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古代言情>

      硏长乐宫……

      “你说什么?她不肯出来?”

      “回墳太子ꎂ殿下,正갣是。”

      “行了,你下去吧。”

      冷景行挥退了侍卫,皱紧了眉头。

      霣 坐在一侧的皇后捻起一块糕点想要喂给他道:“恐怕是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不敢出来吧。”

      僜冷ק景行未张口,直接跳下椅子,向外走去,皇后道:“行儿,你上錧哪去?”

      “随便看看。”

      “翠兰!快!快跟着太子!” ힳ

      “是!” ꣟

      冷景行不屑的瞥了眼跟在他后面的翠兰,三两下便甩开了她。

      “太子殿下。” ꨌ

      一道沉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冷景行不耐烦道:“别跟着我!”

      身后人未做声,依旧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这人原是皇上的贴身侍卫,因冷景行‘遇刺’一事,皇上便将人调过来保᝖护他了。可冷景行压根就不领情,他认为,以他的聪明才智,这天下,没有人能伤得了他。㯍

      而昨天纯粹就是场意外,若是重来一次,㼡哭的一定不会是他!

      身后那人像是컮狗皮膏药一般,冷景行使尽浑身解数,也无法摆脱他。

      他心里正烦躁着呢,耳旁传来一道瀯阴阳怪气的声音:“哟,这不是太子弟弟吗?”

      别看冷景行年纪小,他性格乖戾譹着嘞。

      就见他头也不抬直接从两小少年身侧走过鸭,语气不善道:“滚!本宫现在没心情搭理你们!”

      “你......”

      那面色铁青的小少年正欲说些什么时,却被另一人拉住。他一把甩开那人的手,看了眼亦步亦趋跟在冷景行襈身葻后之人,哼了哼没再说话。滯

      身后没了对于冷景行来说甼很是呱噪的声音,他心情似乎好了不少。

      狸他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地牢,而跟在他身后ꓬ的人,也就自开╜始唤过他一句太子殿下,之后㞕再没说过一句话。

      冷景行满意的纜点了点头,整理٢了下仪容﬌,清了清嗓子,而后迈着小胖腿,在狱卒不断点头哈腰的恭维下来到了亼暚刖所在的牢门前。

      狱中气味实在不好闻,冷景行皱紧了好看的眉头,䀇只听他怒喝一声:“溸大胆!”

      狱卒一个趔趄,赶紧跪了下去:“太子殿下饶命!”

      “尔等竟然将本宫的太子妃짋关押在这等肮脏的地方!”

      狱卒哭丧着个脸,心道这人쌦可是您指定要关押在这的呀! 㕭

      可他身貽份低微,又不能反驳冷景行,便连连认错道:“太子殿下饶命,小的知错了。”

      “行了行了,起来吧。”

      “谢怔太子殿下!谢太子殿下!”狱卒忙扅不迭的起身。

      “开门。”冷景行道。

      “是!”

      亼刖直到现在,才终于睁开眼,地牢中的光线很暗,但对于身为修仙ꘆ者的亼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而此时她的视线,定格在了牢房外跟ᓢ着冷景行一起来的男子身上。

      冷景行显然膃也察觉到了她的视线૿,他心里一怒,指着亼刖呵斥道:“大胆!竟然当着本宫的面偷굣看别人!”

      뎲 笴 亼刖这才回过神来,她笑道:“太子殿下怎么来了셕?”

      “哼!装カ摸做큮样!虚伪至极!”

      㴮“多谢太子殿덨下前来探望。”

      ⚁ “行了!别撒娇了!本宫都来接你了!跟本宫走!”

      亼刖:......

      # “真是的,还ɟ非得本宫亲自来。”

      冷景行有些得意,毕竟三皇叔没能接出的人,他两句话就搞定了。

      亼刖不着痕迹的再次看了眼那一흊直默不作声的男子,他从进来到现在,便一直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那未动。

      收回视线,她起身。

      “你刚刚是不是又偷看他了Т!?”

      亼刖ב:ऩ...ဈ...

      这冷景ﶡ行好敏锐的感知!

      他双手抱胸瞪着亼刖,亼刖蹲下,有些好笑的看着小人。

      “笑什么笑!再笑嗽本宫休了你!”

      见亼刖听到此话笑弯了眉眼,冷景行愈发的生气了。

      “好啦!别生气了,你这小娃娃,哪那么多脾气。”

      ᘧ她说完刮了下冷景行的鼻头,冷景行拍开她罹的手,一把搂住亼刖的脖子道:“本宫乏了!抱本宫出⬐去!”

      “好。”

      她抱起冷景行,走出牢房,狱卒쭻浑ミ身冷汗涔涔,这一个个的都是菩萨,赶紧走了赶紧了事。其他的事情,他才懒得管,他也管不起。 꿘

      出了地牢后,一䂏路畅通无阻,在冷景行的指引下,三人来到一处墙头。

      冷景行示意亼刖将他放下,而后率先跃上高高的墙头。

      那男子也跃了上去Έ,冷景行心里暗自得意,萃正想大发善心的膆拉亼刖上来,棟却发现亼刖已经在他身旁了。

      而那男子的面上终于有Ά了一丝表情,似徼乎是有些不解。然늟仅一瞬,便又恢复了之前的面无表情。

      “你怎么上来的?”염冷景行디问道。

      亼刖歪头:“你们怎么上벞来的,我就怎么上来的呀。” 璐

      “不可能,你都没有内力。”

      内力?应该跟灵力差不多吧?亼刖暗暗想着,她道:“我有呀,你看。”

      她说着足尖轻먴点,漂浮在空中。

      “你!!!”

      看两人目瞪口呆的样子,亼刖心道不好ࡗ,她赶紧装作失足跌落下去。

      冷景行:..᧝....

      “切。”他鄙夷的看了眼亼刖道,“熒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算了,以后还是我保护你吧。”

      她笑着没说话,突然想起了在地쨋牢中那狱卒看到牢门立起时惊恐的⎭表情。

      不过狱卒当时身上Ⲓ有酒气,而后来也未听他提及ኘ此事,所以栝他很有可能是以为自己酒喝多了看错了。

        “上来。”冷景行朝亼刖伸手。

      亼刖朝墙头上的小娃娃胢看去,不得不说小娃娃五官生的极好,五官比例也恰到好处。

      恍惚间,她仿佛看见了之恒,只不过之恒小时候蹢可不像冷景行这般霸道。

      她伸手,拉住了冷景行,而后轻轻一跃,跃上了墙头。

      五颗懅天地珠奪色泽暗淡的环绕于她左腕,亼刖收回视线,再次看向那已经随冷景行跳下墙头的男子。

      这人不是望肓,亼刖知道,因为在他身上,썙她感受不到一丝熟悉的气息。

      但他与望肓相貌实ﯕ在很是相像,只不过望肓眉眼比他要更为深邃一些,身材也高于他。蕂

      磌亼刖背上突然一重,她耳畔传来愤怒的吼声:“放肆!你竟锿然又又又当着本宫的面看他!”

      則 “嗯?”她收回视线笑道:“不搼会有下次了。”

      ᴅ“大胆!你还想ᄡ有下次!?”

      “这是最后一次。”她说完背着冷景行뼘,轻轻拍옅了拍他的后背。

      虽然她惊讶于他与望崙肓相貌的相似度,但他毕竟不是他。

      既然不是他,那便与她亼刖无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