声音,最后还能听到鳄鱼打惨叫。

      这惨叫也让陶生知道自己的一个保命底牌算是废了。

      随着血鳄痛苦并快乐的挥洒血水,血水散的几乎整个都是也只有酒葫芦后面还算干净。

      看到血雾已经差不多了,陶便把从司徒那拿来的几块灵石扔了出去,紧接着陶生便捏了个法诀,周围的血雾浓密的几乎看不见身影了。

      云城!

      “师兄怎么办,现在我们什么都看不见了,要不我们直接发动符咒的了。”张力夫着急的问向朱文涛。

      朱文涛看着已经全部变红的影相,好像在想着什么。

      “那些爆炸杀不死血鳄,我们也不知道,这个畜生好有没有别的手段,在等半个时辰,等他们都消耗的差不多了动手,到时候一剑双雕。”

      “是师兄,反正他们也出不去,只能被困在里头等死”想到这张力夫原本着急的心情也松弛了很多。

      “文涛,力夫那你们在这里盯着吧,我去处理一下府上的事情”说完叶永城便离开了密室。

      “师兄你就那么信任这个叶永城,”

      “不信!但他儿子在我们手上,他也要靠我们才能当上城主,只要他当上城主,我们的采血计划就能实施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再有两个月就是试炼季了,我们要在那之前提前准备好。”

      张力夫点了点头,便继续盯着影像,开始等待着。

      南山_

      随着爆炸声和惨叫声停止,陶生释放精神力探测。

      呼隆_碰

      的一声,血的身影从血雾里冲了出来,用血肉模糊的脑袋,直接顶在木葫芦同时也把陶生和司徒装在的石墙里,

      啊啊_

      滋滋_

      陶生的背部开始冒起了白烟,司徒的手臂上也已经开始冒白烟了,皮甲已经被腐蚀掉,血水开始腐蚀司徒白皙的皮肤。司徒忍着剧痛,咬着发白的嘴唇不敢吭声,也不敢把刚才受到撞击震出的鲜血吐出来,因为挡在自己身后的陶生肯定更痛苦。

      血鳄也没有闲着,这个蝼蚁害他震断了身上所有的骨刺,跟定要让他付出代价,于是便转身挥动自己最强的尾巴要给给两人致命一击,

      陶生看着血鳄继续攻击,心已经凉了,但看着身前的司徒,便忍着剧痛推了他一把。

      碰_呼隆

      随着一声巨响,血鳄的尾巴直接抽在了陶生身上,陶生身后的倒塌了一大块,陶生如软布条一样和司徒一起压在了碎石下面。

      此时刚刚攻击完的血鳄本想去践踏一番,但突然开始惨叫,不停的打起滚来。

      碎石下司徒挡在陶生身上,巨石已经把她咋的有些蒙了,皮甲上的玄甲符已经全用完了,一口压制已久的热血涂在了陶生脸上,司徒艰难的撑着抬起有只手已经血肉模糊,看不清人型一动不动陶生,眼泪忍不住直接掉下来了,不过她那只摸陶生的手突然划过,鼻子的时候,一股热气永在司徒手上,原本掉泪的司徒,急忙拿出山魂泉水,顺着软啪啪的嘴唇到了过去,看着陶生身上的伤口开始慢慢愈合便放心了,自己也跟着喝了一口后也开始一点一恢复。

      弄完这一切司徒撑开身上的石头,开始吧周边的石头清理一番,然后把陶生拖到,那个没有血水的空地上。

      此时血鳄,在痛苦嘶叫,陶生也缓缓睁开了眼,但身体已经动不了,骨头已经几乎全碎了,之所以没死好要感谢,剩余的七道玄甲符,陶生看着眼红的司徒,司徒看像他两人也不说话,最后都是噗呲一笑,好像是在笑对方更惨一样,不过陶生的笑只是微微弯了弯嘴,他现在根本笑不了。

      嘶_嘶

      血鳄此时已经开始一些血水和酸液了,原本扁平的腹部开始变的肿胀。

      哕_噗嗤

      随着血鳄的又一次吐水,一个血白相间身影迅速从血鳄嘴里穿出,大概在血鳄三丈外的地方停下来,转身摆出一个野兽扑食的姿势,身形散发着胆量紫色的妖气,几乎快要凝实了。

      司徒听见动静看着血鳄方向,瞬间捂着嘴巴,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二宝此时身影已经膨胀到有血鳄三分之一的大小,眼睛已经变成了全红色,嘴上长满了獠牙,如狼人一般,要不是哪双明显的兔耳朵很可能让人误会,

      吼吼_

      呼隆_呼隆_

      血鳄看着这个让自己痛苦的身影,吼了一声吼便直接冲了过去,要咬死对方泄恨,此时兽性大发的二宝岂能示弱,吼了一声紧跟着冲了过去,双方速度之快让人望尘莫及。

      就在双方快要到一起的时候,血鳄张起了血盆大口想直接偏头咬住二宝的身体。

      但二宝直接一个闪身来到了血鳄的侧面,双手合十举过头顶,一个重锤下去吧血鳄,排在地上。

      就在血鳄地的一瞬间,二宝骑在它身上一手摁着嘴,一只手乱锤起来,连让血鳄惨叫的机会都没给。

      吼吼_

      本章完_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