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颠覆至尊

      上午最后一节世界史下课后,一部分人拿着便当走去中庭或者食堂,一部分人拿着钱走去便利店或者食堂。

      江川悠则悄悄地跑到楼顶天台上,倚着墙坐在阴影中,迅速解决掉便当,然后拿出手机。

      因为已经有了具体的计划,所以他要为周六和松井桃香的约会提前做好铺垫。

      当天樱井直人会代替自己去赴约,那自己就需要在前一天提前向她说明。

      可如果真的就只是这样的话,她难免会怀疑,所以,在那之前,还需要充分地表示自己‘很想去’的愿望。

      然后,在解释自己不能去的时候,‘抱歉啦,我真的很想去的,可是……’才更加有说服力。

      ***姐中午好呀~我们周六要去哪里呢?{疑惑}

      松:{松鼠眨眼}

      松:小悠居然这么期待的吗?{偷笑}

      江川悠看着这条短信,突然又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冲过头了。

      要知道上周六的时候,他还是很拒绝的样子,现在这样迎上去显得有些奇怪。

      思索片刻,他开始回复。

      江:不是啦……就是说,我不能去太远的地方,而且太贵的地方我也去不起……

      松:哈哈~~放心啦,我来出费用就好,也不会太远的,就去三平酒店就好啦~

      ‘直接就来酒店?!’

      江川悠吸了口气,没敢立即回复。

      ‘三平酒店?’

      他后背靠在墙上,看着围网上方的天空。

      明明没有去过,但是却觉得很熟悉……

      松:嗯?怎么样?{松鼠摇尾}

      江:好的。

      ——

      临近考试,所以这两天大家也都更积极地投入到书本中去了。

      偏差值是一回事,但是单就考试分数来说的话,不会很容易得高分,森英的考试题目是比一般高中要难的。

      来森英的学生几乎全部都是以升学为目标,所以森英的课程也会做出适当的调整,除了计划中的课程,还会学更加有难度的内容。

      也因此,学生们不需要另外到校外参加补习班,当然,还是需要自己花时间复习的,毕竟整合上计划外课程就十分考验上课效率,效率低的就需要用课余时间来消化吸收。

      心理咨询室这边,最近也没有人来心理咨询了,倒是夏目真帆时不时会来转一转。

      比如说现在,她正从书包里往外拿一个玻璃瓶,看着不是用来喝水的。

      她将瓶子放在窗边,紧接着,又从书包里拿出一束花,准备插到瓶中。

      “你这是做什么?”江川悠问道。

      “布置房间啊”

      夏目真帆笑着说,手上将那束花一支一支地插入瓶中,紫藤、铃兰、粉色山茶花、白色波斯菊,再加上满天星。

      插好的花瓶被放在窗台上,橘红色的阳光打在上面,折射出沉郁的光芒。

      她看着自己完成的杰作拍了拍手,双手叉腰走到正在学习的二人桌前,俯下身看江川悠的试卷。

      “哇——不愧是森英的优等生,居然做纯英文的试卷?”

      江川悠稍微抬了下头——

      好大。

      他绝对不是色狼!不是他想看的!是胸部跳进了他的眼里!

      趁夏目真帆没察觉到,他又赶紧低下了头,微微侧目去看雪之下。

      所幸她没有……

      不。

      看着雪之下唇角微扬,他急忙收回视线。

      “江川同……”

      “咳!夏目同学怎么不去和别人约会了?”

      眼看雪之下就要开口嘲讽他,江川悠直接打断,将话题转向夏目真帆。

      “哎?啊……已经不那样做了……”夏目真帆直起身,表情淡漠。

      她坐在二人对面,接着说:“说实话已经累了,现在只想让松井桃香那女人受到该有的惩罚。”

      “那你的惩罚呢?”江川悠问。

      “啊?!”夏目真帆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伸出食指指着自己,不可思议地反问:“我……我?”

      江川悠点点头:“当然,‘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你破坏了那么多人的感情,可不得赎罪么?”

      雪之下在一旁也跟着附和地点头。

      二人的态度让夏目真帆红了脸,她确实做错了很长时间,也确实对别人造成了实质性伤害。

      她慢吞吞地说:“那……那怎么办嘛……”

      没有回应。

      “什么嘛,提出问题来又不说该怎么做。”她噘起嘴,低头掰手指。

      江川悠将对完答案的试卷整理好,放进书包,对她怜悯地说:“总之你现在周六的行动中做好跟踪取证工作,有时间就想想到时候录口供的说辞,以及……”

      “吱——”

      他话咽在喉咙,看着站起来的雪之下,脸上一副无奈的表情。

      “我先走了,你们继续聊。”

      说完,真的拿起书包准备离开了。

      夏目真帆好奇地看着她,有些不太好意思地问:“我们吵到你了吗?”

      雪之下撩了一把头发回应道:“不,只是你们商量这种类似谋划犯罪的事情,我还是躲远点比较好,到时候就能问心无愧地说‘我不清楚,跟我没关系’了。”

      为民除害行动被她称作谋划犯罪,江川悠有些不满地瞪着她。

      “放心吧,不会牵连到你的”他开口说道:“平时作风直爽的雪之下小姐居然会在这种事情上畏头畏尾,明明连侦察证都有。”

      被他这么一激,雪之下直接将书包甩出,从夏目真帆头顶飞过,砸到江川悠面前的桌子上。

      坐着的江川悠,站着的雪之下,剑拔弩张。

      处于二人中间的夏目真帆一时不敢说话,抿了抿嘴唇,垂眸低着头玩手机,也不敢去看二人的脸色。

      短暂的沉默后,雪之下率先开口:

      “如果你是想用激将法的话,恭喜你,成功了,我还是第一次中这个计。”

      “不……我没有要用激将法……也没……”

      “让你说话了?”

      雪之下眉头紧蹙,死死地盯着他,硬生生让他闭上了嘴。

      “恕我直言,虽然我不清楚你们的具体计划是什么样的,但是仅从我听到的那一部分来看,和还未上小学的幼稚儿童的过家家没有什么区别。”

      她的下巴微抬,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尽是嘲讽。

      “我会来教你大人的成熟的做法的,周六、三平酒店是吧?到时候等着瞧吧。”

      。。。

      “把包给我扔过来。”

      夏目真帆先江川悠一步,拿起书包递到雪之下手里。

      帅气的雪之下撩了把乌黑柔顺的长发,挎上包走出了咨询室。

      看到她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夏目真帆才松了口气,嘲笑地看向江川悠:“你好怂啊。”

      “轮得到你说?好好赎你的罪去!”

      他好像有点明白荒川勇人在开学时说的那一番话了,这个时期的女孩子果然对那种成熟感有种莫名的崇拜。

      ‘呵,这可不是过家家,这是高中少年的中二病游戏’

      他的唇角向上一提,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