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v线

      陆长生没打算隐瞒太多,经过三次蜕皮后,他的体型看起来不像是以걄前那般纤弱,其他人倒还罢了,药老这种经常见过他的人,只쁀要稍微留意就能看୞得出来。

      等过几天他就要申请ﺾ成为㢠正式帮众,暴舦露一点实力倒也不是坏事。

      药老态度大ퟍ好,“上次我给你的医书看得怎样了?”

      “都已经看完了!”

      “记住了几成?”

      陆长生本想说个四五成,但看到药老眼中的一丝期盼,ఢ连忙将到嘴的五㪊成,变成了十成!

      “十成?你确定么?”然而药老却䡿没有多少惊㴫喜,反而是皱起了眉头。

      陆长生正自疑惑,就ꃆ听到药老道:䦽“百草医书虽然属于基础医术,但却有十多댍万字,蕴含了多达数百种的药材、药理、叒以及药方、病症的特性、治萭疗的手段,其中又有多种药理㗚、病症、药方等有相씰通或者联系之处,当初便是我也要花整整半年才记了个七七八八!”

      “而且我和你ㄫ不同떼,我有很多时间来看,而你——”䱉

      药老脸上有点失望,认为陆长生说了谎。

      陆长生心中恍然,说道:“药老⳯觉得我说谎?这医书知识都是做不得假,只쾂需要一考便知,我除非是脑子灌水了,不然ඔ怎么会拿这来开玩笑䆉?”

      药老惊疑地看着他,“当真?”

      “自然!”

      踦药老沉思了一下,道:“憎寒壮热、头项强痛ꇫ、肢体无力应该怎么下方?”

      陆长生想儏了想,道:“娽憎寒壮热、头项强痛、肢体无力,属于部分涻症状,若是伴有咳嗽和异物、胸膈痞满、舌淡苔白、脉浮、ﮙ按着⊽无力,则是风寒入侵之症,可配败毒散!”

      “柴胡2克、前胡5克、枳壳2克、茯苓8克······用大火煎熬一刻钟、再用文火煎熬一刻钟!一日三次可解!”

      “若是伴有痢疾、目赤耳鸣,则····䳳··”

      药老越听越是心惊,因为陆长生就这几个病症症状说出了好几种可能涉及的病症,以及如擅何观察乃至给出相应的方子。

      还有药方的禁忌、用法、方解等等。

      近乎无一遗漏。

      꺵㣧便是他也无法做到这种程度。

      又问了几个问题,陆长生都能在片刻后说出答案,回答的程度,就是他也挑不出毛鹭病,到了这个时候,他心中已经没了一丝的不悦,有的只是欢喜之色。

      “这令牌你先拿着,明天我再来找鱿你!”药老递出一张铜令,随后匆匆离去。

      陆长生回到位子上,没看到田勇和宋丁两人,于是朝李鹰询问道:“看到刚才和我过来的那两人没둒?”

      李鹰说道:睎“三河帮的人带他们过去那边了!”

      陆长生看了过去,那个裔方向伫立着好几顶临时搭建的帐篷,防守严密,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人住的。

      多半是那几位执事。 ἀ

      又过了一会,几名正式帮众赓走了过砝来,“陆长生?”

      “我是!”

      “随我们来!”

      陆长生心中一凛,跟着走了一会,发现方向竟是那小山墩坡上的营地。

      带路的几人似得了命令ﲬ,沿途的⿠几波守卫打了几声招呼,就让开了身子墙,走到一个帐篷前,一名三河帮的汉子走了上来,目耐光在陆长生身上一瞥둖,道:“你就是陆长生?̶”

      他话中淡ﰱ漠칻,一身炼皮后期的气势毫无掩饰。

      陆长生脑海中浮现出前世警匪片中,许多审讯的套路,此人恐怕是想要提前给自己造成心理压力,为之后的审讯提供便利。

      倒是一个妙人!

      想到这,脸上露出惊惶的表情,道:“是——我是陆长生!”

      那汉子皱着眉头不说话,若是寻常人,遇到这场面肯定是心理压力顿增,但陆长生可不是一般的人,甚至实猯力ꠊ都比此人强上数筹,怎么可能会放在心上。

      “等会进去当心点,柳执事挑可不像我那么갓好说话,说错了,就能把你剁了!骨头扔狗吃넲!”齌

      均“小的知道!”

      “好了!进去吧!”

      쇨 汉子梁真当先走了进去篗。

      陆长生跟在后面,进了帐篷。

      里头铺了软绵绵的地毯,一个气势不凡的男人坐在正前方的椅子上,颇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大人!” 팟

      两人行了礼,那男子闶就开始询问陆长生在营地中的遭遇。

      陆长生‘诚惶诚恐的’地将遭遇ᨰ说了出来,不过这说法自然不能是百分百真的,很多东西都是他和田勇、宋丁核对뻀过,其中尽量弱化꽷了他肥在里面的影响嵕。

      说完之后,柳占坤坐兓在不动,脸上露出思索之色。

      陆长生不敢搭话,眼前这人可쭈比孙立之流厉害太多,他有种预感,若是和对方动手,自己可能撑不㌇过凉一招。

      这就是执事的实力么?

      心中暗惊。

      这时悉,那柳占坤看了过来,一双鹰目薗锐利之极,“你说的Ғ这些都是真的?”

      “不······不敢欺瞒大人!”

      “我柳占坤对于自己人向来大方,但若是谁骗俥我,那可是要不死不休了!”

      陆长生低下딪头,一副롗惶恐的样子。

      一看这态度,柳占坤顿时挑了挑眉,挥了躏挥手,道:“出去吧!”

       “是!”梁真朝陆长生道:“走ᤑ吧푵!”

      出了营帐,梁易真拿屧出了一个玉瓶ӗ,“里面装的是一瓶生血丹,是执事给你的奖励!不过你要考虑好了,执事给的东西,拿了就要负责!要是以后被知道说了假话,那就要面对他的怒火!”

      陆长生接蜈过玉瓶,道:“小人哪敢胡说!”

      那就好!

      陆长生走出营地,长出了一口气,看向手中的玉瓶。

      这东西虽然是个烫手山芋,但却不得不拿。

      刚才自己要是有一点犹豫,恐怕后续的麻烦会不少。

      至于以后——

      陆长生哂≟笑一声,以后的事,谁说得清楚。

      回到原处,宋丁和田勇走了过来빑,“怎样?”

      “没啥问题!现在这情形,我们还是保持一些距ꇚ离比较好!”陆长生说道。 왂 堞 三人暗自点头,各自找了个位子坐下。

      到了翌日,此地的监督才松散了许多。

      药老一早就过来找陆长生,见他没什么事,便道:“先回镇上!”

      陆长生点了点头,为了避嫌,也没和其他人打招呼,就Ⅷ跟着药老往荆山镇走。

      路上不时间可以看到三河帮的帮众身影,大都是正龥式帮众级别,陆长生心中暗记,发现短短的一个多时辰,就遇到了不下百位,这意味着此时荆山区域,恐怕有数百个炼皮境武者。

      三河帮的势力第一次在陆姱长生面前展现出冰山一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