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V天堂

      再说后来电子对抗团解除电子干扰,陈排也因为电台而把自己的位置暴露。

      进而导致除陈排和去报信的庄焱躲过一劫外,其他的红军侦察兵全部被狼牙抓住。

      而陈排因为强直性脊柱炎发作逃过一劫。

      但是自쭌己要是能把鸟语变成能传珯递信息的一种手段,那么在即将到来的军事演习中就会避免原剧里因为电台被狼牙包了饺子的事情。

      䗕 Ο“ꯙ你有啥事啊?说出来我们ﳙ帮你出ꚞ出主意。”写完卷子的喜娃一脸好奇道。

      “我在想怎么能把鸟语变成用来传递情报ᡦ......”林牧道。

      “用鸟语来传递情报?”庄焱好奇的道。

      “是啊,这是我最近猛然间䈲蹦出来的一个想法。”林牧道。 紲

      “那你首先要会鸟榙语才行啊。”喜娃在一边道。

      “ꘘ叽,叽叽,啁啾,布谷,呖呖。”林牧模仿的这⟲几种鸟叫声把喜娃和庄焱给听楞了。

      ꋜ“如果我不是亲眼所见还真不敢相信,这人能发出鸟的螡声音,而且还✵这么像。”庄焱惊叹道ᅅ。

      “是啊齯,就像我小时候在农村听到的简直一模一样。”喜娃道。疧

      对于这些林牧也只是㊆微微一笑,叹息了一声接着道。

      “如果人⿨去模仿鸟语,先쑽不说像不像的问题,关键是传递的距离有限。”林牧顿了一下接着道。ꁂ

      “用哨子ლ啊,哨子即响亮传的又远。”喜娃道。

      “这个我知道,但是哨子不能模仿出鸟的쀁声音啊。”林牧无奈的道。

      賛这就像一个人守着㗛埋藏ロ宝藏的地方,也知道机关在哪,可就是不知道怎么打开一样。

      就很郁闷。

      “쏓这个我会啊。”喜娃道。

      櫍 “你会?”林牧和庄焱㙄同时道。

      “对啊,我小ல时候经常见我爷爷拿一个哨子放在̨嘴里吹,只♆要哨声一响就必有鸟落在我爷爷身边。”

      “后来我就缠着爷爷交给我,我爷爷被我缠的没办法所以先是教我怎么做哨Ꝉ子,后面才叫我怎么吹ˮ,鏅不过因为嗓子的问题始终没办法发出清脆高亢的声音。”

      “所以时间一长也就忘了谥,没앨想到今天能在你身上听见,一下就把我童年的回忆给勾起来了。ʚ”喜娃໖看着林牧声音有些哽咽道。

      푫从来没安慰过勻人的林牧面对这种情况更ࢦ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挠了挠头,只好把喜娃彑的化学卷子拿过来。

      躕 借着看卷子来逃避这种有些尴尬的场面。

      “林牧我还是帮你做几个哨子,就算是毰感谢你们帮我补习化学,说实话这些天我一直在想着怎জ么感谢你了。”喜娃率先打破沉默道。

      “别薤这样说,我们Ѷ都是战友,应该互相帮助的。”林牧道。

      “行,彃不说了,我先去寻找一些材料,做几个哨子。”喜娃说싐完就走了。

      “林牧,你又是鸟语又是哨ን子的到底在做什么磆?”庄焱好弊奇的道。쉶

      貦 㪀“接下来我们军区最重要的事是什么?”林牧问道。

      “当然是军事演习了,可是这၇演习和哨子有❐什么逻辑关系吗?”庄焱不解的道。

      п “没有什么逻辑关系。”

      “但是你想想我们是在山拝林中进行演习的,我们要是通过哨子用鸟语来传递情报,那会怎么样?”林牧道。

      菙 “好小子,这个主意不错,详细说来听听。”林牧一愣他没想到苗连居然也在这。

      쒺 “苗둘连,陈排。”林牧转身一看敬了ȸ个礼道。

      “林牧,你刚刚的想法不错,能详细说说吗?”苗连笑着道。

      “额,苗连,这件事只是我自己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林䀘牧道。

      “这个没关系,说出来大家讨论一下就成熟了。”苗连道。

      .........

      袄“苗连,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军报上关于电子对抗团的新闻?”林IJ牧问道。

      “没有,怎么了?”苗连道。众

      “假设电子对抗团参加这次演习,先不说他们是不ϐ是我们这一方,但有一点很肯定,他们一定会在军첯演⟻上发挥作用屏蔽我方或者敌方的电子信号。”

      “要是屏蔽敌方的信号,我们就得不到有用的信息。”

      “要是屏蔽我方的信号,那我们传递⻆消息......”

      㸼 剩下的话林牧没说,但是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所以你就想出了用鸟⻘语来传递消息...”苗连道。

      “是的,在我的设想中如果能用鸟语来传递情报,别的都不说光是安全性这一点就足够了。”林牧㌎道。

      “好,这件事我批准了,这件事先在賭你们一排搞一个试点,我倒ꓰ要看看在这次军演中能发挥什么作用。”苗连看着陈排道。

      林牧实在是没想到还有这种意外之喜呢。

      看看什么叫好人有好报。ᕍ

      这就是。

      怪不得有句话叫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自㇫己帮喜娃补习,喜娃知道这件事情,喜娃想感谢自己并帮忙做几个哨子,所以才会碰到苗连,苗连表示全力支持这件事。

      这逻㯮辑没毛病吧。

      ......

      有了苗连和陈排的支持,在没有耽误训练的情况下。

      林牧,喜꬘娃,庄焱三人天天凑到一起不是在给喜娃补习化学,就是在跟鏛着林牧学习鸟的叫声。

      要不就是拉着陈排或者老炮帉编写一个鸟语密码本。

      ꉦ 謫每个声音多长多短,哪里停顿,那一块高亢,那一块低沉,퓩那一块婉转,分别代表什么意思。

      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Ɠ

      林牧Ȋ把自己知道的全部写了出来,并且镺天天在空闲时间练习。

      由于天天练习的缘故并且在哨子的帮助下别说一排了,整个侦察连都能听见鸟叫声。

      时间一长,夜老虎侦察连就有人称䄆这앑是三个磦“귝鸟人”啊。

      因为事起突然,所以这些都是林牧,喜娃,庄焱还有偶尔被抓来当参谋的陈排或者老炮这几个臭皮匠的群策群力㪏下完成。贁

      为了方便称呼,林牧取了一个即接地气有通俗緝易懂的名字叫。

      鸟语密码!

      在几人的十几天的努力下,终于在演习要开始的前一星期完成了。

      为了测试鸟语密码,林牧特意켹找到苗连让他写了杜撰䧡了一个情报内容,并请苗连亲自参与测试。

      “喜娃,豹我们的测试来了。”林牧拿着一张纸回到宿舍后对喜娃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