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福利视频直播

      믜 谉“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癒候吗?”陈婉若拉着柳诚的手,楴眼里和心里都是幸福的字样。

      ࣥ柳诚回忆了下,这种死亡设问,必须要谨慎回答。

      幸好,现在的他记忆力很好,回忆起了那个高中报道的上午。

       “那天L是开学的第一ჯ天啊,那个下午,你当时扎着一个高马尾,阳光正好,将你的头发打的有些发黄,你穿着一件纯白色的短袖上衣,还有一件卡其色的阔脱裤,一双白色的翬球鞋㭨,还带着一个手链,有些紧张的跟我说,你叫陈婉若,很高兴认识我。”

      柳䘃诚还记得发豟圈的颜Ⴕ色是粉红色,他当时还笑话陈婉若幼稚,不过太细节,反而适得其反。䧻

      陈婉若满脸的羞意,轻轻的戳着柳诚的胳膊,笑颜如花,糯糯的说道:“你记得好清楚哦,那条手链,后来被你弄没了,你都不知道我生气了多久。”

      “都怪我察不好了。”柳诚无奈的摇了摇头,那时候两个人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他趁着体育课的时候,悄悄턞的把陈婉若的手链藏了起来,都把小姑娘给气哭了。

      可惜了,那条手链最后还是丢了。

      “你还记得当时的我吗?”柳诚充满回忆的问道。❈

      ॉ ᷸ 陈婉若露出了一副惊讶的神情,然后眼睛珠子一直打转,随即牁咬着嘴唇说道:“当然记得了,那时候,你就是个坏小子嘛,这里有一家博古斋,我们进去看看吧。”

      ᶝ 柳诚一愣,随即差点笑出来。

      她打出了一张死碗亡设问的牌,她本人却忘记了。ℝ

      其实那时候的柳诚,是个乖孩子。

      他爹妈都是老师,从小打到大,动不动就是一顿鸡毛掸子狂抽铕,初中的时候,他不太爱捣乱,甚至连发型都一直是板寸,在那个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的时代,㸉他哪里是什么坏小子Ӊ。

      ࿦ 型 当时的他入校还是ꉿ全校第六名,属于好学生中的好学生。

      癒 这种转移话题的手段有些幼稚,但是柳诚妆并不打算揭破它,和Ѣ陈ᩎ婉若走卶进了博古斋。

      一进门的房梁上,钉满了各种门牌,这稌是田子坊马路集市入室政策时候,被遗ﺡ弃的东䰎西,顶上挂着㯚一些欧式吊灯,和吊扇相得益彰。

      狭小的过道,顼被各种老物件站满了,显得极为拥挤。

      墙上挂着几幅壁画,柜台上放着老式的电话轮盘电话机偷,还有些铝制的茶壶。

      Ꙋ 老板穿着宽大썧的灰色西服,正哈着气,擦拭着一个不知名的茶壶。

      “我喜欢这个。”陈婉若有些惊喜的指着墙上的ʠ一把羽毛扇,看得出是真的喜欢。

      柳诚问道:“多少钱?”

      “一把三百。”老板头也不抬,全当是逛섌街的小情侣误入了他的店铺䒮,这不是上海人,他们对老上海෍没什么记忆,不是老板的目标群体。

      “好贵呀,还是不要了。”陈婉若虽然嘴上说,但是眼神依旧䁌在羽毛扇上打转。

      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到底是不要还ꑝ是要呢?

      根羔据柳ⰼ诚观摩动作片,学习日语的经历,一般女人说不要,不仅不是不想要,而且还要加速。

      柳诚仔细看了看那把扇子,笑着说道:“给我那一把。”

      ꧳“要么?”老板从墙上摘下了羽扇,问道。

      ⶰ 做工十ᝉ分精良,是手工货,完全不是在大明湖公园那个石ꄎ膏娃娃,说是自己动手做的,却是工艺品。

      柳诚掏闎钱付款说道:“要了。”

      “జ谢谢。”陈婉若拿起了羽㟅扇欠,还做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动作,抛ﲊ了个眉眼,电了一下柳诚。

      陈婉若打量着柜台,看着一块手表:“这个홌多少钱啊?”

      뤩 “两万八,不议价。”老板抬了抬眼,毫不犹豫的说道。

      ꏼ陈婉若吐了吐舌头,逃离了博古斋,她想买个送给柳诚,但是这价格她一听立刻打了退堂鼓。

      柳诚看着陈婉若的手,抓紧的更紧탗了一些:“小财迷。抲”齃

      “这不是给你省钱吗?驐我们这次出来玩,都是花的你的钱₊呢。”陈婉若理所﨑当然的说道。

      她忽然快走了两步,开始退着走,问道:“你还记得,是什么时候,我们第一次,不再那么讨厌뱧对方吗?”

      柳诚拒绝回答캦这种预设答案的问题,男人对于感情的认知是不同的,有可能在柳诚心中是他们关系的转折点,但是在陈婉若䀀心里,那就是个炸药桶,一点就炸。

      ᳗“什么时候?”柳诚发动了渣男绝学,倒打一耙,把问题推给了陈婉若,显然是她比较有倾诉欲。

      陈婉若拉着柳诚的双手,一步步的后退,笑眯眯的说道:“高一上半年期中考试啊。”

      “当时我们互相看对方不顺眼,结果调座位还调到了一起,每天你都要把我气哭,你都䀬不知道那个时候,你有多讨厌,结果期中考试,你数学全班第一,我才三十多名,你就拿着数学卷子说,这么简单,都能做错,我来教你吧。”

      柳诚眨了眨眼,说道薥:“原来这么早的时候㢚,你就喜欢我了呀,还以为要到高二的时候呢,你妈那次没来接你,我送你回家的那次,我们的关系才开始改变呢。”

      陈婉若根本没有逃避这个问题,䂃反而大大方方的说道:“是呀!我就是从高一上半年开始喜欢你的!这有什凌么不好承认的,那个时候,就觉得数学好的男孩子都好帅的。嘿嘿。”

      陈婉若一字一顿的说道:“是-我-先-喜-䦟欢-你-的。”

      “小心。”柳诚用力的一拉陈婉若,她倒着狁走,差点撞到了一个迎面而来的自行车,这个时候的步行街还不规ﭼ范,自行勗车还是比较多的。

      듉柳诚将陈婉若揽到了怀里,陈婉若所在柳诚怀里,伸出手环抱住了柳诚的腰部,小声的说道:“槒想抱人家就说嘛,那自行车好老远哦。”

      앛 粫她说着还用力的挺了挺胸膛,她ퟞ知道柳诚最喜欢什么。

      씆 这小妖精。

      ꛇ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当…

      柳诚示意陈御婉若安静,是工作上的电话:“好,我知道徎了,我们明天上午会准时参加的,好。”

      他刚挂断电话,沈佳怡的电话马上就打了进来,他借了两步,面色如常的问道:“干什么?”

      沈佳怡的声音有点慵懒,看起来是刚起床,昨天她可是熬夜学习知识:“师父你在做什么?”

      ᱅“泡妞呀。”柳诚低声回答道。

      沈佳怡恨恨的说道:̋“哼!泡妞,大叔果然是大叔!挂了。”

      퓸呵,善变的女恬人。

      “再玩三天,我们就得回去筱了,高考成绩该出来了,总得⠊回家吧。”柳诚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他想起了出门前,柳宏辉那张冷的吓人的脸。

      陈婉若小声愸的说道:“再多住两天,뉖不,一天!多住一天,我身上走干净了,你就不用闯红灯了啊。”

      柳诚ԍ沉默…闯红灯这种显而易见的话,肯定是柳诚说的셎,他把人家小丫头带坏了呢。

      쑟陈婉若捂着嘴,似乎打量着看到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吐了吐舌头,十分开心的说道:“我自招考的成绩已经࿩出来了,我已经被提前录取了▃!”

      “嘿嘿㉙,可是我妈没让我在清泽招生办邮来的确ԟ认书上签字,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是吗?”柳诚假装不在意的点了点头。

      陈婉若那天哭着要出来旅游,柳诚就察觉到ⴓ了不对劲,大概是因为这事和妈妈吵架了。

      他现在,基本可以确定了,韩景芝即将有大动作。

      “䴮下雨了?”柳诚伸出了手,这个季节的上海,篺果然是更爱下雨一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