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久2019最新欧美

      “尼基特目前排位第3,考生号码牌总数352枚,同号码牌考生数1,号码牌中男性考生占七成,女性占三成。”

      听到下属汇报到这里,麦洪斯基抬手贴着太阳穴思索了片刻。

      “调他获取考生号码牌的每日记录出来,精确到考生人像还有获取时间点。”

      麦洪斯基看着下属调出来的数据,久久不语。

      这单看男女袭击人数比例,麦洪斯基确实看不出什么。

      但是一旦把这些数据再细分,这个尼基特的古怪就表露出来了。

      “女性好友”尼基特似乎有意的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男性考生身上,他狙击了大量男性考生。

      这可观的数据一定程度上为他打了掩护。

      小联盟开展到第52日孤岛派对这个角色的存在才后知后觉。

      虽然尼基特自行补救,可是他又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袭击女性考的冲动。

      于是他就出现类似解瘾的举动。

      这个尼基特袭击女性考生遵从特殊频率,每袭击多少个男性必然夹着一位女性。

      “立刻汇报给老爷,狱卒派间谍我们找到了一个。”

      麦洪斯基把收据关上,沉默了片刻果断开口。

      一旦闻到味道便果断动手,派系之间从来都是宁杀错不放过。

      孤岛派可不想在《种子计划》开播期间承担什么排山倒海的负面言论。

      “尽快找到阿库什,赶在第52天考生号码牌存储前警告他小心东部那两位考生,是警告不是提醒!快去。”

      麦洪斯基示意下属抓紧时间,时不我待。

      ……

      烧血状态的单体型就像皮厚肉糙的鳄鱼,毒蛇的牙齿休想穿透那层厚厚的皮甲把毒液注射进去。

      加重加力的刀叶组确实可以划破他高度角质化的芥蒂组织。

      确实可以砍进他们高度纤维化的肌肉中。

      可是这些刀叶也止步于单体型的紧张绷紧的肌肉,他们的皮太硬血过厚。

      妲斯琪怀疑自己还没把对方干掉自己就先能量衰竭折在这里。

      这栋楼本意用来吸引注意力,其次也是为了避免在此路过的考生提前掌握自己的钥匙能力。

      可是事到如今,维持这栋楼耗费的能量已经让妲斯琪敲响警钟。

      果然世界上就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

      想要保持自己钥匙能力的神秘又要稳妥夺取,根本不能一手抓。

      想到这里妲斯琪心生一计,她降落在在逃生前楼梯处的兑换机远远的相应她的号召。

      ——“贪婪黑洞”,喜悦?,愤怒?,悲伤?,快乐?,恐惧?开始兑换——

      妲斯琪第一个钥匙能力“幸运兑换机”的最后一个能力分支浮出水面。

      以往妲斯琪每一个能力分支都明码实价标好了多少情绪可以兑换多少东西。

      而这次则不同凡响,神秘的“贪婪黑洞”没有具体的兑换价位,这又是为什么?

      “贪婪黑洞”是一个妲斯琪都不敢轻易使用的能力分支,它对钥匙能力者本人还有外物都过分霸道。

      “贪婪黑洞”一旦开启,它产生那一刻起妲斯琪兑换机内储蓄的情绪数值就开始锐减。

      “贪婪黑洞”停止那刻情绪储蓄额才会停止减少。

      “贪婪黑洞”的使用限制就是——只要你有情绪储蓄挥霍,它就可以一直开放。

      这个“贪婪黑洞”对能力者本身就如此之索取无度,对能力者之外贪婪本质尽显。

      这个黑洞可以吞噬所有事物,只要它保持开放时间足够久,世界都可以被其吞并入次元缝里面。

      在准备好殊死一搏后,妲斯琪构造出来的土楼墙体在无人监控机的注视下开始逐渐剥落。

      土楼先是小细渣滑下,接着便大块大块的土石砸落地面。

      这栋楼土崩瓦解的模样聚焦了大量的目光,这也让一路赶来的尤加利心中一惊。

      钥匙能力载体代表钥匙能力者自身状态,土楼崩塌,妲斯琪还好吗?

      “撑不住了吗?”

      土楼内部的妲斯琪看着自己构建的榨汁机分崩离析,对方察觉到了她的异样。

      眼前的单体型现在身边弥漫着赤红的血雾。

      在烧血这种究极状态下,对方自身愈合速度完全赶上了伤口迸血速度。

      单体型烧血操作后就像为捕猎专门而生的动物。

      他们身体机能变态得令人发指,在目睹对方肌肉收缩卡停下切的切割刀叶,徒手接夺命锯盘后。

      妲斯琪彻底放弃用生育与大地之母制服对方的所有幻想。

      她对愈合速度远超受创速度的单体型再无更多留情。

      *“差不多放手一搏了……”

      妲斯琪的升降台坠地,轰然着地的动静后随之而来的是土楼内部的绞肉刀具逐一瓦解。

      看着庞大的刀叶组坠落,它们着地时溅起的泥水声势磅礴。

      这栋土楼就在轰天裂地的倒塌声变为一地废墟。

      妲斯琪对着空气中一伸手,兑换机兑换出来的“爆裂娃娃”闻询飞来被她握在手中。

      既然连切割都奈何不了他,妲斯琪就想方设法把对方吸入贪婪黑洞里面。

      像单体型这种肠子比较直身体反应比脑子迅速的家伙们,黑洞离他们越近开放越稳妥。

      打开“贪婪黑洞”的每一毫秒妲斯琪的情绪储蓄都在大出血。

      她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要抗,每一分的情绪储蓄她都要精打细算。

      妲斯琪开始使用自己“幸运兑换机”里面的分支能力。

      南部考生抢攻,烧血后的他速度快得扭曲。

      对方追着妲斯琪在不断瞬身的残影攻过来,在妲斯琪的瞳孔因为捕捉快速迫近的人影而快速收缩时。

      对方一个急刹车猛然翻开,就在对方避开那一瞬间爆裂娃娃尖笑的声音响起。

      妲斯琪引爆了这个娃娃迫使对方退开。

      在短短的数秒间,妲斯琪的冷汗狂飙。

      单体型究极形态的速度快如闪电,妲斯琪再次体会到能力者之间巨大的能力差距。

      用己之短比他人之长,果然是痴人说梦。

      在逼退对方后,妲斯琪身体因为高度紧绷,她开始浑身战栗呼吸变得不真实。

      她竟然要在这么高速的情况下对这枚人肉炮弹张开“贪婪黑洞”。

      太刺激了。

      妲斯琪擦了擦自己脸上的雨水,世界在那一刻流动得异常缓慢。

      雨水落地的生声响,她肺叶舒张吸气的声音如此清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