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草片免费福利资源站COpY

      在之后的几天里,楚虹又一次恢复了之前的作息规律:晚上在现实研究天照之火的创造能力、凌晨12点后进入虚界的毁灭风暴召唤须佐能乎进行战斗演练一直到白天,进行一个小时的短暂休整后再去学校睡觉。

      对天照之火的研究主要是用于创造有神秘力量的物品和大量制造装填有ONC炸药(一种有超高威力且环保的化学炸药,唯一的缺点是太过昂贵)的子弹弹头和少量核弹原材料。

      而根据他这段时间的探索,发现【天照】虽然能违反物质守恒定律创造物质,但其创造的物质却依旧要遵守现实世界的物理定律——也就是说他没有办法凭空创造出如同秘银、精金那样的魔法物质。

      但这一问题并不是没有解决方案——那就是直接将天照之火储存在武器里,再用他研究出来的一些仪式联系上虚界的黑色太阳就可以制做出拥有【自动修复】、【天照火焰】这两个非凡特性的上等魔法武器了!

      虽然看上去好像没什么卵用,实际上好像也确实是没什么卵用,但这样的武器它帅呀!

      毕竟有句话说的好:管那么多干嘛,帅就完事了。

      而之所以不利用【全知全能之视】去研发一些黑科技,主要是因为他所拥有的【全知全能之视】其实只是类似于某种高维视角而已。

      利用这种视角,楚虹可以轻松的看到身边的许多信息,甚至于可以未卜先知,或是追溯到无比久远的时间以前,但也仅仅只是看到而已,并不是说他就可以凭空获得知识了。

      比起那些走在最前端的科学家们,他其实也就只是相当于一个对人类所能接触到的所有知识都无所不知且对未知领域的探索可以拥有一个相当广泛/透彻的视角的顶级研究者而已。

      有优势,但并不足以无视时间上的差距,所以他也只是对一些已有的枪支弹药进行了一些改良而已,更进一步的科学理论并没有太多涉及。

      毕竟他更想成为真理的开创者,而非探索者与追奉者。

      有时间的话,与其去研究这个世界的规则,还不如多花点时间去完善自己的世界——自己创造规则他不香吗?

      扯远了,总之这段时间研究天照之火的收获大概就是如此了:一把能自我修复和给予敌人火焰伤害的魔剑、三发小型核弹及优化过的便携式发射器、一大堆装填有ONC炸药弹头的子弹和两把特殊改装过的手枪加一把狙击枪。

      用【月读】分批将以上这一堆东西收入虚界,然后楚虹在原地盘膝坐下,再次以精神进入虚界。

      之所以不用【月读】将现实中的本体收入虚界并不是因为办不到,实际上楚虹也尝试过真身进入虚界。

      然后就发现自己虽然可以随意返回现实消失位置附近的100米内,但他本体在虚界呆得越久,返回现实世界就越为困难。

      而且如果呆在月读世界超过一年,也就是现实的十二个小时的话,他就将彻底迷失现实世界的位置,几乎不可能再返回。

      而且这种时间限制似乎是会缓慢积累的,大概在现实呆上一天才能抵消呆在虚界一个月的影响,并不是说靠在现实与虚界之间反复横跳就能解决问题。

      而且楚虹隐约感觉从现实中消失的操作似乎还有一些他没发现的隐患,所以平时没事就尽量不用,像现在这样的日常训练就更是不应该用了。

      进入无尽的毁灭风暴之海中,楚虹召唤出了一副巨大的紫色骨架,其头骨的面目狰狞可怖,身边还围绕着带有毁灭气息的黑雾,如果有灵觉灵敏者就会发现骨架身边的黑雾与四周浓密似海的黑云十分相似。

      既然是训练,自然是要有陪练才能最大化效率了。

      而这片风暴之中除了楚虹本人以外,似乎也就只有具有毁灭至高神位格的须佐巨人了。

      叫虚界的须佐巨人陪练是不可能的,真打起来的话就是创世神大战毁灭神的戏码了,和他召唤出来的仅有10米高的须佐能乎基本上就没什么关系了。

      所以楚虹只好用黑云中最有质感与灵动性的那一部分“捏”出了一个新的种族——【黑罗】

      这些黑罗的形态各异、大小不一,大的有如几百米高的摩天大楼,小的只是和蜜蜂这样的昆虫等若。

      不过这些来源于他无聊时候各种幻想的黑罗虽然基本上没几个长得一样的,个别的扭曲外形甚至能让人SAN值受损,但他们普遍还是有着【无致命部位】、【免疫物理伤害】、【半实体】等自身特性并且攻击附带【湮灭】特性。

      (半实体:处于半虚半实之间的躯体,如果没有空间之类的特殊手段,只有在其主动接触其他物质时才能被人接触到。

      湮灭:彻底性的伤害,极难愈合。)

      由于在捏出第2343个黑罗后楚虹就感到了厌倦,所以这些黑罗的总数也就是2343。

      同时为了防止在战斗训练中难以避免的损坏,他又赋予了这些【黑罗】可以在居于无尽毁灭风暴最深处的须佐巨人其身边的黑云里复活的恩典。

      然后紧张刺激的日常训练就此拉开序幕。

      被一群类人的中型【黑罗】围攻,被一群史前巨兽一般的巨型【黑罗】围攻,被一群形态各异、大小不一的【黑罗】围攻……

      楚虹的须佐能乎不断挥舞着手上的两把剑型的光束,几乎是手脚并用的战斗着。

      一剑砍断一只长满触手的蛇型【黑罗】的巨大蛇尾,然后躲过其反扑,再一脚踹开一个冲上来的牛头【黑罗】,同时反手用剑挡住背后袭来的一个有着巨刃肢体的扭曲【黑罗】的斩击。

      只是对方的力量过大,楚虹的须佐能乎在接下背后这从上而下的一击后,直接被压得单膝跪地。

      然后空中突然闪过一道长着骨架翅膀的身影,从楚虹背后下方的视角盲区一下子穿透了须佐能乎的外壳,击碎一根肋骨,突袭到位于胸膛部位的楚虹背后。

      然而迎上它的是一只隐隐泛起黑炎的血色红瞳。

      【天照】

      不详的黑色火焰在对方身上肆意的燃烧,飞行类【黑罗】发出了刺耳的尖嚎,然后毫无畏惧的继续顶着须佐能乎内部的压力和天照火焰的灼烧向楚虹发起冲锋。

      靠着写轮眼的动态视觉看清对方的攻击动作,然后拔剑架住了对方尖锐的利爪。

      眼睛却突然捕捉到对方张开了大口,毁灭的气息酝酿。

      危险!

      一发湮灭光束擦肩而过,虽然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歪头躲过,但还是给楚虹的肩膀留下了一道伤痕。

      眼前的【黑罗】在做出这一击后也终于到了极限,大部分身体被烧毁的它被须佐能乎内部的压力压垮倒地,慢慢被烧为灰烬。

      在楚虹被袭击的时候,他不只要应对自己面前的敌人,还要分心应付须佐能乎外面的【黑罗】们的围攻。

      只见无数黑色的诡异生物如潮水般冲向楚虹的须佐能乎,它们嘶哑着发动了致命的攻击,利用自己从无数次死而复生中学来的战斗经验,全力挤压着须佐能乎的战斗空间。

      而楚虹也只能控制着须佐能乎不断在这死亡浪潮中起舞,同时他本身也在须佐能乎内部不断与突击进来的【黑罗】战斗着。

      实在顶不住了,再进行一次在虚空和现实间的反复横跳,出现在原来100米外的一处【黑罗】数量、密度比较少的地方,再一次召唤出一具十几米高的须佐能乎来继续战斗。

      之所以不经常用这招是因为使用【月读】将自己的精神拉入虚界和将自己的肉体也一并拉入的消耗完全是两个层次。

      本来他现在用虚界的力量催动【月读】完全可以轻松催动几百次,而且还能使【月读】对右眼的负担减半,但如果要玩“反复横跳”的话就只能催动十几次。

      训练的话自然就应该以自身原本的能力为基准,所以就算是精神进入,在训练中也应该尽量减少对这种近似瞬移能力的使用。

      在虚界之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即便【黑罗】们并没有太多精妙的战斗技巧,即使楚虹本身也并没有生死的压力督促,但正所谓量变引起质变。

      长期的战斗生活使楚虹的战斗经验也开始慢慢丰富起来,无论是对须佐能乎的掌控,还是自身的剑术、步法和格斗能力,他自信自己现在应该是不弱于一些普通的上忍了。

      所以也就心满意足的端了一盘虚界最近长出来的可食用植物(果实什么的,根本就还没有出现会结果子的植物。)来到这无尽的风暴之海的边缘,边吃东西边看风景……虽然好像除了风暴也没什么风景可看,不过大战之后看风景会让他有种惬意的感觉。

      “不过话说这玩意似乎什么味道都没有,不过水分挺多,嚼起来口感不错。”

      楚虹一边吃着蓝色的植物,一边放松的想到。

      他现在真的是相当惬意,不过这份清闲惬意很快被一道声音给打破了。

      一声若有若无的女性声音从远处传来。

      楚虹不由眉头一皱,要知道这地方可是象征毁灭与终结的无尽风暴之海,到处都是充满了毁灭气息的风暴,那来的女人?

      难不成是有人误入了我的世界?

      楚虹那千年难有变化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抹满含恶意的邪恶笑容。

      “看来可以找到些新的乐趣了,呵呵呵呵呵……”

      低沉的笑声回荡在这暗无天日的无尽风暴之中,足以让任何自誉胆大之人感到头皮发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