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老少配性视频播放国产破处大片

      承天门前。

      値 徐寿等人带着一丝紧张,看着前鱀方缓缓打开的城门……

      皇城。

      至高无上的威严。

      就这样在他们面前敞开了大门或者说剥开了外衣。

      这一党刻他们甚至有种失落感。

      就这?

      想象中帝王的高ᜣ高在上,传说中的天子所居,掌控所有人生死的至高权力㖉,就这样被他们轻而易举地剥去了那层外衣,一切都文如此容易,皇权的所谓威严真的也不过如此,헙当自己带着枪炮来䫳面对的时候,皇퐚权竟如此软弱。那他们以前怕什么?他们以前战战兢兢匍匐在那些官老爷脚下向着皇权膜拜什么?难道就这还有什么值得他们畏惧的?鎆

      “都看什么,进来啊!”

       杨丰站在门前,对着他们招手说道。

      “連兄弟们,咱们퀻进去看看皇帝住的地方是什么样!”

      徐寿笑着喊道

      뜜 他身后一片欢乐ꫵ的喊声。

      紧接着他们开䓶始走ᨒ向洞开的城门。

      不过也就在同时,ﮂ杨俔丰身后利嚪箭的呼啸响起,紧接着他铠甲后面传来接连不断的撞击,甚至还有箭从他旁边飞过,落콢在戚蝃家军身上……댛

      囘杨丰无语地转过头,看着后面正在射箭的那些李家家丁,然后默默靠向身后的城墙。 돥

      “鮼轰!”

      一辆轻车上弗朗机略微调整,紧接着喷出火焰。

      炮弹瞬间打在家丁中间,因为是独头弹,一名家丁上半身炸开,原本还在射箭的他们立刻分开,然后从杨丰等人视野中消失。

      那辆打出炮弹的轻车立刻向前,在士兵推动下第一个进入햂城门洞,就在它即将出去的一刻停了下来,而后面跟随的冷푌兵器手向前,一个个掏出了手雷。他们躲푚在城门洞口紧靠内壁迅速用火绳点燃,然后直接向外面两侧扔出,而且后面的冷兵器手还在不断点燃更多手雷递汱过去让他们抛向两侧。

      密集諿的爆曃炸声䖯就这样在城门外看不到ꆄ处不断响起,风吹动硝烟甚至淹没了门前,让门前完全一片浓烟,然后第一辆轻车猛然冲出,毫不犹豫转向落⋀下。

      然后第二辆跟进转向另一边。

      风吹散硝烟,下一刻密集的箭雨落鋱下。

      车上弗朗机立刻喷出火焰。

      就在同时后续轻车跟进。

      它们依然是一辆左转一辆右转,然后紧碄接着加入开火行列。

      中间鸟铳手涌出。

      㜬 冲出城门뎓洞的他们直接转身举枪对着头顶沀开火,防止头顶城墙上有人向下攻击挔,一仚批完<成射击立刻向前在轻车盾墙后装㔒填,后꾎面跟쫘进켊同样转身射击。

      ᦓ两侧轻车不断冲出分向左右,用它们那咧巨大的盾牌阻挡利箭,一条盾墙保护出来的甬道Ƅ就这样迅速向前延伸,而甬道中间是不断向前冲出转身开火的鸟铳手,很快一个稳定的控制区形成。

      蜢“快上,冲上去韐夺回城门!”

      喊声响起。

      폧 然后那些家丁呐喊着冲过来。

      很显然他们也明白,自己手中的弓箭无法与大炮对射,趁着硝烟阻碍了火炮的射击,直接冲过来렽展开他们最强的冷兵器륺格斗才是正理。 힘

      戚家军冷兵器手立刻备战。

      䥌 䋥很╊快弥漫的硝烟中,影᰾影绰绰的身影出现。

      那些重新完成装填的鸟铳手立刻瞄准他们开火,与此同时弗朗机霰弹喷射,对面大批身⏍影倒下,但凭着悍勇仍旧不少人到达,这些不只是李家的家丁,还湴有陈霞带来的屗。他们迅速开始冲击轻车,但紧接着一支支长矛从轻车缝隙刺出,手雷也在他㒔们中间炸开,鸟铳手迅速完成装填,紧接着重新瞄准了他ᩈ们。 都

      然后又是密集今的射击声。

      所有士兵平静的可怕,就像他们不是在战斗,而是在工厂的流水线上熟练的工作。

      所有人堪称无缝衔接。

      疻 配合之默契也让他们就像台润滑极好的机械,所有人都是벚这台机械上质量可靠的零件,鸟铳手开火,弗朗机手装填,弗朗机手开火,鸟铳手装填……

      交宫替射击。

      溂 哪怕鸟铳这种装填过程极其繁琐的东西,在这些鼊士兵手中也依然稳定而迅速,一个个小竹管装着✨的火药邩倒入,装填子弹,捣实,夹上火绳吹奿一吹。这就是真正训练有素的精锐,这就是戚继光为大明朝遗留下的宝贵遗产,这就是铈他理想中大明野战军,蚕一支真正拥有了近代军队雏形的精锐军团。

      ΀ 杨丰没有管这澒场战斗,戚家军也不需要他插手这种小事。

      弥漫的硝烟中他昂然向前。

      两旁那密集的枪炮声就是他恢宏的伴奏曲……

      “陛下,草民杨丰与众军民伏阙叩问陛下。

      太祖高皇帝췲以御制大诰刊行﬉于世,欲以祖厩宗成法约束天下,使民知ᨏ天子爱民之意,使官知贪赃枉法之危。

      然我大明为何依旧人民不免为土豪劣绅鱼肉,苛捐杂税压榨,于饥寒交迫中挣扎?

      居庙堂者皆蝇营狗苟居州县者皆贪赃枉法,贪官污吏横行豺狼虎豹当道氁,此辈蛀空天下使大明如朽烂之屋摇摇欲坠之时,为何不见陛下以大诰碉绳之以法?各地卫所世袭将门以军ࢢ户为奴隶,肆意压걕榨残害,边镇武臣鏾贪墨军饷杀戮士卒,使大明之兵为国杀敌仍旧不免饥寒䦖,克敌制胜仍不免屠戮,此时为何亦未见陛下以祖宗成法整肃ꑆ……”

      ︮他高举着原本挂在胸前的大诰,就那么高喊着向前。

      在他身后家丁已经逃走。

      戚家军也没有冲向城墙,而是迅速以轻쭊车结阵向前,甚至有人去打开了其他城门Ѵ,除了正中间还给万历保留一鰨点颜面之外,另外三道券门全部打开ꦒ。

      早就已经在外面焦᥮急等待的纤夫们立刻蜂拥而入。

      他们就像洪水冲进城市繁华街道的垃圾带一般㪙,迅速涌入这片原本与他们隔绝的辉煌宫殿,就像原本历史上几十年后鎋涌入的农民军,自永乐迁都至今已近两百年,大明皇帝第一次在自己ﮀ的皇宫与他统治下的最底层贫民们面对面……

      皇权的威严被扯落尘埃。

      紼 而远处的具装骑兵们,因为距离太远甚至不知道这些,只听到枪炮声的他们,甚至以为敿戚家军被逼无奈在强攻承天门,于是他们加快了向前挤压的速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