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兵王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总是如约而쳽至的来到红袖招的院落中,萧寒站定在院中,双眼微闭调整着呼吸,感受着清晨阳光的温暖,嗅闻着芳草绿树的芬芳。

      右脚前迈、左脚横跨,双臂连带着手腕伸展开来,接着转身、提跨、躬身。

      整个动作连贯舒展,双手或拳璨或掌,步伐与身形可谓是行云流水。

      每一个呼吸都带动着相宜的动作,整体路数浑ꉪ然天成。

      旁边凉亭中的中年男人看到仔细处还不忘点头称是,端在胸前的浊酒也忘了饮下。

      待萧寒一套打完之后,中꣏年男人才出声赞叹道“殿下,你这套功法的确玄㖯妙,我看你롎练了数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虽说动作招式略显怪异,但也的确合乎自然之规律,阴阳之真理,刚柔之兼济”。

      “难道是游总兵传授于你?”说着,中年男子缓缓摇了摇头“游总兵的招式犀利刚猛,应该不是”

      “难道是柳清欢?”中年男子依旧摇了摇头“柳清欢的路数偏阴柔,也不像”

      “刀叔,您就䀵别猜了,我练的这个可是集五千年文化底蕴才编练而出的”萧寒看着远处双鬓花白的中年男子笑道。

      “哦?可否将这套功法的名字告知傦给我?”刀叔眼眸一亮,瞬间来了兴趣。

      “中学生第六套广播ᴻ体操”萧寒憨笑道。

      “中……这名字倒是颇为难记,不知道有何寓意”刀叔一口饮下杯中酒,喃喃道。 鈉

      “刀叔,听说您最近腰不太好,您每天早上像我这样打个一两套,不到一月,您腰疼的毛病应该有所改善쒟”萧寒双手叉腰,面朝天,活动着颈椎说道。

      “如果您肩颈时而酸疼的话,每天像我这样活动活动,应该也能得到改善”

      “哦?这套功法还有如此神效?”刀叔起身学着萧寒的样子,有样学样的活动着自己的颈椎。

      “殿下,柳妈妈让您去厅堂见她”丫鬟阿珠站在廊亭中向萧寒说道。

      “好,就来”说着,萧寒将杯中的凉茶喝掉后便跟着阿珠䆍向厅堂走去。

      厅堂里,年近四十的柳清欢坐在首座之上,五官典雅,风韵犹存,雍容守礼,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贵ⶱ雅之气。

      䬆萧寒可以说是柳清欢一手带大的,对于柳清欢,萧寒还是相当的尊敬的。

      “柳姨”萧寒走进厅堂后,坐在了旁菞座上,拿起桌上的糕点ۅ就往嘴里쎥送去。

      “寒儿,最近在孙老先生那里学习《诸子良策》习得如何啦?”柳清欢柔声道,眼里满是宠爱。

      “还行吧,《诸子良策》也就是一些诸子百家不得志之人编撰的一些各家主张学说,大部分都是꫄一些不切实际、糟粕的主张学说而已。”萧寒不屑道。

      “自视甚高”幽姬站在柳清欢的身后不屑道。

      “就比如里面的医家,主张悬壶救世,医者天下,实现天下人无病无灾,这个主张本就是不切实际”

      “那你可说说怎么不切实际了?”幽姬頏嘲讽道。 쵈

      “医者一生中能够救十人百人亦或者千人,但救人一命就能解决民生问题么?天下民生之首要就是能骾够吃饱饭,偶有闲钱打一两浊酒,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才是民生!”

      “凡天뜹下明主能解决百姓民生的,亦得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矣”萧寒咽ḙ下最后一口米糕后说道“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佺萧寒语毕,不仅仅是幽姬无语凝噎,就连首座上的삺柳清欢也是皱眉不语。

      柳清欢与幽姬虽是江湖中人不谙治国之事즱,但萧寒方才所言合乎治国之道,言语精炼,比喻透彻,若不是萧寒平时所作所㵝为,她们还真忘了萧寒是燕国皇子的身份。

      ⻏ “果然是萧家的血脉,没想到寒儿对治国之道理解的如此透彻”䍵柳清欢赞赏道。

      “基操而已”萧寒憨笑道。

      ꔠ 开玩笑,初中三年和高中三年又不是白读的。蓚

      柳清欢和幽姬面面相觑,对于萧寒时不时冒出一些古怪话ꕪ语,她们都已经习惯了。

      “寒儿,你父皇病重,朝堂之上也是暗流涌动,恐怕过些日子,你父皇的诏命就该到了”柳清欢神色复杂道。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么?”휎萧寒有些纳闷儿,在他认为,这十六年来,远在尚京城的那一票人也应该把自己땦忘掉了吧,这突如起来的诏命和自己有何相关。

      事“燕皇病重,自该东宫太子理政,我回去有什么用?”萧寒对他所谓的父皇没有丝毫的感情,毕竟在他还是襁褓之中时,他就已葔经被送出宫了。

      “你们该不会让我去争皇位吧?”萧寒打趣道。

      題 “……”柳清欢一脸严肃的看着萧寒。

      皇位,其实萧寒还真的没有那个心思,

      虽然他䆸早有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ﺔ,因为他毕竟顶了一个皇子的帽子,就算他自己想咸鱼一下,也架不住周围人的怂恿。

      当然,他不会觉得柳姨有所企图,有所企图的人一定在宫里ꀄ。

      “你们真的要让我去争皇位?”萧寒有些汗颜道。妸

      他在鹰隼关经营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些成效,

      去年๿才组建的新军,可不是用来夺嫡的,而是为了以防万一,自保用的。

      毕竟三大Შ家族的野心那么大,到时஄候来个三家分燕也不是不可能탠。

      “寒儿,如此大逆不道的言语怎能讲出?”柳清欢有些温怒道“你可知道如今燕国正处于风口浪尖,你这皇子的身份更Ḯ是要多加小心,祸从口出!”

      萧寒用前世的眼界去看现世㊰的朝局,如何看不出来燕国正处于风飘絮当中,

      所以他从去年开始编练了一营新军,也是想着万一燕国像前世汉末时奺期一样,群雄辈出。

      自己这一营新军,以及经营多年所获得的钱财,才是他安身立命的本钱,

      到时候振臂一呼‘将相王侯宁有种乎’,舅舅这边手握两万守关边军,不方便去逐鹿燕云五州的话, 偵

      他萧寒可以啊,当年的红军,不也是起于微末,最终百万雄师过大江么。

      “如今的太子生性懦弱,再加上外戚专权,这对燕国来쩝说会非常不利”柳清欢叹道“如今澹台家、司马家、穆家,三大家族掌权,互相之间貌合神离,勾心斗角,燕国危矣”。

      “柳姨,咱们远在边陲,您对这燕国朝廷这么了解的么?”萧寒侧目道。

      瑽虽然早就感觉到这红袖招非比寻常风月之地,但没想到柳姨竟对燕国朝廷了解如此之深。

      一个边陲之地的风෪月场所,装爏潢布置竟如此奢华,就连这里的边军也对红袖招的人礼让有加,一起相处十多年了也没看出柳姨到底是何身份。

      ꜓“我们虽是江湖中人,但我们更是燕国人,如果燕国出现内乱,周边各强国定然会来分一杯羹,到时捻候国쵑将不国,燕国的百姓将处于水声火热之中”柳清欢叹道。

      “我们这一辈人,已经为燕国付出了太多太多了,接下来也应该由你们年轻一辈来扛鼎了”

      “所以你真的打算让我去争夺那如坐针毡的皇位?”萧寒只觉得脑壳疼,这完全打乱了他的规划呀。

      ܹ袍这就好比自己规划的副本是三国,结果进来以后发现是棘手版的朱允炆削藩。

      “你的母妃可是一直盼着你回宫貳呢,她很牵挂你”柳清欢看着萧寒柔声道。

      “你们就一点都不担心我万一夺位失败,然后死无葬身之地?”萧寒淡然道。

      “其实我不愿意你离开,我当然想让你在鹰隼关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柳清欢无奈的摇头道“可为了燕国的将来,寒儿,需要你站出来”悁。

      “我一个人站出来有啥用?燕国皇子那么多,为啥非得让我去争这皇位?我一个人去尚京城,两眼一抹黑啊”萧寒有些不悦道“为什么我就得按照你们的安排去做事情?”

      Ꭱ 说完,萧寒转身离开了厅堂。

      他不想进朱允炆这个本,这个本太难,太过棘手了。

      回到房中,萧寒胸口异常憋闷,前ప世的他为了挣钱,做过很多违心的事情甚至成为了曾经最为厌恶的那群人。

      如今能够再获新生,正打算悠悠然然舒坦着享受一下人生,畅玩一把三国的本,却不想还是拗不过这世俗对于命运的服从。

      “殿下,是有何烦心事么?”蓝冰璃站在门口看着堂中的萧寒縟询问道。 䅴

      “哎,没什么”萧寒叹了口气。

      “殿下,如果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可以出去走走,全当散心了”蓝冰璃说道。

      “如此,那就去紫竹苑吧”说着,萧寒便向门口走去“你跟我༘一同去吧”。

      紫竹苑在镇子的西边二十里,孙老先生便居住在紫竹苑中。

      萧寒去紫竹苑并不是去找孙老先生,而是孙老先生的孙子孙忘川。

      孙老先生是兵家弟子,算是一位隐士㫎高人,孙忘川当然也是得其真传,他也算是萧寒的发小了。

      萧寒和蓝冰璃牵着马踩着平坦的Ὠ石阶来到了紫竹苑外,遥遥看向苑中,孙忘川正眉头紧锁着埋头看着地上。

      “忘川!”萧寒笑着招呼道“大老远就看到你埋头在那里,是在研究怎么吃土么?”

      䑎“寒殿下,你快来看啊,蚂蚁在打架䤣呢”孙忘川向萧寒挥手道。

      萧寒将马绳递给紫竹苑的仆人后,便来到孙忘川ᬋ身旁向地上看去。

      “你看,这伙蚂蚁数量虽少,但他们依据地势守护着洞穴,倒是和侵犯之敌斗得旗鼓相当了,有点儿意뢋思”孙忘川赞叹道。

      “我看你啊,真的是魔怔了”萧寒可没有兴趣看蚂蚁打架,自顾自的坐在旁鋽边的石凳上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

      “冰璃,过来喝口凉茶”萧寒见蓝冰璃站在一旁看着自己,便连忙招呼其过来休息。

      ᓳ 萧寒可没有丝毫把蓝冰璃当做奴仆去看待的。

      “殿下,不合身份”蓝冰璃倒是没有再穿之前的罗裙,而是穿着干练一点的黑色罗衣,倒显出了其本有的几分英气。

      “没什么不合身份的”说着,萧寒倒了一杯凉茶,起身将凉茶递了过去“是人都会渴”。 

      “쨐谢殿下”蓝冰璃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后,接过凉茶喝了下去。

      “她是谁啊?以前没见过”孙ᝤ忘川艰难的起身看向蓝冰璃问道。

      “蓝冰璃,是殿下的奴仆”蓝冰璃淡然道。

      许是蓝冰璃这些年来养成的性格,让她对待和自己没关系的人都会比较冷淡,尽管如此也不忘向孙忘川点头行礼。

      “蓝冰璃,名字很美,人也美”孙忘川也礼貌的向蓝冰璃点头回礼道“在下孙忘川,殿下很少带人来紫竹苑,可见冰璃姑娘在殿下心中的分量了⣢”。

      驷蓝冰璃如此气质,孙忘川自然不会把她真的当做一般奴仆看待。

      “公子见笑ᠡ了,承蒙殿下不弃,才有了今天的冰璃”蓝冰璃回应道。

      萧寒在一旁也是观察着蓝冰璃的言行举止,果然和他预料的一样,蓝冰璃言谈举止间丝毫不露怯,绝非一般家庭出身的人可比。

      “忘川,你跟孙老先耫生学习兵家之道已经快十年了,应该深得孙老先生ﺇ的真传了吧”萧寒说道。

      “什么럯真传,翻来覆去就那么些套路,就是头猪,研习个十年也能出山了”孙忘川撇了撇嘴不屑道。

      “那你畘最近在忙啥呢?”萧寒不由侧目道。

      綔 “我从老头子的箱子里翻出一本《阴阳杂说》,应该是前朝一位阴阳名家所著,上面提到了紫微斗数,以及风水勘探等阴阳之术,倒是有点镾儿意思”孙忘川喃喃道。

      “看来是有些收获了”萧寒调侃道“那你䖐能ᭆ预测待会儿是否会下雨么?”

      “哪有那么神ុ乎其技?”孙忘川摆了摆手道。

      萧寒看着远处三五成群的燕子越飞越低,时而贴地急速滑行,时而拍打着翅膀原地徘徊不动。

      又看到旁边곴鱼塘中,一些鱼儿浮出水面张嘴呼吸,萧寒嘴角一扬潬,仰天道“午食后应ឭ该就要下雨了”。

      “当真?莫非殿下也钻研过䀊阴阳学说?”孙忘川不敢置信的看着萧寒道。

      一旁的蓝冰璃也好奇的看向身旁的萧寒,难道世间真有能预测风雨之人么?

      萧寒摆了摆手便朝木屋内走去,孙忘川与蓝冰璃紧随其后。

      三쭷人围坐在蒲团之上,萧寒和孙忘川接着讨论着阴阳学说之理䐄,蓝冰璃将竹茶泡上后,在一旁为两人添置茶水。 ῞

      紫竹ᣉ苑的仆人陆续端来三两小菜,食材正是取自周围竹林。

      也许是㧈饭菜比较清淡,竹笋눦的清香味倒也是特别科。

      竹林之中樈紫竹苑,紫竹苑中鵸全竹宴,竹茶就竹食,别有一番风味。

      酒足饭饱后,萧寒与蓝冰璃便欲告辞,刚走到门口,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很快便成了瓢泼大雨。

       孙忘川与蓝冰璃诧异之余面面相觑,뉎看向萧寒的眼神便与之前不同了,暗自叹服萧寒之能真乃神人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