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影视成人app下载

      九五至尊的皇上放下架子,把迎娶这两门贵妾的利害关系于他说的明明白白,尚小将军不敢拒绝,也不能拒绝。

      且不说若是他贸然拒绝了,他与姜雨嫣的赐亲圣旨是否还有波折,更遑论帝心似海,皇上明明白白的说了这就是为了拉拢三家的势力为己所用,若是不从,且不是叫皇上揣测尚家的忠心,武臣之家对此更需要谨慎。

      “臣遵旨。”别无选择,尚小将军只能做最好的选择。

      皇上这下彻底的展颜了,提起御笔来准备拟这一道赐婚圣旨,这个青楼女子出现的真妙,一下子为自己送来两件枕头,军权和朝堂势力。

      “尚禹啊,你的那位意中人名字是?”一直写到有女柔嘉,名唤什么的时候,皇帝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这个俘获了少年将军的姑娘芳名几何。

      “回禀皇上,名为雨嫣,姓姜。”站在一旁的尚小将军的看着这道圣旨即将写成,满心满眼的心花怒放,即便是有一点计划之外的小小插曲,但自己日思夜想的姑娘终于可以抱回家啦!

      但皇上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却停下了笔,“姜雨嫣?”

      “你方才说,那位雨嫣姑娘出身风尘,且与你育有一子?”皇上转过头来看向一旁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尚小将军,继续追问道:“这位姜雨嫣姑娘可是一手琴声出神入化,与她的绝世姿容一般名扬京城?”

      “回皇上,不是微臣自夸,雨嫣的确在京城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提起姜雨嫣,尚小将军便是一脸的有荣与焉,将皇上手上的动作停止了,不由得紧张的问道:“皇上,怎么了?可事实有什么不妥之处?”

      生怕皇上误以为姜雨嫣是个爱慕虚荣且不洁身自好的姑娘,尚小将军急急的解释道:“皇上,虽然雨嫣出生风尘,但她......”

      “好了好了,不必多说,朕知道她是个好姑娘。”皇帝摆摆手打断了尚小将军的长篇大论,他可不耐烦听他这一肚子酸话。

      手中的圣旨一挥而就,该上玉玺,递于尚小将军。

      尚小将军满心欢喜地接过,喜笑颜开的展开一开,便苦了脑袋,耷拉着眼:“皇上,您玩微臣呢?怎么不写雨嫣的名字啊?”

      皇上望着一脸愁苦模样的尚小将军,禁不住乐了:“你在朕这儿求了圣旨,可还问了人家姑娘愿不愿意?”

      “没有。”尚小将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朕瞧着你这火急火燎的肯定没有,既然姜雨嫣美人技绝,想来也是有几分美人脾气的。”

      “你求朕的圣旨是为了成全一桩美事,总该要有美人的同意不是?若不然既不是朕好心办了坏事,朕就在这里等着你,若是美人同意了,朕再为你添上她的名字。”皇上秉承着送佛送到西的原则,好心的提醒着。

      “好!”尚小将军拔腿就往宫外跑。

      “果然如皇上所言,这尚小将军是个火急火燎的性子呢!”站在一旁权当自己是个透明人儿的的侍茶公公目睹了整个过程,直到尚小将军跑出了御书房,才憋不住笑出了声。

      “朕还不知道他!”皇上也忍不住嘴角染上了笑意,“天色不早了,朕去瞧瞧温贵妃。”

      “皇上不等尚小将军了?”侍茶公公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皇上唇边的笑意瞬间消散,冷峻的眼睛扫视了侍茶公公一眼,公公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每根寒毛都竖立了起来,弓着身子扇着自己的嘴巴,向皇上请罪道:“老奴有罪!老奴多嘴了!”

      “嗯!”皇上从喉咙里发出一个简单的音节,这才将目光移开,起身向宫外走去。

      直到皇上走远,侍茶公公才瘫倒在地,擦了擦自己额角的冷汗,无不感叹这位年轻的君王的确是心思深沉,帝心变幻不敢揣测。

      然而皇上终究还是皇上,对天下之事,尤其是人心揣度自有自己的分寸。

      尚小将军满心欢喜地去寻姜雨嫣,却被当头泼下一盆冷水,姜雨嫣抱着孩子居高临下的告诉他,比起期盼他的真心永存,比起困于深宅大院里汲汲一生,她,姜雨嫣,更会握住已经在手中的自由。

      一眼的深情不许,一心的期盼欢喜,一年的苦苦追求,一纸的利益交换,尚小将军在听到姜雨嫣的拒绝之后,终于明白了,不是不爱,只是有缘无分。

      扔下一块价值连城的玉佩,尚小将军用自己现在的真心换取了姜雨嫣此生永远的自由,还包括他们的孩子选择的自由。

      侍茶公公在御书房等了一夜,直到天明,那位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也没有带着自己的心上人来给皇上谢恩。

      但美人不许,也仅仅是尚家少了一桩笑料,京城多了一件稀罕事儿罢了。

      日子总是是要照常往下走的,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困顿于姜雨嫣的拒绝,尤其是一言九鼎的皇上,在温雪宫听完了禀告的皇上并不诧异,只是召来了自己的好兄弟尚小将军在御书房内一日密谈。

      等到尚小将军从御书房里走出来以后,往日少年意气的尚禹只剩下麻木和对皇权的妥协,尚家精心养护的小儿子最终还是体会到了皇家的无情和残忍。

      半年之后,京城当中曾经关于尚小将军与京城名妓姜雨嫣的爱恨情仇渐渐无人提起,当初皇上御笔朱批的那两位贵女一顶小轿抬入了尚家作贵妾,曾经空出名讳的赐亲圣旨也添上了如今尚夫人的名字。

      只不过,令京城众人好奇地是,这位尚夫人既不貌美如花,也不温良贤淑,家世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与尚小将军从前的喜好可以说是大相径庭,也不知道是看上了她哪一点。

      不过很快众人似乎就从尚小将军一顶轿子又一顶轿子的往尚府抬进美人的举动中悟出了真谛,大概是看上了尚夫人势单力薄无法与尚府抗衡这一点吧,这样才不会阻止尚小将军源源不断的风流债啊。

      这不,这两日,尚小将军又从李丞相家要走了一名西域舞姬。

      “真是可惜了,好好的一个少年郎变成如今这般好色之徒。”听多了尚禹风流韵事的人们从最初的兴致勃勃变得麻木了,只是偶尔会感叹一句天才的堕落。

      “谁让人家不仅有家世,还有一张好看的皮囊呢!不是你我这样的凡夫俗子可以比较的!”另有一拨人虽然心里酸溜溜的,但说出来的话倒也看的明白。

      同样有这样感慨的还有坐在姜雨嫣房中静静饮茶的青云,听着窗下客人左一言右一语的议论,他也忍不住评论了一句:

      “你当年可是伤他至深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