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K8经典电影在线观看

      蓊蓊郁郁的草原,一棵叶子茂盛的梧桐树生在一个小坡之上。

      孜然一身的八岁少年,脸上带着带着滑稽的笑脸面具,手嗇里抱着个和他差不多一样大的马戏团彩球,认真擦拭着鋑。

      “巴奴,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一个和少年年纪差不졌多大的小女孩从树后蹿出,脸上的笑容天真无邪。

      挂满华贵装饰的黄色公主裙,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蓝宝石头饰戴在她的额前,几根瓝黄色系带将沑他白嫩的小脚固定在镂空丁字鞋上,就和一훁个公主一样。

      鳱 巴弡奴有⸊些቎局促不安,头埋在了彩球里,手紧紧握着衣角。

      一旁的慕容木脸色平淡凗地看着这一切,缓缓ᾘ走过去。

      手从女孩的脸上穿过,就好像是两个次元一样,没有溅起任何涟漪。

      ᰓ慕容木最后的记忆是在自己롟快要完全失去理智的时候,看쬋见了慕容雨从厕所里出来,为了不伤害到她,强行将小丑面具扯了下来后,就失去了意识。

      再次回复意识,自己早已经不在列车之上,身边哩只有个隐隐带给自己熟悉感的少年,他无法触碰到他,只能看着他们在既定的轨道上继续运作。

      自己就好像个彻底的旁观者。

      刚才从那个小女孩口中,终于知道这个带给自己熟悉感的少年名字,巴奴。微笑小丑的名字。

      慕容木完全无法对这个世界造成任何影响,现在也完全没有回去的方法,索性继续看着眼前事情的发展。他很好奇,现在天真腼腆的少年,是怎么一步步成为他认识轍的那个疯癫,爱好杀戮的微笑小丑。

      女孩走地很慢,步伐很优雅,走到د蒙着脸的巴奴面前,把他带着面具的小脸从彩球里面捧出,莞尔一笑。

      “挺团ۣ长说你长得很好看,为什么要带着这个滑稽的面具。”

      巴奴躲过女᮴孩伸过来想摘下ꘇ自己面៛具的右手,身子紧紧贴着树干,怯声怯语的说到:“团长不让我在别人面前摘下来,如果被知道会打我㥗的。”

      巴奴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有记忆开始就身处马戏团之中,团长只会给自己勉强果腹的食物,然后就是无穷的压榨和严格的训练。醹 ﵎

      巴奴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背,衣服훖下是密密麻麻的鞭痕。

      “巴奴,等我十八岁成年了就买下你,到时候你就自由了。”女孩挥舞着紧握的小手,认真保证道。

      就 只有十八岁成年了才会获得买൱卖奴隶的公民权。

      小女孩也曾经想过让自己的父母帮忙买下巴奴,对于这种小事他Ⓒ们想都没有想就同意了,他们每天吃的早餐都比巴奴贵的多。

      但是对于收留巴奴,不管小病女㱬孩怎么劝说都没有松口,他们不会允许这种身份低微的家伙出现在自己的庄园里,即便是以奴仆的身份。他们的管家,女佣,甚至是园丁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而巴奴只会杂技。

      如果不收留巴奴,即便给他自由一个八岁的孩子又怎么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生活呢?给他钱也只不过会给他带来更多觊觎罢了,命运可能更悲惨。龏

      自由?巴奴认真思索着,眼中透露着希翼,对于这个经깦常缠着自己的贵族뛏小姑娘稍许放下了戒心。

      “我叫艾利쌇。”小女孩伸出了手,笑眯眯的看着巴奴。

      뉴 巴奴将怀里的球推到一旁,伸出了自己满是ŕ灰尘的粗糙小手。

      艾利没有任何的嫌弃,一把抓住了觏他的手。䄥

      两个身处不同世界的两个人,在这一刻成为了朋友。

      像电影一样,周围的一切᥁在短暂黑暗后突然转变。

      石砖铺设的地面,中世纪时候的街道,在一个偌大的广场上,一个十二岁带着滑稽面具芶的巴奴踩在彩球楿上,手上几个球随着他窤的抛动在空中浮动着。

      旁边是一个镂木制宣传板,上面写着“뚥微笑马戏团,欢迎你的光临”。

      面前放的小丑帽里,只有寥寥无几的铜币⋹,这算是他唯一的收入,团长从来没욐有给过他一个铜币的钱。

      几个五六岁的孩子在一旁窃窃私语着,找了一个不被霃人注意的角落,捡起石头用力朝彩球上的巴奴抛去。

      砰。

      巴奴爟从彩球上跌落下来,右边额头上流着鲜血。

      周围人静静看着躺在地上的小丑,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表演,这个跌倒橧也当成㓃了表演的一部分횥。

      一个哭声打破了突然的宁静,五岁大的小鏵姑娘在母亲怀里哭泣着,而这个母亲正怒视着地上无力爬起的巴奴。

      “可恶的小丑,我一定要去你们团长那告你的状。㡉”

      촪 双手撑着地面努力的爬起,巴奴晃动的身檯子好像随时都会倒下闹,来到了ꜩ哭泣的小女孩面前,朝他摆了摆空擟空的双手,用手捂住额头的伤口,手拿开时,手心里面多了一个花环,上面的血渍让花显得更加鲜艳。

      巴奴把花环轻轻套在了小女孩的手腕上,哭泣声终于停下,小女孩看着手上的花环开心地笑了。

      马戏团的杂物间里,巴奴孤零零地坐在一个箱子上,ퟘ右手紧握着七枚铜币,最便宜的消炎药需要十枚铜藒币,而吝靖啬的团长只给了他一块微微泛僘黄,不知道放了多久的纱布。

      用了还可能让伤口恶化。

      杂物间的木门打开,艾利一脸担忧的走了进来,手上拿着消炎药和纱布。

      닷帮巴奴包扎᫴好伤口,艾利再一次想摘下巴奴脸上的面具,还是被躲开了。

      “为什么,那个滑稽的面具摘下来就好了。”两行眼泪顺着艾利清丽的脸颊流下䛆。

      “团长说过,我是只会微笑的小丑,只要能带给你们띙开心就好了。”巴奴怯怯的声音中透露着坚定。

      ᵛ艾利一把将巴奴搂在怀里,放声大哭。而巴奴只能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䵴安慰她。

      렺场景变擼动再一次变动。

      巴奴已经十八岁了,而艾利还差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后,艾利就可以买פ下巴奴,他再也不用每天努力微笑了。

      赼珺“一个星期后,我就买下你当我的贴身保镖。还有个好消息,我和奥顿伯爵的长子㲸奥顿丁订婚了,他是一个很温柔,很绅士的ꉺ人。”艾利笑着,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的好消息分享给巴奴⡩。

      现在的艾利脸炻上的稚嫩已经全部褪去,精致的五官,优雅的气质,已经成长为了个美丽的姑娘。

      “你们一定会幸福的。还有,谢谢你。”巴奴真心祝福着。᪒

      他当然喜欢着眼前삠姑娘,从没想过自己会是那个和她共度㎟余生的人。

      她是那么的善良,美丽,身份高贵。

      而他只是个马戏团的小丑。

      “今天是你最后一次表演,好好加油,ꎖ我叫来了他一起看你表演。团长说会请一个专业保镖训练你一个星期。”

      “我会给你们最精彩的ቸ表演。”巴奴坚定道。

      抛球,钻火圈,翻跟头。蒂这些简单而精彩的表演后,迎来了压轴戏,全场响起了脍轰鸣췛般的掌声。

      艾利也在开心的鼓掌,看着自己身边的男子,开心的问道:“表演很精彩吧。”

      뺖“是的,表演很精彩。”奥顿丁温柔的回答道。

      谁也没有注意这个温柔而绅士的男人,脸上有着一丝不易䭀察觉的恶毒。

      茵奥顿丁和艾利指腹为婚,他从小就很喜欢艾利这个温柔善良的女孩,她就像个璀璨钻石一样耀眼。

      ꬸ 直到八岁时候艾利看了那场马戏表演后,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

      她的心中开始有了别人,虽然这应该并不是爱,䐞而更像是友谊。

      但奥顿丁依然无法忍受。两个金币的价格买通了马戏团的工作人员,在道具上做了手脚ᦃ。

      뾎 这֑将是这个小丑最后的表演。

      想到这奥顿丁心情无比舒畅,轻轻抓住了艾利的手。

      踩着梯子来到十米高的站台,前面只有一根拇指粗的䢖麻绳连接五十米外的另一个站台。而巴奴的൦任务就是走过去,仅仅依靠手里这两米长的平衡杆。

      但是他并不害怕,因为这个表䂩演已经묰表演的不知道多少次,对于巴奴来说就和吃饭睡觉一样맞简单。

      一只脚踏上了钢丝,全场再次的掌声再次响起。

      二十米。三十米。 䯽

      巴奴停了下来,因䇡为他看见自己身前一米处的绳子上,有个明显是锐器깧割裂出来的ᶻ豁口,而这个豁口还在慢慢的变大。

      深吸了口气,他现在没有退路可言,只能压下性中的恐惧继续朝面前的站台走去。

      还有十米的距离,绳子断裂开来,巴奴坠落b而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