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约黄

      东大虎鼻青脸肿,小脸“胖”的不成样子,眼睛䉓乌黑,鼻子窜血,他䲞真쟷是悲愤莫名。

      那两人也都认可这四大美人了,为什么还要捶他一顿?还能不能好好的组队纵横阳间了。 䃇

      “啥也别说了,从此世间多了一个四大美人组织,全都丰神如玉䔚,姿容绝世,以后注墸定要睥睨阳间。”

      老古在那里得瑟,一Ꝧ副意气风发的样子。

      “嗯,四엩大美人这名椯字真不错。”楚风点头。

      东大虎越发的悲愤,还讲道理吗?你们都认为不错,ᗹ还要先揍我一顿,这是缺德带冒烟吗?

      冼老古赶紧转移话题◑,道:“对于新鲜事物总要有个接受的过程,你就别瞪眼了,赶紧看那株血脉古树,鮩果实都要成熟了,别错过!”

      东北虎不服,碰了碰楚ሼ风,道:“兄弟,你说这老古靠谱吗,他可是一头九幽只,不是说这种生物至邪至恶,无比阴毒吗?咱兄弟可千万别被他给带入坑中,到时候死茑都不知道怎么死。”

       “有道理!”楚风点头,他看向老古。

      事实上,他一直很奇怪,都在传九幽只邪恶,歹毒而骇人,可是他所结实的古大海有点离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而且保留着前世记忆。

      毕竟刚刚共患难一场,楚风有问题就直接问,倒䶾也没有粥背着他。

      “我是谁,史前的古尘海,敢去抢阳间第一美人,自然是天纵之资!”古大海得瑟。⩲

      楚风当场就想捶他,那所谓的天下第一美鯣人乃是秦珞音的前世身,老古总是提这件事,让他冒火!

      “你这勾引大嫂的混账,没什么可说的,兄弟咱一起捶他,也让他变成个乌眼青!”东大虎撺掇。

      ᆫ “算了,下不为例,老古你接着说,身为九幽只你为什么与众不同?”楚风再问。

      “这还用说吗,一是我天纵之资,二是我大哥是黎龘,他传给我一种法,能逆乱阴阳,当然所需要的材料,那也是无价的,举世难寻,不好凑齐。可怜我啊,找棺쯧椁材料时,原本盯上了一株混沌根,结果到手的鸭子飞了,只能改用天金石棺,差了不少意境。”

      썚 他唉声叹气。

      事实上,谁没有点秘密呢,其实楚风不怎么在意他的过往以及为何没有像其他九幽只那样迷失。

      关键是他们刚刚同甘苦共患难,能一큶致行动,共同对外就可以。

      “熟了,果子成熟了,哈哈……”老古大笑,声震长空。

      他ῌ稳定在亚圣层次,小脸白皙,㓾英气稍外放ǘ,卖相着实不俗。

      前方,碧光冲霄,整株古树上一百多颗果实齐齐꿗摇动,浓郁的芬芳扑鼻而来,沁人心᳣脾,让人浑人毛孔舒张,太舒服了。

      툭自身的血脉在这一刻㹿偾张开来,在激烈쭸的涌动,像是感受到了一种力量要激活它。

      岛屿上,四野尽是睞尸体,从鲲岴鹏到白麒麟,再到金乌等,应有尽有,都是昔日的强者,死在这片生命绝地。

      这一景象将最为中心的血脉古树衬托的越发的超然而神圣뾇。

      “快,快,快,这东西如果成熟了,一刻钟内不采摘的话就会干瘪,所有精华都会倒流,被母树吸收干净,不会留给外滻人。”老古催促。 䬑

      “还有Ṃ这种事?”楚风惊讶。

      老쳲古道:“你以为这血脉果是怎么来的,看到这满岛屿的各种神禽凶兽了吗,没有他们的血气滋养,根本无法让此树有足够的养料。”

      “我突然觉得有点膈应,这东西能吃吗?”东大虎犹豫,但是闻着那股沁人心ꌉ脾的馨香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老古问道:“你要是这样讲的话,用肥料浇灌并催熟起来的瓜果蔬菜,普通凡人吃还是不吃?瓼”

      东大虎쇮纠结。

      老쮲古又道:“放心,这株古树也只是在汲取这座岛屿上弥漫뺤的神性物质而已,并不是吸收腐尸来生长,你没看到吗,各种쥏神兽与凶禽都保持原来的样子,不曾被瓦解。”

      东大虎道:“ᴧ这我就放心了릆,原本我就不왋是吃素的,该死的老驴忽悠为转世为驴,他自己却跑了,而我也因此改变口味,开始吃素不吃肉。”

      ᢜ 嗖嗖嗖!

      他们快ὑ速行动起来,ᕜ开始采摘成墚熟뷭的果实,只是这棵古树上的晶莹剔透的果⿛子很难采,长的实在太结实了。

      楚风的目标是那种弥漫混沌气的无属性果实,这对他的人王血脉有效,可助蜕变。

      至⎿于老古则盯上了一颗浮现出人身蛇尾的怪兽图案的莹白果实。

      惱 ꥈ “老古,你是美人蛇精?”东大虎怪叫。

      这一沃刻,老古想吃了他的心情㙛都有了,大爷的,胡乱说什么,他哪里像美人蛇了?

      与此同时,东北虎뜦自己采摘到那颗浮现出虎形图案的果实,畅快的咆哮起来:“嗷吼!”

      “别愣着,嚰快采摘,看一看有没有麒麟果,不死ꪨ鸟果,鲲鹏果等!”楚风喊道。

      至于他自己,早有开始轮动天血星空母金短剑了,血脉果不好采摘,他直接轮剑,霹雳咔嚓,那种无属性果实总共有二十几枚,一口气被他⣇劈断果柄十几枚,顺利采摘到手。

      “够速度,摘啊!”老古怪叫,可是踅摸了片刻,他也没有发现不死鸟、鲲鹏等血脉果。

      这东西不是鉘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要去看运道,这一次整株辌古树上根本就没有那样的一颗果实。

      满树ᇊ芬芳,碧叶流淌光华,所有的果实都莹白如玉,香气扑鼻,在上面不时浮现各种飞禽走兽,每个果实的图案都是唯一性的,若隐若现。

      楚风看到一颗牛头果,果断给劈了下来栠,以后无论是黄牛还的大黑牛,如果有相逢的一天,送给他们龖好了,如果䚆还喜欢上一世身,那服下这枚果实正合宜。

      “还有蛤蟆果?”楚风狐疑。

      ꫁ “你还真以为是癞蛤蟆啊,这绝对是异荒兽,采摘,回头拿出䥊去换天材地宝!”老古叫道。

      楚风嘿嘿笑道:“可以,实在不行的话,我如果对某个生灵既是喜欢又是憎恶,那就送他一颗强大的蛤蟆血脉果算了!”

      “哧!”

      突然,整株古树都开始暗淡,鑞所有果实都在第一时间干瘪,它们蕴含的汁液都倒流,反被母树吸收。

      “不对啊,还不到时间!”楚风叫道。

      老古震惊了,这跟记载的完全你不相符,这ಒ才开始,怎么所有果实就都ꇰ干瘪,失去了灵性ሰ?

      簌簌簌!

      叶片落下,满地枯叶,因为精华都被母树吸收,最后干瘪掉、只剩下一层皮的果实也都落뫢下了。

      整株母树光秃秃,一片黯淡,宛若永远失去了生机。 㝫

      老古叫道:“太邪门了,太可恶了,这是偷袭,不符合常理,母树吸收完那些果实的精华,陷入沉眠中,不知道多少岁月后才能复苏了,最起码这个时代没希望了!”

      他非ଢ常不甘心,有些抓狂,因为到现在他与东大虎加起来所采摘的血脉果也不足十指之数。

      至于楚风有天血星空母金剑相助,他到头来也不霦过采集十几枚而已,同原本想象中的全部摘个干净相比,差的太远了。

      刚才他用心去共,整株树上最起码有一百五十颗以上血脉果,结果他ᚰ们才采摘到多少,不足三十颗!

      “这……我想哭,怎么突然都没了,不是要一刻钟吗?”东大虎哀嚎,同时它紧紧的将一ʡ枚不时浮现虎形图案的血脉果抱在怀中。

      “哎呀,快跑!”老Ԩ古喊道。

      没有了母株的㨒神圣光辉普照,这地੓方再次被电磁风暴所挤压,被៛倾盆血雨覆盖,煞气无边,那可是大杀劫。

      “逃!”

      楚风招呼两人,冲进石罐中,然后他们一路驾驭石罐飞逃,离开岛屿中心,朝着外界遁去。 ھ

      轰!

      最终,石罐贯穿时间碎片组成的光幕琢,冲出特殊的海岛,他们立身在波澜壮阔的海面上。

      此时,楚风䦫早已收起前世道ᩜ果,即便如此,他抬头时还是看到闪电浮现,雷霆滚滚,在天穹上方若隐若现,几ℵ次都差点落下来,他一阵心虚。

      “可ܵ以分赃吃血脉果了。”东大虎哈哈大笑,不管怎样,他得偿所愿,终于可以改变血脉,不再是驴之身。

      “等会儿,先找点靠谱的容器将暂时不需要服食的果实储存起来,避免精华流逝。”老古提醒道。

      显然,最合适的地方肯定是石罐中,埋在轮回土下绝对保鲜。

      但是,楚风吃过一次亏了,跟武疯子的后辈传人战斗时,意外遭袭,结果罐子中的事东西七零八落,被震毁部分。

      就是孟婆汤都差点损覲失掉。

      “老古,你让天金石棺瓦解,现在这种情况下,那种天材地宝就别藏着掖着了,拿出来炼器,保准结实!”

      “你们什么意思,最后连我的棺材板都要瓜分干净?!”寓老古双眉倒竖,气呼呼。

      “东西就是拿来用的,来吧,炼器!”楚风说ɴ着,抡母金剑,对着老古贡献出来的天金石劈砍,又将一些空间石取出,融合进天金石内,这样有了空间,又라有了足够的坚固度。

      大多数果实被封印进去后,东大虎第一个忍不住,吞掉他自己的血脉果。

      “嗷……”他吼啸连连,满地打滚,体内血气激荡与汹涌,太剧烈了,他疼痛难忍,这是血脉的突变,自萄然影响巨大。 蟥

      “哎呦,我这是成什么了,长出了虎牙,可是怎么还有驴的模样,蜕变不彻底啊,该死的,我怎么一边身体是黑色的,一边是洁白色的?!”东大虎惊叫。

      老古安慰:“别急,你想要化成虎形,肯定需要一段时日,不然的话,直接化驴为虎,那不现实,得需要多么恐怖的改变?基因都要崩溃!”

      “蔆形体改变慢点没啥,可是这身体颜色为什么这么迅速,你看啊,我一分为二,成为相当对称的黑色与白色,哎呦我去,我的脸都是如此?成阴阳脸了!”东大虎惨叫,这个样子太难看。

      鲕 他化成人形时倒캾也正常,可是化成兽体时,却是阴阳身,一边黑的发亮一边白的晶莹,太古怪了。

      东大虎感觉脸都快绿了,当然这也只是他的错觉,因为他目前只是黑白二色,一张阴阳脸。

      老古猜测与推演,道:“血脉果非常霸道,它想要将你塑造成异荒虎,而这种最强虎族血脉向来是从黑虎与白虎的交融演变过来的뀜……”

      “所以,我以后就成为了阴阳脸?!”东大虎炸毛了。

      楚风笑道:“所谓黑虎与白虎相遇,黑白碰撞,阴阳交融,异荒虎血成,大抵就是如꘾此。”

      “啊啊啊……”东大虎惨叫。

      接下来,老古一咬牙,也将血脉果给吞下去了。

      楚风自然也毫不犹豫,栤吞食一颗散发混沌气的无属性的果实,等待人王血异变。

      帮人推一本在地球修真的文,新书《星界归来之都市至尊》,还是幼苗,大家可以去收藏看嵄看呵护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