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叫我帮爸爸生孩子

      “哎呦——哎哟——”

      纪圆十分嫌弃的看了一眼哀嚎之中的阿龙,道:“差不多得了,要不是你管不住眼睛,也不至于被蝶姐收拾的这么惨。”

      阿龙捂着耳朵喊到:“你懂什么?大丈夫男子汉食色性也!我又不像你,摊上这么个平胸暴力女...呜呜呜...”

      然后继续哎呦。

      纪圆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哎阿龙,我问你啊,这次来咱们村子求救的那批人,他们是不是很强?”纪圆想起那声让自己屁股亲吻大地的龙吼,不由由此一问。

      因为纪圆后来偷偷观摩过那些飞在天上的龙,发现那些龙虽然吼叫声威势十足,但并没有让自己感到怎么震撼...所以他怀疑原因有他。

      阿龙闻言一愣,随后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他点了点头:“我看不出那位受伤男子的深浅...但他身边龙侍所蕴含的气息...我是指龙武者气息,感觉上最弱的那位也在我之上。”

      “...先不说你为什么要特意解释气息,你又是怎么感受到这种气息的?”纪圆问道。

      “这个我也不好说...总之你可以理解为,高位龙对于低位龙的一种血统上的阶级压制,龙族不存在修炼这一概念,他们的力量只会来源于血脉的传承或者吞噬...我这么说你明白把。”阿龙道。

      纪圆想了想,所以大概...就是靠感觉?

      有些不懂。

      “哎,总之...等你长大了能呼唤龙魂了,你就能体会到这种感觉...了吧。”阿龙挠头。

      看得出,阿龙确实很难解释这种感觉。

      待纪圆走后,阿龙日常锻炼的地方迎来了一位稀客,韩村村子。

      佝偻老头与阿龙打招呼,后者自然不敢怠慢,停止修炼毕恭毕敬的招呼着。

      “阿龙啊,这几日锻炼的如何?”村子笑呵呵的问道。

      阿龙回复道:“村长,我已经隐约触摸到了五重天的门槛,相信不久之后,我就能晋升五重天。”

      村长听了喜笑颜开,忍不住拍打阿龙结实雄壮的肩膀:“好孩子,好孩子。”

      阿龙嘿嘿笑着,不过想起村子外来的人,还是出声询问:“村长,你看今日前来的那些人...”

      “你是想说我们会不会惹上一个大麻烦,是吧?”村长猜到阿龙心中想法。

      阿龙点头。

      村长缓缓摇了摇头:“放心吧,那伤口我也去看过了,并非出自龙武者之手,更像是纯血龙族留下的......你出去过外边,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吧。”

      “纯血...”阿龙瞳孔放大。

      村长见状,又是呵呵一笑:“倒也未必,说不定恰好是攻击部位转化为龙族形态的亚种呢...不过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不算是麻烦,倒是个善缘。”

      阿龙闻言松了口气:“那就好。”

      村长用拐杖敲了敲地面,问到:“韩满园那小子是不是也找你打听这事儿了。”

      阿龙点头。

      “呵呵,那小子估计是担心他姨娘吧。”村长叹了口气:“毕竟若不是他姨娘,这伙人应该也不会来我们村子。”

      “阿龙啊,好好练,我先走了。”

      闲聊罢,村长便不在打扰阿龙锻炼。

      ......

      纪圆又在拉肚子了。

      他这几日都在尝试加大吃树叶的力度,但不管他如何堆量,在尝试进入幻觉前都会先一步被肚子所拖累......那种感觉总是若即若离,纪圆没有经验,很难抓住机会。

      所以这一次纪圆停下了脚步,开始怀疑。

      难不成是自己的思路出了问题,龙醒实际上,是需要外力协助才可以的?

      本想给春姨一个惊喜,但现在看来可能需要春姨帮忙才行...

      纪圆提上裤子打算回家。

      他这次有备而来,带纸了。

      只是刚回到家,和以往一样的闷头开门,却撞上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嗯?

      纪圆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略带熟悉但绝对陌生的少女声音自上而下的传来:“呀,是上次那个孩子,他好可爱!”

      纪圆:“?”

      措不及防的,纪圆被人一把抱住脑袋,声音还是自上而下:“公子公子,我觉得这孩子和你小时候有点像呢。”

      “香,别胡闹了,放开那孩子。”温润如玉般的声音从屋里传来,这声音纪圆发誓他绝对没听过。

      啥情况?

      之间先前那失去意识,被春姨所救助的男子此刻正坐在他最爱的椅子上喝着他最爱的杯子里沏的茶,一张纪圆看了都嫉妒的美少年面庞正笑盈盈的看着他,而他则被一个小姑娘抱住脑袋。

      感情他先前撞到的是那姑娘的肚子?

      “哎?但是公子,他真的好可爱。”

      “莫挨老子...”纪圆吱声。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是春姨的声音。

      “香,快住手,别伤了这孩子。”是另一个姑娘的声音。

      待纪圆恢复意识之后,他第一个反应就是。

      娘累这姑娘身上真香,难怪叫香。

      只是姑娘不可能一直让他蹭蹭,倒是公子凑上前来,为了和纪圆对话而刻意蹲下身,笑容可亲:“你好,我叫龙升子琪。”

      龙升子琪......好奇怪的名字。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人家与你无冤无仇,只是这般打招呼纪圆不太清楚怎么回话,毕竟平日村子里打招呼都是:“饭吃了吗?”“饭吃了。”——这样然后就过去了,压根没人会说自己叫什么...所以直到现在纪圆也不知道外边村子里大部分人叫什么。

      不过最终还是回话了。

      “啊,我叫纪...纪...自己韩满园,你好你好。”

      “呀璃姐姐你看我就说他好可爱吧!”

      边上梳着包子头的姑娘还在雀跃,把纪圆给整不好意思了。

      “韩满园,这个名字我记下了。”龙升子琪掏出一物,道:“初次见面,这是你的见面礼。”

      初次见面还有见面礼?我们好像没这么亲吧?

      纪圆看向一边不说话的春姨,后者小幅度的点了点头,他这才敢接过对方送的东西。

      那是一块墨绿色的玉佩,但略为透明的样子,其材质也必然不是玉,因为其中似乎隐藏了什么东西,占据了很大一块面具,留下了除不掉的阴影...玉佩本身是一座云雾缭绕的高山模样,上边飞舞着不少奇形怪状的巨龙,其雕刻的精细程度让纪圆觉得这东西应该能值很多钱。

      送完见面礼后,对方便不再停留,寒暄几句便告辞离去,其中那个名为香的包子头不正常女让纪圆萌生了最近还是不好出去浪的念头,而其他两位姑娘,一位借香之口得知名为璃,另一位短发女子自始自终没有搭话也没有人与其交流,在这种完美的与空气融为一体的情况下,纪圆也不可能知道对方叫什么。

      待对方走远,纪圆赶紧问:“春姨,什么情况啊?”

      春姨小茗一口茶,道:“他是来道谢的,准备了很多礼物,不过我这人你也知道,从不收诊金外其他任何财产,但他似乎对此过意不去,所以最后以见面礼的形式把一条器龙送给了你。”

      “不愧是有钱人啊......规矩就是多....”纪圆感叹,但随即又惊呼出声:“等会?器龙?”

      他掏出公子哥龙升子琪送给他的玉佩,眼睛死死盯着...这东西,是龙?

      “器龙,人造龙,为适应人族发展而被创造出来的特殊龙族,你这块玉佩形状的器龙,应该名为璇玑辰星佩,功能简单而强大,就是能发动龙王以下任意强度攻击一次,有价无市。”春姨为纪圆讲解:“其他东西我是不会收也不会让你收,但这种保命用的好东西...那孩子也算是心思玲珑,你就收着吧。”

      “这这这...这怎么可以。”纪圆将璇玑辰星佩推出,道:“还是春姨你收着吧,你在外奔波,肯定比我需要这东西。”

      “傻崽,你姨娘我保命的物件比你手指头还多,给我干嘛。”春姨又把璇玑辰星佩推了回去。

      “让你收着你就收着,别浪费了就行,也省的我天天瞎操心。”

      “...”纪圆只得收下。

      “对了春姨,那个人到底是谁啊...”纪圆还是有些接受不能:“这么贵重的东西说送就送...而且他既然有这种东西,又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呢?”

      “谁知道呢,虽说最好的进攻就是防守,但说到底那不算是防御器龙,有些时候舍不得用就来不及用,便没用了。”春姨揉了揉太阳穴,继续说到:“至于你说那人是谁...倒也不简单。”

      “此人以龙升为姓,又有天品龙侍与龙骑护道,基本上猜也猜得到。”

      “不是那龙升帝国的帝子,还能是谁。”

      “不过这些你应该不懂就是了。”

      春姨喝完了茶,还不忘警告纪圆:“老实学医,别想着掺和龙武者这摊水,不然我拍碎你屁股,听明白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