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zjz视频jzjz日本

      浌她的儿子,名叫马富贵。

      马富贵的这个名字,也深深地寄托了老太太和她那死鬼老公的期望,希望他们唯一的这个儿子,能够一̭生富贵。

      马富贵是阮老太生了五个女儿之后,才冒着生命危险辛苦生下的唯一宝贝儿子。 녀

      곙从小到大,马富贵就被阮老太娇生惯养地长大。

      而让人感到不菧解的是,马富贵珅在父母无底线的宠溺之下,竟然还没有长歪,反倒成了一个老实能干、︆还很会读书ࢳ的孩子。

      在阮老太疯狂压榨着五个女儿的价鲌值,一个个出嫁的时㿏候,都ⷛ收了高价彩礼,只为把马富贵给供到高中ẖ毕业ꇵ。

      马富贵也争气,高中毕业䘡就考进了羊城机械厂,成为一名技术工。ᒖ

      工作之↽后,经过刻苦的研究和工作,他又从初级技工,一路升到高级技工。

      他的老婆,也是他进厂之后认识的同厂工友。

      结婚不久,他老婆뵱就生了一个儿子,把一家人高兴坏了。

      阮老太打着她要帮忙带孙子的旗号,顺理成章地进了城。

      马老头却怜惜儿子负担重,不愿意进城,一个人呆在乡下种地。

      独居的老人一不小心生了病,这拖着拖着,本聤来只是小感冒,竟然塱拖成了急性肺炎,又没有人知道,就这么可怜地一命呜乎。

      马老头死了两天之后,大队뷏长见他一直没有上工,也没有跟他说一声,就找上门去,想问问情况。 烚

      㹏 他们这才知道⸩,马老头人都已经没了。

      大퍃队长赶紧打电话通知马富贵,让숻马富贵回来处理马老头的后事。 

      马富贵带着老妈、妻儿回来,看到马老头的遗体់,就抱着他大哭,一直说是儿子没用,是儿子不孝䝬,让老父走得这么凄凉。

      他那哭得撕心裂肺的模样,让旁边的人听了퉆,也忍不뫦住感动落泪。

      马老头的几个女儿接到报丧,也都带着家人赶了过来。

      粸只是从小被父母压榨的她们,嫁过去ᵖ的日⺰子也不好过麧,一颗心早㈄已经麻木不仁。

      ꁯ 她们看到亲爹ꆫ死了,也就哭了几声,并没有像马富贵那样,哭得差点歇过气去。

      톡 姐弟几个和亲朋好友一起送走了马老头。

      髷 事情了完,马富贵私下里给了五个姐姐一人二଑十块钱。

      ǚ ꀘ 他说:他从来没有忘记五个姐姐的付出,因为她们,他才有今天的好日子过,他一直很感激她们,以后有困难可以找他,他一定尽力쁜帮忙。

      他的五个姐姐听到他说的这些话,瞬间泪流满面,哭蘛得比死了亲爹的时候还要凄惨,似乎这么多年以来所受的委屈,终于有了渲泄之口。

      这个年代,农村的女孩子通常是被当作牺牲品存在的。

      곬只要家里有儿子,女孩子大部分都要为了这个儿子做贡献和牺牲。

      当然也有特例㥞。

      쇆 緓比如家里只有男孩子,只有一个女孩的家庭,相对来说,女〯孩子就显得珍贵一些,就有可能获得家里人的宠頚爱。

      马老头一死,阮老太就更깶加想要跟紧儿子,坚决要在城里养老。

      其实她内心很害怕,如果她不跟紧儿子,她害怕自己也会落到像马老头一样的下场,有病有痛、甚至是死了都没有人知道。

      马富贵对从小宠溺他的父Ὂ母,肯定是很孝顺的。

      老父亲不肯进城的时候,他也每个月会给老父亲寄钱寄物回去。

      老父亲这一走,就算阮老太不说一定要留在城里,他也会主动奉养母亲,让她安享晚年。

      뮭 阮老太见儿子这么孝顺她,心放下了,可不就抖墬起来了。

      以前的日子特别苦,她又生了这么多女儿,受尽家人和外人的白眼,也就养成了她喜欢撒泼打滚、无理也要占三分来抢东西的性格웁。

      阮老太发现,她쀹不要脸之后,孃那些人都不敢招她惹她,甚缨至见了她,都怕得要绕道走。

      ṫ 她反得得意洋洋,还把这种銁撒泼打滚耍无赖的行庪为,当成亯是她的生存法则。

      힗 到了城里生活之后,她仍然死性不改。

      城幜里人大多数有点文化,遇上阮老太这样ᅴ的奇葩,也没几个人是芥她的对手,只能向领导投诉,要求处理她,赶她回村。

      君子儒身为厂长,接到投诉之后,就让下面的人去找马富贵谈᤿话。

      齁马富贵保证,一定会跟母亲谈谈,保证她不再干这样的事。

      每次谈话之后,阮老太会⍰安份一段时间。

      可过不Ể了多久,她又死性不改。

      机械ꤑ厂↩家属院里的人,可烦死她了。

      君宁的记忆里,一想到这个阮老太,就全是她干过的奇葩䨨事。

      如果是大白天她闻到肉味橂,她敢拉着孙子亲自上门讨肉颗吃,不给她肉吃箤,她就敢赖在若你家不走,非得给她一块肉,莎她才肯走。

      但这大晚上的,儿子也在家,她不能出去讨肉吃,就只能在家里恶毒地骂骂人,过过嘴瘾。

      她是只想痛快地过过嘴瘾,可君宁听到她诅咒自己的亲人,怎么可能不生气⒩?

      她就惩罚阮老太当一周的哑巴。

      君宁又用精족神力传音,在阮老太的脑子里留下暗示,再敢这么恶毒地诅咒人,就햳让她以后都成为哑巴!

      阮老太受到惊吓,恐惧不已,这才冲进去找찇儿子,想要寻求安慰。

      马富贵累了一天,才刚刚睡着不久,就又被阮老太吵醒。

      看到阮老太这一脸惊恐啊啊尖叫떻的模样,马富ꔮ贵和他的老婆也都吓了一大跳,梤立刻起了身。

      马富贵一脸紧张地问:“⍠妈,你怎么了?”뭠

      阮老太手指着自己的喉咙,泪流满面,呜呜呜地叫着,就是囓说不出话来。

      马富贵立刻问她,“妈,是不ﹼ是你的喉咙不舒服?说不出话来了?”

      阮老太猛点着头,“嗯嗯嗯……”

      马富贵起身穿好衣服,对阮솕老太说:“妈,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你别着急呀!”

      阮老太用力地点着头,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

      关键时刻,果然还是她家儿子靠得住!

      马富贵又对妻子说:“阿萍,你留在家里,圮看着儿子,我送妈去医院看看,杢是怎么回事?”

      웉林萍萍点了点头,“去吧,把钱带上。”

      马富贵深情地看了一眼大度的妻子,“嗯,谢谢老婆。”

      阮老太见儿子对儿媳妇竟然这么好,气得訙像是被儿媳妇抢走了她的儿子一样,连븝眼泪都瞬间止住,在一边猛瞪着她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