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杯邀明月 对影成三人

      跟以往每次接到纪易云的电话时的甜蜜心情不同,冉璎盯着手机上的号码,半天没动。 

      直到父母的㎀视线扫过来,她快速起身,掩饰掉眼中的不自꓏在:“᠇公司的电话,可能有事找我。”

      “快去接吧。” 譝

      冉璎拿着手机出了门,电话另一愉端是纪易云웝开倶心的声音:“阿璎,你太厉害了。”

      “什么?”冉璎不知道她厉害在哪?

      “我今天中午돓回来的时候,遇到你们公淠司的部门经理ء。就是杨经理,他见过我来接你,跟我聊了几句。说你上次的策划做得好,这䮗个月不光有绩效奖金,等你굪从老家回来,还有个新的策划案交给你做。说要是还做得好,年底升个组长不是问4题。”

      冉璎愣了一下,这确实㣥是个好消息,真升了组长,薪水至少要加两千。她的眉眼不自觉有了些笑意휙:“怪不得昨天杨经理发信息问我뚈几时回呢。멫”

      “看,加薪升职,下一步是不是就是人生大事了?怎賅么样,有没有跟你父母提我们的事?”

      “我——”冉璎看了眼郯屋里的情况:“易云,我家里现在情况有点复杂。”

      “怎䢆么了?”纪易云声音中的喜色消了一半:“你可别告诉我,你父母反对啊。要真是那样,我可要亲自上门,找岳父岳母先示个好ꬺ了。”

      릋 㹤 “不是。我还没提呢。”冉璎想到今天发生的事:“家里出了点暷事,现在不方便提。”

      밇“出了什么事?我能帮上忙舞吗?”

      “跟你没什么关系。我喺这툆几天解决好,等我回来再跟你说。”

      “好。那我等署你回来。”纪易云很是温柔的劝慰:“你要是觉得太快了,不想这么早结婚,也没事,我可以等你。阿璎,反正这辈子㝱,我认定你了。”醴

      뱕 冉璎心头有几分甜,还有几分暖,挂了电◌话,心情却轻松不起来。

      按她现在붘的收入,如果要只凭她的能力还掉家里全部的债务,至少要几年的时间。而爸爸现在这样的状态,她真的不放心让他出去,哪怕有妈妈跟着去照顾她也不放心。

      赋挂了电话回屋,爸妈明显已经把事都商量好了。那意思䄕是过几天,等冉璎的假期捣结束了他쉂们也跟㏱着走。

      冉璎看着爸爸脚上打着˝石膏的腿,心里酸涩一片,想劝又不知道从哪劝。

      第二天,冉璎早早起来,她在上学的时候养成了晨跑的习惯,这么多年也没断过。

      跟在做饭的许若兰打过招呼就出了쀳门,晨⻭间的风吹得人很舒服,这里的凉爽跟大城市空调吹出来是完全阄不一样的。

      ꭴ只是嗭没跑几步,就看到了昨天那个叫果儿的小姑娘。她肩膀上扛着竹筐,还有一把柴刀。

      冉璎跟对方不熟,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소。小姑娘却蹭蹭的跑过来,ᔚ朝着冉璎欠了欠身。

      “姐姐ᮌ谢谢뤦你,昨天要不是你,我就要挨打了。”

      冉璎᢭摇了摇头:“小事,不怩用谢。傗你这是去打猪草?” ← DŽ

      “是啊,这个季节,后山好多。”

      冉璎点头,她小时候父亲是真疼爱她,这些事都不让她干。

      “我妈说你考上了县里的高中,你好厉害。”

      “厉먺害又怎么样,反正也뻱去不了。”肖果嘴角垮了下去:“我妈都托人买好票了,过几䠳天我就要팒跟同村的小姐妹去广省打工了。”

      “不是。你还没有十八岁吧?你妈怎么——”这么小븏,能干什么?

      冉璎看着果儿过分瘦쇲弱奞的肩膀,有一瞬间的不忍:“你学费我帮你出吧。我帮你出了学毀费,你妈总不至于亗还让你去打工了。”

      “不用了。”肖果摇了摇头,脸上是已经认命的淡定:“你能帮我出璱这个学期,难道还能帮我出三年?再出大学的学费?算了。家里穷,我认命了。”

      ᄭ 没有跟冉璎多说,肖果背着柴刀往后山去了。冉璎看着她纤瘦的背影,心情有些复杂。

      …………

      一转眼,冉璎已经在家呆了有四ꀒ天了,父母已经定好了车票,打算过几天就走。

      목则她回程的日子也到了,冉璎知道自己应该开始收拾行李了。可是——

      “阿璎?”冉璎手机又响了,纪易云的声音带着几分飞扬:“我有鎦个好消屆息要告诉你,你要不要猜一下?”

      “什么好消息畖?” 잺

      “这次我出差回来,跟我妈说了我们的事。我爸妈说了,如果我要结婚,他们会给我们出房子的首付。我们可以不用租房住,马上就有自己的家了,这难道不是好消息?”

      冉璎:……

      틥“怎么样?开心吗?我看过了,ᨉ就在我们两个公司附近,就有几个楼肧盘都不错,价位也合适。等你车回来了,我们马上就去看房。”ꯓ

      “我——”

      “你是明天的车票是쏠吧?到了火车站打电话给我,ﮍ我来接你。”

      “不用了,我控自己可以,我——”

      “韂我都好几天没见你了,想你了。没事,反正是周末。”

      “好。”冉璎到底没能忍住,点了点头,又听着纪ᯕ易云神采飞扬的在那头计划买哪的房子,以后怎么装修,她发现自己不䱫如以往那般兴奋。

      挂逰了电话,冉璎目光看向远处的青山,前天宅夏听云又来了一趟。带了新的惠农助农政策宣传手册来了,还说了一下现在大石村的情况。

      冉璎知道,夏听云没有别的意思,也知道这些都是她的工作。

      可是冉璎是第一巹次,因为夏听云随口醜说的让她留下,ឝ而产生了动摇。

      ……寣……

      冉璎没纠结太久,在许若兰的催促下开始收拾行李。

      吃过饭,冉璎去村子外面散步,릙过两天要回海市。要是过年买不到车票,或者父母不回来,她大概率也是不鋋会回来的。

      青山苍翠,以往冉璎总想着快点走出这里,可是这几天看得多了,她反而有些쐣不确定了。

      “阿璎姐,阿璎姐。”

      转角匆匆跑来的,是肖果。

      “果⑆儿,你怎么了?”看她跑得气喘吁吁的,冉璎拉住她的手:“你慢点,不着急,有什么话慢慢说。”

      这几天她散步和出门时碰到两人都会打招呼,她跟肖果算是熟悉了。

      “阿璎姐。”肖果眼中有泪,几乎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般。

      “怎么了?你先别哭。有话好好说。”

       ‹ “阿皾璎姐,我知道我这样说很过分,可꡷是我实뺗在没摹办法了。促你能不能借我一百块钱?”

      “一百块?” 몍

      “不是我要,我给娟子姐借。阿璎姐,你信我,我一定会还给你的。但是我现在除了你,我也找不到别人了。”

      肖果一翻话说得颠三倒四,冉璎一头雾水:“你先别急,把话说清楚。娟子姐是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