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雀纪事

      第20章 憧憬新生

      陈米弄完,跑到母亲身边扛起了行李。

      “妈,咱先走,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陈米妈见女儿急匆匆的模样,就知道现在不是问话的时候,点头应了声好,跟女儿一起背起东西离开了。

      陈家村不大,一横一竖两条主路通向四个方向的村口,哪个方向斗都有临近的村子,陈米选了往南走,这个方向离邻村最远,陈麦她们应该不会往这个方向追。

      然而这一次陈米却失算了,没走多远,就隐隐约约听了叫骂声还有哭声,她警觉地拉着母亲躲进了路边的棒子地。

      不一会儿,果然见陈麦母女俩一个骂骂咧咧,一个哭哭唧唧地走了过来。

      陈麦边哭边抱怨:“妈,这往南走得十多里才能到小喜村,那两个贱人又拖着行李,不可能走这边!”

      “怎么不可能,你没觉得那个贱丫头这几天变得不大一样了,你越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她越干的出来,赶紧追,她们跑不远!”

      不得不说陈麦妈这次真的是聪明了一回,不过这俩人一路骂骂咧咧这么大的动静,不是摆明了给人拉警报吗?说她们蠢都抬举了。

      见俩人走过去,陈米按着她妈没动,又等了好大一会儿,那俩人骂骂咧咧地又回来了。

      “非说那贱丫头往这边跑了,追了这么远都没看见人,肯定追错了!”陈麦埋怨着。

      她妈心里也窝着火呢。

      “那你怪谁!还不是你自己没用!都让人睡了还没把人拿下,你说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

      陈麦被她妈的话气的吐血,这话别人说也就算了,她是她妈,她亲妈啊,她就这么糟践她女儿。

      “好,我没用!我没用!等以后你也别指望我!”陈麦恨恨地说。

      “本来也没指望你!还好有你哥!不然就你一个丫头片子,我也得跟陈米她妈似的,被那老不死地折腾死!”

      陈麦妈想来也是气过头了,有些怒不择言,也或许她心里也是认定了陈麦跟李帅没戏了。

      见俩人走远了,陈米才扶着母亲从棒子地里钻了出来,然后又将藏起来的行李一件一件地拿了出来。

      陈米妈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感叹了一句:“唉!陈麦妈呀太不像话了……”

      陈米答了句:“您就别操心她们啦,赶紧憧憬一下咱们以后的幸福生活吧,想想就兴奋啊!”

      陈米转移话题很成功,她妈听了一脸地开心,到了此时此刻,母女俩才终于感觉的真正地解脱了。

      陈米其实知道母亲的意思,同样都是做妈的,她从来都没觉得女儿比儿子轻贱,她更不会把女儿当成攀权附贵的工具。

      她都懂!

      眼看着天都黑了,赶路已是来不及了,还好前面有一条干涸的河道,河上架了一座石桥。

      陈米跟母亲就在桥洞里面搭了个临时的窝铺。

      还好草席子也带出来了,这往地上一铺,再垫上褥子,母女俩一个被窝,慢慢说着贴心话就睡着了。

      再说回陈家这边,陈米走之前给老三家的窗户塞了张纸条,让他晚上去王妮家门口等着,王妮老公不在家。

      王妮是陈家村公认的俊俏媳妇,大眼睛翘屁股,结婚那天闹洞房,不知道酸死多少陈家村的老爷们,这么漂亮的小媳妇,怎么就让王妮她男人娶上了。

      王妮家跟老陈家隔了个巷子,但她们家在大路口,来来往往地总会经过她们家。

      陈老三爱喝酒,有时候回来碰到在门口摘菜或者倒污水的王妮,壮着酒胆就总会调戏几句。

      王妮性子泼辣,不像其他女人被调戏了就啐他一口远远地躲开,王妮总是笑骂着有种你就来,让他心里痒痒极了。

      可是王妮的男人很是魁梧,人高马大,打起架了特别狠,陈老三也只敢趁他男人不在的时候占占嘴上便宜。

      然而今天看着这纸条,心里那条**又被唤醒了,上上下下地拱得他直难受。

      等到天黑,他估摸着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偷偷摸摸地跑到王妮家的大门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