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环助手茄子视频app官方网站

      带回宿舍后的众人,接着就听到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

      消息的内容嘛,也很简单...

      洗澡不限时!!

      如果说冬日的军营里有什么最吸引战士们,那除了早上温暖的被窝外,恐怕就是一个烫的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的热水澡了。

      尽管从客观上来讲,这次洗澡也并非完全不限时。毕竟还有一个小时多一点就要开饭了,晚上还有令人兴奋的元旦晚会呢!

      但哪怕是这样,也足够战士们兴奋地嗷嗷叫了。

      早上温暖的被窝,这两年内是别指望了...

      义务兵嘛,只有外出没有休假。甭管咋样,早上起床号响了就得起床,想睡到太阳晒屁股...恐怕会被班长连人带被子一块丢出去...

      唯一能有点盼头的,就是眼下这不限时的洗澡了。

      “嘿!你们这群兔崽子,着什么急啊!晚上有没有想表演节目的?来个人报名啊,你们特么九个人都不会一点才艺吗?!”

      望着满屋子兴奋地乱窜的新兵,张震恨不得自己给自己两耳光...

      就特么不会先说正事吗?!不会吗?!

      “江腾?!江腾呢?!”

      虽说表演节目什么的,表不表演其实没所谓。但正所谓人不怕丑,就怕比...

      尤其是在部队这么个正向攀比成风的地方。你张老黑的一班没人能表演节目,嘿,老王的三班有人上台了。

      这点小事都能让王班长趾高气扬的嘚瑟两天...

      下意识地,张震就想到了江腾。除了相爱相杀的孽缘外,张震估摸着,作为一个富二代,你说你学习不行没问题。

      小时候多少家里也会给报些兴趣班、培训班什么的吧?!

      尽管心中酸酸的,但张震却不得不承认,有钱人家的小孩,天生教育资源就会比一般人更加优越...

      “啥?谁...谁喊我?!”

      就在张震心中狂啃柠檬之际,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响起。目光随之而去,一个白花花的肉体出现在自己眼前。

      好一个裸...嗯...这小肌肉练得还不错~

      呸!

      “江腾?!你特喵的衣服呢?!沃日尼玛啊!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干嘛!”

      感觉自己的眼睛和心灵都被深深玷污的张震凄厉地发出一声怒吼。

      “脱衣服去洗澡啊!还能干嘛?!”

      张老黑激烈的反应弄得江腾一脸茫然,正巧这时窗外刮进来一阵寒风,冻得江腾一个哆嗦。

      “嘶~卧槽,冷死了~兄弟们,俺老江先走一步了!”

      “站住!军营内不许裸奔你不知道吗?又想去禁闭室了?!”

      裸奔?

      江腾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内裤...

      面容逐渐委屈...

      “班长,我穿了内裤!”

      江腾的声音格外悲愤,当真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你穿了...嗯?!你穿了内裤啊...你怎么能只穿内裤呢?这去浴室的路上容易感冒着凉,快把衣服穿上!”

      察觉到自己可能有选择性失明障碍的张震试图狡辩...

      “张班长,张老黑,张大爷!你特么有啥事赶紧说,说完我要赶紧去抢位子啊!你再不说,我就真冻感冒了!”

      “咳咳,那个你有什么特长没有?”

      尴尬地干咳两声,张震急忙问出这个问题。

      “特长?我腿特长算吗?”

      “你是不是感觉自己很幽默?”

      张震脸色一黑,额头上莫名其妙冒出一个“井”字符号。

      “我是问你有没有特别擅长的?”

      “有啊!这个真的有!”

      江腾一听这个,顿时来劲了。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一口气能...咳咳,串台了...

      应该是浑身也不冷了,连带着,张震也露出了一丝老怀大慰的笑容。

      “我特别擅长泰隆,不用多,四个黑切!有四个黑切,老子能一打五!要不是某个大鼻子去的早,中路杀神就是...”

      “滚!再不滚老子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一班杀神!”

      “切~”

      被张震一声怒吼打断,江腾微微撇了撇嘴。接着就屁颠屁颠地跑进科学..浴室!

      江腾不是没明白张震的意思,自己读初中的时候,也确实学过一年的小提琴。

      不过那都是情窦初开的时候,为了追求心爱的姑娘才报名的。

      江爸江妈听到宝贝儿子想学门艺术,那自然是举双手双脚支持。当即就领着江腾去老师那报了名,可报完名,江腾才悲催地发现...

      学小提琴,居然是特娘的一对一授课...

      在这种情况下,指望江腾能规规矩矩、踏踏实实地学,那真不如指望母猪会上树。

      唯一让江腾坚持了一年还没退学的理由也仅仅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在自己前面上课。这样来得早的话,江腾还能在旁边静静地看一会女孩。

      少男少女间的感情是那么的纯粹,简单,那么得容易满足...

      所谓的爱情,也只是我想见你。每天见你的时候,就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光...

      至于江腾一年后放弃的原因,则更加的简单。

      女孩,转学了...

      想想自己这艹蛋的青春年华,江腾郁闷地脱掉裤衩,打开花洒喷头...

      再说了,哪怕战友们不介意自己那马...江杀鸡般的琴技,这地方也没有小提琴不是?

      这么想想,江腾心中那一丢丢的愧疚也没了。

      愉快地哼着小曲,洗完澡。再集合吃完晚餐,新兵们便在食堂门口整队集合,前往支队礼堂。

      元旦晚会固然有迎新晚会的内涵在里面,但这也并非新兵们的专场。当新兵中队抵达礼堂后,礼堂内已经坐满了密密麻麻的人。

      作为对新兵的优待,礼堂的前排座位被其余各单位战士们有意空了出来。

      “诶,班长。这好多生面孔啊?!看着不像是咱们支队的人啊!”

      入场时就兴奋得一直在左顾右盼的王不凡化身华生,他发现了盲点。听到这话,江腾也悄咪咪地将耳朵凑了过去。

      “他们是...”

      张震的话刚刚出口,礼堂的大门再一次被推开。只是这次进来的队伍,格外得与众不同。

      他们穿着一身好似特警一样的黑色作战服,鲜红色的肩章抗在肩上看上去格外的威严肃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