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轮回

      刘家村,新一团的驻地。

      苍云岭之战已经过去五天了。

      㝤 北方的2月里,虽是春天却也寒风瑟瑟。而在漶屋里烧上一铺躳暖炕,烧一壶热酒,配上点花生米,绝了。

      李云龙履行承诺,请袁朗喝酒。

      “尝尝,这可是上好的山西汾酒,一般人我还不给他喝呢!”

      能让李云龙把藏酒拿出来,袁朗算是享受了李大团长的高嬮规泓格接待。

      端起穀酒碗抿了一口,他细细的品味一番:“入口绵、落口甜、饮后余香、回味悠长啊~㉾~好酒!”

      李云龙瞪大了双眼,他就听明白了最后那一句夸赞,前面的太文绉绉了。

      借问酒家何处有,路人遥指杏花村。

      窊杏花村这个村子,在中国可谓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杏花村因酒成为千古쀺名村,这里产酒已有6000年以上的酿酒史。畮

      Ⱕ 最有名錛的特产就ꃷ是汾酒和竹叶青酒。孎杏花村酒从商周、秦汉、南北朝、唐宋,直至元镗明清,都是宫廷用酒。

      就连갶后来的开国大典,用的也是汾酒遨。某些酒的产地那时候还没解放,后来的宣传那是为自己脸上贴金。

      茾谎言说上千百遍,人们也就都信了。 囬

      袁朗学的东西杂,对酒还是稍有了解的。不过,汾酒的늈传承历史,得和赵刚那样的文化人,才能谈到一块。

      跟李云龙说那就是对牛弹琴了。

      只需要两个字:“好酒!”

      貪 作为主人的李云龙听到这样的夸赞,就会很高䁾兴了。

      酒至半酣,醉眼迷离的李云龙,说起了“心里话”。

      蔚“你小子是深藏不露啊!”

      “刚开始,我毲还以为你就是个白面秀才,除了能送些武器装备,就只有䱠一腔热血报国。”

      쥭“没想到你给ꃎ咱老李上了一课,拿起掷弹筒就百发百中,那玩意儿就好像长在你手里,打的小鬼子嗷嗷叫。”

      “厉害,牛ႄ批,咱喝⫀一个。”

      﩮袁朗端起酒碗跟他碰了一个,欣然的领受了这份夸赞。

      甭管他这份手艺是怎么来的,拿掷弹筒跟李云龙一进两出,打了二十几撑发榴弹,也是立下汗血功劳的。

      喝的有点多了,⭪袁朗脸色驼红,吹起了牛:“掷弹筒,迫击炮,那是小玩意儿。

      老李,不吹牛的跟你说,在大炮这方面,你找遍整个华北地区,也没几个能比我强的。

      105毫米的榴弹炮,120毫米的加农炮,就没有咱玩不转的玩意儿。

      你ꚑ要是能找来,咱就能给你比划比划,一빴炮就把县城的城墙干塌了ﲠ。”

      大口径的榴弹炮,不是一个人就能操作的来的。

      鑙但袁朗也不是完全吹牛,只坙要给他几个슿人配敾合,真能把炮弹打뙔出去,而且打得准。

      要是李云龙哪天想ⱓ打县城,袁昶朗可以拍胸龺脯的保证,大炮一定打得准。

      “信,我信你。”李云龙心里不知道咋想的,面上还是信誓旦旦的表示相信。

      “老兄你屈才,咱八路军没那么多炮,新一团四门迫击炮,还有两门是你带来的。委屈你啦!”

      李云龙突然一拍脑袋,话音一转:“老兄你们能买的到迫击炮,应该也能买得到大炮吧?

      ࡣ要是腠能搞几门大炮来,我给你搞个炮连,你来当个连长怎么样?”

      袁朗睁开了醉眼,李云龙这算不算露出狐狸쓓尾巴了?

      就鎏知蚇道这酒不白喝,还是想从他这里搞些武器弹药爔。

      袁朗这几天在新一团的驻地签到,数量和质量都没有上次签到来的好。

      찏五把毛瑟手枪,十支中正式步枪,两箱手榴弹,一挺捷克式机枪,一万发子洊弹。

      价值也不小了,但相对零散。

      能拿得出手的,还是䙹那次签到,得到的六门迫击炮。

      不过……〼 짷

      袁膂朗瞧了一퐮眼李云龙:“云龙兄,就没听到点儿什么风声吗?”

      “什뀧么风声啊!你别打岔。”李云龙还茫然不ᓠ知,以为袁朗要岔开话题。

      “云龙兄,抗命不ゞ尊,自古以来都是为将的大忌。上级让你从后面突围,你却从正面突围。”

      袁朗摇了摇头,惶想必没有任何一菢个上级,喜欢下级自作主张。

      “怎么啦,我干掉坂田还有错了?”

      面对振振有词的李云龙,知道他要被处分的袁朗,给他解释:

      空“虽然结果是好的,但这苗头不对。抗命还抗出甜头来了?如果嵭不处分,那别人还是不是要有学有样?

      要是总部还指挥不动你们,那不成了军阀头子吗?

      让向前的时候退却,让打阻击的时候撤退,那军队就没法带了,仗也没法打了。

      我这个局外人也看得明白。

      所以,老李啊,站好最后一班岗,等上级处分你吧。” ㆢ ᾬ 端起来的酒碗,停滞了ḁ片刻。等袁朗说完漍了,李云龙閉一口干了,把酒쭊碗重重㽹的砸在了桌子꾊上。

      별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什么处分我都认了。不就是去给老总喂马,或者去炊事班背锅,咱又不是没干过。”

      讲道理,李云龙心里也是有数的。 鲢

      抗命不尊,多大的罪名啊!

      换一般人都够枪毙䅔的了,可是咱老李,一来给老总当过警卫员。

      二来正面突围干掉了坂田䇠,没给八쭄路军丢脸,部队损失也小。

      再怎么着也不맞可能枪毙,最多就是降职。

      숊 在团长这个职位上,五上五下,咱能怕降职吗?

      不怕槺!

      “老李,你也别灰心。”

      䀿 袁朗给他满上酒Ƭ,“战争时期,你这样优秀的军事干部,哪里也稀缺㵔。过不了多久,就给你官≟复原职옛了。

      你们㑋八路军的战斗力我是看到了,打鬼子你们是这个【竖起大拇指】。䭽

      后面还有更多的武器装备会运进来,➧我给你当运输大队长,解决你的后顾之忧。”

      “真的?”李云龙一下子就酒醒了,精神头也回来了。完全不负刚才的颓丧。

      揳“那咱可说好啦,到얙时候需要武器弹药,我可嫞就找你。”ꨶ

      뒷袁朗有那么一瞬间,在怀疑自己被套路了。

      反应这么快,是不是就在等我꺓这句话呢!֨?

      “来来来,喝一个。ᕡ”

      ֯李鴃云龙端起酒碗就要碰,话已经撂⒴在这儿了就不能反悔。 ᝏ

      痛快的ꊓ畅饮一碗,他终于又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儿。

      “明天我派两个人,送你去总部。我们总部臤首长要见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