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死对头勾出易感期

      千南穿越了。

      他清楚的记得,发生变故的这日。他在豪情KTV陪客户唱歌。这位客户有点难缠,不仅喜欢喝酒酒量还特别大,不过只要陪他喝尽兴了,大单子甩过来提成也够他几个月的工资了。所以这次他豁出去了,吃饭时白酒就喝了近1斤。到了豪情KTV又是几支黄的下去,饶是千南酒量不错此时也压不住翻腾的胃液。

      只能向着客户打招呼道:“王总你先唱着,我去趟卫生间“

      王总是一位40来岁的中年男子,大腹便便,五短身材。此时正搂着一个娇艳的陪酒女喝交杯酒。

      “哈哈,千南你小心一点,你行不行啊,站都站不稳。要不要小丽扶你过去帮你把把方向啊?“

      王总捏了一把怀着的女子,朝千南笑道。

      千南笑着摆了摆手拒绝了王总,跌跌撞撞的向卫生间走去。

      迷迷糊糊间千南推开一扇门,突然间酒意上涌,脚一软人一头向前栽了过去。“砰”的一声,千南好像感觉自己脑袋撞到了什么东西。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耳中隐约听到尖叫声,声音渐渐远去,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这是这么了,头好痛。千南慢慢睁开眼睛。

      啊,救,救命啊!

      千南赫然发现他在快速坠落,头朝下的往下掉,强烈的失重感让他心脏剧烈的跳动,血液彷佛都集中到了他的头上,憋的满脸通红,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这是坠楼了吧?我还年轻,我还没娶老婆,我不想死。巨大的恐惧包裹住了他。加上不适应失重的感觉。千南一度又有昏厥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下,每一秒都是煎熬。就在千南怀着巨大恐惧准备迎接撞击和死亡,时间慢慢的过去了,10秒,30秒,1分钟,二分钟。

      时间过去了几分钟,千南也慢慢从必死的心如死灰中慢慢的回过神来。揉了揉头,感觉愈发难受。

      咦!这么这么久还没着地?这应该不是坠楼了,不可能有这么高的楼,我记得我请王总唱歌的KTV才10多楼,如果我坠楼了估计3-4秒就摔成一滩烂肉了。不可能坠落那么久,那么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我的幻觉,我喝多了。这是错觉。一定是这样

      千南脑袋还有些懵,坠落的刺激感以及酒精的作用,让千南一时感觉有点崩溃了,不禁胡思乱想。

      先试着慢慢的在空中转动身子,终于一番努力下。终于倒转了过来。把姿势从头下脚上转成了,头上脚下的正常体位。呼哧呼哧,千南大口的呼吸着,那种窒息的感觉渐渐消失,身体也慢慢适应了这种下坠感。

      “错觉”,“错觉”。这一定是错觉在,但是为什么感觉这么真实啊?现在还在下坠,我这是要掉到地心里了吗?

      时间一久,千南也渐渐接受了现实。他现在就是在无底限的下落中。呼呼的风让他眼睛有些睁不开。眼镜也丢失不见了,近视眼加上黑暗让他看不清周围的环境。

      这时千南感觉头有些疼,用手一摸发现额头鼓起了一个大包。一摸就疼的厉害。估计是喝醉时撞到门了。再往裆下一摸,湿漉漉的,却是昏迷时再也憋不住了,千南只得无奈的苦笑着。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千南也接受了他在无限坠落的现实。虽然听起来很玄幻,但是事实就这样发生了。这期间,千南摸了摸身上携带的物品,发现有手机钱包。掏出手机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推断坠落到现在已经五个小时了。

      这五小时从一开始的恐惧死亡到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千南经历了难以想象的心路历程。现在的他已经可以冷静的思考自身的处境了。

      毫无疑问他现在就是在坠落中,而且持续了五个小时,有手机上的时间为证。他掏出手机看了看,可以使用但没信号无法拨打电话。他不知道要掉到哪里去,什么时候到头,也许是十小时,也许是下一秒。反正都免不了死亡。千南不禁有些心灰意冷。

      时间又过了几个个小时,手机也快没电了,千南最后看了眼手机中女友和父母的照片,毅然的把手机关机了。

      关机完,千南振奋了一下精神。心中想到,这么奇诡莫测之事都让我碰见,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反正心中还死不掉,仔细观察一下说不定事有转机。

      看向四周,除了有坠落感,头发也向上飘动,说明自身的确是向下掉落的,只是这四周能见度也太低了吧。周身漆黑一片,只是时不时有光点从身边划过。才有些许亮光,这点光亮勉强能照亮他身边几米左右的范围。但也是转瞬即逝,大部分时间周围空间都是漆黑与冰冷一片。。

      这样的境况真的能把人逼疯。除了偶尔一闪而过的光点。就是一片冰冷漆黑与寂静。

      嗯,有重力,能呼吸。我掉入了不知名空间。如果说不是掉入地心,那么有没有可能是空间的缝隙或不同的维度。要不也无法解释这样的怪事。

      千南心中胡乱的分析着自身的处境。但这种情况实在颠覆他的所有认知。

      时间越来越长,千南也越来越饿。他发现没等他摔死就要先饿死了。可是在这漆黑无垠的空间里,除了偶尔闪过的光点并没有存在任何东西。

      转念间下方又一道亮光照来,他明白马上又一道光点划过。就在光点划过身边的瞬间千南鬼使神差的伸手一抓。就这么随手一握居然抓住了速度极快的光点,不,应该说是光团,因为千南的左手刚好握住的这光团,有拳头般大小。

      光团在千南手中散发出柔和的白光,握在手中感觉像握住一团有形有质的空气,毫无重量。却有柔和的手感。透过指缝发出的白光让他感觉到很温暖。漆黑空间带来冰冷的气息像是被手中握住的光团给驱散了,白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这是什么东西?如此神奇!千南心中暗暗称奇。仔细观察了一番,却发现在手上的光团没有质量却有质感。

      把玩了一阵突然发现手中的光团好像消失一般再也握不住了,但奇怪的是光源并未消失。千南的手仍然散发着温暖的白光。千南大吃一惊。因为他感觉光团似乎在融入他的手中。是的,光团融入了中。与此同时千南也发觉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

      他感觉身体就像刚做完马杀鸡似的,全身舒坦的不得了。饥饿的感觉也没有了,全身像是泡在温暖的温泉水里暖洋洋的。

      这感觉!千南呆呆的看着左手,这是刚刚融入光团的手。此时白光渐渐变暗。就像被左手当作食物给吃掉了一样。不一会白光熄灭。周围又恢复了之前漆黑冰冷的样子,好像之前发生的事只是幻觉。不过千南身体的的异变真真切切的告诉他刚刚发生的事不是幻觉。那个光团对他身体有巨大的补益。

      现在的千南惊喜的发现自己孱弱的身体似乎在产生某种异变。身体好像越来越强壮有力。这种强壮并不体现在身体外表上产生和以往不同的变化。相反的是身体外表并没有任何变化,而他却感觉自己的体内好像在涌动无穷尽的力量。这让他感觉非常舒服,自体内散发出的力量让他有一种能一拳打死牛的感觉。

      更神奇的是千南发现之前额头撞到的伤竟然痊愈了。

      这光团对我竟然有如此好处。不仅能疗伤,还能让我力气大增,最重要的是,我感觉不到饥饿了,千南大喜。

      现在千南更相信自己坠入了不知名的空间。因为这些奇异的事情不可能发生在地球上。一时间千南又喜又悲。喜的是自己一时半会是死不掉了有如此神奇的光团存在。再也不用担心饿死的问题了,唯一要担心的是如何离开这个诡异的空间。而悲的是自己也许在也回不去地球了,再也见不到亲人了。

      虽然心情很沮丧,但是时间慢慢的过去,千南也慢慢接受了现实。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努力的活下去。

      千南发现自从第一次吸收光团之后并不需要他伸手去抓取,而是自身会慢慢吸引光团的靠近。吸收得越多就越像大号的炽光灯吸引飞蛾一般的吸引光团靠近,融入自身。吸收了这么多光团,但千南也只是知道这东西对身体有好处让自己感受不到饥饿,并且浑身上下都是劲。

      在这空间生存下去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未知能量光团保证了自己不会饿死。但这幽暗又广阔的神秘空间实在太安静了。时间过去得越久千南就越感觉自己的抓狂,身上的衣服手机和钱包等随身携带的物品已经化成了灰。在吸收了第一个光团的时候千南就发现了。这孤寂实在太难熬了,千南担心自己在这样的地方疯掉,于是千南强迫自己陷入了沉睡的状态。

      时间过去了很久,没有任何参照物可以知道时间的流逝。不知时间过去了一年,十年,还是百年。千南每日就是被动的吸收光团,如今的千南已经变成了一个超大号的光源,散发着无尽的白光,就像一颗“彗星”一样在无尽漆黑的莫名空间中划过。而这颗“彗星”划过的地方,强大的能量波动竟把这封闭的空间划出丝丝裂痕,透过空间的裂隙可以看到群星闪烁,然后裂隙便转瞬便愈合。

      不知沉睡了多久。这一日,千南慢慢睁开双眼

      浑浑噩噩,这是他刚醒来时的状态。

      脑子还有些懵。睁开眼左右看了看。心中哀叹一声。唉!我还在这里啊。

      咦!我这么变这么亮了。千南发现自己好似一颗小太阳,散发着无穷无尽的柔和白光,照耀着这片无垠的空间。

      这什么情况?由于沉睡太久,千南的反应有点慢。看着身后划过的空间裂痕,以及透过裂隙看到的那片深邃,璀璨的星河。

      那是,那是,宇宙空间,我看到了宇宙的星空。

      虽然只是一瞬,强大的能量划开空间壁障,然后又愈合。划开,愈合。

      千南激动的不行,那是回家的路啊,困在这该死的空间那么久,虽然死不了。但像坐牢一样的禁闭也差点把他逼疯。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逃离这牢笼一样的空间了。

      这神秘空间好像一个封闭的空间,空间外面就是我熟知的宇宙星空。如果我能打破这封闭的空间就能进入刚刚看到的宇宙星空,千南透过能量划开空间的缝隙看向外面的世界,那是一片璀璨的星河,不在像这死寂漆黑的空间一样,千南的心跳得越来越快,这意味着我是不是可以找到回去的路,而不是困死在这“牢笼”中。

      平复了下心情。千南仔细观察空间裂隙的产生。原来他这裂隙是他身体中散逸出来的白光撕破了空间产生的,空间的撕裂和愈合速度很快。基本在眨眼的时间内空间便生灭十余次。观察了一会,基本可以确定,是身体里白色能量光团产生的巨大能量,这能量大到能撕裂空间。

      心中一定计,缓缓的伸出右手,化作掌状。在速度的带动下,心中预见的事发生了。手掌指尖后被慢慢的拉扯出一道裂隙,然后又瞬间闭合。闭合后又被拉扯出裂隙。就像坐在行驶的船上,伸手放在水中。水面被手给拉出一道缺口一样。

      看到裂隙,千南心中狂喜。左手倏忽伸出,插入刚刚生成的一道裂隙中,与右手左右用力一撕。出乎意料的,这空间壁障就好像纸一般脆弱。一撕就开。

      由于用力过大,整个空间就像一面被小石头打破的玻璃一样。慢慢的如水面波纹那样一层一层的荡开,层层破碎。整整一大面的空间都被他撕开了,被撕开的空间也没有之前的裂隙那样快速的愈合。

      这!太容易了。

      按捺下逃狱成功的狂喜。千南从不知名的空间牢狱中伸出腿,跨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