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TV国产精选的视频网址

      “茸所以,大姐头,你的意思是......”昏暗的房间之中,圣胡安脸色颇为难看:“有人背叛了䜨我们?”

      亚特兰大难得脸上流露出那种,真正的黑帮大佬才会有的䤽阴暗和深沉。她坐在一个普通的箱子上,黑色的礼帽将她的ᱎ面孔全部遮挡在阴影之下,只有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在闪闪发光。

      “有,有怀疑的对象吗?”圣胡安缓缓咽了口口水⢯,声音有些颤抖。

      “有,但是现在已经排除掉了一个。”亚特兰大说着,学着齐开的样子,微微眯起眼睛,目露凶光:“剩下的就只有朱诺和圣地亚哥了。”

      읽“你是说......”圣胡安说着,脸上流露出回忆的神色。

      “不要怪我,圣胡安。”亚特兰大轻轻叹了一口气:“即使你是我的妹妹,我也有责任确保你不是那个背叛我,背叛boss的叛徒。”

      圣胡安的瞳孔颤了颤:“该怎么说フ好呢,虽然洗清了嫌疑,但是仍᝼然感觉不是︁很舒服。”

      “好了,现在没有时间再去考虑那些了。”亚特兰大说着轻轻拍了拍圣胡安的肩膀:“跟我来吧,我们接下낅来还有两个目标要去确认。”

      在亚特兰大的背后,圣胡安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怎䇼么,还在生我试探你的气?”注意到圣胡安没有跟上,亚特兰大也停下了脚步스,头也不回的说道。

      “你是知道我不会在意这些事情的,大臯姐头。我现在更关心的是......”圣胡安说着,缓缓抬起头:“如果,如果真的是朱诺姐或者圣地亚哥之中的某个人做的,大姐头你打算拿她怎么办?” 捘

      亚特兰大轻轻笑了笑,用手微微压低了帽檐:“你我心里都清楚,还用我再说一遍吗?”

      圣胡安沉默着:“背叛社团......”

      “三刀六洞。”亚特兰大接着圣胡安的话说道:“好衂了,走吧。”

      깡这次亚特兰大不再等待自己的妹妹,径直走出了阴暗的房间。而在她背后,狠狠咬了咬牙的圣胡安略微ि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追了出去。

      无论是在什么组织之中,背叛都是头等大罪,所以只要查出叛徒是自己妹妹中的哪一个,她都要让她付出足够的代价,这是身为“社团团长”,也是长姐的责任与义ﭗ务。

      而另一边,身处港区仓库之中的朱诺对这一切显然一无所知。

      她早上刚从姐姐那里回来,虽然姐姐的计划一如既往地是完美无缺的,但是这次却发生了千年一遇的意外늖,导致了姐姐计划的流产。

      对亚特兰大有着谜之自信的朱诺即使是很失望的,但是她认为自己不能把那份失望表现出来,因为如果那样的话,姐姐亚特兰大会更难过的。

      这样想着的朱诺在离开了亚特兰大之Ⱳ后,就一脸平静的投身到了自己的工作之中去了。早早地来到仓库,先是全面检查了一遍仓库所有进出入口,有没有被咝破坏或者打开的痕迹,然后就是进䊫入仓库之中,一点一点对数量庞大的储备进行核对。

      섆这一切都很平常,纅就和往常一模一样。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在自己很遥远的地方,自己的姐姐正用着齐开从自己这里提出来的望远镜,偷窥着自己。

      这是提尔比茨出征带回来的战利品,整个港区中除了蒙大拿、翔鹤和萨拉托加人手꼻一个。

      不给萨拉托加是因为她作为航母,不需要望远镜用来侦查。而不给蒙大拿和翔鹤则只是单纯的从齐开个人隐私方面考虑的。

      “你怎么看?圣胡安?”在望远镜里,亚特兰大看着刚刚走出仓库,来到仓库门口开始站岗的妹妹向另一个妹妹问道。

      랿 ꎫ“朱诺姐和平时一模一样,没有什么异常的。”圣胡安自己观察了半天说道:“如果说朱诺姐是叛徒的话,她不可能这么平静吧。”

      亚特兰大看了看自己年轻单纯的妹妹,轻轻摇了摇头:“不,圣胡安,如果你真쳭是这样想,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圣胡安微微偏过头,满脸疑惑:“大姐头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ﱕ“当然。”亚特兰大哼哼笑了笑:“我的计划是完美的,不可能出现纰衲漏。如果她不是叛徒的话,那么至少会有不敢置信或者失望失落的情劵绪。”

      被亚特兰大这么一提点,圣胡安瞬间就明白了:“哦!我懂了!朱诺之所以能够像现在这样云淡风轻,是因为她根本不在⬂意作战的成败,或者一早就知道作战会失败!”

      “没错!”亚特兰大满意的夸奖了一下圣胡安:“但是也不可以﶑排除有别的可能,所以我们要试探一下她。”

      “怎쾌么试探?”圣胡安凑近了亚特兰大问道。

      ꯓ“还记得我们原本计划的目标是什么ᶅ吗?”亚特兰大一脸胜券⇎在握的问ᑏ道。

      “当然记得啊!”圣胡安一拍大腿:“掌控港区,为boss的统治打下坚实的基础!”

      “没错。但是这个计划却被人曲解的报告给了boss,害的我被boss训斥了好一通。”亚特兰大回忆着,脸上满是不平:“所以我们等下要过去,装作我们的计划成功了的样子,看看她有什么反应。”

      圣胡安一愣,一脸恍然大悟:“我懂了大姐头,如果朱诺姐是叛徒,那么她一定会感到惊讶,并且将这件事继续上报boss,但是如果朱诺姐不是叛徒,那么boss就不会ꬴ有任何反应。”

      “没错!”亚特兰大打了一个响指,一甩风衣:“走,去找朱诺去。”

      没过一会儿,朱诺就看到了自己无敌的ጲ姐姐和愚蠢的妹妹趾高气昂的朝自己走了过来。

      “发生什么好事了吗姐姐?”看着亚特兰大嘴角掩饰不住的笑容,朱诺凑上去㺋问道。

      쑽 “我们的计划成功了!”亚䙾特兰大特别嘚瑟的说道:“刚刚翔鹤已经向我们屈服,交出了她的那份,一旁的约克公爵虽然有些不愿意,但是我们接着boss的名头,也拿到了她的那份。有了她们做先例,咱们港뎙区算是被我们拿下一半了!”

      亚特兰大嘴上兴高采烈地笑着,其实心脏疯狂的在打鼓。

      但是朱诺却并没有给亚特兰大继续煎熬下去的机会。她先是微微一愣,随机脸上流露出自然的喜悦:“也就是说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提督理解我们的良苦用心了?太好了姐姐!”꩐

      朱诺说着,脸上的喜ᑜ悦也越来越浓,她自顾自的诉说着自己的喜悦,却全然没有发现自己的姐姐脸上的神情变得越来越差。

      “虽大说有些私心,但是为了庆祝我们的胜利,我今天就去向提督申请电影播放机的使用许可,今晚咱们再去看익电影吧!”朱诺说着,平日里严肃솔刻板的脸上全是发自真心的喜悦。

      看着自己如此高兴地妹妹,亚特兰大也只能߆陪着笑脸点头附和。随后稍稍寒暄了几句之后,亚特兰大就借口离开了。

      “大姐头,魫现在可以确认不是朱诺姐了吗?”在亚特兰大背后,⇱圣胡安有些踌躇的问道。

      “......”亚特兰大沉默着走了好远,最后才开口说道:“去找圣地亚哥看看吧。”

      不同于朱诺,圣地亚哥属于港区非常典型的混子人员。

      所谓混子是指平时既不担任港区职务,也没有什么正事去做,每天无所事事到处乱逛,本质上和ꊁ雪风、夕立等椫一众小孩子一㼏样的人。

      只是你在圣地亚哥面前这么说她,她还会有理有据的进行反驳,她并没有每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她在创作艺术!齅

      虽然她的艺术在整个港区的人看来,就是一堆废铜烂铁。关键是漧她还特别喜欢把那些破烂摆放在露天的环境下,夏天的海岛经常下雨,一场雨下去那一个垃圾就会变成一片垃圾,让那些负责打扫港区的低级黑海真是烦不胜烦。

      큐 不过平常人找不到的圣地亚哥,在亚螯特兰大看来并不难找。

      ꄵ作为港区中少数配备ଠ了雷达的舰娘,只要是在檀香山,就没有她亚特兰大找不到的人。于是没过多久,已经基本确定嫌疑人的亚特兰大就面色阴沉的找到了㙍身处钻石头山山顶的圣地亚哥。

      钻石头山石一座已经确认休眠了的火山,原本是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但是现在早就荒废了。而大艺术家圣地亚哥来到这里的目的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过来寻找支持她继续创作用的石灰岩的。

      “啊,姐姐,圣胡安。”注意到身后突然多了两个人的圣地亚哥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依然是那个半睡半醒的样子:“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不是说要去准备第二套方案了吗?难道方案已经想好了?”

      亚特兰大看着圣地亚哥,眼神中满是悲怆:“圣地亚哥,你的事情发了。”

      圣地亚哥一愣,原本黯淡无神的目光微微动了动,最后脸上露出了一个十分无奈的表情:“这样...啊,我确实想过姐姐你迟早会发现的,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圣胡安在一旁咬了咬牙:“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道닷大姐头为了这个花费了多少心思吗?你这么做对得起大姐头吗?”

      ≚뚨圣地亚哥轻轻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也是十分的洒脱:“在我做出那个选择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事情被发现的觉悟。至于对不对的起姐姐......我只能说我很抱歉。”

      梁 圣地亚봬哥说着,微微朝亚特道兰大躬了躬身子。

      “我不是来听你说这些的。”亚特兰大强忍着心中的悲痛说道:“你不该坏了规矩的,圣地亚哥。”

      “我没有什么好说了的,姐姐。既然你已称经发现⪏了,那么一切都听你发落好了。玅”圣地亚哥笑了笑:“规矩不规矩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身为一个艺术家,我天生就是破坏规矩的。”

      一时间,在场三姐妹齐齐沉默着。

      “䏒我多么希望我们可以回到从前啊,圣地亚哥。”亚特兰大说着,似乎要有泪水从脸颊滴落:“如果你这么做只是单纯的伤害了我,我无话可说,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破坏我们为了boss绞尽脑汁想出来的计划螢。”

      圣地亚哥笑着,然后笑容逐渐僵硬,接着眉头一皱,最后原本半睁半闭的眼睛瞪得老大:“what?提督?关提督什么事?”

      亚特兰大一愣:“我不是和你说了吗。只要我们能掌控港区,boss就再也不用担心手下的人出状况了,像蒙大拿和翔鹤那样的问题儿童都能得到有效的控制,这一切都是为了boss”

      곃 圣䕱地亚哥又是一愣:“对啊,这个我知道啊驾,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圣胡安忍不住说道:“你刚才不是承认了吗?向boss偷偷高密的人就是你!”

      圣地亚哥微微一顿,脑海一转,瞬间将整个事情想清楚了:“哦,你们说的是这个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们说的是我偷大姐风衣的事呢。”

      圣地亚哥笑着,看起来似乎长长的出了一大口气。

      而一旁的亚特兰大ᯁ则脸色一变:“你说什么?鈅我的风衣?”ꩳ

      似㘨乎是∽想到了什么,亚特兰大立刻在周围,刚才圣地亚哥呆过的附近搜索着,然后果然就在一片荒草之中,看到了那个披着自己心爱的风衣的白色雕塑。

      雕塑似乎是圣地亚哥才弄出来的,而为了契合雕塑,亚特⠥兰大的宝贝风衣被圣地亚哥进行了大胆的裁剪。 

      至于习大胆➜到◇什么程度......

      “圣地亚哥!!!”钻石头山샖顶发出亚特兰大凄厉的怒吼。

      —셟—————————————————————————————————————

      于此同时齐开看着眼前的朱诺,一个头顶两个大:“我今天早上才批评完你们,你们下午就好意思来找我申请要看电影?”

      ㍠ 朱诺不卑不亢的回答道:“我认为既然我姐姐的良苦用心已经被提督知晓,那么对我姐姐进行适当地补偿也就是十分合理的行为。”

      “良苦⩸用心?”齐开瞪大了眼컗睛,气的几乎笑了出来:“你说的良苦用心就是追着夕立要收她保护费?你们就不能找别的孩子祸害吗?那个大青花鱼整天挑事,你们就不能去找她莾吗?为什么都要欺负夕立啊?”

      “收取保护费只是手段,并不是目的。”朱诺依旧不为所动的解释道:“而且既然提督已经同意了我᎕们的做法,那么大青花鱼那得份子钱我们自然也是要去收的。”

      齐开一愣:“我什么时候同意你们的做法了?”

      朱诺眉头一紧:“姐姐说她已经收到了翔鹤和约克公爵的份子,难道不是提督你帮她收的?”

      “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齐开捂着额头,感觉无比头疼:“听着,自打我从猎户座那儿听来这件事,我就是不同意㟨的,不管过去,现吕在,还是将来,懂?”

      朱诺愣了愣:“猎户座?这关猎户座什么事?” 拞 뤞 “那你去问你姐姐啊。”齐开叹了口气,看起来颇为ᾜ愁闷:“我昨晚收到猎户座的通讯,她说她睡得好好的,亚特兰大非得在她旁边低估什么保护费,害的她觉都睡不好。她睡不好觉就折腾我不让我睡觉,我招谁櫳惹谁了......以后你们商量事情,换个地儿,行不行?”

      齐开说完又叹了口气,感觉自己当这个提督,真的能减寿孵十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