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码成AV人

      海蛇巨大的头部遮住了刺眼的太阳,瞬间笼罩了整个甲板。

      它有一个高高的背鳍,鳃盖上有规律的排满了沿着腮盖的尖刺。

      张开的血盆大口中是参差不一的巨大獠牙,在牙缝间还残留着血肉模糊的肉块,许多牙龈处粘着腐烂的海草。

      士兵们继续向它射击,然而无论是子弹还是大炮打在它身上,烟雾过后,都只能在它那斑斓的鳞片上留下轻微的痕迹。

      “吼!”

      一股腥臭扑鼻而来。

      “怪!...怪物!”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们!”

      看着倒地不起的船长和已经乱了阵脚的士兵们,苏洛克摇摇头,暗自叹气。

      终究还是要一个人扛下所有吗?

      说实话,他是真的很不理解眼前这条海蛇为何一直在张嘴怒吼而不进攻。不过,在见闻色霸气的感知中,苏洛克此刻竟从海蛇的眼中感到了一丝......

      戏谑!

      他知道海王类都有不亚于人类的智慧。

      很明显,眼前这头海蛇正在玩弄他的猎物,欣赏它的猎物们临死前惊恐的表情。

      按理说,越是强大的海王类捕猎时越是讲究一击毙命,兽狠话不多,绝对不会像眼前这海蛇一样骚操作。

      真正成年的海王类大小一般都有五千多米长,整个身体至少有岛屿般大小。

      而眼前这个海王类,也就大不了商船几倍。

      嗯,毛头小子跑不了了。

      初入江湖,年轻气盛,气血方刚还是可以理解的,只可惜你挑错了对象。

      苏洛克打算好好教训一番眼前这个婴儿海王类。但向来低调的苏洛克并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暴露自己的实力。

      虽说船上的人实力都不如他,也不用担心被别偷袭暗算,可难免会有人走漏自己的风声。

      试想,若是与别人决斗前就知道了对方的招式套路,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很容易取胜,实力不济也有可能反败为胜。

      正所谓,一时苟一时爽,一直苟着一直爽。绝不能暴露自己!

      可是怎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这头海王类呢?

      看着眼前的海王类,苏洛克脑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红发香克斯的断臂。

      那条咬断香克斯手臂的海王类要是知道它咬断的是未来四皇的手臂,估计光凭这个就可以在族群里吹一辈子的牛逼了。

      香克斯救路飞不惜丢掉一条手臂后,貌似是瞪了一眼......

      那一眼用了霸王色霸气!

      而且是出具模型的霸王色霸气!

      自己在双子岬签到奖励中貌似就有就有“初级霸王色霸气”。

      正愁没地儿练手,送上门的磨刀石哪能不要。

      想到就做,苏洛克默默走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心念一动,开始酝酿情感。

      霸王色霸气是与生俱来的,既不能后天习得,也不能通过先天遗传,完全由自身命格来决定。

      那些第一次激发霸王色霸气的人,无一不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从而产生强烈的情感波动觉醒霸王色霸气。

      慢慢地,有一股气势从苏洛克脑中迸发出来。感受着那股气势,不同于那些王霸之气,这股意志更像柔和的大海,海纳百川,包容一切。

      苏洛克的眉间隐隐有白色的电弧跳动,就在下一秒,洪荒之力涌出!

      霸王色霸气觉醒!

      圣洁的白光宛如波浪涟漪般瞬间从他周身扩散。

      和其它霸王色霸气觉醒全然不同,并未掀起什么气浪,相反,在苏常笑霸气放出的瞬间,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

      上一秒还在海浪翻滚,转眼间却已是风平浪静。

      海蛇的吼叫,众人的尖叫。

      都在霸气放出的瞬间戛然而止!

      这是苏洛克第一次使用霸王色霸气,不好控制,也并未刻意控制,导致圣白光晕所过之处,皆是昏倒一片。

      “呜.......”

      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海蛇的眼中满是惊恐,嘴里颤抖的发出呜咽声。

      “噗......”

      一脑袋扎回海里,仓皇逃离。

      见海蛇只是一眼就被自己吓跑,苏洛克不禁感慨。

      这么好用吗?不愧是居家旅行最方便的攻击手段,只要站在原地不动,眨眨眼睛片刻就能放倒一片。

      在心中难得的夸赞了系统一次,苏洛克满意的吸了一口烟。

      但随即看着甲板上横七竖八昏倒的众人,他下意识皱眉。

      要是只有自己一个人醒着,岂不是暴露了是自己打败海蛇的事实?

      不行,我必须时刻警惕着。我只是个普通人!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绝不能让有心人察觉我有多优秀!

      手指沙化,把烟掐灭。

      苏洛克在甲板上迅速地找了一块干净的空地,侧身躺下,闭眼,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午后,阳光温暖和煦,耳边传来海风轻拂水面的声音,还有人们细微的呼吸声。苏常笑很快就在这舒适安静的环境中睡了过去......

      ......

      “我们怎么晕倒了?”

      “活下来了!”

      “我们得救了!”

      “......”

      一个人的尖叫变成了一群人的大喊。

      被声音吵醒的苏洛克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皮,舒服地伸了个懒腰,重新点燃雪茄。

      看着人们劫后余生幸福与激动的表情,士兵们兴奋的向天空鸣枪庆祝,商人们拥抱在一起,其中还有几个小孩仍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我们来开宴会吧!”

      “哦!宴会!”

      夸张的表情,夸张的话语。

      很难看出来他们刚刚经历了九死一生,但是,苏洛克意外的发现,这个夸张世界在他眼中此刻是无比真实的。

      不再是之前的惶惶不安,如梦如幻。

      想到这一船的性命都因为自己活了下来,他的心中便忍不住自豪,感觉很棒。

      算算时间,今天已经是航行的第八天了,按航程,差不多今天下午就会抵达奥哈拉岛,刚好回房睡个回笼觉。

      然而,正当苏洛克来到了他房间门口。

      “谢谢你。”

      身后传来一句不大不小的声音,刚好够两人听见。

      苏洛克缓缓转身,令他惊讶的是,说话之人竟然是那个被吓晕的“苏伦特”船长。

      他怎么知道是我出的手?

      他不是昏过去了吗?

      怎么办?要不要灭口?

      似是看出了苏洛克的疑惑,船长笑着解释道:

      “哈哈哈,作为船长,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这点见识和实力还是有的。”

      “既然你都知道的话,应该懂的吧......”苏洛克故作镇定沉声道。

      在霸王色霸气的压力下而不失去意识的人,其实力肯定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哈哈,这位客人千万别误会,我只是过来感谢你的。”

      原来只是感谢吗?

      苏洛克狐疑的盯着老人

      “年轻人,我看你的打扮不像是商人。

      如果你要去奥哈拉旅游的话,作为回报我给你个消息,两个月之内一定要离开。”

      神秘兮兮的丢下这句话,还不等苏洛克过多询问,老头就已摆手离去。

      他怎么知道奥哈拉会出事?

      难道他是海军?还是政府的人?

      果然,还是把他做掉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