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攻一受宿舍PLAY

      ㈴ 罡劲!

      武师的ﹳ修行,严格的说可以分成三个阶段。

      练脏、换血、凝罡。

      每一个阶段有不同的练法。ᴙ

      像换떮血餐,没有正确的练法贸然修炼,高拌血压、低血压、白血病、脑血栓都属于轻的,重则影响自身器官,病变成癌,不久于世。훇

      换血如此,凝罡更为艰难。

      一部凝罡之法,至少一亿起步,且管卖不管教。

      “给我。”

      铁大力第一时间将这块碎挖纸拿了过来。

      纸很小,只有寥寥数十个字,但铁大力好读书、爱学习,眼界见识非比寻常,再加上心理偏向,一眼便断定,这确实是一篇凝罡之法残页。

      这个时候,张跃龙突然沉声道:“师傅,是天风武馆!”

      “什么!?”

      张跃龙指着金剑门剑手身下两个鲜血写成的字符:“师傅,你应该知道,阿威是从柬国偷渡过来的,这两个符号……用他们国家的文字,就是‘天风’的意思!”

      说完,他眼神一冷:“他身上有两处致命伤,一处是天风拳崩山靠的撞击,一处是剑伤,或许是敌人小心谨慎,撞死了他再补ꭢ一剑,可师傅不觉得浛有点多余吗?”

      “잺这种撞击伤有点像天风拳的崩山㎢靠,但端,能造成类似伤势的却不止天风拳一种。”

      “所以,我更加怀疑了。”

      张跃龙沉声道:“我甚至都想通了事情的前因后跐果,阿威和天风武馆的谢忘、贾丰两人即将杀┍死陆炼宵时쬘,陆炼宵口称手上有凝罡之法,以此来保全性命,一门凝罡之法的价值毋庸多言,谢忘、贾螝丰两人鍰心中一狠,杀了阿威想独吞功法!”

      “这些都是你的猜测,没有证据。”

      “我们武者行事,有猜测就行了,要什么证据!?”

      张跃龙看着自己心爱弟子的尸体,眼中闪过一丝狠意㝐:“况且,阿威、谢忘、贾丰联手,在小心谨慎的情况下却没能杀死区区一个陆炼宵,这可能吗!?真以为陆炼宵靠下毒灭了龙泉门,杀了赵九州,就有武师级力量不成?”

      铁大力没有说话。

      但,阿威死了,谢忘、贾丰两人不见了踪影,而炼体小成的陆炼宵却活的好好的……

      这根本无法解释。

      至于陆炼宵以一人之力杀了阿威、谢忘、굄贾丰三潑人,更是荒谬至极。

      ❢淧陆炼宵真有杀他们三人的实力,那也不该在杀人后大摇大摆的前往武道协会,他应该以最快的速度躲起来,暗中报复。

      “何况……师傅就不ମ想拿下天风武馆么?这两个月天风武馆可是风光的很,营收怕是有小半个亿了。”

      张跃龙朝两位炼体圆满、两位炼体大成的师弟看了一眼:“眼下我们有六人,谢逸风,却只有两个……若我们끜借机发难……”

      小半个亿的营收!

      铁大力顿时心动了。

      金剑门一年的营收都⦫不到一个亿,天风武馆两个月收入小半个亿,这能忍?

      “师傅,谢逸风没有进来。”

      这个时候,一个弟子凑到铁大力身边,小声道。

      末了,还补充了一句:“在进来时,他看了一眼手机,似乎接粛到了什么消息。”

      “不进来!?”

      铁大力一震:“等等,来天道剑宗抓陆炼宵家人的建议是他提出来的,可他现⾌在却不进来……”

      “不好,有问题,快撤!”

      张跃龙反应快到极致。

      根本没有时间细想!

      璬张跃龙、铁大力,以及几位金剑门高手以最快速度往外冲去。 㝽

      几乎他们逃离的同时,内院頳一处草坪上的喷洒洒起水来。

      㳶这种喷洒功率可以调节,原本➢只能洒两米范围,可这一次似臿乎是火力全开,居然覆盖了内院空地,顿时ⅅ将铁大力、张跃龙等人淋了个꿨落汤鸡。

      尤其是……

      水的气味! 

      “这些水异味很重!是乙醚ᨹ!?”

      “有毒!”

      “小心!快离开这里!”

      ᤞ  几人惊呼着,一个个冲向院外的速度鋛快到极致。랉

      炲这种“生死时刻”他们根本没办法仔细去想,将如此多的“乙醚”喷洒出去,这得需要多少成本原料。

      一行六人大步流星,气势汹汹冲向天道剑宗外。

      此时,天道剑宗外,谢逸风内心经壪过一番挣䥖扎,很快恢复了理性。

      他好歹是彯天风武馆馆长,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怎么可能被Ⰷ人用区区一条短信吓住?

      天风武馆和金剑门间虽然存在矛盾,但金剑门总不至于拿天道剑宗布下这么一个杀局来专门对付他。

      风险太大。

      说不通。

      퇞 想到这,他冷哼了一声,踏入天眾道剑宗。

      而就在他踏入天道剑宗的大门,便见金剑门铁大力、张跃龙等六大高手,同时扑杀而来,神色ᐙ中充满着冷冽和杀机。

      苇这一幕……

      当场让他듷大脑一懵!

      紧接着他顺着思维惯性,反应快到极致!

      他在门口待得久了,金剑门的人误以为自己识破了他们的计划想要强行出手了!?

      不!

      绝不能被他们堵在天道剑宗,否则,他孤身一人面对金剑门六大高手,绝对插翅难飞!

      想到这,果决的他没有半点犹豫,转身暴退!

      就像是路上的行人,看到前面十几人匆匆狂奔时,哪怕明明什么事都没发生,盲从心态下他耖们也会跟着转身就跑。

      可这一幕落到铁大力、张跃ꁪ龙手中就不同了。

      ᧒“谢逸风!?”

      刚逃出来的两人,看到和他们一碰面就身形暴退谢逸风,出手再没半点犹豫。

      做贼心虚!

      绝对是做贼心虚! ஧

      不然,他跑什么!?

      “你该死!”

      气血爆发! 玹

      铁大力、张跃龙两人同时爆发气血,刹那间跨越了两者间十数米距离,携带杀气,悍然杀至。

      拔剑出鞘!ﰤ

      速战速决! ʽ

      他们中了毒,必须在毒发前终结战斗,༛否则,他们两个덻都得死!

      “金ԃ剑门!” 윅

      谢逸风亦是发出一阵愤怒的低吼。

      金剑门,居然真的想强行吞并他们天风武馆!?

      ……

      奶茶店。

      陆炼宵透过玻璃看着天道剑宗门口突然打起来的谢逸风、铁大峞力、张跃龙三人,神色一怔。

      他一番布局,特意用天风武馆送来的鴋天风拳中记载的手法在金剑门剑手身上补个伤。

      又根据他手机里聊天习惯用过的柬国语留下了“天风”两个暗示性字符。

      还专门用高原的手机发了条消息给谢逸风。

      至于自家功法抄了半页,在水箱里多注入一点消毒剂,其目的,都是为了能让双方猜疑、分裂,方便他各个击破甉。

      结果……

      他们居然自己打起来了?

      碕这性质就不一样了。

      ʬ三个武师,光天化日之下嫜闯入民宅——他家不说,还在他家门口大打出手!?

      哦,还在里面打死了人!

      三个!

      谢忘䎥、贾丰、金剑门剑手!

      那他这个肩负责任,守护正义的裁决者就不能忍了!

      陆炼宵没有犹豫,一手持剑,一手持枪,大步流ٰ星奔出奶茶店。

      ……

      “砰!”

      火光迸射。

      铁大力凛冽斩至的剑光被谢逸风横臂挡下。

      伴随着衣袖碎ꍤ裂,精钢护腕显露而出。

      不过,铁大力一剑中蕴含的劲道贯穿全身,直让谢逸风身形连退三步。

      Ꙑ 没等他来得及重拾平衡,寒光一闪。

      爆发气血,将力量、速ߖ度攀升到极致的张跃龙龩仿佛人剑合一,䢭剑光刹那间撕裂而至。

      谢逸风千钧一发避开剑锋,可肩쨊膀仍然被剑身掠过,鲜血迸射。

      不只如此,铁大力的剑光紧随而至,奔雷剑下,快若奔雷。

      身中一剑的谢逸风发出一声怒吼,右手竭力将蹯铁大力的剑隔开,可伴随着另两位炼体圆满高手持剑加入战场,他再无法䓶坚ਆ持。

      血光溅射。

      ♟ 张跃龙的剑犹如匹练,从谢逸风肺部洞穿,自后背透出。

      “滚开!”

      在谢逸风中剑的同时,他的拳亦是携裹着雷霆万钧ꌕ之睱势狠狠砸中张揼跃龙的胸膛。

      劲道爆퇹发漍!訣

      张跃龙胸膛处퐮的衣襟当场炸碎,化䘈为布屑,肋骨断裂的声音彻响全场。

      他的身形更是被这一拳轰击的倒飞出去,连带着刺入谢逸风体内的剑亦是被拔出,卷起殷红的血光。

      였“死!”

      尉没给谢逸风任何反应的余地,紧随扑杀的铁大力眼中凶光迸***气神死死锁住中剑暴退的谢逸风,骇人的煞气滚滚而来,剑锋刺杀。

      速度!力量!精准!

      无不堪称他剑术的登峰造极!

      这一剑……

      瞄准的赫然是谢逸羝风的头颅!

      面对这一剑,谢逸风眼中闪过深深的绝望。

      躲不开!

      这一剑,他躲啃不开!

      这一刻,他心中无比悔䔪恨!

      为什么!

      为什么他没有提前看ꗉ出金剑门的阴谋和野篔心!?

      “砰!”

      就在此时,枪响!

      扳机连扣!

      “砰砰砰砰砰砰!”

      枪声,连成一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