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狼狗卡住了我的子宫

      光和七年三月初七,辰时三刻,黄巾军浩浩荡荡地进了长社城。

      自有昨夜派人前去拜会过波才的高门大户主动组织了族人和城中百姓前来欢迎,一时间,城中万人空巷、大街两旁人山人海。

      ﰼ 儢 丐黄巾军前后左右中五军,外加波才的亲卫营共计万余人,浩浩荡荡地自驪西门而入,沿大街一路向北,所过之处人人侧目,有人艳羡,有人畏惧,也有些惊叹。

      在万众瞩目下,一个个黄巾军将士昂首ꑊ阔Ψ步,眉宇间尽是难掩的自豪神色。

      策马行进在队伍中的李汗青同样心生豪情。

      前世,我李汗青默默无闻地活了三១十年。

      今生,我李汗青绝不要再做个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卒!

      不过,浩浩荡荡地队伍一路北行,v穿城而过,最矾终又从北门出了城,只有波才带着一干幕僚和亲卫营滣留䠔在了城中。

      㶢波才和一干幕僚入驻县衙,亲卫营则೾接手了城防和蜆城中的治安。

      见状,城中的乡绅百姓无不暗自惊疑。

      一众高门大户的家主只得又硬着菒头䯨皮去县衙拜会波才,准备探探虚实。

      波才依旧非常热情和善,招呼众人在大堂坐了,然后又和他们热情地寒暄了一番。

      寒暄完毕뢧,一个身材瘦削、面容清矍的老者犹豫着开빇了口,“波帅,怎地不让将㥟士们都进城安顿?我长社城虽小,却也能腾出些房屋供大军使用!”

      “对啊!”

      闻言,⍙其他人连忙附和,“长社城庵虽小,但我等岂能眼看着义军将士在城外风餐露宿?”

      还有人直接表态,“我方硕愿腾出普宁坊别院一വ栋,供义军使用。”

      ἅ 蠲 闻言,其他人也不甘落后。

      “我雷义愿腾出义宁坊三峫进老宅一座供义军……”

      “我方博也愿出休祥坊ᝡ三进院落一栋供义军……”

      见状,波才却连忙摆了摆手,“各位父老的厚爱,波才及麾下将士心领了,不过,正如各位父老頤所言,长社城并不大,城中寴有五百兵丁驻守足已,而且城外地势开阔,很适合练兵。”ϓ

      说着,他突然一扫众人,话锋一转,“我知道,我켑军新立,拾诸位也对我军了解不够,如今,我军进᭔城定会让诸位心中忐忑。”

      说着,他神色一肃,“请诸位放宽心,我军既以义军自居,自不会污了‘义军’ᓉ二字!我军筦进城只有三件事:第一,保境安民;第二,取朝廷搜刮的鼔民脂民膏以充军资;第三,为民申冤⾞,替天行道!”

      众人正襟危坐,作洗耳恭听状,听了前面两件事后尽皆神色一鑍松,可是,一听到第三件事尽皆神色一紧。

      沐在场的可都是高门大户的管事人,长社城中有풊头有脸的人物,岂能不明白“为民申冤、替天行道”这八个字中隐藏的杀机?

      为民申冤、替天行道,说起来大义凛然、振聋发聩,可是,何为冤、何为道,这中间的学问可就大了,弄不好就是一场大清算啊!

      而且,安知畭这不是他波才要借机迫害乡绅、聚敛钱财?

      뽎 一念及此,有人已是脸色惨白,“波帅……义军能为民申冤、替天行道,自是我等的福分,可是……怕就怕有人会挟私愤胡乱攀咬啊!”

      “对对……”

      其他人连忙附和。

      波才呵呵一笑,温声打断了他们,“本帅自然考虑过这䴂个问题,所以,这为民申冤的事情还得ꁚ找个熟悉长社民情的人来做啊!”

      说着,他务笑容䭌愈盛,“诸位也是这长社城有头有脸的人物ಖ,那就这样……这个人就由你们替本帅推举꭫。”

      众人一愣,随即纷纷起身冲波才作了个长揖,“波帅大义,公而无私……”

      波才让他们自己推举人来“为民申冤”죅,这足以说明,他并不是要趁机迫害乡绅、聚敛钱财!

      见状,波才䅦却是一声暗叹:还是汗青考虑问题周到啊!

      봯 这样的安排自然也是李汗青的主意,按照李汗青擽的说ꡞ法:我们是义军,做事就得让人心服口服!

      而此时,李汗青已湄经带着麾下两千多将士回到羦了城外的营地里。

      颍川憼黄巾军男女老幼足有数万人,但真正堬意义上的战斗部队却只有前后左右中五军及波才的亲卫营,共计万余人。

      按照编制,各军又分前后左右中五部曲ᖯ,各部曲下辖十屯共计五百人,此外,掌军校尉还有一屯亲卫,共五十人。

      当日葫芦谷一役,前军作为主力伤亡近半,随긎后又在攻城战中损失惨重,就连前军校尉雷进也不幸战死,前军几乎形同虚铟设。

      直到李汗青被任命为前军校尉,才得以重建,ﷅ先补充兵员,完善了各级建制,又宣扬军纪,教授军歌,直到今日才开始正式训练。

      鏟为此閵,李汗青重新调整了前军营区里的一些军帐,腾出了一块校场。

      校鱣场之上,两千五䍴百多将士列队整齐,虽然高矮胖瘦不一,精悍瘦弱良莠不齐,大多数人依旧连甲胄都没有,但个个都把腰背挺得뾡笔直,精神抖擞。

      一开始,大多数人闹黄巾只是为了找口饭吃找条活路。

      但是,当他们在万众瞩目下行进在长社街头时,他们好似突然明白了“义军”两个顰字的含义,明白了那首军歌赋予自己的责任——黄巾义军起乡野,匡扶天下致太平!

      那一刻,他们的心热乎乎的,而且,直到此刻,依旧还热着。

      李汗青虽然没有带过兵,䊎却也丝毫不怯场,往临时搭建的点将台上一站,神色肃然地缓缓扫过了台惘下众将士,“兄弟们,波帅已经带人进驻长社城了,我军终于有了第一座城池,说实话,刚刚走在햯长社城的大街上,看到那么多百姓来欢迎我们,我真地很激动,也很自ܐ豪!”

      谭说着,他声音一扬,“ᑴ告诉我,你澹们激动吗?你们自豪吗?”

      台下众将뒉士纷纷高呼,“激动……激动……自豪……自豪……”

      “很好!”

      李汗青大赞一声,压下了众将士的高呼声,“但,你们知道百姓为何会欢迎我们进城吗?”

      众将士再次高呼,䏷“知道!因为我们是义军,因为我们与民为善,不持强凌弱欺百姓,不巧取豪夺搂钱帛、不妄动刀兵伤无辜!”

      郮众人答䬋得慷慨激昂,答案都出自那빻首已经传遍全军、深入人心的军歌!

      ퟫ 李汗青稍一沉默,却声音一沉,“不!你缚们忘了最关键的一点——因为我们打跑了汉军!”

      众将士不禁一愣,却听傲立于点将台上的李汗青声音一扬,“记住:我们是军人!我们的第一要务就是——夺取胜利ŗ!夺取胜郔利!夺取胜利……”

      说乖着,李汗青的声音越来越高,已然有些声嘶力竭了,“告沬诉我……你们都记住了吗?”

      或둄许是被李迸汗青那鲏声嘶力竭的高呼声所感染,众将士也嘶声高呼起来,“记住了!记住了!记住了……”

      饟“好!”

      李汗青又是一声大赞,随即话锋一转,“可是,胜利从来都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你们愿䭯意为了争取胜利抛头颅洒热血吗?”元

      李汗青话音刚落,众将士嘶声高呼,尽皆神情激昂,“愿意!愿意……匡扶天下致太平,奋勇向前用不退……”

      “很好!”

      李汗青也是神情激昂,一锤胸脯,斩钉截铁,“从此刻起,尔等就是我李汗青的生死兄弟,凡战⧻……尔等不退,我李汗青绝不先退!”

      众将士微微一怔,旋即纷纷痨一锤胸膛,激动地高呼ࠩ起来,“凡战……大人(将军)未退,我等绝不先退!生死与共!”

      李汗青又猛地一锤胸膛,“好!生死与共!”

      ꓩ 说着,他突然声音一沉,“说实话,我不想死,我也不想任何人死,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能活下来,活着去迎接太平盛世!可是,我们是军人我们的第一要务就是夺取胜利婀,凡有战事……我们就必须去战,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不会死!”

      众将士愕꿤然,他么从未听过哪位将刎领当着大家的面说过这样的话。

      李汗青却在自顾自地说着,“我们是军人,我们必须战,要想活着,我们就必须在平时把本事练好!兄弟们,相信我:平时多流汗,战时就能少流血!”

      众将士这才回过神来,纷纷大声附和起来,“对!对……平时多流汗,战时就能少流血!”

      李汗青大手一挥,“好!现在开始操练,第一项——阵列!”

      黄巾军中的将领基本上都是赶鸭屼子上架,并不通晓军事,于训练一途根本就没什么经验,李汗青当然也不通军事,只能边训练边摸索了。

      与此同时,县衙里的一众乡绅也推举出了波才需莠要的人——长社钟氏,家主钟迪!

      “好!”

      波才爽朗一笑,“本帅虽出身乡野,却也听过长社钟氏之饌清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