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领导的跨下娇吟丝袜

      王琪一路连咳带喘,终于跑到了李沅掉落的位置。

      此刻李沅正奄奄一息倒在血泊之中,异兽的紫血与她脑后的鲜血形成了一条十分明显的渐变层,绚丽的大红色汉服平铺在凝泥碎土上,乍看上去竟有种别样的美感……

      王琪吃力地爬上一座废墟,穿过钢筋与玻璃外露的斜楼,径直跑到李沅身旁,单膝跪地,解开弹袋与防弹衣,将制服脱下来卷成团,小心翼翼地垫在了她脑后。

      “李沅?你没事吧?要不要紧?”

      听到他的声音,李沅才缓缓睁开了如秋潭翦水般的赤瞳,对他努力挤出一丝微笑。

      “王公子,没曾想你竟还活着。”

      “我是活着,但很可能再过个十几分钟就要死了。”王琪脱下短袖,用鞋带与棉质衣物简单为她包扎了一下伤口,想着等带回去再说。

      谁知李沅却一下抓住他手腕,有气无力地望着他道:“莫劳神,我…活不了多久的。”

      “怎么可能?你可是尸魂界的最强战力,不会就因为这点小小的意外就……嗯……内个吧?”

      王琪避开她不解的目光,依旧自顾自开玩笑道:“虽然不知道你和邪仁那臭小子到底怎么回事?但看你们这么厉害的样子,应该打几个虚空兽还是没问题的对不对?”

      其实王琪也大致看出来了点这其中的道道,不过他始终不愿相信,李沅会为了力量设计邹邪仁,设计现世。也不愿相信曾经立志要保护九界的三名好友,会为一己私欲把现世弄成这样……

      “王公子……邪心,已经死了。”

      说着,李沅胸脯的起伏逐渐消失。

      她慢慢从腰间配挂的红色锦囊中,掏出颗弹珠大小的玻璃球,把剩下的所有灵力全都注入球内,递到了王琪面前,“你是邪心最信任之人,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邪仁死了?这怎么可能?!

      王琪接过透明玻璃球,脑子早已被疑问与困惑填满,以至于有一大堆问题,却不知从何问起。

      邪仁刚才不还活得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说他死了?!

      他们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这珠子又是什么?

      手雷?炸弹?武器?长生不老药?

      就在他瞎琢磨一会儿的功夫,李沅那紧抓他手腕的玉手便已彻底失去力气,轻轻跌落在了血泊中。

      等!等等!

      “喂!李沅!你还没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呢!”王琪使劲晃了晃她那柔软的肩膀,可感受到的却只有一刻都不愿停留的温度,身死道消的凄凉。

      “李沅!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别让你失望?你还没说清楚呢!李沅!你别就这样撒手人寰了啊!”

      慌乱之下,王琪俯身就想做人工呼吸。

      但仔细想想,死神身体要是凉透了,那就证明真死了,就算他的心肺复苏使得再高超,都没办法去救活这具冰冷的尸体。

      只是短暂一愣。

      他便明白了自己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无力感,自责感,双重压力下,他鼻子开始发酸,怒吼声“卧—槽—!”便心灰意冷地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李荫死了,邪仁死了,李沅死了,他却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

      战友牺牲,世界陷入混乱,华夏进入红色警戒,不幸的新闻每天都在播报,某某某国家沦陷,某某某国家灭亡,某某某县成为一座死城……

      长期堆积在他心中的痛楚与悲伤早已无处安放,继二中队覆没,再到这次看着三位好友一个接一个死在自己面前,他终于忍不住,用独臂死死捂住了脸庞!

      身上的疼痛胜不过此刻内心的绝望。

      大概坐了几分钟,他才抹一把脸,咬紧牙关,重新鼓足勇气站了起来!

      不过……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硝烟虽散,遍地尸海,空荡荡的城市化为地震残渣,天空灰蒙蒙的,不仅没有鸟儿飞翔,也没有白云飘过。

      一个人站在废墟中央。

      一个人……

      这情况换谁谁不奔溃?!

      他一脚踢开脚边石块,歇斯底里地大骂了起来!

      “CNM——!什么该死的末日!什么见鬼的怪物!哪来的死哪去好嘛!TMD为什么要来侵犯老子的国家!!!是你们的世界不香吗?!我CNM的!&%$#*T^T……!”(此处省略几百字)

      好不容易遇到一点希望,就这样被无情的践踏摧毁,久别重逢的喜悦还没来得及体会,就迎接了一波失去挚友的打击。

      骂着骂着,他突然感觉胸口发出一阵剧烈绞痛!

      鲜血“呕!”一下从他嘴里喷出。

      紧接着,他双腿发软,向前一趴便栽倒在了地上。

      这次……

      终于要死了吗?

      好想再多一点时间,好想再回到末日前……

      想去抱一下整天板着个脸,却冒着大雨背我去医院的老爹。

      想对啰啰嗦嗦,要我多穿件衣服出门的老妈说声我爱你。

      想和老弟再比一比谁尿得更远……

      王琪趴在腥臭的紫血碎屑上,双瞳渐渐扩大。

      他无神地望着眼前的废墟,嘴里流出的鲜血同样染红了紫地,看上去是那么美丽,那么有朝气。

      好想!

      真的真的好想再努力一点!

      想争取到驭灵使资格!尽力保护脆弱又可爱的老百姓们!保护要强的爸爸妈妈!保护傻乎乎的弟弟……

      大脑走马灯播放着濒死回忆,王琪也彻底闭上了眼睛。

      不过这样也好。

      虚空裂缝……消失了。

      ***

      虚空裂缝消失了?

      不。

      随着李沅身体化为一席灵沫,飘散消失在空气中。

      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世界又开始变得阴暗无比,紫云瞬间笼罩整个现世!一道天坑从云间撕裂!无数虚空兽毫无阻挠地降临在了世界各地!

      毁灭,就此展开……

      紫洞中闪电交错,烟雾缭绕,密密麻麻的虚空兽就像失去束缚般,全都迫不及待从洞中跳出,震得大地颤抖,海啸山崩!

      虽说与这些虚空兽一起降临的还有诸多数不胜数的星洞,而且从黑色星洞中,也出现了一名名鱼贯而出的尸魂死神。

      但,这只是垂死挣扎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