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摸咪

      쪘 华西市雃警局的门口,王建明坐在车内,身旁的简向时一覼路上都没见他说过一句话,Ⲍ明白ῃ他也已经被这案子搞⚁得心力交瘁,

      “下车!”王建明只说了两个字,

      “你呢?”简向时问,

      “快下车,我去市领导那里善后。”

      ෬ “王局,你放心,这案子一定会给你一个漂亮的收尾。”

      “去去去,快下车,看见你倡们都有点怕了。”

      简向时下车后目送王建明的车离开,点上烟准备ߛ过马路回警局...

      突然,一辆面包车停在面前,门打开后将简向时拉上车,呼救的机会也不给他,关上门迅速离开,就这样悄然无息地消失在路上。

      办公室内,吕烨接到王建明电话已经鵵过了20分钟,可迟迟不见简向时进来,拨打简向时的电话也处于关机状态,

      麦念冰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已经17点30分...

      “下班了,明天再嘐说吧。”麦念冰说完背起包准备离开,

      “念冰,再等等,阿时应该快来了。”吕烨劝着,

      ꣡“他要来早来了,或许有孖事去别处了,反正犯人都关押着,明天再审吧。”说完就开门,麦念冰转身看着杨亚茹,

      筧“亚茹,你还没落脚地吧,要不去我家先住着?ś反正我家地方大。”

      “可以吗?会不会打扰፹你妈。”

      “不会,一起走吧,你在这⦚里也不方便。”绒

      㿈杨亚茹看着吕烨点了ꊏ点头,便兴奋地跟着麦念冰一同离开。

      “他不会逃了吧...”颜博豪琢磨着,

      깘“逃什么?ᴋ他现在又涒没罪。”

      “那他人呢,不会去吃饭了吧。”

      “说不准,猜不透他想什么,王局把他放在警ေ局门口,爬也应该爬到了,手机又关机。”

      “那我们?”

      “等흸明天吧,ⶶ走。”

      “去哪儿?”

      “辛苦那么久,我们也得吃縳顿好的去。”

      颜博豪会心一笑,跟着吕烨走出去。

      张玲见到女儿领着杨亚茹씉回家,心情不错脸上始终带䜊着笑,㛫在厨房准备着饭菜;

      麦念冰带她参观了房间,让她不要拘束,就盇像自己家一样...

      餐桌上气氛很融洽,当得知杨亚茹的身世后,张玲听着听着眼含热泪,出于母爱或出于同情,让她放下一切在这里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麦念冰也顺势附和着母亲的邀请,她很清楚自己Ꮉ的用意,一是帮助杨亚茹解决住所问题,二则是让这个쑗家可以多一份活力,两者皆有、成分ﻉ也相同。漊

      饭后杨亚茹鿾抢着端着碗去厨房,张玲拗不过她便陪着她,在一旁给她打下手,퍼拿着抹布擦干她洗碗的碗筷,麦念冰听见厨房时不时传来母亲的笑声,果然自己没有礐选错人,杨亚茹乐观、讨喜的性格是最合适的人选;

      癨 拿出手机打开联系人,光标停在ᨇ简向时的名字上...

      ⤀拨튠通后依然关着机,섥摘下一颗葡萄塞入口中,

      “想什么呢,喊你都没听见。”杨亚茹突然坐在身边,

      “没怎么,什么事。”

      댙“阿姨和我去散步,你要不要一起?”

      “᳝我有些累了,你们去吧,别去人少的地方。”

      “知道了,我会保护阿姨빩的。”

      麦念冰被她逗笑了,有人陪着妈妈散散步,实在是䈬太好了,她们一走思绪又被拉回到前面想的事...

      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就算是吃饭也早就该回到办公室了,排除各种可能性后只丟剩下一种,简向时出事了!

      뵱 혚 吕烨和颜博빜豪吃饭的同时接到麦念冰的电话,听到消息后胃鍰口瞬间就飘走了,放下筷子的同时挂断电话,颜博豪땠还不知道什么事,拿勺子盛着红烧鲳鱼的汤拌饭,充分搅拌后尝了一口便停不下来;

      吕烨拨通王建明的电鬄话,口气十分不友好地质问着,颜博豪听༞见后震歉惊地张着嘴,端着碗筷动作僵硬着;

      王建明忙了一天脾气也很暴躁,丢下一句难ꁡ道要送他回办公室ຈ啊就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的王建明叹着气,一整天都在被人教训,直到犤现在还在回家路上,居然还要被手下教训,司机看出来王建明既愤怒又懊恼...

      “领Â导,没事吧䜽?”司机卜华问,

      “为什么前面不送简向时回警局,现在他失踪了桰。”

       “失踪了?不⸙是你说放他在路边就行了嘛。”

      “你...算了算了,他怎么这么能折쿅腾呢,其它活别干了,全都埢为他忙活了。”

      “那现在?”㠰

      “回家,回家,我也没办法,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希望他没事吧。”

      卜华一声不响的继续往他家里开去,到达王建明家楼下后下车为他开门,看着他进楼后才离开。

      吕烨和颜博豪看着吃着零零散散地四ꅢ个菜,都没有再动筷子,结完账后来到警局马路对面的每一家店铺,询问是否见到帞什么情况,结௸果可想而知,没人有特别的紅印象,Ȓ只能灰头土脸的回到办公室,尽管不能确定简向时是被绑架,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可能性呢。

      今晚的月色特别皎洁,夜空㧪中也没有云朵,特别透亮、看着如此广阔...达

      赵公明转身离开窗口,电话没有联系上嗎赵裕枫,转而打给马护灵耀,已经收到新明财富消息的他,看着电话没有第一时间接起;

      虽说新明财富是赵裕枫的钱袋子,不过公司基本不会留存过多资金,大部똇分钱都通过各种方式汇到别处,这当然也是赵公챳明掌控之内的事,这个时间点打电话给自己,难道留有尾巴可以查到他?

      菃事情到这一步可以说是目前为止最伤到赵裕枫痛处的,马灵耀也没有心思继续和他玩心理战,立马接通,

      “‘天狗’,恭喜,你赢了。”赵公明实籈在是不服,

      “什么?我赢了?”

      “别装了,我收到消쮗息,简向时被绑架了,我愿赌服输,我要见他尸体。”

      “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简向时的下䬁落,我也没派过人。”

      赵公明皱着眉,“你确定?”

      悍 “我要是抓到他,还轮到你䨦打给我❅?”

      “不是你,不是哒我,那谁还会抓他?”

      “我怎么知道,对了,‘新明财富’的事怎么ح样。”

      “呵,他们本事还톕真得挺大的,ֱ会麻烦劣一点,近年来所有给他௅汇쨤款的公司可能都会被查,老大我没联系上。”

      “我们的产业都是中间转了两手才到‘新明’忰的,应该没那么容易查得到。”

      “这我不担心벏,损失点钱而已,只是简向时突然被绑架,倒让我有些吃惊呢。”

      騘 赵公明点起一根雪좫茄,咬牙切齿地说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