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多海朴有天

      圣闲接着说:“不过,我得感谢你,毕竟你为我们做了件好事,ﲋ让我们更容易挣软币,而购买归元丹,虽然份量很少,可是,却给了所有人希望,也包括有恩于我,所以这事,做为堂哥的我,得感谢你,谢谢你,为我们所做的努力。”

      밙 白袍辰巳微笑着讲:“其实在你改变贪狼规则之时,我就认准了,你是我的圣母,虽然我们都死得很惨,豄不过你的好心,我们都知道,感谢圣晶你㫺,为我们所做出的改变。其实我们不应该名为【绝境斗士㺑】,我个人感觉,名为【圣母的斗士】,这名字比较适合。”

      黑萜袍苍猿给䥬了白袍辰巳一个鄙视的手势与⸤眼神,而后开口说道:“这感谢呢,也感谢了,而我们要想办法,阻止类似的悲剧发生,才是我们需要解决的大问题,问题解决了,那是我们最好的感恩与感谢礼物。”

       和尚净厉微笑着讲:“黑袍苍猿说得没错,解决我们所有人的大问题,是最好的感恩礼物,至于如何解决,这问题很Ⱨ简单,这是씣藏经殿,有无数的知识,咱们得分工合作,只要能把藏经殿所有的知识,变成我们所能动手,生产出我们所需的物资与修仙资源,那潾我们就不会像血煞境一样,被贪狼诱惑着我们,苦苦而挣扎㶬,ꡑ以至于到最后,拼上血命而求超脱。”

      道士古介笑语而言⼛:“生活还得继续,我们信还得面对未来,术业有专攻,分工合作,不能浪费我们有限的人力嚼资源,所以呢,我们不止是要自己喜欢,还得有礄天份而且很努力,天份看不出来,可是我们可以比一比啗,谁强谁弱,而后做出调整,各自努力,学以致用。”

      儒生森镰看着所有人都聚集了,开口讲到:“那我们开始吧,选择适合的专业,让我们未来更能自强自立。”

       儒生森镰话说完,道士古介率先举手讲到:“我喜欢炼丹,目前只要有归元丹的原材料,我就能炼出归元丹。”

      道士古介话说完,众人安静,没人Ꜯ回道士古介的话,而道士古介笑语而言;“炼丹师这职业交给我,至于其他人呢,只能选择其它的专业了。”

      和尚净厉接着说道:“我能炼灵器,目前能쩽炼低品二阶九级的灵器䗻,我看没人跟我争吮炼器师的职业吧。”

      偍 没人回应和尚净厉的话,而圣闲却是心里凉飕飕的,与他们一对比,自己貌似被淘汰了。

      一个接着一个ꇭ的自报强项专业,圣闲㚖到最后,绝望的蹲在藏经殿墙角,黯然流出了眼泪。

      等所有人分工完后,各自去找自己的专业知识,努力学习,韩森看着蹲在墙角流泪的圣闲,韩森微笑着讲:“圣闲大兄弟,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你这嘒是咋滴啦?”

      圣闲悲哀着讲:“群体ᷦ里的所有人,相互比较,我现在才突ꥠ然发现,以为自己拼尽了全力努力,没想到,我是最没用的存在。让我感觉到,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简直就是最悲催惨痛的存在。”

      韩森尴尬着讲:“我们也是被淘汰者,就目前,我们六人,都是最无用垫底的存在。不过转换观念而言,他们的努力,让我们更自由伶,我们可以选择则想学ꌙ什么,就学什么,到时候哪里需要,我们就去哪里帮忙,我们自己努力,干点杂活,选择配合服务他们嘛,总会在群体里,找到适合我们的职业与位置。”

      圣闲看着其他五人,却是韩森、汤平、辰姬、寒雨、碧香。圣闲无奈着讲:“好吧,也只能这样子,如你所说,我们只能什么都做,选择配合服务于他们。”

      然韩森却接着说:“我们一起狩猎之时,我看你的灵器,很好用,很适合作战,不知你的灵器,叫什么名字?我以前可是没见过像你这样制式的灵器ည。”

      圣闲一申手,灵器(净)出现在手上,微笑着鄷讲:“这柄上有净字,我都给取名为(净)。”

      至于是什么制式的灵器与名字,ⶬ我也不知道。

      韩森看着圣闲柹手上的灵器(净),一时间嘀咕到:“不行,我的大砍刀,也得改成跟你这样的武器,以后我们更好的合ꏍ作拼杀。”

      既然没制式名腂,不如就簜叫两刃战剑如何?而你这灵器,一看栺就是一寒一炎,不如就叫冰火两刃战剑寍,킢别叫什么(净)了,这名字,不好听,这净字,倒是像是控制灵器的字符,也许你得好好研究你这柄灵器了。

      圣闲听后,想了想讲道:“冰火两刃战剑,这名字,感觉一点也不简洁,我这武器,能뽫劈,刺、砍,斩,如若战刀是一勇往前,ꖂ那我这武器如剑,能两面三杀,如磨搅肉,能横屠碾杀,且柄长易用出全力䫕,还不如叫睊冰火两刃。”

      汤平微笑着,看着两人给灵器뙛取名,开口说道:“灵器只是杀痶戮之器,屠戮生灵之刃,叫什么名字,其实都改䠣变不了它是杀器,如果非给灵器有意义的名字,那还得看你们怎␲样去赋予灵器真正的内涵。

      有的人需要灵器护己卫身,有的人用灵器屠戮生灵,至于杀之利器,叫什么傱名,其实全看手持灵器之人的内心思想与心核之意。”

      寒雨微笑着讲:“还是就叫净,在加一个刃,不如称呼为净刃如何?”

      此时道士古介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名为【思想品德大典】。道士古介看着六人感叹道:“你们这是闲纃得慌,就为给灵器取名,在这里胡扯,简直就是瞎扯蛋,没个正经,刚好我这送书给你们,你们好好看看这祖传的宝贝!”

      说话间,就把书쇰递给圣闲对圣闲说:“你们把这㾐书背下来,以后别在整出为圣母受辱而战擠,为解救失足女而血战到底的口号。实在是太丢脸了,现在仔细想想,真的很可笑,也可悲。”

      圣闲接过了道士古介所递过来的厚厚书籍,尴尬而回应:“ㅧ可事实就是那样的,我们也找不出其它合适理由,与贪狼血拼呀驪!”

      儒生森镰也走了过来,气极而言:“我们可以想一想,喊更闪亮的口号嘛,虽然仓促了些,可是我们这脸总该要吧,这几天我仔细想了想,我们喊那口号,还缼真是一群臭不要脸的人喊的口号。”

      圣䮌闲嘀咕着说:“可我们都是自愿的呀,贪狼又没有强迫먰我们非得做他的奴隶与宠奴,我们还不是为了贪狼手里的归元丹,才会苦苦挣扎而求取。”

      和尚Ⴎ净铤厉双眼通红,流着眼泪走了过来,开口怒斥:“别说了!过荀去的事,都过去了,说再多也没用。

      从整个事件来说,终极原因,皆都起源于我们,而婓最后被秒杀ᢘ,也是因得的报应。贪역狼一人,把我们一ࣨ群人,给愚弄奴役了,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我们没本事,没能耐。就连血拼喊口号,也喊得那么的无力。”

      儒生森镰笑眯着眼讲道:“所以为了以后我们不在犯如此低级的错误,你们必须把这思想漛品德,给背熟了繴,这喊口号的事,就交给你们了,以补全我们这个小团体的不足。”

      嫶圣闲看着儒生森镰,怒斥到:“死胖子,你是骂我们集体失足吗?”

      儒生森镰阴沉着脸冷冰冰讲道:“难Ⓙ到不是吗?ᇚ群体欲求不满,集体失足,结果暴起而反抗,还被秒杀。我且问你,失足起源于何?”

      圣闲无力回应道:“欲求不满,只得失身求取,女人失身䗹受辱,男人失身散命。”

      儒生森镰哈哈大笑着讲道:“那我说我们䨂集体失足,有错误吗?”

      瀹 圣闲针沉⇫默了,儒生森镰接着讲到:෈“女人失足失身讨取,男人失足暴力索取,失足女被蹂躏,失足男被秒杀,这就是我们集体失足的前因后果。”

      儒生森镰接着讲道:“既然以知不足♭,那我们努力弥补。只需要人人努力,奉献出属于自己的能耐与力量,可补天之不足。”

      儒生森镰拍拍圣闲的肩膀而言:“失足大叔,年纪以经不小了,就该多看看思想品德,别整得滉欲求不满,只玩暴力。”

      ᴾ 圣闲面皮抽搐,无言以对,貌似自己在群体里,是垫底的存在,还真是失足中年好悲催,欲求不满玩暴力。

      圣闲默然流下了眼泪,手持佛礼,自言自语念道:“我佛慈悲,善哉善哉。”

      这乍一看,还真有点四大皆空,无我无相,无众生相,得道高僧的面相,然其实圣闲的识海里,以受虐千百次,七情六欲,以被无情天刀,给斩却得所剩无几。圣闲的白玉真佛法相,越来越像人,而圣闲自己,却越来越不像人,双眼无神,形若痴呆。 넜

      和尚⢯净厉似乎看出了圣闲灵魂识海里的自我,凄凉悲痛,大有寂灭之意。和尚净厉一声高呼:“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霎时间惊醒了圣闲,圣闲灵魂识海里的自我,瞬间涅槃,圣闲回过神来,手持佛礼讲道:“谢谢净厉大师的呼唤踛而救我,圣闲感激不尽。”

      驈 和尚净厉手持佛礼讲道:“修仙界佛修有三修,丗行事,思噜想,意识,归一而念,就一字,(善)。以善为自身一切动力心核,奋发而前行。”

      圣闲行礼,和尚净厉微笑着讲道:“껗能力有多强,责任有多重畁,就能拿得越多。越辛苦,越勤劳,就能得到的越多。你只需要对自己越刻苦努力,你就能在我们的集体里,得到的越多。

      切记,人无完人,可是我们却可以有完整健全的群体。”

      圣闲受教了,只得默默无声,而向和尚净厉行礼。

      此时道士古介笑语而言:“可以想䛈象,你们六人干这打杂的活쎼,以后会很辛苦。”

      圣闲微笑着讲:“我们现在有六人,也许我们能发展成六部也说不准。我们不能在像那两年的时光里,被䟗贪狼一个魔狼怪,就把我们奴役愚弄,到最后走上恐怖主义的路线。被一畜牲,给玩成恐怖份子,忒没脸面,最后被玩得集体失足而化身成恐怖份抲子,查想想都悲惨愱,简直就是人生路线一失足,暴力蛮横化恐怖,最主要的事实,我们最后都被秒杀了。

      想想两年中,女的为失足失身女,而男的最后化身为失눡足暴力扑街仔。藏

      把人生也就这样,但凡欲求不满失身者,皆为失足也,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我们都集体失足了,简称群体失足暴力扑街仔,这词汇真的很适合ꯛ我们。”

      儒生森镰点头讲道:“觉悟满高的嘛,希望我们所有的人,都能豾引以为戒,知耻而后勇,不能在被贪狼,给Ꮡ玩成失煝足失Ἡ身可怜女,亦或者失足暴力扑街仔。

      “一失足成千古恨,扑街惨死命运悲。”祖传名言,以经明确的告诉我们嶖如此至理,只是我们还是犯了相同的错误,看样子,我们是祖传的思想品德,没学到位囆,你们得努力学习,不能在犯如此的错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