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一个死太监

      在路上总算搞清楚了情况,原来都是误会。

      王苏文打着哈哈说道:“都是误会,都是误会,别在意!”

      回应他的是小小和小色的白眼。

      看着这二人模样,看样子想善了是不行了,只好说道:“好了好了,晚上我请吃烧烤,可以了吧?”

      “搞得像你吃亏了似的?!”小小瞪了一眼王苏文,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不就是看见…”王苏文正准备说出早上的情况,可突然腰间一疼,让他接下来准备说的话都憋了回去,他疼得叫道:“啊!你掐我干嘛。”

      “你给我闭嘴!”小小收回手,威胁的看着王苏文,“你要是再说一个字,我就掐死你!”

      “粗鲁!”

      “话说你早上看见什么了?”小色有些好奇,王苏文当时的状态肯定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

      “我看见…”王苏文说话间感觉头顶有一股凉气,他抬头一看,就看到小小正狠狠的盯着他,这让他硬生生把后面的话憋了回去。

      “看见什么啊?”

      “我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王苏文手一边比划,一边唱着。

      不对!王苏文心里一惊,坏事了,这歌还有别的意思,他小心翼翼的转头朝着小小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咦?人呢?!

      “王苏文,我杀了你!”小小吼道,话音刚落小小就扑了过来,一下一下掐在王苏文身上,疼得王苏文“啊啊”直叫。

      “小小,你会错意了!我看的小品有这么个段子啊!别掐了!”王苏文一边躲闪,一边求饶。

      “你给我别跑!”小小追着躲闪的王苏文,满脸怒意。

      最终在三支口红的成交价格下,王苏文成功逃过了一劫。

      王苏文几人到达录音地点之后已经是两个小时后,张亚冬看见几人打了个招呼,没有多说什么。

      王苏文上前说了句抱歉,毕竟让别人等了那么长时间。

      “你们能快点吗?亚冬老师五点多就给我叫起来调试设备,你们倒好都快九点了。”一位年纪年纪看起来大概有四十来岁,头发凌乱,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男人抱怨道。

      “哦,对了!”张亚冬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这位是丁玉,你们叫他小玉哥就行,他来帮你们录制。”

      “你们先开开嗓吧。”丁玉一边吃着泡面一边说道。

      王苏文点了点头,走到张亚冬身边,问道:“亚东老师哪几首歌啊?”

      “这几首,你看看,其中一首好像是女声唱的吧,这个调好像不太适合你。”张亚冬拿起平板,递给了王苏文。

      王苏文接过一看,上面有三首歌,《八十年代的歌》、《月牙湾》、《越过山丘》。

      其中《月牙湾》是王苏文拿来给小小唱的,他上次和小小说过写歌给她唱,不能食言,虽然小小现在比他受欢迎,他也有点羡慕,但是他们是一个乐队的,歌曲发出来也是以乐队的名义来发表的,没有什么关系。

      王苏文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头,他忘了提前把这些歌发给小小他们看,这下麻烦了,他们没有看过,等下要怎么录制啊...

      王苏文心里非常郁闷,他忘了这一回事,没有办法,只能现在看了。

      “亚东老师你能把这个文件发给我一下吗?我发给他们看看,我忘了给他们看了。”王苏文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啊?他们没有看吗?”张亚冬也有些诧异,王苏文竟然没有把写好的歌给乐队成员看,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王苏文,那意思不言而喻。

      王苏文也是看懂了张亚冬的意思,赶忙摆手解释道:“亚冬老师,我是真的忘了,我也是昨天才跟你说的,回去后就忘了...真的...”

      “行,我发给你。”

      张亚冬接过平板将文件发给了王苏文。

      王苏文也赶紧把文件分享到群里,还有他昨天发给张亚冬的那个文件也一并发了出去,还附带了一句话,“抱歉各位,忘了发到群里。”

      其实四个人昨天就在好奇王苏文到底发了什么歌给张亚冬了,但是他们忍住没有开口问,因为虽然是一支乐队,组了也有几个年头了,但聚在一起的时间很少,毕竟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那些歌是王苏文一个人写的,他不给他们看好像也说得过去,不过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的。

      小青年纪最大,他看的出来王苏文有些尴尬,他上前拍了拍王苏文的肩膀宽慰道:“没事没事,你现在发也可以啊。”

      “是啊,又不迟。”其他人也在一旁附和。

      “你们先看看第一个文件吧,今天可能只能录制那三首歌了。”张亚冬站在一旁有些无奈。

      王苏文在一旁开着嗓,另外四个人在那里看歌曲文件,几个人看着歌,眼神逐渐变得炙热起来,似乎成名就在不远去对他招手,最激动的莫过于小小了,三首歌里貌似有一首歌是写给她唱的。

      小小心里异常的激动,玉齿轻轻咬着红唇,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别说这样的小小看起来颇具一番风味,比起早上的小小,这像是一朵含羞待放的花蕾一般。

      王苏文看着小小没有说话,只是上前摸了摸小小的头,笑了笑。

      “对了,小小!”王苏文突然想到了什么。

      “嗯?”小小轻轻额首,有些疑惑。

      王苏文看着小小那张俏脸,犹犹豫豫的开口问道:“那个...那个...口红是不是可以不用买了?”

      “不行!”小小昂起小脑袋,撅起小嘴,一副我决不让步的样子。

      “行吧行吧!买!”王苏文无奈的摆了摆手,爷不跟你争了,说不定争下去还不止陪着么多。

      “呵,女人!”王苏文转身离开。

      小小看着王苏文的背影,皱皱琼鼻,啐道:“hetui!渣男!”

      “啊?”王苏文满头问号,这怎么就渣男了,他回过头就准备上去好好和小小理论理论,这事关男同志的名声。

      “欸欸欸!你们有完没完,这是我的地盘,你们好好准备行不行,我困着呢!”丁玉有些不满的说道,他昨晚睡得又晚,今天起得又早,本来心情就不好,这几个人还在这里吵。

      “要不你先回去睡一会儿,我们中午再喊你,他们几个也要准备一下。”

      一旁的张亚冬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虽然这种局面是王苏文引起的,但是丁玉是他喊的,跟他也有关系。

      丁玉听后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客套话,他是真的有点困了,于是出了录音室到休息间补觉去了。

      录音室内,张亚冬做到了丁玉的位置上,接着修改王苏文发给他的另外几首歌,王苏文他们也是进入到里面,分头练习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