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贤妻

      山长也很是振奋,哈哈一笑道:“何止是金丹有望,如此浓郁的金精之气,还有这么誂多剑气辅助炼化肉身和神识,金脉的修士只要勤修苦练,别说突破金丹,破入元婴斛都有机奫会。”

      闻听此輰言,钟教习更是笑容满面,心胲怀大畅。

      说话间,众人开始在石窟内查探起来,石窟底四周有几间静室,ᑆ可做平日修炼之所。

      静室旁有一间功法室,其内用简易法阵封存了不少秘法古籍,山长픳随意取出一本,竟然是元婴期修习的术法홛,顿时满意的ﱤ抚须点头。

      ꊡ 人仙的术法,一般是用自身丹田内価的灵力来ݫ施展,到了元婴期,入了地仙境,就可以借用天地之力施展术法,二者威力不可同日而䏺语。

      有了这些地仙术法和功法,书院的金丹圆满修士参考悟道,突破到元婴期的的机会便大了几分。

      ʳ 石窟的另一侧有一个锻剑台╙,一旁的石壁猏上刻有古文,阐明了锻剑台的用法。

      略略看了一遍,众人才知道鳺这个锻剑台不是寻హ常冶剑之地,ᛗ而是斥一个特殊的锻剑法阵。

      可以将炼化后的法剑置于锻剑台上,承受㬸法阵的锻击,不仅可以提升法剑的品级,还能将神识和法剑锻击的更为契合。

      㚗白云楼不由摸了摸龙鳞剑的剑柄,看来升级龙鳞剑≌品阶的念想,这下有望了。

      抬眼看了看整个石窟,山长轻轻拍拍白䡽云楼是肩膀,感慨的道:“书院有了洞天,后山ꥩ的教习和弟子都有了新的修炼的方鲏向,实乃书院之福,也是云楼之功啊。”

      “没有书院教习们的教导,弟子也不过一个无䗖知少糈年罢了。”白云楼恭声说道。誑 봘

      金脉洞天法阵封印破除,整个内院五脉主峰的灵气仿佛瞬淫间被激活了,其余四脉上的教习ヒ和闭关的修士,大都有了感应。

      一番探查下,纷纷都往金脉主峰的峰顶赶来。

      뒪 山长察觉到洞天外的动静,便招呼众人出了洞天再说。⤱ ﻒ 鄮

       白云楼一行出了洞天ദ,不由一怔,没ﵵ想到各脉ˊ的高手,已然尽数到了金脉洞天外。

      其实更为惊讶的,艛却是刚刚齐聚的洞天外众人,见到山长等人自損金脉洞天的法阵中走出,纷纷上前相问。

      山长双手按了按,待后山的一众高手都静下来,才将破除封印之事ꀎ说了一番,一时间馈刚刚静下来的场面又沸腾了起딤来。 酜

      看ꇕ到众人期盼的神色,山櫁长笑着道:“稍安勿躁,稍后就会去其余四脉查探封印,不过云楼他们几个刚从大漠回来,待休息一番后,再来开启洞天吧。”

      一众修士纷纷应诺蠣,쫂正待礟散去,白云楼忙道:“山长大人,Ẍ不用那么麻烦,႒若是其余几脉的封印没有异常情况,还是一鼓作ⅇ气破开封印,也好安心歇息。”

      ̌众修士顿时笑逐颜开,自然不会有异议,纷纷࠘吵着先去自家的主峰。

       最后还是山长拍板,按五行顺序,깑先去木脉主峰破解期封印,夏朝阳很是开心쬘,拉着师兄师姐走到了最前面。

      白云楼有阵子没来木脉主峰䐅了,之前每次过来,都ꁿ要揉捏那只长耳肥兔,这次鐉刚到峰顶,就看见那只肥兔舍弃了软嫩的小窝,向一侧逃去。

      둸 才逃出不远,白云楼냯熟ᐨ练的凌空⦨抓回,正要捏揉那一对长耳,被夏朝阳一把抢了去,抱在怀里一阵抚慰。

      䏈山长走到兔子窝前,轻轻一抬手,那个兔子窝䣖周围的一丈大小的草地换了个位置,原地露出来一个封印法阵。

      白云楼不由一繜阵惊叹,没想到洞天入口竟然就在这兔子窝下,只是法阵波动很是微弱,不动用天眼通还真是难以察觉。

      走到封印法阵前,白云楼仔细探查一番,倒没什么异常,和金脉峰扯顶的封印一般无二,便톄招呼东方师妹,施展剑诀,轻车熟路的破开了封印。

      封印破开,夏朝阳兴高采烈的拿ẁ出山门玉크符按了上去,一阵白雾散去,显出一个青石通道,阵阵精纯的木灵之气从通道内传来。

      身后一阵惊叹声传出,看见通道夏朝阳急冲冲就要抬步入内,白云楼赶紧上前拉住。

      쵉山长哈哈一笑,领着众位教习修士先行一步퐈,陆续入了木脉洞天。

      待得一캉众教习入内,白䧶云楼四人才跟着进了木脉洞天,这次山长邤淡定了许多,不急不缓的沿着岩壁石阶下行。

      洞天内并不昏暗,石窟穹顶和四周石壁上,大大小小上百㾭处石缝间隙,一缕缕阳光透着石缝照入앤洞天。

      最显퐳眼的是窟底正中,立着一棵十数丈高的苍劲古树,枝繁蘟叶茂,巍峨挺拔,树冠相叠,浓绿如华盖。

      道道阳光照落古树,洞天内显ᅉ得甚是幽静却透着无限生机。

      到得窟底,片片奇花灵草肆意生长,估计得好一阵打理,长耳肥兔从夏朝阳怀中跳出,蹦跳着跑进了一片쑦藤횼蔓之中。

      펃不一会抱了一个紫色的灵果,夏朝阳还没来得及阻止,嘴馋的肥兔几口就将灵果吃掉了。

      刚吃完片刻工夫,这肥兔浑身一颤,晕了过去,夏朝阳连忙抱起紕查探,看不出什么问题,有些着急。

      白云楼笑着道:“师妹,不用担心,没什潍么事,就是这肥兔太贪嘴了,这里的果子可不能乱吃,果子蕴含的灵气太浓郁,一颗就把它撑晕了。”

      听到寻宝兔没什么事,夏䏙师妹才安下心来,却没心情在木脉洞天内闲逛了,反正这洞天以后也是自己的地盘,以后有的是时间探查。

      탞 用了不到一个时辰뉜,白云楼将剩下的三个洞天的封印都一一破除,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水঱脉洞天,水脉主峰上的莲池飞艅瀑都成了洞天的水帘光幕。

      水灵之气自不用说,近百丈宽的洞天之埩底,几乎被一潭晶莹剔透的池水竒覆盖,池中散布着大大小小的圆形石台,中间的石台有数丈之宽。

      最神异的是,池水两端各有一处灵泉渧,一处炽热,一处冰寒,鿻两泉之水汇至池中,激起灵雾阵阵,让整个水脉洞天多了几分仙气。

      看到这两处灵泉,白云楼想的却是,哪天得空混进来姦,在那温⍅泉W处泡个澡,倒不枉帮书院辛辛苦苦破解封印꫒了螄。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