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焦北古的来历

      陈家,后院的一间厢房里,陆卫功正在叮嘱陆云风着什么,“风儿,情况我已经和你说ꍐ清楚了,这三年你要在陈家ꫣ好好修行,陈家老祖既然愿意指点于你,那是你的福分,你要賟好生对待。”

      说着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储物ꦅ袋揣到陆云风怀里,接着说道:“这个储物袋你拿着,等你修行之后就可以打开了,里面太爷爷给你留了一些东西,该用的时候不要小气。太爷爷现在要回去了,回头太爷爷置再来看你的时候,希望你能修行有成,最少也要有练气四뀧层的修为。”

      ƾ“知道了,太爷爷,我会好好修行的。”陆云风用力的点点头。

      “好,我就知道风儿是好样的,那太爷爷走了。”陆卫功摸摸了陆云风的儿头茲后,转身开门离开了。

      陆云风在目送着老者离开后,坐回了桌前,嘴里喃喃的道:“陈巧倩吗죃?是巧合吗?还是说是什悗么命运?”原来之前老者告诉陆云风说本来为其商谈的஖对象是陈家的另一个姑娘,࠭但是后来因为陈家老똙祖对陆云风的赏识,陈家家主才决定换成自己的女儿陈巧倩的。

      “陈謸家老祖是因为我的表现而插手了这件事,陈家家主又䲉因老祖的插手而改换䒛人选,我扇动了蝴蝶翅膀,但导致的结果却变成原著的模样,那么原著里面没有我,又是什么导致了这뿼个结밾果呢?”忰陆云风在心里默默的沉思。

      ࣞ“或许可以从原著的陆云风行为上猜测下,那位陆师兄既然可以ꡗ为了讨好董萱儿就对陈巧倩下毒手,那么他会不会为了陈家的帮助而专门勾引陈巧倩呢?毕竟原著里对这位陆꽘师兄的外貌可是写的玉树临风,风流倜傥,陈巧倩作为陈家家主的嫡女,有足够的利用价值。” 䬣

      “而陈巧倩作为一名热恋中෥的少女可以盲目,但是陈家的其他人可不会看不清楚,所以在陈家那些人的冷嘲热讽中,那位陆师兄怀恨在心,这样杀人动机也就有了:既然你们陈家给不琉了我想要的,那我自然要另寻高枝,杀人夺宝不过顺手而为。”

      “若是从这个角度来想,我确实改变了一些东西,但是改变的有限,那么,如果以后我想改变更多的东섳西,就需要콝考虑更多。”

      “最大的改变自然是去把汳掌天瓶抢到手,但是仙界篇里﵌韩老魔那一脚踢得我心里有点发凉,说不탿定我前脚踩到七玄门的土地上,后脚就被一个飞来的石子打死了,所以能不和韩老魔对线就尽量不对,毕竟我前世看的那么多小说里,没有哪个和主角作ਢ对的能活的长久。”

      “既然已经决定不对ᡀ线韩老魔,那么我想要尽快提升实力就要另寻他法,没有足够的实力,那我以后在这个风起휮云涌的人间界就只能是个炮灰,风灵根的资⪄质可以让自己在前期稍稍跟上韩老魔的脚步,但若不加改变,越往后我只会越加艰难。避”

      “我既然矢志成仙,那么就要早做打算,万丈高楼平地起,韩老魔有掌天瓶成仙都如此艰难,我还不如对方就更不能懈怠。所以对于万神图的开发还要持续下去,犦先前我虽然成功观想定玄珠,但是对于其他神物的观想还是举步维艰惼,如今我通过定玄珠壮大神魂,或许可以再次尝试是否能有所得。”

      这时,一阵敲仗门声传来。陆云风起身开门,只见门口站着一位青衣小厮,看见陆云风开门后,嘴里说道:“陆少爷请随我来,老祖唤你过去。”

      陆云风点头道:“好,带路吧。”跟着小厮三转两转,走了一小⶝会᱖后,在一座两层小楼下停了下来,“陆少爷,您自己上去吧,老祖在二楼等你。”

      䲨陆云风点点头,随后迈步上了二楼。到了二楼后只见才见过没多久的那位老者正捧着一本书在观看,陆云风不欲打扰,便蓮躬身在一旁等候。

      等了姠好一会儿,老者方才缓缓开口道:“这不是那位要成ョ仙的小屁孩吗?怎么就这样老老实实的站着,岂不知一寸光阴一寸金的道理,若是老夫看书入了迷,三五ﴻ天后才回过神来,你难道还要等上三五天吗?你若早一会叫我不就能早一点学到修行之法了吗?”

      陆云风不卑不亢地回道:“老祖修为高深,自然早知我来了,即已知我来却还如此,自是有心试我,小子有谩求于人,自然只能以礼相待。”

      p老者闻言怒道:“小ꇳ子大胆,即已知我有心试你却还敢如此顶撞我恚,莫非真当我好欺吗?”说完稍稍施加了一点威压在陆云风身上。

      陆云风虽然感到一种恍若实质的压迫袭来,但还是回道:빕“小子不敢,只是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魦老者闻言却是笑道:“哈哈,好个宁쪐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这ꢋ世上多少人想要直中取,可又有多少能做到呢?你们陆家为了你能修行,来找我陈家联姻,这难道不是在曲中求吗?你为了我能젳指点你,躬身侍立等聤待,这又算不驟算曲中求呢?”

      陆云风只是淡淡的道:“曲ꤎ直只在心里,问心无愧便是前方⁶。”

      老者虁闻言内心暗自赞叹,嘴里说道:“小子却是好口舌,却不知做不做得到?老祖这里有三部风属性的功法,你且看看要选择哪一部。”

      “第一部《巽灵经》,此法中正平和,修行起来四平八稳,但是护法神通较弱,不善与人相争,不털过却是三部中唯一一部可以修行到化神境的俴功法。”

      “第二部《千风䠅万刃决》,功法威力在三部中是最大的,仗之斗法无往不利,但是破境困难,功法可以修行到元婴后期。”

      “第三部《风火劫》,虽然这本功法风灵根修士也可修行,但这实际上是一⓵本火系功뺠法,因为火灵根常有,ꤺ而风灵根不常有쐀,故而其上所留神通道法、法宝器物等大多是和火属性有关的,쮝但是也可以修行到结丹后期。”

      说完也不再多介绍,只是重新看起面前的书籍,ﲾ等待陆云风的答复。

      陆云风听完心里也开始犯了难。首先,第一部可以排除了,在这个危险的修仙界里,自己日后与人斗法的次数绝不会少,功法不强,神通不利,就是去做送宝童子的。

      兡那么第二部呢?破境困难,是有多困难?原著里韩老㌢魔也多次卡在瓶颈,不得不四处寻找机遇才能突破,这部功法ꧺ的困难是这种大瓶颈的ᅣ困难还是三不င五时就困难一下젲?

      至于第三部,如果这部功法真如老祖所言,更适合火属性灵根修짖士修行,那么老祖为何要拿出来给我选择,是黜老祖那里没有其他功法,所以拿这个出来凑数的?

      陆云风仔细思虑了半晌后,终于下定决心道:쎵“老祖,我决定了,选择第三部《风火劫》。”

      老者闻言佯装诧异地问道:“仜哦?你是怎么想的,要知道老祖我虽然没有全部说完,但콚是老祖说出来的可是一点都没有作假的。” ᎊ

      陆云风老老实实地说:“我太爷爷给我上的第뱔一堂课就是告诉我修仙界是一个残酷的世界,故而我未选第一部;小子我又矢志成仙,那么一部修៚行起来总是碰壁不得前进的功法,就算威力再大,也不是我的选择,故而弃选第二部;如此两相权衡,就只剩第三部了。”

       老者闻言满意的道:“你能这样想,我很高兴。我也不糧管你是真聪明,还是装糊涂,又或者只是纯粹的运气,这三部里第一部修駑行起来是快,但是法力孱弱,不要说是同境界斗法,就算是比自己低一个境界的人,胜负也是五五之数;

      而第二部功法,虽然修行Ꝭ过的人不多,但是这些人十之八九死于斗法,只有一二是卡在瓶颈直到老死リ,须知善泳者溺;

      至于第三部功法,这是一本古修士功法,这本功法上其他神通倒还次要,唯有一门回风返火的神通,能将风属性じ法力转化为火属性法力,㧎让修行此法的风灵根修士可以使用火属性法术,而且更能风涨火势,火借风威,此功法对于有火灵根的修士来说只是鸡肋,但对是对于风灵ệ根修士来说﵂却是如虎添翼。你既然已经选择了此法,那我今日就将此法决传授于你,望你日后能修行有成,不要辱没此法。䪙”

      陆云风闻言自是大喜过望,忍不住眉冞开眼笑,躬身行礼道:“多谢老祖。”然后上前接过老祖递来的玉简,这时他才稜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还没法用神识阅览玉简。

      这时老ㅿ者开口说道:“你如今也算入了我辉明书院,那么从明日开始就要和陈家其他弟子一样入院学习,从感灵入体,到修真五艺,这三年里你所要学的虽然都是些入门的知识,但是也不可以懈怠,稍后你找人了解下书院的规矩៲,以后和他们一样叫೭我院长就行,下去吧。”

      陆云风躬身行礼,口中称是,而后转身下楼,准备去找陈家家主了解下书院里的规矩,心里大呼:“凡人世界,我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