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遒一区二区传区

      陈亮接着说道,“路易斯也学上流社会,爱上了喝茶,不过他喝的茶,都是从荷兰人手里辗转倒了几次手才到他手中,价格贵的离谱不说,茶的味道也不怎么样,连我们的砖茶都不如。”

      “后来我们继续交谈,他们定居点的条件也不怎么样,什么都缺,甚至我们用来缝补衣物的针线,装粮食的麻袋等,他们都表现浓烈的兴趣。”

      “小陈啊,你不要小看针线,只有一些高等级的文明势力才能做出来的,他们定居点缺这些小东西都很正常,看来他们对我们的贸易品又很大需求了?”赵鑫评点道。

      “是呢,这个路易斯对我们营地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感兴趣,他还坚持收购我们带过去的毛皮,不过接下来有一个难事,他用来交换的东西我们都看不上,他以为我们是谁,拿些玻璃球什么的糊弄没见识的土著啊。”陈亮吐槽道。

      “我让他们用金银来交易,他们手里没有银币,最后他们用定居点附近淘的金子来购买了我们一些毛皮,他们想要别的东西,我们没卖给他,因为我们自己也要用啊,不过说好了,等下一回去的时候,我们会带足用来交易的商品,他们还给了我们一个清单,并且还询问我们需要什么东西,他们也好带过来。”

      “那第二次你们接触了没有呢?”赵鑫追问道。

      “唉,还是交通状况太差,过了一年时间,我们才交易了一次,这一次我们带的东西多了一些,不过交易量还是少,另外有一个最麻烦的事情,我们没有办法往尼亚加拉河下游安置大量的移民,我们没有办法把船直接开过去。”陈亮回答道。

      赵鑫转头问崔仁秀,“这个问题你们有什么方案?”

      崔仁秀赶紧回答,“我们计划组织一个驮马队,负责沟通亿利湖和安大略湖,而且计划在安大略湖边上的定居点建立造船厂,建造能够在安大略湖-圣劳伦斯河上通行的小型内河船只。这个方案的运输量虽然小,但在现阶段也算够用。”

      赵鑫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接着又朝陈亮问道,“在那片区域有什么有价值的勘探成果没有呢?”

      “此地气候寒冷,冬季的封冻期长达三个半月,整个地区的动植物多种多样,森林资源尤为丰富,矿产资源除了一些小规模的金矿、铜矿以外,我们还在圣劳伦斯河北岸发现了大量的铁矿,有一条支流里面满是上游被冲下来的铁矿石,使得河水都呈微微的赤黄色。而且圣劳伦斯航道通往大西洋,这是价值最大的地方。”陈亮回答道。

      “哦?竟然在圣劳伦斯河流域发现大量的铁矿,矿石品位怎样?储量怎样?有没有开采价值?”赵鑫马上来了兴趣。

      “矿石品位非常不错,储量也很大,开采难度也不大。”陈亮回答。

      “正常情况下,北美的铁矿都埋藏得比较深,但是五大湖-圣劳伦斯河一线受巨大冰川的刨蚀作用,表层的沉积岩被冰川带走,露出底下的铁矿石是有可能的,美河整个流域都缺铁矿,但是五大湖竟然蕴藏这么丰富,真是天助我也。”身旁的纪文军说道。

      会议桌对面的叶先云一看情况不对,连忙说道,“苏湖地区的铁矿蕴藏更为丰富,而且运输更方便,这边开采的成本更低啊。”

      “所以说嘛,五大湖地区我们一定要大量移民,把这一整块地盘都圈下来,大家伙还要努力呀。”赵鑫总结道。

      “大湖地区非常微妙,我们发现,亿利湖附近大概几十公里,便能找到联通鸥江的水道,如果能够把亿利湖和安大略湖之间的水道沟通,再把芷兰湖和郁江、亿利湖和鸥江沟通的话,就可以建立一个联系大半个本土的水道网络,这就厉害了,五大湖区也就彻底的发展起来了。”在一旁的崔仁秀赶紧抬升五大湖区域的战略地位。

      赵鑫点点头,对着崔仁秀说道,“崔仁秀同志的这番话,也是我们执委会研究的课题啊,我们现在有人口引进的优势,就要尽快在这个地区形成人口优势,接下来,我会单独和你们几位来交流这个问题。”

      陈亮的报告真正把这个小规模的经验交流会开成了座谈会,也让赵鑫等中央来人了解到了一线的具体情况,充分的认识到了此地移民安置工作的难易程度。

      接下来几天,经验交流会和表彰大会陆续完成,散会后,参会的代表们也陆续离开芷兰港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而赵鑫则把叶先云和崔仁秀,还有两个地区的武装部负责人留下来单独开一个小会。

      赵鑫点点头,“我看啦,首先要解决的是芷兰湖到郁江这一节的交通问题,先云,你是这一片地区负总责的,你先说说你的想法吧!”

      “好的,就郁江到芷兰湖这一段,我认为最终要修建一条运河,我们也实地勘测过,运河总长大概二十五公里,而且地势也比较平坦,工程难度也不大,但是以现阶段美源区和大湖区的人力资源,开挖芷郁运河是一个巨大的、漫长的工程,而且投资巨大。”叶先云说道。

      赵鑫问道,“具体说说,需要多少投资,多少人干多长时间,需要哪些硬件?”

      “我们做过预测,要完成这个工程,包括两座船闸及附属设施,大概投资在四百万银元,我们目前能够动用的人力资源大概是一万人左右,这个工程要干两年,至于说硬件倒没啥,顶多在提升船闸的时候需要蒸汽动力设备。”叶先云说道。

      “哦,时间有点长啊。”赵鑫无奈的说道。

      “可不是嘛,运河宽五十米,深八米,大概要挖一千万土石方,我们准备招募务农的移民,这样就要避开农忙季节,所以两年时间是最快的预案了。”叶先云掰着手指头算道。

      “钱肯定不是问题,看好这条运河的人多得很,只要去宣传,很快就会拉来,但是社团必须占大股,这里可是咽喉之地啊。”赵鑫琢磨道,“另外,在此地的投资可以拉动安置移民,可以掀起一个移民的小高潮。”

      叶先云笑着说道,“只要钱到位,那就没什么问题了,我也想投点钱呢,可惜不让啊,苏湖的铁矿要是开采的话,光收过路费就能收回投资哈。”

      这时,赵鑫身旁的楚中玉悠悠的说道,“关于铁矿的开发,我有不同意见。”

      “噢,老楚有什么高见,快说说看?”赵鑫连忙说道。

      “我建议先把苏湖的铁矿封存起来,我们先开发圣劳伦斯河流域的铁矿,这个开采铁矿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我们的目的是利用铁矿开采工程的拉动作用,为我们在圣劳伦斯河流域的移民安置工作创造条件,尽快把移民布满该流域。”楚中玉缓缓说道。

      赵鑫听完后,一拍大腿,哈哈笑道,“老楚啊,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啊,我也是这么一个想法,五大湖地区的铁矿封存,反正他们不会跑掉,先开发圣劳伦斯河流域,把移民安置好再说。”

      而叶先云则苦笑着说道,“圣劳伦斯河的铁矿运距太远啊,这个钢铁价格可就贵得离谱了。”

      “哈哈,我知道你的小心思,苏湖离你们的辖区近,但是圣劳伦斯河你可就够不着了,不过不要紧啊,你守着重要交通线,这过过手就是一手油啊!”赵鑫揶揄道。

      “嘿嘿,赵领导啊,圣劳伦斯河可是联通大西洋的,如果中央核算成本,从美河口绕过去可比从湖区走要便宜得多,那还有我们啥事啊?”叶先云可是明白人,对地理研究透彻。

      “我们社团可不是唯利是图的商人,大的格局还是有的,这次干脆好人做到底,给你申报两个工程项目,一是芷郁运河配套的简易铁路工程,二是连接亿利湖和安大略湖的简易铁路工程,免除你们的后顾之忧。”赵鑫笑道。

      坐在下手的崔仁秀马上喜出望外,“太好了,要是把亿利湖和安大略湖联通了,这个网络可就成了,我们一定可以把这个移民安置工作做好的。”

      “其实我早就有这个想法的,从尼亚加拉河可通航河段到安大略湖,直线距离还不到三十公里,如果有铁路的话,就解决大问题了。”

      赵鑫解释道,“做事要循序渐进啊,亿利湖和安大略湖的联通也是要修建运河的,只是那一段路径落差太大,估计得修七八个船闸才行,未来五年肯定顾不上,好歹这几年的运力还不需要那么多,先用铁路对付过去吧。”

      而叶先云一听,也就释然了,既然中央决定还是走湖区水道,那他美源管理区也能沾点油水,何况他还是这个地方负总责的,崔仁秀干出点成绩,他老叶的脸上也有光啊。

      “安大略湖-圣劳伦斯河区域没有煤矿啊,那边的森林资源虽然丰富,但树木生长不易,如果都用来炼铁,只怕几十年之后,那里就该光秃秃一片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