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喝牛奶1v1

      小次郎靠着窗边看着台上的老师,她叫池春花远,虽然脸蛋和哀比稍微逊色了一点,但是身材凹凸有致又高挑,这样的女人在괜女人群体里可是翘楚——长相清纯又让人想入非非的女生属实稀有,像是池春那样的就是长相又妖艳又让人想入非非。

      也许是对池春这个名字有Ắ相当的感触,小次郎在学校里经常找花远谈事情而非找班主任商量。虽蝥然有不少人对此非议,说一些极其刺耳的话和无中生有之事,像是二人已经交往已廡久,保持肉体关系什么的——小次郎一直把这些话当耳旁䧈风,但老☶师那边怎么想小次郎就不知道了。

      不过看她每天都和颜悦色的样子,想必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喂,小次郎。”樱井也在直勾勾地看着老师,“你觉得花远老师怎么样?”

      从初中开始樱井就是小次郎的同桌了,直到高中为止他们两銔个还没发生什么大矛盾,三观也相当合得来——干脆一直同桌好了。

      “我觉得...男人不对她抱有好感那指定是脑子有点抽象。”小次郎淡淡地说。

      “听说花远老师是从大学才出来的研究生哦,还相当年轻哦。”樱井听小次郎这么说便开始贱兮兮掫地鼓舞说,“快去找个抙机会跟她表白然后做一些...”他越说越眉飞色舞,直到小次郎给了他脑袋一个脑锛:“喂喂,注意点啊,我是学生ꓹ会长你是学生会的的财经,别在上课的时候说这些。”

      “那你去吗?”樱井捂着头。

      “不知道,你去。”小次郎忽然笑,他觉得师生恋这种东ᒴ西完全是不存在的,这家伙只是精虫上脑了而已。

      “啊这...那算了。”樱井刚松了口气便听见了上鎹面的花远老师喊 :“樱井同学,德川同学,你们两个在聊什么呢?”

      “只是在看这道题怎么做而已。”樱井撒谎不打草稿。

      “无比ﲵ赞同。”小次郎点头。

      “那你来做上半部分,”花远指着樱井后又指着小次郎,“你䭭做下半部分。”

      “好好。”樱井和小次郎同时站了起来,小次郎一边走了上去一边说,“你做错了上半部分我给你改正你就太臊皮了。”

      “你下半部分做错了我前面做的再漂亮也没用。”樱井淡淡地说。

      小次郎䎅站在樱井的旁边小心地观察着下面的蟲惑,蟲惑面无表情地看着解题思路,似乎自己已经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学习之中,퀹无法自拔。忽然蟲惑又狡黠地看着自己,小次郎像是被羞辱了一样把头瞥了过去。

      这节课是今天的最后一节课了,小次郎在收拾书包准备离开教室时花远把他留了下来,他无可奈何地耸肩后老老实实地坐在了原座位上,虽然人在这里,内心里他的内包里的柔和七星蠢蠢欲动了——他人的心思已经飞到了学校外面抽烟了。

      “小次郎?”花远手上拦着包坐到了小次郎的面前,小次郎回过神来醉着花远微笑着:“今天多有冒犯...对不起。”

      “算了,你们男➂生那点小心思我还不懂吗?”花远用手撑着脑袋放在桌子上,小次郎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花远老师的胸部已经大到直接放在桌子上了...

      这让人怎么好好听蝲她讲话啊!

      “我说,你想好考什么学校了吗?”花远把头撇过去,小次郎欣赏着她的侧脸自然赏心悦目:“我想去京都大学或者东京大学,实在不行的话...我想去伊豆那边。”

      “真坦白啊,去伊豆那边看海吗?”花远抬着眉毛用一只眼睛看着他问。

      “嗯,我几乎没怎么看过海,而且我也没什么机会看海。”小次郎苦笑,“老实说我还挺向往大海的。”

      “我知道了。”花远听完后站了起来说。

      “欸?”小次郎没想清楚这个人知道了什么。

      “没什么...”小次郎似乎看见了花远的脸颊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绯红,“我晚上有点事,先不打懴扰你了。”

      횋“好吧,我知道了。췀”小次郎点头,“我也要去做兼职了,您慢走。”

      貙 “好。”

      小次郎双手插在裤兜里吸着烟走在大街上,他一路上能螾看到许多的商铺正在招租,虽然大多数人的脸上还带着丝丝的笑意,但是少部分人惨白的脸色已经预示着不久后的将来所有좄人人精神的颓丧。

      那自己能做的也就只有出淤泥而不染了。

      ㋋他走进了居酒屋里,这里的灯光较暗格调也比较优雅,虽然现在人比较少,但按照小次郎打工的这几天看来年初以敯来这个店㐯的生意相当地红火,各类酒的销量明显地上涨,他豻也没算看走眼——酒可是个让人逃避现实麻醉自己的好东西。

      居酒屋的老板是个留小胡子的大叔,他这几天心情倒是挺好的,毕竟这几天比平常赚的钱多得多쥃。小次郎坐到了大叔喪的面前,大叔看见他坐下了就拿出了一杯冽酒放在了小次郎的থ面前:“这酒就记在你工资里面了。”

      “赚了这么多钱还是那么抠门啊?”小次郎一边说一边抿了一口酒。

      “诶嘿嘿~”大叔笑得露出了牙齿,藏不住的得意道,“可不是吗?这几天赚的钱蹭蹭的往上涨,这个月的月租已经到手了,接下来就是这几个月的零花钱了。”大叔觉得现在挺闲的就问:“谁教你喝酒抽烟的?那个人可真是个坏人!”

      “刚开始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小次郎耸肩说,“但后来我才知道他只担是想让我早点走出阴影而已,”他带着笑意说道,“第一个教你쏭吃饭喝酒的人就是你这一辈޸子的贵人。”

      “你这么想的썍话我就没辙了。”大叔无奈的说,脸上的表情仿佛ʠ是在说‘你们年轻人太乱了我学不来’,“喝完酒就调乐器,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好,好。”小次郎苦笑着一口䉦闷完了酒就走到了居酒屋尽头的乐台,一边调试着吉他一边说,“我过几天寒假的时候估计也要来棓,到时候别急着召假期工。”

      “这几天生意好,你卖力点我还能多给你点薪水。”大叔擦拭着小次郎刚꧲刚用完的杯子说。

      “这就是资本家的嘴脸吗?”小次郎故作腔调地说,“‘我要好好地榨取你的劳动力和鲜血!让我买上法拉利和兰博基尼!’”

      “真讽刺。”大叔摇头说道,“说起来你两个姐姐过两天就要考试了吧?她们要去上什么大学啊?”

      “我没问过她们这个问题,但是两个姐姐的成绩考上京都大学和东京大学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小次郎弹了两下吉他试音说。

      “你家都是学霸ﳂ啊,家教可真好。”大叔淡淡地说,“你可不要拖你家的后腿啊,不然就跟我一样,天天在这里调酒做,拿着漂浮不定的工作。”他语重心长地说,“就跟庄稼一样,看天气活着。”

      “实在不行了我就来你这搞一辈子的音乐。”小次郎把吉他放在一边,继续调试着贝斯。

      “傻子,那时候你再来我就拿棒球棍打断你的腿。”大叔面露凶光地说,“当年要不是听你爹的建议我估计还在做混混呢,但是也不要小瞧我的战斗力啊!”

      “好好。”小次郎试了一下贝斯的音,“嘘,我试试。”他弹着保罗·麦卡特尼的《Sil⎁ly Love Song》的前奏,大叔也知趣地闭了嘴欣赏着音乐,因为小次郎弹萰奏乐器唱歌的时候是在场的人最快乐的时候——包括小次郎自己。

      小次郎自己都惊异于自己今天的状态敜那么好,樰便咧ꀠ开嘴开心地唱:“I~LOVE~YOU~”

      随着天色越来越晚来的人鲧也越来越多,小次郎虽然越来越累但自己也乐在其中,到吧台前问老板要了一杯加橙汁的混合伏特加老板也是欣然㔭答应了——因为小次郎今晚的销量又翻了一番,来的大多都是下班之后的上班族的聚会,这几天聚会的相当的多。

      “把冰再搅两下。”小次郎说着便被旁边喝得烂醉的大叔抱着,“小子,给我弹首《Help!》”

      “《H獧elp!》啊...”小次郎愣了半晌,这首歌是他给蟲惑弹的第一首歌,自然勾起了不少回忆。

      “这个是你的樋口夏子。”大叔把五千日元日元塞进了小次郎的口袋然后对着老板颐气指使,“你别想要这小子的窪5000日元哈,这是我给他的小费!”大叔拍了拍小次郎的口袋,“懂了吗?”

      “好好好。”大叔无奈地点头,不过按理说㾗大叔也不会要小次郎这点小费,然后对着小次郎说,“你搞快点,别人等着你呢。”

      ⮭小次郎一口闷下了这一杯酒便两三步地跑到了台上拿起了吉他:“Help!I ne䋋ed some body help!No just anybody help!”

      下面的情绪一下子就被小次郎点燃了,这一下子酒的销量又增加了不少,这里的气氛似乎并不被外面和寒冬和死寂影响,这里温暖得像个匪窝。

      在弹完结束后小次郎躺在了座位上休息着,他在恍惚之中听到了熟悉的女声:“我说了我不怎么会喝酒啊...”他像垂死病中惊坐起一般坐了起来望㥾向了声源处,那边的花远老师穿着一身牛仔大衣,也在呆呆地看着他뵂,她的身边簇拥着一群男人和女人——好像是在搞联谊?

      “花远老师?”小次郎콝走了下来对着她笑着,花远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僵硬的挥鷪手向小次郎打招呼:“这里就是你打工的地方啊...”她身边的男人都不断地谄媚道:“哎呀,原来池春小姐是老师啊,真是没想到。”“能被池春小姐这么美丽的女人教书你小子也是有够幸运的。”

      “⊙嗯。”小次郎苦笑着,他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就被另外一个女人拉开说Ὧ:“给老师一点私人时间好吗?”

      小次郎只能无語奈地被拉开后走上了台,试着贝斯后又开始弹唱:“You think that 籛people would have had enough of silly love驰 songs,but I look around me and I see it isn't so.”花远知道小次郎喜欢听欧美音乐,也知道他经常在办公室里面放歌来听,但是完全쫩不知道小次郎居然这么多才多艺,就像是猫王...哦不,应该是保罗·麦卡特尼一样潇洒。

      遏 也难怪西园寺的大小姐能够和他眉来眼去的吧。花远越想越觉得自卑,她坐了下来叫了杯啤酒。

      “I~Love~You~”

      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花远的眼睛都亮了,不过有点煞风景的就是旁边的男人一直聒噪地问:“你一般周六周日干嘛呢?老师一般双休日都在放假吧?”

      小次郎自己都觉得这么明目张胆地打探别人的隐私是相当不礼貌的,如果是在街上看到有小流氓这么调戏自己老师的话鮚自己会毫不犹豫地冲过去和这个不知好歹的小混混理论或者打一架——论打架除了家里那个变态老头子他还从来没输过嵝呢。

      “骗人,我还从来没看到鲨过花远醉呢。哇呀呀,肩都露出来了”到了大概十一点小次郎该下班的时候花远已经爬在酒桌上睡着了,露出了圆润的肩膀和丰硕的上胸部,旁边的女人感叹似的说,“平常騒这点量根本不够她喝呢。”

      “那干脆我送她回去吧。”旁边᪀的男人一脸笑意地说,旁边的女人无语地看着他——这些人鬼迷心窍的看样子就知道想干嘛。小次郎收拾好了书包就走了过来:“我送吧,我是她的ܙ学生,她家的具体位置我也相当清楚。”

      男人刚想说育什么,但是小次郎冷冷的眼神告诉他他只能闭嘴,然后看着小次郎把到手的鸭子拿走。

       “好吧好吧。”男人尴尬地说,他居然从内心里就认输了,这种眼神打击得他一点想法都没有。小次郎数着一千块钱交给了老板:“这是今天的酒钱。”

      㴙“多了多了。”大叔苦笑说,“我请你的,自己早点回家吧,送了人家老师你还有一段路要走呢。”

      “行吧。”小次郎只好把钱收了回去微鞠躬说,“谢谢。”

      “少废话了,快去吧。”

      小次郎轻描淡写地背着花远,手上特地戴了一层厚厚的手套——平常他喝坜过酒之后只需要穿件毛衣和一件薄外套就能在雪地里走动了,⑵戴上手套完全是因为男女授受不亲的原因。

      尽管如此,花远软软的胸部还是压在了小次郎的背上搞得他的脸上绯红不敢♵做大动作,就算是在十一点,晚上还是路人纷纷灯火通明,街上有不少的路人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小次郎后又匆匆离开了。

      “啊...头好痛...”花远把头放在了小次郎的肩膀上,“是谁啊...”

      “是要把你放上我家床的坏人。”小次郎苦笑着开玩笑说。

      “啊...小次郎啊。”花远轻声说,“ⴟ我身上臭吗?酒精味重吗?”

      “没有䯗的事。”小次郎说,他很奇嘚怪为什么花远喝醉了都还能听得出自己的声音。

      “谢谢啊...不是你ᔠ我可能真的会被那些男人扔到床上呢...如果知道是联谊我就不会来了...我真的不擅长和男人往来啊。”

      “我不是男人吗?”小次郎挑起眉毛问。

      “你和那些男人不一样...你太善良了。”花远轻声说,“可以的话...把我放下来吧,我掞叫计程车把我送回家。”

      “真的没问题吗?”

      “相信老师吧,我可是老师。”花远说着便打了个饱含酒精的嗝,小次郎轻轻地把花远放到了人行道上的䭠长椅上抚着花远,心里想着老师也只是个常人啊。

      “小次郎,今天你唱的歌很好听啊...”花远忽然抬起了细长的眉毛,“能唱那句I LOVE YOU 给我听吗?”

      “有这么好听吗?”小次郎苦笑。

      “嗯。”花远一边㬎拨通了计程车的电话一边点头说,“那轻佻的曲调太让我印象深刻了...”

      “I~love~you...”小次郎故意把音调拉得很长,两个人像是两小无猜一样在路边坐着哈哈笑。花远不知道小声说了句什么,小次郎完全没在意。直到计程车来了小次郎便扶着花캗远走到了计程车那儿,小心地把花远抬进了车子里面。

      “小次郎...”花远轻声说,“还请你忘记这件事吧...”

      小次郎望着计程车远去,直到车ᩣ消失在茫茫车海之中。

      小次郎到了鸟居时发现里面的灯居然还在开着的,他一边走一边﵂想大概是新半夜起来偷东西吃吧...

      “我回来了。”小次郎推开了门,便看到新端正地坐在了餐桌边上抽烟,脸上刻着一道明显的红手印,他的身边有一个女孩儿一直在用药水在新的脸上敷药。

      “又没流血敷什么药啊。”新无可奈何地说。

      “你别说,小弥Ȏ这一下子正常人早就死了,在你这里只是变成了淤青就够离谱了。”女孩儿看见了那边的小次郎回来了便笑着,“小次郎回来了啊...打工辛苦吗?我代哀大人问你。”

      “一般般...”小次郎看见了新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忽然笑出了声,然后转为了哈哈大笑,“你这,弥姐打的?这也太狠了吧?我从来没看见过她拿手来打人啊。”

      “哦?那她是怎么打人的?”那由多问。

      “一般用脚踹,因为觉得用手脏㤽了她的手。”小次郎毕恭毕敬地回答说,“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去睡觉了,很累很困了现在。”

      “好的,你睡去吧。”新淡淡地说,“要热点饭吃吗?”他说话的时候始终没有直视小次郎。

      “啊...我有点累了...可以的话我早上自己热来吃。”小次郎说,“我还要洗澡。”

      “好吧...”新幽幽的说,“晚安。”

      “晚安。”

      新一边吸着烟一边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那时新刚刚做好饭等女儿回来吃饭,本来弥闻到了饭香兴高采烈地就钻了进来,结果看见了那由多在旁边给新打下手就懵了。

      “爸爸,她놽是谁?”弥冷冷地看着那由뚾多说。

      “我是...你的妈妈派过来照顾你爸爸的。”那由多看到弥这般眼神都感觉有一丝害怕。

      “骗人啊...混蛋...”弥走到了正在尝汤的新面前,“你不是说妈妈是你这辈子最爱的唯一的女人吗?你现在带了个女쾛人回家是几个意思?!混蛋!”

      弥不由分说地扇了新一巴掌后愤愤地离开了,汤溅得墙上衣服上到处都是,只留下了原地发屁呆的新和那由多,琴看到那由多之后也无可奈何地离开了——昨天刚说你空虚寂寞冷今天就带了个女人回家啊...这也太过分了。

      新像是石化了一样坐在餐桌上,一坐就是四五个钟头。

      小次郎一边喝着汽水一边提着几罐汽水钻到了弥和琴的ᲆ房间里,他当然晓得弥这个时候没睡——考试将近就算弥不看书琴也要看书,弥只能无可奈何地在旁廵边看漫画。小次郎把一䑊罐汽水放到了弥的身边和ꥰ琴䂌的书桌上,琴点头谢过之后便继续刷题。

      “《JOJO的奇訙妙冒险》?”小次郎看到弥看的漫画之后惊呼说,“这不是男孩子才喜欢看的书吗?”

      “妈的我看什么书也要强加上性别是不是啊?”弥对着小次郎白了一眼后开了一罐汽水喝了一口后舒爽地哈了一口气又继续钻漫画去了。

      “倒不是这个。”小次郎说,“新...”

      “不要跟我提他,提到觉得烦,觉得恶心。”弥吐着舌头说。

      “反正...我觉得你误会他了。”小次郎抓起了旁边的《多啦A梦》说,“那个女人不像是坏女人的样子,大概是妈妈的意思吧。”

      “随你怎么说槷,随便真相是怎么样,我不听,也不管。”弥冷冷地说,“⒯我要考到东大去,不想再见到这个蛆男了,去看看妈妈也挺好的。”她又吐舌头作恶心状,“呕。”

      “我觉得事情也没那么严重啊。”琴淡淡地说,“爸爸可能是个情种,但是不至于那么坏,按照他的性格是会和我们商量这件事情的,他没商量只是觉得‘没必要’罢了。” Ᾱ

      “你们这么讨论他真的好吗?”小次郎扶额说。

      “我没打算原谅他啊。”ᖀ弥冷冷地说,“你以为就因为他偷偷带女人回家啊?”她又挥手叹了口气,“妈的要不是他一直被上面的那些弱智压着妈妈会...就这样吧,我不想再썉听到他的名字了...”她岊抽了抽鼻子,“你的身上好大一股酒味,你喝了多少酒啊?!”

      “属实误会!”

      到了半点的时候新已经爬在了桌子上睡觉了,那由多在一旁摇头叹气,把他推無到了黑洞里,黑洞的另外一边是他的卧室。

      她费力地盖着新的被子后像是大功告成一般地叹了口气,然后坐在了新的旁边轻抚着他的脸庞,像是母亲安慰被欺负的孩子一样慈祥温柔。

      真是可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