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爽到湿的小黄书片段

      “娘子,你会劈叉吗?”

      楚修望着前方浩瀚无垠的洪荒大地,突然开口问道。

      正在给楚修捏肩膀的姮娥笑了笑,语气中带着疑惑:“夫君,什么是劈叉呢?”

      “就是两个腿在地上比成一字型。”

      楚修用手比划了一下,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说实话他心里有点激动。

      “这样呀,那我会劈叉的喔!”

      姮娥欣喜的点头,她想要得到楚修的认可。

      “娘子你真厉害!”

      楚修激动了!

      同时心里加了一句。

      ‘既然会劈叉,那一定能够解锁很多高难度姿势’!

      ‘未来的生活,老子肯定会狠狠的姓福!’

      楚修幻想着跟姮娥解锁各种各样的姿势动作,心头抑制不住的燥热了起来。

      这充满着‘颜色’的对话,听在敖业这尊五爪金龙的耳中,让这位龙族太子有点怀疑人生,他认定楚修为当世能够媲美东皇太一的雄主,这才愿意以龙族未来为赌本,甘愿成为龙骑。

      可是敖业怎么都没想到,自个认定的这位‘雄主’日常对话竟然是这般不堪入目,完全就没有一位洪荒雄主该有的风度。

      “敖业,问你一个事。”

      楚修敲了敲敖业的龙头,淡淡开口。

      “若本帝拿下不周山,妖庭的灵气来源是不是就会断了。”

      一听这话,原本正在走路的敖业龙躯惊的一震,被楚修的话给吓住了。

      他原本以为楚修去不周山,只是去不周山周围搞一块地,就像先天三族和十二祖巫一样,分一波不周山的浓郁灵气,让人族能够得到发展。

      可敖业怎么都没有想到,楚修想要的竟然是整个不周山!

      这种事情,敖业连想都不敢想。

      “应,应该会断了。”

      敖业想到楚修打算要做的事情,不禁头皮发麻,下意识回了句,同时心里又加了句。

      ‘妖庭不事会断了灵气,而是整个妖庭都会跟您拼老命。’

      这一刻的敖业甚至觉得楚修有点疯了,在他看来楚修纵然再厉害,实力再强大,可要对付树大根深的妖庭也应该徐徐图之。

      而不周山乃是妖庭创立之根基,夺了不周山,就等于是向妖庭公开宣战。

      妖庭必定会决死一战,不死不休。

      “那就好。”

      楚修很是满意敖业的回答,笑着点了点头。

      他要断的就是妖庭之根基,敢跟老子作对,老子第一个搞死你丫的!

      正当楚修想着接下来计划的时候。

      突然正在给楚修捏肩膀的姮娥,脸上温婉的笑容突然停滞,眼神竟是逐渐变得沉冷了起来,充满着上位者的威严。

      亦是姮娥眼神变化在这一刻,整个行进的人族队伍,竟是瞬间停滞。

      包括楚修坐下的这尊五爪金龙,敖业一只龙爪踏地,另一只龙爪刚刚抬起,身形一动不动,就连天地之间的风都是停止了流动。

      “为什么不接法旨。”

      一道冰冷的声音从姮娥口中传出,音色是姮娥,可是听起来却截然不同。

      “我为什么要接?”

      楚修淡淡笑着,并没有惊讶这道声音的出现。

      他早就猜到自己不接治世法旨,必定会被找上。

      而这,也印证了他的一个想法。

      那便是这第二道治世法旨,并非是鸿钧所降,而是天道!

      鸿钧当年赐下治世法旨给东皇,为的就是让巫妖两族干到死,给鸿钧立下新秩序清场,所以压根没必要再给自己赐一道。

      “天数唯七。”

      “这是最后一道圣位机缘,你真不想要?”

      “这片天地,还有不想成圣之生灵?”

      天道本无形,现在只是降下了一道意志在姮娥之身。

      “你虽为天道,却被鸿钧压制,我现在接你的法旨,就等于是站在了鸿钧和诸天六圣的对立面,你觉得我傻?”

      楚修淡淡开口,一句话揭露这第二道法旨的本质。

      洪荒万族都认为那第二道治世法旨是成圣大机缘,可只有明白‘天道与鸿钧之争’的人才清楚,那玩意纯粹就是烫手山芋。

      谁接了,那谁就是鸿钧和诸天六圣的死敌。

      楚修可以不惧妖庭,不惧东皇,不惧洪荒内的万族生灵,但是他没法不在意诸天六圣和鸿钧的存在。

      尤其是先前女娲出现的时候,是可以无视楚修那一口混沌钟的,这代表着楚修现在拥有的力量,还没达到媲美混沌圣人的地步,更别说鸿钧这位天道圣人。

      楚修这一番话出口,天道沉默了,同时也很惊讶。

      天道与鸿钧之争,知道这桩事的莫过于诸天六圣,就连东皇太一这个‘圣人之下第一’都并不知道,可楚修给天道的感觉,却是一清二楚。

      因为楚修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她虽为天道,但的确是被鸿钧压制着,这个局面随着诸天六圣的出现就彻底形成。

      而且近些年来鸿钧对天道的压制越来越死,在很多事情上,鸿钧甚至可以直接跳过她这个天道自主决断。

      “你说的没错。”

      “若是接了我的法旨,从今以后,你将是鸿钧和鸿钧六子的死敌,他们将会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除之而后快。”

      天道声音冰冷,极为沉重。

      “可是我同样告诉你,若有一日,鸿钧完全将我压制,你的下场,将会更惨。”

      “鸿钧要的是对这片天地的绝对掌控,绝不会容许你这样来历不明的不安定因素存在。”

      天道的话,楚修也是沉默了。

      因为他知道,天道说的这番话也没有错。

      鸿钧要的是对洪荒的绝对掌控,而自己必然不会听从他,更不会去选择做那诸天第七子。

      “圣人不染因果,我想你应该知道这条天地秩序。”

      “可你知道,为何圣人不染因果?”

      天道的声音,自姮娥口中再一次传出。

      听着这话,楚修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说实话,他并不知道。

      过去看的洪荒小说都把这件事解释的玄玄乎乎,那些小说作者压根就没有搞清楚为什么会有‘圣人不染因果’一说。

      因为从弱肉强食的道理来讲,努力这么多年终于成圣了,结果变得牛逼了却不能出手,那成圣有个鸡毛用?!

      这就相当于,老子不成圣的时候可以一刀砍死你丫的,可是成圣了,被人骂了还得埋头忍着,这道理逻辑显然是走不通的。

      “不知道。”

      楚修瞥了眼身边的姮娥,他知道,接下来天道将会为他解开这个疑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