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视频怎么赚钱主播

      又是一个月的时间,距离美联储发行新美钞不过只剩下几周的距离,但美联储已经将消息发布出来,算是为新钞造势吧。

      加拿大的一所别墅当中,方言也要开始考虑制作新版美钞,毕竟他的任务可是和这个挂钩的。

      现在,他越来越理解系统当初的那句话。他每天打卡获得的物品与世界等级息息相关。

      虽然没天打卡得到的物品很有价值,就比如今天早上,开出一件西欧的名画,但这东西,是他需要的吗,他现在怎么会缺这个。

      复制美钞,第一步就是绘制母版。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这个事情,所谓母版,就是照着原版一比一精仿。

      这要求制作者有极高的画术,旧版美钞别人可能还可以复制,但新版,这世没几个人能做到。

      正当方言准备下笔时,他突然发现,美联储似乎还没发行新版美钞,那他怎么复制。

      或许是由于这些天玩得太嗨,让他连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

      母版的事情暂时没法解决,毕竟必须比对原版制作,那接下来就解决其他东西。

      他不可能同时办完所有事情,这又得借用姜莹雪的势力,他感觉自己好废啊,明明他才是有系统的人,结果沦落到吃软饭的地步,虽说这软饭真香。

      “莹雪,我需要你帮我去一趟波兰!”

      “去那里干什么?”波兰在东欧,和加拿大八竿子打不着关系,姜莹雪想不出任何理由。

      “那里的政府每年会举行一次废品拍卖,一般都是他们国家国营公司的退下来的东西。”

      “你要改行收破烂?”姜莹雪半开玩笑的说道。

      “额,今年他们国营印刷公司将会售卖一对破烂,将他们都买回来,不管花费多少。最重要的是里面的凹板印刷机。”

      听到凹板印刷机,姜莹雪瞬间就明白方言要做什么。这个时代,凹板印刷机受到各国管制,也仅有政府才有权使用。

      “你真的想好了,一部凹板印刷机固然好解决,可是印制假钞需要的东西太多。”姜莹雪也知道,她改变不了方言的想法,但也想让起明白,这件事的艰难。

      至于这是件违法的事情,谁会在意,这世界能赚钱的方法,几乎都和阴暗分不开关系。

      “没事,你知道我这个人,没有完全的把握,我不会干的。”

      “好,我去帮你。你去哪,需要我派人帮你吗?”

      “暂时不用,需要的时候我不会客气。”

      之后两人又商量了细节问题,讨论到深夜,这才将计划制定好。

      由姜莹雪出面购买凹板印刷机和无酸纸。幸亏方言熟知剧情,要不然,他还真没办法准确告诉莹雪这两件东西的准确地点。

      接下来,也只有最麻烦的变色油墨要靠他解决。

      变色油墨(热敏油墨)是一种能随温度变化而发生颜色变化的特种油墨,分为可逆消色、可逆显色、可逆变色,记忆型、区间显色、不可逆显色、不可逆变色七大系列。

      新版美钞使用的就是光变色油墨,在白光下,随着人的视角的变化,也就是光线的变化,这种油墨会呈现出不同颜色的变化,并且特征明显,肉眼很容易分辨。

      通过这种油墨防伪的商标或货币,任何复制品都会变得徒劳无功。

      他可不会疯到跑去墙墙印制债券的变色油墨,到时候别假钞还没印出来,就被联邦警察干掉,那也太冤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原剧当中,李问是在加拿大的某家汽车厂找到变色油墨的配方。

      那家汽车厂的油墨配方竟然来自太空总署,这是找到汽车厂的关键。只要派人去查下加拿大这些汽车厂,哪家曾经和太空总署有过联系,就可以找到油墨。

      这件事,方言交给阿虎去办,阿虎,就是跟在姜莹雪身边,那个壮实的汉子。值得一提的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姜莹雪将阿虎送给他。

      额,送也送个女保镖啊,方言觉得这还没他的赵四儿好使。

      坐在沙发上面,方言发现自己又无所事事,所有的事情都被安排出去。果然,资本家的生活就是这么乏味,完全不能理会打工人的乐趣,真是他人生的一大遗憾呢。

      “玛德,那个画家不会把我忘了吧!这都过去了多长时间,他竟然还没找我,就算新版美钞还没发行,他也应该告诉我去哪吧!”

      香港,王鑫的古董店当中,他擦着古董上的灰尘,嘴中骂道,他都做好准备出发,结果半个月都没有音信。

      这感觉就像是去嫖,结果遇到扫黄,真憋屈。

      ……

      “阿秋,谁在想我,难道是我的阮文小宝贝?不对啊,不是才给他说了最近会很忙的吗?”

      方言疑惑的想到,想不通,还是别多费脑子。

      说起来,也是时候把王鑫召唤过来。电板的光刻,他可没那样的本事。不过,并不能把他叫到大本营。现在方言都没弄懂,王鑫听到新版美钞的消息为什么不惊讶,难不成他还是个预言家?

      王鑫到底是外人,哪怕根据剧中的剧情,对他有很深的了解,也不能全信。

      按着当初王鑫留下的电话号码,方言用电话拨出去。

      “喂,谁啊?”

      鑫叔的语气很不好,任谁被放这么多天的鸽子,恐怕也会心情不佳。

      “我,画家。”

      “原来是画家,过了这么长时间,我还以为画家先生已经将我忘记。”

      “没有,美联储发布新版美钞的消息已经公布,相信你也有所耳闻。接下来我会用信息发给你一个地方,希望你能尽快赶到,我们也好展开下一步的合作。”

      “这个自然,我既然答应画家先生。就一定会遵守承诺,我会如约赶到的。”

      通完电话,方言心中总觉得不踏实。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他知道,这种感觉一定暗示着什么。

      没过几天,阿虎那边就传来了好消息。有变色油墨配方的厂家已经找到,在方言金钱的攻势下,成功将配方拿下。

      这个配方肯定和美钞的配方不一样,但也仅仅只是其中各种物质的份量不同,他拿到配方之后,经过仔细的调试,等新版美钞出来之后,应该就可以搞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