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女神完具在线观看

      “玄天⽸宗周良才对阵丹霞真宗梁思远。”

      周晴再度走上斗法台。

      驟“你认输吧。”周晴依然冷冷⨧道。

      긆 梁思远大怒,“贫道出身于真君门下,就算你修为比我高,我㑻又岂会怕你!”

      “那么就让我领教一下真君门下拟的高招吧!”

      梁思远之前一直使用雷法对敌,但这一次他却祭出了᏷一件法宝。

      这件法宝仿佛一座缩小的山峰,上面甚至还有些微型植被,一片绿意盎然。

      “吃我一记翠屏峰!”

      梁思远大喝一声,将山峰状法宝高高抛起。半空中㛊,那件法宝陡然变大,变作小山大小,以泰山压㹏顶之势,朝着휴周晴头顶,狠狠地砸下去。

      周晴神色不变,伸手一指,便阻住了翠屏峰下落之势。这一指豿看似简单,其实借助了飞剑的威力,更蕴含了剑势之妙。

      换个人来,即使拥有飞剑,也只能一漏剑乨劈碎这翠屏峰,不可能如此轻松惬意。

      槆 梁思远神色剧变,掐动法诀,使动翠屏峰往下㰑砸。

      结果,纹丝不动⺛……

      周晴见状,手指一动,这翠屏峰反而向梁思远砸过去。

       这法宝已被梁思远炼化,自然是不可能砸到他,但事已至此,他知道自己输了,输得很彻底。

      “我输了!”梁思远干脆认输。

      “获胜者,玄天宗周良才᱂。”裁判宣布了结果。

      ……

      此间事了,周晴赶到十号斗法台。

      只见台上冰与火对喷,两名金丹境修士打得难解难分。

      此刻,苏冷晴正在台下,她见到师尊前来枃,连忙迎Ỽ了上去。

      퀦 “袶师尊,弟子第三轮就被淘汰了。”苏冷晴羞愧道。

      賮 ꤱ “无妨。为师又没给你什么像样的法宝。输了正常。”

      燋 ……꟥

      成年组初赛过后,是少年组初赛。

      石三憋了许︤久,好쑔不容易等到这一天,一九大早就兴冲冲地杀到斗法台,说来也巧,他也被分到八号斗法台。

      周晴顺便去㷾看了看,石三的对手只有两名真元境,其他都是炼气境。

      她思忖,맧石攊三有੮真元九重的修为,又练成了玄天斩灵剑法中强的天地之势,真元境中恐怕难逢敌手。

      就是金丹境,也ﲛ可以斗一斗,只要ப那位不要炼化了什么强力法宝。

      一连䴌观看几场比赛,石三都是碾压럞性的胜利,周晴看得索然无味,于是又去其他斗法台看看,想见识一下本郡걲少年英雄。

      十个斗法台一一看过去,只有两名金䰒丹境修士堪称是石三的对手。

      ⴆ其中一人是丹霞真宗的弟子。另一人来自万兽宗。

      周晴看了几场他们的比赛,发现眼下的赛事还无法逼出他们的真正实力,遂返回驿馆嗁闭关。

      …ৈ…

      闭关数日쇇,终于等到了成年组决赛开始。鮕

      这一天周晴一大早赶往一号斗法台。这间斗法台座席比其他斗法台规模到了十倍,足以容纳上万人观看뒈比赛。

      此时座席上人山人海,坐满各个层次的修士。粗略估计,元婴境就有数十人,金丹境足有数百人。

      周晴쪞还是头琪一次看到如此之多高阶修士,不由得大开眼界。

      忽然,她发现某处看台格外地拥挤,许多人排ᰰ着队进进出出,其中黎不乏金丹以上的高阶修士。

      周晴好奇地走꺚过去,入口处一位年轻女修甜甜问道:

      “前辈需要投注吗?十年一次的天髗骄大ꑼ会,盛况难得,何不来玩一把?运气好还能发一笔小좆财呢。”

      “我是决赛选手,也可以投?”

      “啊,前辈릲竟然是决赛选手,失敬!失敬!”

      Ꮩ 那位女᭮修顿了顿暸,“决赛选手也可以投,投自己,投黧别人都可以。对了,决赛选手投注还享受特别优待,可๗以免去排队和抽水。”

      “既然如此,我倒要看看。”

      댣 周晴随那位女修入嚽内,进入里间,那位女修拿出一沓资料:

      “前辈请看,这是决赛选手的资料,可以作为投注参考。”茨

      周晴接过,只见上面先是⹁一页表格,标准了决赛选手的简单资料和赔率。

      赔率最低的是一位万兽宗弟子。

      常玉树,万兽宗,元婴一重,五赔一。

      赔率最低代表市场最为⤮看好,是夺冠热门。

      第二名是老熟人。

      阮一娇,金剑门,元婴二重,四赔釤一。

      ḫ 譄第三名却是自己。

      썺 周良才,玄天宗,元婴一重,三赔一。

      第四名来自丹霞真宗。

      车国元,丹霞真宗,元婴一重,三赔一。

      쑢五名以盵后都是金丹境。

      周晴没有想到,这个常玉树只ꇳ有元婴笌一重的修为,居然比阮一娇►更被看好。她可是对阮一娇的实力有着深刻的认知。

      在这张表格后,还有各位选쥅手的详细资料,标注了各位选手擅长的项目和杀手锏。

      常玉树,擅长各种攻击道法,拥有一件强力防御灵器。值得注意的是,ᆕ他拥有一只心灵相通的灵兽——紫电貂!

      妖类一旦化形成功,就可以在妖身和人身ꉬ之间自由转化,不再ж称为妖兽,而是灵兽。灵兽,至⑷少是元婴境。

      也就是说,常玉树一个人相当于两名元婴境。

      看完他嗗的资料,周晴总算明白了傹为什么市场如此看好他,也有些愤愤不平。居嚣然还可以携带灵兽入场比赛,这也太不公平了。

      可惜修真界的߄规矩就是如此嵠,不管什么뒦法宝蜉、灵兽,只要你侢能驾驭得住,就算你的ꗪ实力。

      关于阮一娇的裭实力,只注明了揪她擅长剑术且炼化了飞剑,却没遦有标注飞剑品阶。

      周晴觉得,庄家可能严重低估了她。也是,阮一娇一心在门内闭关修行,极少外出,别人不知道很正㠟常。

      ỵ 至于她鹾自己,资料上清清楚楚地标注了飞剑品阶,䑜下品飞癓剑。

      车国鳍元,擅长火法,幻化出来的朱雀能焚化一切法器。资料很简略,至于有没有别的隐藏手段ေ就不好说了。ᐑ

      想了想,周晴为自己和阮一娇睫各买了一百仙币。

      ᪽相比不认识的常玉뽞树,她更相信阮一娇的实力。

      至于自己,虽然没什么信心夺冠,但既彲然参赛,总是要有点梦想的,不然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쉴 不过,自己和阮一娇赔率都太低了,땇不值得下重注,随便意思一下就是了。쳟

      投注完毕,周晴回到选择决赛选手的座席,静静等硆待决赛开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