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这

      西因士睡得不三不四,他醒来的时候两眼冒金星,睡了竟比不睡还难受。䑃

      刉归根结底错就错在那杯浓缩咖啡。

      西因士傍晚醒来স,金砂岛已经活了过웏来。

      西医士躺ᚼ在枕头上看着头顶隐隐透着霓虹灯窗帘,听着楼下食肆开张热火朝天的声音传上来。

      他翻身爬起来,脑子嗡嗡作响肚子轰鸣。

      ْ西因士烦躁的抓着头发想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睡觉睡一半㽥被吵醒连带发现自己饿得前心贴后背。

      现在楼下鸡档开门地板轻震,食肆锅铲翻炒油烟上窜,点单开台声络绎不绝。

      西因士摸黑摸到冰箱面前,一打开拉门,冰箱内置灯就亮了起来。

      他看见里面仅存的水果罐头。

      垓 他不想晚上下楼Dz经过那些开始营业的鸡档,但是他饿的时候⛚不想吃甜的东西塞牙缝。

      想到这里,ꬋ西因士씤拿出冰冷的水果罐头打开手机准备点宵夜。

      楼下不断有人拉开铁闸门上楼,鞋子拖沓的声音不断传入西因士的耳中。

      坠一开始西因士还不◅知道楼下那些女人是什么职业。

      픜 他不清楚为什么七八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还拉上一个老态龙钟的阿伯住在一块。

      后来西因士才后知后觉,阿伯原来쎰是这栋楼负责拉皮条鸡爷。

      而那些姑娘就是他的手下妹仔,他楼下就是个活色生香的地方。

      除了夜间自己楼下络绎不ﶙ绝偷摸上门的偷腥猫。

      这큛栋建筑由于年代久远建ᑦ筑좊质材远隔音极差。

      西因士偶尔也需要拿扫把过来对着客厅地板用力捅。

      沃 회听着楼下传来男人的骂声,西因士继续用扫把尾捅地板。

      他只要稍微纵容楼下的呻吟,他们就会越叫彅越大声。

      真是给脸不要脸。

      Ჹ西因士扛着扫把开始为自己下单:

      ——

      香茅咸柑橘,无糖去冰

      大杂扒拼意粉+黑椒汁,薯格换沙拉

      议 冰心番茄◹

      备注:多给番茄,帮忙买2L装的桶装水上来,重酬答谢

      ——

      ⬟ 金砂岛的羊肠小道遍布,즄楼门牌不明朗的龙蛇混杂地区。

      大部配送都望而止步,大半夜还要接金砂岛单的外卖小哥一定比较缺钱㶭。

      죤 这个时间点,能帮他配送上门他真是千多德万多谢。

      在等外卖的时候,西因士在天台眺望四周枇的万家灯火。

      金砂岛䅔曾经是外地黑户㤁聚集的ل非法城区,以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ᔤ。

      辛达理这片淘金热土,多少人抱着闯出一片自己天地的赤诚来到这里。

      有家底的人就走买房产ᝥ落户的普通路线。

      属于辛达理大力吸纳的高端人才就直接走落户再由辛达理分配公屋的流ಏ程。

      女的嫁给辛达理原住民,男的娶辛达理原住民。

      苄 ȸ 再或者通过是辛达理原住民的直系亲属申请也是获得户口的好办法。

      以上途径都没有门路的就是妥妥的黑户。

      点起ꜟ一支烟,西因士看着对面密密麻麻的放到栏杆。

      他眼前每一个狭窄的集装箱里面就挤着一家人。

       看着连晾衣服都要使尽浑身解数的挂满窗户阳台上下的瀻妇女们。

      심他对着挂着人造天幕的辛达理夜空吹了一口烟。

      据巴赛勒㽀斯说——辛达理的黑户都集中在金砂岛,而金砂岛具体ᙨ的黑户数字却让人听了发麻。

      巴赛勒斯作为从基层一步一齿个脚印爬上来的治理者鼿,他知道金砂岛里面种种不为人知的榥秘密。

      但是金砂岛不能靬一夜之间改变。

      里面那些黑户的后续安置都是一些考验治理者手腕的难题。

      뒒西因士䚃喷了一会儿烟,感慨了一下金砂岛的去年今日。

      煓有时候在他搭乘赌场大巴的远远看着这座岛的时候。

      当西因士잨住进来的时候,他就真切体会到了地面看苍穹的感受。

      金砂岛的钢筋水泥在底下,它们负责撑着辛达理这片奢美的赌场天堂。

      听到有人敲门,西因⑩士把烟踩灭,几步跳下爬梯走去开门。

      送外卖的不是小哥,看样子算是一ʞ个中年人。

       西因士结过对方帮嗭他提上来的水,他低声道谢。

      沙漠夜间有风,䇨但是看中年人汗津津的模样,西因士知道他为了摸来这里一定受了ᆞ不少苦。

      要知道这里楼与楼之间的间隙本来就窄,夜市红街一开张楼下街道霎时间磨肩擦肘。

      负责送外卖的男人在把东西交给他后,就背จ着那个巨大的保温箱走了。

      凃西因士只听到他急促的⥐下楼梯声。

      每个人都活的如此认真þ。

      西因士点了一大份的外卖。

      由于西因士不喜欢尝试新鲜事莕物,他吃的外卖从来都是一家,连点的东西都围绕着自己熟悉的食物。

      归根到底,西因士是一个害怕期待落空的无趣飤人。

      他安静的锯扒用叉子卷着意粉。

      香茅咸柑橘里面的杂料在用젊吸管搅动的时候会发出轻微的水声。

      楼下䊇鸡笼的房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

      西因士即便ೕ住在金砂岛,他还是散发着和这个地方格格不入的气息。

      他不喝这里的直饮水,不吃这闿里饮食档口的饭菜。

      他不说这里的黑话,不做这里人热衷做的所有事情。

      ̙퓿如果说东城金砂岛的外来人住在金砂岛这一个个集装箱是为了讨生活。

      那西因士这个在西城长大的人就是在这⚧体验人生百态。

      就在西因士吃饱了思考人生的鐽时候,他脑内出现了熟悉的广播声。

      “爱心广播爱心广播!”

      튣  这个声音响在西因士的脑海里,是巴塞勒斯的能力在尝试与他精神连接。

      責爱心广播可以接通任何人,无论这个人与巴赛勒斯相隔多远,是否处于信息隔绝的퀮空间以内。揱

      只要这人活着,巴赛勒斯必然会联系上。

      “嘿,巴赛。”

      西因士在灯光昏暗的房间里兀自说话,他脚底下的地板微微震뇆动。

      “檋你竟然没睡,果然又在打游戏机。”

      楼ퟭ下不停我不睡,我是月亮小宝贝。

      西因士听着自己的养父咬定自己夜不能寐就㸳是因为在打游戏䰑闯关。

      “游戏机又被人偷了,我今天回来时它们就不见了。”

      沇西因士用了一个“툷又”字,可想而知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撞见这种事情。

      “活该,金砂岛是什么狗屎地方,这里什么东西都能偷。就你这个正蠢材摆着台游戏机在家,묞不偷你偷我吗?䕄”

      听着自己养父语速飙升,西因士心里纳闷这个时间点巴赛勒斯为什么会突然来电。

      西因士开始还很天真的以为金砂岛只要门锁了东西是ᧉ不会丢的。

      直到有一天他知道这里门也偷的时候,他才醒悟自己真是太年轻了。

      巴赛勒斯知道西因士为了쬾躲避麻烦住去了金砂岛,他不做多余评价。

      成年人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就行了。

      “你有话快说,崚我要睡끷觉了。”

      西因士缍把外卖的残骸放进袋子里,准备去刷牙就寝。

      “明天来云霄赌ﲨ场,我们来讨论一下近期发生的튪事情。”

      西因士酒足饭饱后打了一个大哈欠。

      ℟“好,挂了,我一天没合眼了。”

      西因士含糊的应了一声,巴赛勒斯真⭤是速度。

      看来潘先生成功的引起了自己养父的警觉。 ꥠ

      “留意一下最近的动态,高贵派和孤錦岛派向法庭提出了惮申请。”

      巴赛勒斯留给西因士一句话就把爱心广播掐断了。

      西因士一边刷牙一边琢渰磨为什么康斯贝尔最后也提起了法庭申请。

      텲 这就很神奇了。

      开始所有人听到“四方公会”法庭都安静如鸡,现在突然各个耍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