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网速

      培县,离柠市南郊不远。

      就在市外的西南边,从这里到那,约莫三十五里路程。

      陈悠和猴子从巷子里出来,在路边买顶帽子,就拦车过去。

      坐在车上,阳光从窗外照着。

      大夏天的自己带个遮阳帽,也不稀奇。

      不过,这不是自己怕事,而是怕哪位经常跑长途,见多识广的司机师傅,曾见过自己的画像。

      那悍匪拦车的活,他不一定敢接。

      相对来说,这三十五里走过去,有点远。

      陈悠在车上琢磨着,也是想到这事,想到自己的画像都出来了,那接下来就和自己猜测的一样。

      不仅要躲避各方搜查,还要于躲避中寻找喜子。

      再以这案子的重大性,喜子的势力与影响力,加上这事不用喜子多言,就是为国为民的正事。

      估计用不了多久,全省街头都得贴着自己的画像,就和当红的明星海报一样。

      陈悠想想这一出,或许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心里没有任何压抑犹豫,只有放手大闹的刺激。

      但同样坐在后座旁边的猴子,倒是脸色带着纠结。

      陈悠瞧见了,又看了看前方开车听广播的司机,偏头向着猴子道:“要觉得有事,你先回去。”

      “陈哥你啥意思?”猴子听到陈悠说他‘胆小怕事’,一下子拗劲上来了,“我什么时候..”

      他说到这里,先是撇了一眼司机,才接着道:“我什么时候怕过事?我只是觉得相馆的师傅,把我画的一点都不像。

      陈哥你刚才也看了,那鼻子,那眼睛,有我三分之一帅?那不是侮辱人吗?!”

      “还纠结这事?”陈悠看他一副憋气的样子,还真不知道说他点什么,也就不搭理他了。

      但变相来说,陈悠也知道这通缉令画的不像,是让猴子心里松了一口气。

      这就像是上学考试,一位学生写错了几道,但没扣分,学生拿到没扣分的卷子后,心里显摆高兴,还说老师不会改卷,但又不敢去找老师。

      这纠结,是纠结的高兴,不为过。

      可如今,猴子还敢跟着画像七分相似的自己走,是够兄弟意思。

      或许猴子之前说的没错,他说欠自己两条命,真要帮自己做事情。

      陈悠想到这里,又瞧了瞧猴子,“培县离你要去的地方远吗?等办完了这事,先去你那。”

      “这个不用..”猴子想都不想的摇摇头,“我不是要去哪,我是想等一段,让我..让我家里人过来拿点钱。我是不想回去,哈哈哈..”

      “嗯。”陈悠轻嗯一声,听到是家事,也没多问。

      反正等一段,等他家里人到来,这早晚知道,没必要难为朋友不想说的事。

      也在这般沉默中。

      陈悠望着窗外的街景,看着路过的小吃摊,嗅着窗外飘来的香味。

      今早来柠市的时候,倒是和猴子在路上吃过饭,也不饿。

      猴子摆弄着手雷盒子,把它装进了旅游包的夹缝里,卡紧。

      盒里还有填充物,安全上是有保障。

      不多时,伴随着窗外的风。

      车子路过柠市郊区,也来到了培县路口。

      按照二幺那边的说法。

      猴子为司机师傅指着路,等行过略显狭窄,只够两辆车并行的街道,司机师傅也不走了。

      再往前,是一片菜市场,不好走。

      嗒—

      结账下车。

      车上的时间是上午十一点。

      事办的早一些,说不定还能赶上正常时间吃顿午饭

      陈悠收回目光,压了一下帽檐,也没耽误什么,就朝前穿过热闹的菜市场。

      再等路过街道乘凉的居民,拐出这个街角,前方七十米外,就是二幺他们所说的澡堂。

      从外看去,这家澡堂的地方不小。

      单单一个前厅就有七八十平的面积,还没说里面的休息室和洗澡的池子。

      如今,或许是上午的水干净。

      陈悠朝前走去的时候,看到附近的居民,不时几人笑聊着走进澡堂,手里提着小框子,里面放着自备的毛巾、香皂,搓澡巾,手动的刮胡刀。

      “怎么才来?刚打牌少人..”从澡堂出来的人,和门口才来的人,认识的也打着招呼。

      “等过两天集市开了..我找人割割茧子..”

      随着颠簸的拖鞋走路声,还有一名才出澡堂的中年,走起路来颠着脚,他这次又尝试自己割鸡眼,不小心给割出了血。

      “早就给你说了,你手艺不行..”旁边一人搀着他,嘴上一直笑话。

      等几人走过,陈悠和猴子对视一眼,走进澡堂。

      陈悠稍微抬一点帽檐,打量附近。

      快洗澡的时候还带着帽子,虽然有点奇怪,但也好过被喜子这边的人认出来。

      喜子这边的人,可是有自己的画像。

      万一打草惊蛇,让澡堂老板跑了,就有点费劲。

      不过,前台一名忙活收牌、收钱的汉子,当见到陈悠二人走进,倒没有觉得陈悠的帽子稀奇,而是望了望着猴子身后的大包,“你这存一下,还是?”

      “里面是衣服。”陈悠回了一句后,收回打量四周的目光,向着他问道:“老板在吗?”

      “你找峰哥啊?”前台汉子望着陈悠,是指了指旁边大被子后面的澡堂,“我这边走不开,要不你让李师傅带你去后面院子?”

      他说着,也把刚拿出的拖鞋收回了,“你鞋也不用换了,记得啊,进去找李师傅。喊一声搓澡的,他就来了..”

      “嗯。”陈悠笑着点头,和猴子走到门前,掀开了大厚布帘。

      一时间随着休息室内的热气与烟味迎面,伴随着还有一声高喊。

      “对二!”

      陈悠朝左边床铺看去,那里有四人打牌,旁边还围着胯处裹上毛巾的三人。

      ‘交予张教主处置..’

      中间吊顶吊着一台电视,连着时髦的VCD影碟机,正播着94版倚天屠龙记,23-64集片头曲是《刀剑如梦》的那个。

      不少才洗完澡的客人,都躺在床上津津有味的看着。

      陈悠扫了几眼,望向前方一位穿着大裤衩的中年。

      中年也是一边走来,一边好奇的看了看陈悠和猴子,“你们怎么没换鞋?是自己带的吗?”

      “找李师傅。”陈悠望向后面的澡堂,里面阵阵云雾,只有‘哗哗’水声传出。

      “我就是。”中年听到陈悠找他,是更好奇了,“你找我什么事?”

      陈悠偏头门外,“门口的朋友让李师傅引荐一下咱们老板峰哥。”

      “原来是找峰哥啊..”李师傅一听这话,是全明白了。

      因为平常来找老板办事的人不少。

      这些人不外乎是被人欺压,或是走关系办事,亦或者是要账要不回来,想请峰哥帮忙。

      如今的事情,也不外乎是门口的小张,八成走不开,然后让这两位来找自己,代为引荐。

      李师傅心里想着,再瞧了瞧陈悠二人两眼,看着猴子背着包,一副外地人的样式,不由探寻问道:“你们是来咱们这的南头工地要账了?这要不回来?”

      “收不回来。”陈悠顺着他的话,“这不是听说咱们大哥有人,就过来拜庙烧烧香。”

      “你请菩萨请对了!”李师傅一副心里受用的样子,搞得像是他能办成事一样,“那你们跟我走吧,我带你们去后面院子找峰哥。”

      李师傅话落,带陈悠二人来到休息室的右边,这里有一道门。

      打开,里面有几张床,还有几个水阀开关。

      再往前,还有一道门,这里才通向院外。

      李师傅打开,一阵凉风涌来。

      在澡堂内待了一会,之前炎热的夏风都相较凉爽。

      再等走出休息室。

      陈悠取下帽子,打量四周,看到澡堂的后院不大,只有一间搭盖的屋子,像是谈事情的秘密场所一样,专门开辟出的小院落。

      又在房子后面,还有一道门,只是这就通向另一条街了。

      “等等,我叫峰哥..”李师傅和陈悠二人点点头,就上前几步,敲了敲屋子的房门,“峰哥,有人找。”

      “嗯..”

      屋内传出一道回声,几声脚步响过。

      咔嗒—

      房门打开,涌来一阵烟味,屋里走出一位年龄三十左右,穿着背心,身材有些发福的汉子。

      他嘴里叼着一根烟,刚点上。

      “峰哥,他们找你办事..”李师傅点头哈腰,“是钱要不回来..”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峰哥摆摆手,看了看陈悠二人,丝毫不认识。

      “我先过去了..”李师傅把人带到,又看峰哥没什么吩咐,就拐回去干活了。

      “谁欠的?”峰哥见到人走,才向着陈悠二人道:“看两位朋友陌生,这帐不好要吧?

      说说看,要是对面我认识,咱们就坐一起聊聊,要回的钱,我拿三成。

      要不认识,你先说对面是谁,我算算帐。”

      峰哥说着,腿有些坡的走回屋内,让陈悠二人进来。

      “峰哥可能不知道我。但我说的这人,峰哥认识。”陈悠笑着跟进屋内,看到屋里前方的墙边,有一张靠墙带抽屉的桌子,左边还有一张单人床,床尾有个板凳,摆着一台电视机。

      天线顺着窗户,顺到了窗外。

      陈悠也顺着天线,望向了旁边刚进来的猴子。

      ‘啪嗒’猴子顺手把门关上。

      听到门响,峰哥走向桌边的脚步顿了一下,但随即就恢复平稳的转身道:“你说这个人,我认识?那你说说看是谁,要是真认识,我这边就给你安排一下。”

      “喜子。”陈悠报出一个让峰哥心里一咯噔的人名,“这个怎么说?能安排坐一块吗?”

      “喜子哥啊..”峰哥低声一句,像是回忆着,继续走向桌边,也没多问,而是一边拿起桌子上的电话,一边朝着抽屉方向摸去,

      “我找找电话本,给你打个电话问问,看看能不能给你们安排..”

      “不用。”陈悠打断他话语的同时,手掌摸过腰侧,上前一步,来到了他的身后。

      峰哥感受着太阳穴位置的冰冷,余光看着黑洞洞的枪口,顿时吓得双手举起,松开抽屉,‘啪嗒’手中的电话听筒与嘴边燃烧的香烟也落在了桌子上,

      “大哥..咱们..咱们有话可以好好说..您犯不着这个吧?”

      “没什么犯不着。”陈悠走前两步,打开抽屉,里面的确放着一个记事本,但紧挨着就是一把开着保险的银白手枪。

      跟着喜子的人,没一位是简单的。

      要不是自己时刻戒备,先发制人,估计晚一步,当头就是一下。

      “大哥..”峰哥看到陈悠发现手枪,知道解释与谎话无用,于是也不辩解,而是求饶道:“大哥..您有什么事就尽管问..我只要知道的..绝对都告诉您!”

      “那好,喜子在哪?”陈悠一边示意猴子去门边听着动静,一边望向峰哥,“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别等我耐心过了,就不是枪指着这么简单。”

      “我..”峰哥面对枪口,或许是这几年赚着钱了,没有当初为大哥挡刀的拼命劲,便一股脑的实话实说道,

      “我..我只知道喜子哥在楷市南郊有一栋别墅..有时候他会在那里住..其余的事,我就我真都不知道了..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您看..我现在好几年没跟着他,真不知道喜子哥还有什么事..

      就连他以前给我留的电话,现在也打不通..平常都是他派人联系我,让我帮他办什么事..我..我这边联系不上他啊..”

      “这理没错。”陈悠扫了一眼抽屉里的银白手枪,拿出旁边的记事本,顺手扫掉桌上呛人的半截香烟,露出烟头烫黑的桌面。

      等打开这个所谓的电话薄,看着上面的澡堂与各种黑活收益,这哪里有什么电话?

      放下记事本。

      陈悠看到猴子拿枪瞄着峰哥后,也把手里的枪械收起。

      看来张修原他们说的不错,喜子这人谨慎,现在他又洗白,的确不会和黑面上的人有直接联系。

      也是,喜子能做的这么大,心里肯定小心着了。

      不小心,人早就没了。

      “大哥..”峰哥看到陈悠收枪,一时心里燃起期望的再次求饶道:“真的..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知道的都说了..”

      “说完了?”陈悠点点头,拿出抽屉内的枪,在关上保险的瞬间,持枪的右手猛然抬起,用钢铁制的枪托砸向峰哥的太阳穴!

      顿时‘咔嗒’一声,峰哥闪避不及,太阳穴受枪托重击,皮肉措开,渗出鲜血,脑海晕眩,身子站立不稳。

      陈悠抬枪再次一砸,‘咯蹦’脆响,峰哥眼睛忽然瞪大,本就受伤骨裂的太阳穴塌陷进去一寸,眼角位置血肉模糊。

      陈悠左手抓着他即将倒下的身子,让他背部贴着桌面压着扫散的烟灰,大拇指用劲摁着他的喉咙,少顷,右手枪械抿在他的胸口,擦了擦枪身上的鲜血。

      “既然说完了,枪我拿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