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喊山

      “韩谦你快回来,我好饿啊!”

      在韩谦准备加班到时候温暖的电话打过来了。

      忘了家里还有一张嘴等着吃饭呢,三年养成的习惯让韩谦选择放弃工作回家,有些事情回家也可以继续做,轻声告诉苏亮明天一起。

      挤上公交车踏上回家的路,路上想着昨天做的菜应该还剩下一些,热一热晚上可以在对付一份,随后这个想法就被质疑了,温暖会同意?

      哎?都离婚了我为什么要在乎他的想法?

      一路上内心都在做决斗,最后决定不买菜直接回家。

      打开房门的时候看温暖窝在沙发上吃着薯片,韩谦脑门出现了黑线,这是快要饿死的样子?温暖也看到了韩谦,连忙收起了薯片,跪坐在沙发上大喊饿了,并且威胁韩谦要给前婆婆打电话,韩谦虐待她。

      韩谦深吸了一口气。

      “第一天上班比较忙,还没习惯,你还是别给我妈打电话,前几天她还在问今年过年要不要回去呢,这要是知道咱们俩离婚了,你应该没事,但我可能会死。”

      “哎呀,离过年还有几个月呢,你别啰嗦了,我要饿死了,菜我买了在厨房呢,快点去,你不去我就告诉妈是你提出离婚的。”

      温暖没有改口叫阿姨,韩谦也没放在心上,走进厨房开始准备晚饭,看着扔在橱柜上的菜,韩谦有些迷茫,不由的咧嘴笑了笑,差不多都是他爱吃的,也不知道是温暖错打正着还是有意的。

      忙碌做饭的韩谦突然想起了燕青青交给他的工作,不由的开始问道。

      “温暖,听说新老区交界处飞机场边上有快地要改建?你们畅享招标了么?”

      “不是招标,是在市里几个企业里面选一个冤大头去做,这块地怎么做都会赔钱,董事会那边托了关系,畅享只是凑一个热闹,怎么?你的新公司也在招标里?”

      温暖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厨房的门口,靠着门框歪头的看着韩谦做饭,突然开口下了韩谦一跳,转过身皱眉道。

      “你跑这儿来干嘛?记得穿着鞋子,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招标里面,只是听同事们聊这件事情就好奇的问问,肯定会赔钱?宫保鸡丁可以放胡萝卜?”

      “随便,我又不吃!飞机场是训练新手飞行员的,不可能挪走的,就是装饰城对面那个老小区,飞机有时候会晚上训练,居民和飞机场那边闹的很不愉快,咱们的衙门口儿也没办法,动迁呗,但他们也不想亏损,所以就找一个冤大头呗。”

      韩谦放下菜刀转过身皱眉道。

      “这回事啊,现在的房子隔音还算不错的,但现在的人都追求电梯,不能高于现在的楼高,这个位置又不适合洋房,早晨会堵车,接孩子比较麻烦,对面是装饰城和小商品城,客运站,在走不远就是大润发和财富街,似乎是做什么都会亏损啊,拆迁款谁负责?”

      “你先炒菜,我饿了!”

      温暖握着拳头威胁韩谦,后者连忙转身准备晚饭,这时温暖继续道。

      “拆迁款是衙门口儿负责,这块地要花钱买,说是竞拍,但应该在拍卖前会有人接到指令给谁,走个形式而已,这么多年衙门口儿一直给我们这几家集团行方便,谁也不好拒绝,这个地方做不了小区,商场也不行,楼层少了显得比较小,高了机场会不同意,一个烂摊子,我倒是希望荣耀接了,到时候他们就没心思和畅享竞争了。”

      认真炒菜的韩谦心里有了一个大概,看样子是燕青青已经知道这个烂摊子会落在荣耀的头上了啊。

      两天四十万。

      “如果亏损能亏多少?”

      “土地五年不建设就会被收回去,衙门口儿会强迫他们建设,不论做什么,算上地皮和建造的产业差不多和你欠我的差不多,我说的是亏损,其实最主要的是名声,你就别想这些没用的了,先想想怎么还我钱,想起你和我离婚我就很生气,今晚我要吃四个菜,八个碟。”

      “有鸡蛋壳你吃不吃?”

      “韩谦!你变了,你外面有狗了,你不让着我了。”

      韩谦没搭理温暖,吃饭的时候脚丫子被踩了十几下,韩谦也没当回事儿,饭后洗碗,温暖气冲冲的上了楼,韩谦就没明白这怎么突然就生气了,也没招惹她啊?

      想不明白也不想,收拾好了家务,韩谦也回了二楼继续看着手中的资料,现在还不急着去做策划,他要从这个这个城市开始切入,不能把目光局限于这一块地。

      忙着忙着房门被推开,穿着睡衣的温暖突然扑向韩谦,又打又咬,直到把韩谦骑在身下宣布了胜利后在一脸得意的离开,顺便拿走了韩谦的手机,直言的告诉韩谦。

      “离婚也是要有冷静期的,我拉黑了林纵横,你也老实点,你要是敢背着我勾搭别的女人,你现在就还我钱。”

      韩谦生无可恋的看着温暖,力气的叹气。

      “傻子才会选择一个背负四百万的男人呢,另外我连个微信都没有,我能勾搭谁?唯一的一个扣扣你还给我注销了,温暖你过来,咱们俩得谈谈,你这不由分说的把我收拾了一顿,你过来!”

      看着韩谦就要起身,温暖连忙用韩谦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在韩谦站起身的时候,温暖开口大喊。

      “妈!韩谦要打我!”

      事情闹大了,韩谦万万没想到温暖竟然会给老妈打电话,放下了手里的所有工作对着电话那边的老妈解释,只是和温暖闹着玩的,没有过想要动手的意思,电话被老头抢了多去,不由分说的把韩谦大骂了一顿,老头这辈子没多大的出息,但有一点好,从没让老妈做过饭,也没和妈生过气,听说韩谦要打媳妇,老头忍不了了。

      最后韩谦哀求温暖作证事情才解决,老妈下了命令,要他们俩今年回家去过年,老两口不麻麻烦烦的来找他们了,孩子不回家也没个过年的意思。

      电话挂断了,韩谦躺在榻榻米上望着屋顶无力道。

      “该吧,该吧!现在要咱们俩回去过年,你要不去,妈刨根问底的打听,要是知道咱们俩离婚了,你的第一根据地也就等于是没有了。”

      温暖盘腿坐在韩谦身边,撇嘴鄙夷道

      “看你那点出息,我过年回去看妈和你有关系?妈对我可比李金鹤对我好多了,去去去!洗澡去。”

      “你晚上又不和我一起睡,我洗···温暖你属狗的?撒嘴!”

      温暖和韩谦在胡闹的时候,林纵横已经踏上了回国的飞机,他不能再等下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