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床春水BD

      纨绔们顿时就没了声音。犕

      犴 뀽武举的时候他们都去看了,王霄的䈬神勇表现深深的震撼到了这些人。

      更何况王霄承了爵,有了正式的职务。与他们ᳲ这整天吃喝玩乐的人不是一个世界。

      房间里很快又走出来几个人。 ⼏

      两边人都认识,那都是军中将门之家的世子。

      大户之家的世子从小就接受严格培养,与那些纨绔子弟们绝然不同。他们日后是要承爵,要撑起家门的。

      䎂看到家中子弟씓在这里叫嚣,一个个的都绷起了脸。

      他们今天请王霄来这里聚餐喝酒增进感情,叫来了明月姑娘为王霄吹箫献艺。

      뽏 正鉴喝的高兴的时候,外面居然来了捣乱的。开门一看还都是认识的家里人,顿时一个㢖个的都落下了脸。

      纨绔们都低着头噤声不语。

      他们컱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与家中世子没办法相比。而如果没了家里的틼支持,那他们可就完蛋了。

      “几位世兄,大家都是喝多了。”这群㽀人里面只有冯紫英的勚身份相当,他现在也醒酒了,急忙上前解释一番。

      臯 “既然喝多了,那就都回去줮休息。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王霄扫子了眼低头不语的贾宝玉,转身回到了房间里。

      王霄本不想来的,只是这些人诚心邀请,说是明月姑娘吹箫一绝,想请王霄一品ᴭ这才打动了他。

      谁知道来了之后还真就是吹箫。

      ﳰ 跢 本就心情不好,还有人过来捣乱。王霄自然不会给他们好脸色。

      谊 不过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帮纨绔懫们被训斥之后不但不生气,回去之后还大声吹嘘王霄如何如何了得。往面前一站不怒自威有大将之风什么的。 Ø

      这让原本就因为晴雯的事情而对䚵王霄恼火的大宝脸心中更加不是滋味。

      等到有人说他这做弟弟的在哥哥面前真是听话的时候,大宝脸就坐不下去了。

      道了声乏,大宝脸郁闷的回了贾府。

      林妹妹最近总是推脱有事不怎么来,心情郁闷的大宝ꇿ脸就去了薛宝钗那里寻求安慰。

      没想到聊天的时候薛宝钗却是跟他说了王霄夺得武状元,授从三品游击将军职位的事情。

      在大宝脸看来这些俗物都是污浊不堪之事,他是向来不屑一顾的。

      ᓨ뼴没想到薛宝钗居然也变的俗气了,武状元什么䅱的䭖有铉什么好吹嘘的。不过是拉架势,耍把樞式的玩意。俗不可耐!

      薛宝钗本是好意,想要拿王霄的事迹劝说大宝脸上进。没想到却是让大宝脸沉下了脸来。

      心情烦躁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又听服侍他的袭人说闲话。

      说是凤姐那边病了有一段日子了,可王胠霄获得武状元,皇帝钦赐从三品的游击将军消息传过来,她那病立马就好了。整天得意洋洋,下巴都快抬到鼻孔上去了。

      大宝脸感觉自己今天撞邪了,走到哪儿都有人在说王霄的事。

      区区世间浊物有什么好吹嘘的,一个呟两个都看着自己比不上他似的。

      最后袭人一句“琏二爷这下可为咱们贾府挣了大脸面,好多以前恚都不走动的人家都过来夸奖来着。”

      这句话就像是火把,彻底点燃了大宝脸心头的妒火。

      他猛然翻身从床上ꦕ坐起来,对着袭人喝骂狓“他那么好,你跟晴雯一样去跟他就是!在我这里作甚!”

      税 袭豒人本就是说闲话唠嗑,哪里想到大宝脸会发꫄火,还说的如此之重。

      心头委屈上来,捂着嘴默默落泪。

      感觉身子都着火的大宝脸看到袭人无声的抗议,气糟急败坏的取下⹞脖子上挂的玉,用力向着地上一砸。

      鐴 “我要这劳什子破玉有什么用!”

      大宝脸房里的丫鬟很多,看到他摔玉很多人都被吓坏了,鍯匆匆忙忙的跑去通知了贾母王夫人。

      不大会的功夫楨,贾母就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来到了大宝脸这里。口中还喊着宝贝乖孙子,这是怎么了。

      ﱻ 贾宝玉趴在床上用被子捂着脑袋放声大哭,他感觉自己委屈极了。

      谁来劝都劝不好,贾母就把大宝脸的书童茗烟给叫了过来,询问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茗烟把春风楼里的事情添油加醋的一说,趴床上的大宝脸跟着大哭大闹说你们都去捧着王霄去吧,綰都别来管我!

      这下퀠事情就被按在了王霄的头上。

      贾母将大宝脸视为命根子,见不得他受半点委屈。

      现在看他寻死觅活的又哭又闹,当即怒气滔天的喝令派人去把王霄给叫过来。她要问问这个不孝子是不是要ꦗ逼的贾家家破人亡才满意粛!

      春风楼里的王霄正在撩妹。

      他的音乐造诣一般,可他听的多啊。与那位明月姑娘谈论萧艺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二十四桥明月夜...”王霄正撩的痛快,外面却是来人핑了。说是贾府中人有急事求见他。

      来到外面听到报信的人说是贾母让他回去,王霄直接甩下一句不去就转身回了春风楼。

      等到报ܤ信的人回到贾府这么一说,贾母的鼻子都气歪了。

      用力砸着拐杖,喝令躁无论如何都要把那个不孝子给叫回来。

      躍脑壳子都疼的报信人没出院门就被王夫人给叫住“你去了之后这样说...”

      碱 柁 “我对音律略有研究。最近正在研究一种西洋沵打击乐器...”新话题刚开了个头,外边就有人在喊贾家又有人来找他。

      王霄脸都发黑了“你他niang的到底有什么事?”

      报信之人㺌连连磕头“是政老爷叫小的来的。二nainai身子不适,大夫说病的很州重。政老爷请二爷赶紧回去看看。”

      王霄对王熙凤还是有情义的,毕竟俩人都瀎那啥了不是。

      听说她病重,王霄回去和几个将门世子告辞,又和明月姑娘约好了有时间单独聊聊吹箫⠸技术。这才带快马加鞭的去了贾府。

      贾府门子说二na糬inai在荣庆堂,王霄直接就去了荣庆堂。

      不过츢一进门就看到嵑王熙凤老老实实的站在王夫人的身后,哪里有什么病重的迹象。

      荣庆堂里人到的很齐。

      稺 除了贾母王夫人之外,贾政,贾珍큓,贾蓉,贾代儒韸,贾代修等人都在。

      坐在榻上的贾母额头缠着带子,看到王霄进来当即用力一杵拐杖“孽障!还不跪下!”

      犗 贾母的打算很简单,把宗族长辈们都给叫来,用大义来制服王霄。

      这种方式在现代쪟世界里没啥用处,可在礼教时代里却是妥妥的掌握着家族话语权。

      这也是王霄一直厌恶儒家的一个原因,这和棒子国那欺压新人的前后辈制度有什么区别。

      王霄没有说话,安静的站在那里,只是伸手把自己的佩剑给取了下来。

      那天晚上见识了王霄毫不留情直接下杀手的王夫人等人不由自主的后仰。而没见识过的贾政等人却是纷纷皱起了眉头。

      贾政气的胡子都在抖“琏哥儿,你这是忤逆!”

      王霄神色淡然的扫视“我忤逆哪个了?”

      㸻 “你!”贾政气的手抖。

      “太放肆了!”胡子雪白,脸皮都下垂的贾代修用力拍着桌子“你忤逆长辈还大言不惭。你们都瞎了,还不快把他拿下!送去ꃃ祠堂行家法!”

      边上的几个仆㧐役听到这话非但没有上前去拿下王霄,反倒是都后退了几步。

      开玩笑一푚样。

      荣国府的大总管赖大,人家琏二爷说杀就杀了。自己这狗尾巴草的算得了什么,给琏二爷试剑不成?

      王霄扬起佩剑,剑柄扫过直接砸在了贾代修的ⶎ脸上。顿时就将他从椅簫子上砸軽趴在地。

      怯 “你个老东西,都这把年纪了前两个月还借着贾家的名ꃇ号强娶了人家花季少女做小妾。”王霄上前一脚踩在了被打落半边牙的贾代修脸险上“我还没去找你算账,你倒是先㨙跟我耍上威风了。”

      䣁屋里人都是真的被吓到了。

      上次还可以说是对仆役动手。可现在却是实实在在的对长辈动手,在这个礼教时代里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王ⲫ霄没有理会他们,跟上一脚将贾代修另外半边牙齿都给踹飞“홱你指使泼皮去人家铺子里捣乱,还动用官府衙役把人家父母都给抓起来。强逼着小姑娘嫁给你。你个人渣怎么不被雷劈死!”

      真的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王霄这段日子里在外面听多了有关贾府的事情。从仆役到旁支,釕就没有一个干好事的。

      贾府都快到人神共愤的程度了,这帮渣滓还在这里人模狗样的准备制裁他? 渰

      “还有你。”王霄的目光转向用手捂着胸口,⬣吓的气都快喘不上来的贾代儒。

      “让你管个族学,管的乱七八糟。家里没钱给你送礼的,你就不让人家读书。有钱送你的,在族学里面干什么都行。一帮子废物嬉笑玩闹白昼宣yin,狗窝都比你管的族学干净!”

      贾代儒一口老血堵在胸口,气的差点晕过去。

      王霄看向贾政“օ整天就知道清谈阔论,家里面的事情屁事都管不了。贾家的宝贝被你老婆死命的往娘家搬。你这种鴂废物当初先荣国怎么没打死你!”

      樹“你胡说!”贾政涨红着脸大喊⻷“哪有什么宝贝往娘家뻋搬了。”

      “嘿嘿。”王霄冷笑看向面色惨白的㭫王夫人“贾家的香火情被你老婆用来推他哥哥上位。那是贾친家两代人用命搏来的人脉关系,你却都用在了你老婆的娘家人身上。你可真是当的好家。真是人家的好女婿。”䗙

      贾政被说的满脸通红,张着嘴却不知道筊该如何反驳。

      王霄说的这是实情ᚯ。

      王家祖上不捨过是个伯爵爵位,甚至还比不上史家的侯爵。

      王子腾能一路青云直上,坐到位高权重的京营节度使的位置上,真的是他能力过人?

      有能力的人挠多了去了,还不是依靠着贾家的人脉关系䜥一路推上来的꽟。

      看到王촮霄的目光转向自己,贾珍急忙起ꢏ身笑呵呵的行礼“好兄弟,我可什么都没说。”

      ൹王霄大有深意的看着他“你的事,我管不了。”

      贾母誝热血上头,正准备发飙。却是녗看到几个仆役婆子慌慌张张的撞了进来,还带倒了花架花瓶。当即怒不可遏的把自己的拐杖都给砸了出去“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皇帝来抄家啦!”

      仆役声竭力嘶的哀嚎起来“皇帝派人来抄家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