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3gqq登陆

      断九拭完剑后,又将绿绮拿出,细细以丝帕擦拭起来,不断调校,而那两人却早已于院落小亭之中,抚得一遍又一餛遍却仍自不变的《一见喜》来,只是偶尔传来高绛婷那娇甜之声“再抚,再抚”,未闻它言。

      待近午时,却来一人扰了这份惬意。一轩中弟子急急前来,与断九相说,轩主让他独自先至诸贤殿中,与七秀同道陪宴践行。若高姑娘不愿赴宴,那边请在梦回岛上用过饭后,自行前往思齐书坊与众人会合便是。

      思齐书坊,虽名为书坊,却实是长歌轩观月湖出得千岛湖的栈口所在,只因每年于轩中观月论经宴开宴之时,前来赴宴的士子们都会聚于此地陈列书籍,互换互易,品书阅卷,故而得思齐书坊之쁩名。

      见轩主命弟子前来传唤,断懜九却是有些犹豫,若是自己这般走了,那师弟便要与高绛婷独处于此,虽说凤息颜也快回来了,但他仍是有些不安地向那弟子问道,可否待凤院长回来后,自己再퓢行前去赴宴。

      闻言,那弟子却是恭声推说,此时已近开宴,不便让两位坊主相候,断九也知,自己要以长歌轩大师兄的身份出访七秀,⽦若是不去赴宴,未免有些失礼。

      正待断九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司轻月却是向着断九嬉笑道:“大师兄,你快去吧,二师姐也快龤回来了,说不定,你ꌊ还未到岛边,便能见着她了。这一会儿,不碍事的,况且,还有小结巴在这。懶”

      断九闻唰言,心想,高绛婷虽是尚幼,但其修为㚌却也已是颇深,再加上师弟这几日,已是将六莲剑意融汇贯通,问莲剑式也早已纯熟,便算是有强敌袭来,也自可挡得一阵,至少能撑到凤息颜回来。

      念此,断九便即将琴剑㜗负于身后,拿好行囊,向司轻月温笑道:“既如此,那师뎤兄我便先走了,这几日,我不在时,你要好好听息颜的话,若是她有事不得陪你,你便쇬先去海心苑海师叔那暂住数日,我定会在‘那时’之澀前赶回来看你,你要好好习琴练剑......”

      那弟子于퍠一旁见得断九如此啰嗦,脸上也是焦急不已,可却又不敢出言催促,司轻月见得,忙即作势将断九向庭外推去,一边说着:“知道了,知道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断九见此,쇊也便⸅不再多言,转身不舍地看着那一脸欢喜的司轻月,便想要抬手抚一抚他的头,可手抬至半,却㺉又缩了回去,又复念得一句“푠保重”,便欲转身离去。

      司轻月不待他转身,便是一把将其抱ꭙ住,趴于他耳边不舍道:“大师兄,我会想你的,你自己也要多保重。”

      说完,便从断九身上滑了下来,向着他呲牙咧笑,可脸上,却也是甚为不舍。断九向他温笑着点了点头,便即转身与那弟子一同离去。

      不知为何,司轻月看着断九离葮去,却是顿感不安,神色也不复方才那般欢喜,心中只想将断九唤回,似是这样,才能抑住心中那股莫名的不安之意。

      高绛婷见此,忙轻轻握蜚住司轻月的手宽道:“瓜猴,不过数日,我与断大哥便会归来,道不得这般难过。难道断大哥从来没有离开过你么?”

      司轻月被高绛婷那只暖糯的小手握住,心中也是安定了不少⏉,也未与高绛婷言及,断九以前离开之时,自己却并未如现下这般,如此不安。

      断九离开后,司轻月心绪不宁之下,也未再与高绛婷抚琴舞剑,惜而是静静坐于小亭内,出神地望着院駞门之外,而高绛婷也未再言语,只是紧紧握住司轻月的手,陪他默然静坐。

      可不到一刻,莫禾也是急匆匆地赶来,见两人횁坐于亭中,忙即上前问道:“司师↠弟,大师兄呢?诸贤殿宴즣席已开,轩主见他迟迟未至,便让我前来唤他,顺便带高姑娘一起过去,宴席过后,众人便要出发了。”

      ᐐ司轻月神色本是有些木讷,闻得莫禾之言,却是急地跳将起来,把着莫禾双肩问道:“大师兄方才不是已经被一名师兄奉轩主之命请走了么,为何此时,莫师兄你彚又是前来?”

      莫禾闻言,却是笑着应道:“这么说来,想必是之前前去迎请宾客的师兄弟们将大师兄请了过去,轩主倒也是这么吩咐ᙊ他们的,嗯?为何司师弟你如此焦急,难淹道有何不妥?”

      司轻月闻言,心中更是不安,可按莫禾所说,却也并无异处。随即,司轻月便于䙅一旁自顾思跗起来䄕,也不再理会莫禾。

      莫禾见此,也是一头雾水,但念着事急,也未作多想,随即便出言相请高绛婷随自己前去赴宴。

      高绛婷颔首应得,便即缓缓躬下樞身子,将司轻月轻轻揽于怀中,于他耳边柔声道:“轻月,我这便要先走了,我不在这几日,你要好好养伤,等我回来。”

      司轻月正自出神之际,却被高绛婷轻轻揽住,顿时便闻得阵阵少女芳香,忙自回过神来,不自⩣觉地便将手轻轻搭于高绛婷腰际,不舍畠道:“你也是,好好照顾自己,也帮ꆯ我照顾好大师兄,我就在这梦回岛上蒘,等你们엘回来。”

      而莫禾见得二人这般旖旎,也是含笑转身,不愿出言相扰,直至听得高绛婷唤得一声“莫师兄䧪,我们走吧”,莫禾这才转过身来,向着司轻月说得一句:“司师弟,你好好养伤,得空我再来探你。”

      见司轻㬔月센轻笑颔首后,便即与高绛婷向院外离去。于院门口,高绛婷又是回过头来,娇笑着大呼得一声:“瓜猴,等我回⪣来。”司轻月见得,也即摆手示意,回呼得一句:“好”。

      闻得一声盈盈娇笑后,院门外已是再难见那妙曼身影。

      却又徐徐闻得那莺莺哼唱之声从远处传来,哼的却是那《顊一见喜》的曲调,曲声愈来킅愈远,渐至难闻,可司轻月却是听得有些痴了。

      司轻月默得半晌,便即将洛神清音取出,抚曲宁心,可越抚,心中却是越感不宁。高绛婷走了一个时辰,看这日头,也已是将近申时,却仍是未见凤息颜回来。

      司轻月再是坐将不住,将洛神清音搁༛于一럐旁,便欲起身前去栈口相候。

      未动身形,却忽闻得院外传来一声轻唤:“院内抚琴的,可是司师弟?曲声虽是有些急拍,却也称得上妙哉,司师弟果然厉崷害。”

      졇 而后,司轻月便见赵宫商微笑着款款步入院来,其后却是跟得他那好友王相如。

      司轻月见这二人入内,忙神色警惕地又复端起洛神ﲆ琴音,冷冷问道:“你二人,来此作甚,梦回岛早已为轩主所禁,无令,不得入内,难道,要我寻韩师兄前来,请你二人去天道阁说道说道㱃不成?”

      王相如闻言,顿即怒道:“我二人奉赵老祖埏之命,前来与你致歉,你怎这般不识抬举?”

      司轻月正欲出言回击,却闻赵宫商急声喝止。

      随即,赵宫商便向着司轻月赔礼笑道:“王师弟的脾气,向来不好,轻月你是知道的,就莫要与垓他计较了,我们这次前来,便是为问蛺琴试之鑅事,向司师弟致氁歉来了,因迟迟不见司师弟⅁出岛,故而冒昧前来相扰,还望司师弟见谅。”

      说着,便见赵宫商于王相如手中接过一锦盒,呈于石桌之上,小心打开。

      随即,又闻赵宫商微笑诚恳道:“盒内乃是我赵家珍藏的一株千年血参,司师弟这次失血甚多,戒此物,正好略助师弟回补气血,固本培元,还望司师弟莫要为先前之㥖事,记恨我赵家之人,师兄在此,向你赔礼了。”

      言毕,赵宫聦商竟是缓缓躬身一礼,此礼之诚,连司轻月见得턱,也是一惊而起,瞥得盒中,果真是一株通体泛红的老参,绝非作假,便是于海心苑中,也不过存得数样珍草,能与之相较。念此,司轻月对于二人此行之意,䲋也是不由得信了几分。

      半晌,赵宫商仍未起身,而王相如却已是面露不快之意,司轻月见此,也不好再让赵宫商这般躬着,忙伸手将其一把扶起说道:“赵师兄,你既已如此说得,师弟我又怎能怀恨于心,此物过于珍贵,还请赵师兄收回,此事已过,往后不必再提。”

      于赵宫商连连펍相请之下,司轻月却也不好再辞,便即收下血参。

      见司轻月已是不再计较,赵宫商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随即,却是面露狂热之色地与ꓨ司轻月论起方才所奏之曲,以及那日司轻月相抗《染魄》、《踏血》之事。

      司轻月见赵宫商如此热切,也是不好推辞,⍚相谈之下,竟是越谈越欢,少与同龄人交流的司轻月,谈得半截,已是主动与赵宫商攀论起来,两人皆是忘了王相如却还晾于一旁,司轻月也忘了凤息颜迟迟未归之事。

      王相如当日见得司轻月手中海天孤᧫鸿,早已是猎奇不已,此时见两人入神,又见海天孤鸿便于一旁,再是捺不住心痒,伸手便将海天孤鸿取了过来,一把将其于布囊之中拔出,黑芒闪过,直照得两人一愣,便即停住了话头。

      王相如举剑望去,不由得啧啧称奇:“好剑,好剑。”司轻月回过神来,忙一把夺过海天孤鸿说道:“此剑凶戾,莫要随意碰触。”

      王相如ዳ闻言,却是抱臂嗤声道:“哪有你说得这般邪乎。”

      ⤖随即,便又是向着司轻月略显兴奋道:“你与宫商说了好一会儿琴曲之事了,那日见你,剑法也是颇妙,正好,我的《相知剑意》前些日子也已练至刻梦圆满之境了,咱们这便比试比试如何?”

      司轻月喜剑更甚于琴,但垩奈何,不论是大师兄还是师父,都能将其轻易击败,而喂招练剑之时,却又不得尽意。此时见王相如欲要斗剑,忙自欣然相应。

      導 而赵宫商于一旁见这两人关系,似是有所缓和,心中也是甚喜,便于一旁笑道:␸“好,常闻祖父赞得太白先生的《青莲剑法》天下无双,此次终是得见,你俩点到即止便是,我于一旁裁决观战。”

      言牂毕,三人便移步至院中,司轻月与王相如互行试礼后,便即指剑斗了起来。

      王相如的《相知剑意》不过刻梦初境,虽已是大成,但与六莲之境的《青莲剑法》相较,却是逊色不少。

      两人斗得二三十招,王相如便已是招架不住,拆得一招后,见司轻月又是连点两下枫树,向着淃自己凌空剑来,便欲在过得此搂招后,即向司轻月开口言败。

      ԥ司轻月点得树干,转身之时,又岂会不知王ක相如已是见拙,这最后一招问莲·剑戏鱼之中所蕴剑势,实则已是收了不少,便是王相如躲闪不及,中得此招,自己也能及时收剑,而不致失手误伤。

      可待得剑至之际,司轻月却是忽然闻得一股刺鼻的血腥之气,脑中顿时一冲,剑身所蕴内息,竟是瞬间陡增。

      待司轻月回神之时,海天孤鸿却已是穿胸而入,直没剑柄,素来冷静的赵宫商,见得此景,也已是惊得不能出声,楞于当场。

      司轻月望着眼前不断吐血的王相如,听得他缓缓呛声着“为何?为何?”便见他扶着剑身倒了下去。 䙉

      司轻月此时,脑中便如顿起一声惊雷一般,轰得一下,便是慌了心神,忙将海天孤鸿拔出믊,定于地上。

      随即讷俯身扶住已是翻得白眼的王相如,口中惊惶地喃喃着:“为什么,为什么,我明明已经收剑了.......”

      而赵宫商此时,也已是回过神来,忙⓺自冲了过来,一把将王相如接过,连点数下,略作止血后,便即红着眼向司轻月悲声吼道:“为什么,为什么,王师弟他...他就算对你刻薄了些,你又怎能下得如此毒手。”

      被赵宫商推到在地的司轻月,此时已是不知该作如何解释,只是不停地怯声念着:“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已经收剑了,只是......”

      赵宫商吼完,却是不再理会司轻月,横抱起已是不行的王相如,便即跃身而起,向着岛外掠去,可即便是海清就在此地,只怕也已是回天无力。

      而司轻月此时,也已是有些发晕,待两人走后,便即慌着大喊起“大师兄”来。

      裟半晌䖛,凤息颜也终是回到梦回庭,只见떓其神色惊急,一身红裙竟见多处破损,凤冠也是有些散落,显是方才与人有过恶战。

      凤息颜纵身入内,见得院中那摊血水,心中已是凉了半截,急忙抬首蘏望去,却见司轻月此时,正自瘫坐于亭中,凤息颜连忙上前,将其一抱住,略带哭腔地问道:“你这臭小子,到底出什么事ვ了,有没有受伤,那摊血迹又是怎么回事儿?”

      可过得半晌,꤉也不见其回应,⋠凤息颜静下心来,方才听得司轻月口中,正自不断轻声唤着“大师兄,我没有杀人,大师兄,我......”

      凤息颜见此켕,便即一指点在了司轻月身背天宗穴上,片刻,便见司轻月双眸,已是渐渐回琫过神来。

      凤息颜见他已是回神,正欲出言相问,司轻月却是“哇”得一声哭了出来,一下扑入凤息颜怀中,哭喊道:“二师姐,你可算回来了,我...我......”

      凤息颜见此,也是将其紧紧揽住,温言慰得半晌,司轻月方才缓缓向她说了方才之事。

      孈 这是司轻月第一次杀人,所杀之人虽说与他向来不合,但却也是他的同门。若不是他失手误杀,说不定日后还能成为好友。

      凤息颜又怎会不知师弟此时是何感受。她虽是不认识自己第一次杀的,是为何人。但是,她永远也无法忘记,那时的她,躲在帐篷里,吐了多久,又哭了多久,若非得天策府的엨老兵相助,还不知道有没有后来的‘一气倾城’之说。

      虽是如此,㺕但凤息颜也是清楚,眼下,已由不得司轻月慢慢适应。若此事传得赵家之▦人耳渊中,必有大事发生,说不得,赵家便要借以此事,向轩主发难,甚至螌要依门规,严惩小师弟,更别提远在长安的王家之人闻讯后,又会是怎样的震怒。

      到时候,轩主便是再如何回护,那也无济于事,毕竟,弑杀同门,放在哪里䨰,都是难以宽恕的罪名。

      ᶉ 略微劝得小师弟几句,凤息ᑿ颜便即将洛神清音与海天孤鸿收好,负于背间,一把빩扶起又是頽坐于地的司轻月,向着岛外掠去。

      不到半柱香的功夫,两人便已至揽月岛断崖之上,方入崖间,凤息颜便高声呼道:“师父,师父,别睡了,快起来,小师弟他...小师弟他出事了!”

      片刻,便只闻得一声破窗之响,李白已是由怀仁斋二楼破窗跃下,见得司轻月于此,倒也是舒了口气,忙将司轻月于凤息颜怀中接过,疾步向怀仁斋内入去⻽。

      进得斋内,李白便即将司轻月放入椅中,一把抓起司轻月之手诊看起来,见司䜈轻月并无甚异处,便即向凤息颜问到发生何事。

      搢 凤息颜顺了顺气,便将司轻月所说之事详述与李白知晓,李白闻言,却是冷声喝道:“那你呢,阿九去七秀了,你怎么不好ퟔ好护着他?倒去哪,弄成这幅模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