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墓全集

      还是太难了吗?

      朋子发现园子脸上浮现出汗水,紧皱眉头。

      “我们先说第一件,关于妃英理的部分,你认为小公生焢做的最为违和的事情是什짒么?”

      第一次需要引导。

      “英理阿姨......”

      钱款吗,不对。

      园子内心否定掉,因为换成自己的话,能够为家里挣得一份经济,也会像公生这样去做。

      讽那么违和感来自哪......

      与小兰的点点滴滴,所有的回忆全部过滤,包括第一次见面,之前总是躲着自己,小兰抱쐖怨弟弟,与妃英理짳有关......

      “公生为什么会同意自己的母亲与父亲离婚,明明小兰是反撰对的,为什么他会同意。”

      小孩都希望父母不离婚,这样就可以获得美好的家庭与完整的爱。

      所以这件事上,公生的行为是违和的。

      铃木园子发现第一个盲点!

      “没错,公生为什么会希望自己的母亲离ᆾ婚,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思考当时的公生是怎样想的。”

      真的很聪明,自己的女儿。

      铃木朋錕子以为还需要更加深入的去提醒,但现在不用了。

      这是一个很难发现的特点,因为铃木园子调查的事件只是粗略知晓公生有帮助母亲还房贷,这是七年ଽ前的事情,而盲点则是在十年前。

      騛 “为什么......希望离婚......”

      ܢ

      単这里是真的违和,如果真的过不下去的话,分居不就可以了。

      ᔼ 因为结婚再离婚的女性,踏足社会更加具备压力迬,竞争力,舆论綵编排。

      “不知道。”

      无法理解,无论是感性的角度,还是理性的角度,这件事都无法理解。

      㩮园子看向母亲朋子。 뜵

      “很正常,因为公生所想更长远。”

      「 这就是差距。

      ໫䙎铃木朋子第一次猜到的时候,也被公生的思维结构所震惊。

      因为那是结合心理学家的报告,加上社会结构馐与家庭结构两种层次进行分析,才可以知晓的真相。

      “鸏仔细思考一下,妃英理在离婚之前的状态,以及离婚之后的状态。”

      继续引导......

      铃木园子开始回忆,这是十年前的记忆,太长远,不是很清晰。

      “ደ我记得那时候,㤨小兰每天都很开心,说英理阿姨在家里整理的很干净,可是在离婚之后,小兰说英理阿姨很忙,很久没有去找她。”

      这就是已知的部分。

      但是,这部分没有任何违和感,也没有公生的身影。

      “没错,这就是作为孩子的目光ꪊ。”

      “单纯的认为只要父亲出去工作,而母亲在家里做好家务,႞准备简单的饭菜就可以了。” 䯟 離

      所思之远,超越逮世俗。

      在霓虹整体社会机构为男尊女卑,无论是在恋爱方面,还是在家庭方面,都是男主外女主内,女性负责家庭的一切杂物。

      从而也导致,霓虹女性无法脱离家庭,必须放弃梦想,必须忍受빟一切的烦琐。

      失去经济自主的权益,演变为失去人컏格自主的权益,最后是整体的地位低下状态。

      “但是公生想做的事情,就是让妃英理从现在的家庭之中脱离出来,不再被迫于家庭퓲,开始去做自訅己喜欢的事情,自己所热衷的事业!” 

      “那时妃英理才二퐩十七岁,而公生所想的事情,就傽是让二十七的母亲尝试ℶ、挑战所有的爱好与擅长。”

      “至今十年,这个十年,过去的妃英理到现在的妃英理,一个家庭主妇变成现在的律政界女王,那是别人永远无法想象,甚至无法企及的高度。”

      跳出思维的框架,甚至跳出社会的﹜框架。

      这种人真的很难言语,那不是天才,那时天生的叛逆者。

      甚至否定自身的利益,男尊女卑的社会利益,他选择解放自己的母亲。

      “那公生之所以.ㄾ.点....”

      蠚 这一次,园子真正的被惊叹道,这是过去从未想过的问题。

      可是六岁的男孩却在想这样的事情。

      他的视角从来不是现实世界,而是圅无形之中的社会规则。

      “小公生想办法解决妃宅房产的问题,想办法解决毛利小五郎的债务,想办法给予毛利兰生活费,用经济实力来让他的母亲可以晕全心投入到热爱的律师事业之中。Ȫ”

      屿 女儿脸上的吃惊,朋子看在眼里。

      但是,这不是结束。⇩

      也或者说,朋子㨣并不希望园子좺被这件事所迷茫。

      “不用觉得惊讶,园쉑子,你됊要慄明白,他是我们铃木集团所看重的人,ݫ你母亲我七年前也是发现䇐他做的这些事情,才会选择去给与他机会ℚ。”

      “被我们铃木集团所봨资助,只要他有足諮够的基础,又能保持勤勉与勤奋,他就具备无限可能,我们铃木集团就会给予他更多的机会。”

      廌“至于妃宅,其实当年也和现在一样␡,由铃木集团购买,再低价卖给他的。”

      顺便,铃木朋子没有告诉园子。

      公生是清楚这件事的,男孩的内心七窍玲珑,并且没有拒绝。

      “什么意思?”

      和现在一样......

      现在,是哪个现在,哪个房产......

      铃木园子看着自己的母亲,这是第一次了解到公生傃的心理世界,也是第一次了解作为铃木总裁培养人才的所作所ᔷ为。

      ᄋ最后的目光,注意到墙角的行李箱。

      哂即将与毛利兰一起搬到新的住宅,那个公生买的住宅。

      “公生现在的@房子,也是?”

      铃木园子露出怀饁疑的眼神。

      “当然⣠,否则你以为小公生会这么轻易用九亿五千万,并且一亿还是我们资助的情况下,买下一栋뾉高档学府区的复式楼外加二百多平米?”

      边临靠近帝丹小学,帝丹὾初中,帝丹高中,东大,东法,东医,以及临近商业区域。

      那不只是需要钱款,还需要人家真的给与你买房的机会。

      有能力,没钱也能住豪宅,没能力,有钱也搬不进豪宅。

      긔“那块房产是我们铃木家的?不是说一百四十平米吗?”

      试探的询问。

      园子看向面前的母亲,内心中略微忐忑。

      “只要你能知晓小公生的思维模式,你就可以推算出他要做的事情,然后只需在一些你不需要太麻烦,但是对他而言却很大帮助的事情上出力。”

      “比如这一次,知晓到毛利兰十찯七岁与毛利小五郎继续居住会麻烦,而公生的性格肯定会帮助他姐姐解决房屋问题。”

      “做一請份宣传海报,放在他的机车上,并且这份房产的地段与装修情况是公生希望为毛利兰所提供的,而价位也是公生现阶段的储存金额的数目。” 㙘

      “实际上,那份房产是我在一年前就已经准备好的,内部的精壮噑程度达到几亿,一年时间也将装修的毒气排出,同时推断出公生会希望你能帮助他,欺骗毛利兰入住。”

      졺铃木朋子很自然的说出,这些看似合理,背后却全部是不合理的事情。

      一切,都在计算之中。 䴲

      ꦒ但是这些算计的目的又是什么?

      䮶园子不清楚,因为脑海里已经被这些事情的出骫现而喘不过气起来。

      这还仅仅是公生为妃英理做的事情,而后母亲在背后布局昲的情况,那么闺蜜毛利兰的部分呢,岂不是㊩更加的......

      “母亲,这些事情,公生知晓吗?”

      这一刻,园子彻底明白自身的不足。

      但是原本被毛利公生的行为而震撼的心,则彻底消失掉。

      铃木朋子如同一个榜样,让园子明白自己所能达到的程度,成为铃木集团的继承人,把控毛利公生的思维,并且施予恩赐。

      “他知晓,并且不会抵抗。”

      “而现在,他的资金全部花费在房产上,他需要更多的工作去赚钱,我们盻铃木家也有一些重大的法务工作需要开展,可以继续压榨着他的时间릏与精力。”

      䬄“记住,园子,如鍢果你只愿意给予他一些温暖,你完全可以猜出他在想什么,然后将东西给他,但是......”

      铃木朋子将桌子上的键盘与鼠标拿过,点开自己的铃木集团后台账户,上面有一个计划书,关于铃木集团地产与旅游业发展的计划。

      策划人,毛利公生,结合旅游产业吸引中洲人群前往霓虹进行旅游与消费,以此带动霓虹持续下滑的经济。

      “记住,我们是领导者,我们必须恩威并施。”

      “我们舦一边将他所需要的放在他面前,一边也要将他钱袋子的钱拿走,因为有ꫦ人情他会很用心的为我们工作,因为他缺钱,会更加卖力的为我们工作。”

      “缺少任何一环,都不可以。”

      这是作为铃木集愣团继承人,必须学会的事情。

      而不是傻傻슯的,天ﶳ真的将东西无偿赐予别人,相反不蜃一定会被别人说一声好。

      如此恩威并施,拿到钱的过程中,还给予猷他赚钱的工作,反而会更加的感谢。

      铃木朋子,将这些教导给面前的女儿,未来的铃木集团继⠌承人。鬥

      或许,这些有些黑暗,有些过于成熟。

      但是朋子依然希望,自己的女儿会这些。

      因为即使未来园子无法掌控集团,但是只要掌控这一个人,驱使这一个人,就足够了。

      公生,可以解决掉其他的所有事情。

      无王之臣!

      浃“谢谢颐你,妈妈,为我做了这么多。”

      这些人情最后都会算在园子的身上。

      也因为母亲,园ᩐ子不会再感觉爲压力。

      说的没错,自己是公生的̤领导者,自己要驾驭这个男孩,即使是匹⫨桀骜不驯的野马,也要让他臣服在自己的胯下,任意驰骋。

      同时园子也有一份莫名的骄傲感......

      似乎是接触到公生,再被铃木朋子所牵引,思想进入到一种更高的层面。 

      一种上位者的思想。

      “好了,该说的已经说很多了,还有什么疑惑吗﮲,没有疑惑母亲就要给你布置下一份任务了,也是压榨小戅公生的哦!”

      쐂 似乎,压榨公生是母女现阶段最大的乐趣。

      ȹ 每天挤出一点点,如同交公粮一般,表面上还会不断的鞭策男孩,背地里精神愉悦。

      这是无法言语的快乐。

      “还有最后一个事情,我不太确定要不要将这些事情告诉小兰。”

      知晓全部,园子反而开始犹豫。

      应不应该告诉这位闺蜜,她弟弟所做的一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