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快播种子

      说起中央高塔就不得不说起两千五百年前的史诗事件,暗月遗迹的出土,皇家历史中记载,当年亦是世袭之年,先皇带兵杀入突然出世于超大陆中央的遗迹之中,三日后仅有先皇一人身受重伤带出暗月古卷,不久便陨落于深宫中,新皇登基,着手破译暗月古卷,从中得出一系列骇人听闻的消息。

      随即依照古卷内섚消息,解决了当年蔓延超大陆近五载的瘟疫,随后下令迁都,并兴建中央高塔,以古月王朝的实力,也经历了三朝女帝才兴建完成,中央高塔启动之后,就神奇的解决了当下正闹的人心惶惶的旱灾。

      随后百年才逐渐从古卷中逐步破ꊒ译出延续至今的王选模式,军政模式,甚至是民㏊生等大事,随着皇位更迭,每一任女帝登基,古卷中都会浮现出新的内容,而古月王朝能延续至今,暗月古卷功不可没。

      ⺀古月王朝更像是如果秦朝能延续四千ᚁ年的样子,陆离一路所见人物景致全是很古老的华夏风格,一路上灵月简单的介绍了一些人尽皆知的古㉺月王朝的情况给陆离,也从陆离的反㩛馈中试图寻找破绽。

      可陆离表现很稳定,让灵月并未察觉异常,灵月心中更是坐实了几퉾分自己的古卷能力便是唤蓀出这人,却不知古卷此意究竟为何,也在᠔暗自思索。

      一行人便这样各怀心思的来到了俷中央高塔。

      “这……好壮观!”陆离虽然一早就从老远看到了这座惊人的巨塔,可真正到了这塔底,才发现,这座塔怕不是比地球上最高的建筑都要高,这怎么可能呢,按宨照一路上自己的见闻,最高的建筑不超过六层,而阄且都是古香古色的木质建筑,这座完全줴由灰色看起来是方石建成的高塔,쪏怎么做到的?

      不同于陆离所了解的任何一种建筑,中央高塔就是简简单单的圆숲柱体,越向上看去,塔身越细,底部直᥸径目测有两平方公里,高度却比魔都的海上之巅看起来都要高,目测有上千米高,这可不是地球上金字塔或者长城那种能够猜想到如何建成的建筑结构,而是一种让现代人拿石头建都不可能建成的玄妙结构。

      “很壮观吧,这座塔,也是古月王朝最大的奇迹រ,塔的根ハ基就是曾经的暗月遗迹。”灵月仔细观察这陆离的表情,那震惊丝毫不作伪。

      在古月王朝,中央高塔下面就⌣是暗月遗迹是一个人尽皆知的事情,古月王朝并非十分封建,反而很开放,民众知道很多事,从陆离웂的表情上能看出,他是真的不了解暗月遗迹是个什么东西。

      于是灵月又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中央高塔⍱的始末由来,随着话语,侇一行人来到了高塔内部。

      高塔内一点都不昏暗,明明在ﻜ外边看不到任何透光的结构,内部却充满光,显得很诡异,好像阳光被摄取进塔内一样,却看不到任何光源。

      塔的一层是一个巨大的空旷广场,广场蚈中央立着一个神奇的玻璃罐子。

      陆离已经放弃了思考这究竟鮾是怎么回事,只是不停的䒙在观察细节。

      ⠙ 陆离认为如果自己是真的疯了,看뷃到幻觉的话,那么细节一定是朦胧的,世界一定是有明显边界भ的,可自己一路上十分清醒,观察到的所有人物和景致的细节全都没有丝毫破绽。

      让他心中更加췝确定了自己应该是真的穿越了,最后一步就是去塔顶看一眼这个世界,有没有很明显的䧿不协调咧的边界。

      不得맳不说똢陆离是真的谨慎,因为他深知生活不㴡是童话,穿越那种事儿在平时看看小ᗚ说和电影也就算了,真的在现实中发生的概率……

      应该是微乎其微,按킵理来说人突然消失倒是有可能,但恰好来到另一个世界,还是廙有斗着人类的世界,这个概率可太低了,而且这个世界的建筑和人,都很像古华夏,这种概率就更低了ㆴ,毕竟科学界并未真正探索清楚有没有平行世界。

      女帝©带着四个银甲军士和陆离,进入了那个玻璃罐子,陆离并未乱碰任何东西,他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忌讳,万一惹出误会,被杀掉都没地方说粔理去。

      随着女帝在玻璃罐子入口处轻点了几下之后,玻璃罐子的门关上了,然后……原地飞了起来!

      㢅陆离吓了一跳,紧紧的抓住了旁甲边的一位银甲军士,那四人手中葊的剑立即抽出,陆离赶紧松手,并举手㫪后退表示自己没有恶意,灵月女帝感觉有些好笑,自己当时第一次进入这个被母亲称作“电梯”的东西的时候,反应和他如出一辙。

      陆离恐高,而且这玻璃电梯,是全透明的,连绳索和底都看不见,不过他还是强忍着恐惧站在原地。

      灵月看到他眼中的恐惧突然感到有一丝丝愧疚,于是说道“降低戒备等级至三级,眼前之人似乎并无恶意,不用太紧张了。”

      随后亲自走上前去,伸出手抓住陆离的手,说道“很害怕吗?”

      陆离心跳漏了一拍,鄄这少女一看就身居高位,而且气质面容全赑都满分᳤,那一份清冷更添几分别样的魅力,可她能如킼此温和的对待自己……

      灵月心中也有샶自己的⤹想法,暗月古卷几千年从未有错,既然带来这个人,想必不是让自己虐待的,那么先表示一些善意,以补偿他之前秎遭受的那些惊吓也好,毕竟天知道这一次是什么情况,也许解决此次灾殃的关键就在眼前之人的身上,那么提前布局显然更有效果,如果自己贸然给人得罪死了,才发现此人用处,想必也是十分困扰。

      ꧅陆离这次还没反应过来,灵月就是微微一笑,说道“我小时第一次进入这电梯时,反应与你一般,后来才逐渐习惯。”

      陆离却捕捉到了关键词“你是说……电梯?”

      他努力的克服着恐惧,示意眼前的少女自己已经好些了,灵月才放开他的手,回道“没错,虽不知何意,但古卷上的记载,此物就名为电梯,难不成你曾听闻此物?”

      陆离苦笑,是个现代人都知萖道电梯,可即便是返现代也没有这种看不见缆绳的全透明电梯吧,还如此宽敞,六个人站在緅其中绰绰有余,不᫘显拥挤,更何况是这种一看就是古代的世界。

      “我是知道电梯,可是我的那个世界也没有这样……神奇的电梯,我们那吠边的都是一个封闭팼的金属箱子,有自动的绳索吊起潅,虽然也有透明的,但嚦至少是有绳索的。”陆离回道。

      灵月点头,心中也在思索,想来此人的世界与古켹月超大陆镜有什么联系,可一切又隐藏在迷雾之中,让人不禁深思。 嬟

      很快,쓭电梯到了尽头,最高处依然是空旷的大厅,唯独不同就是,当玻璃电梯落Ձ下去之后,从天花板槓上落下来一Ӽ个蔚蓝色的庞大球体,落在了刚才电梯的位置上,将其填满。

      “这是…㟥…”陆离观察了一圈龎也没看到外部,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果然还是幻觉了吧?

      “别急。”灵月上前一步,右手悬于蓝色球体】上空,蓝色球体光芒大放。

      挍 然后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中央高塔的塔尖,徐徐展开了!

      焕塔尖像花瓣一样绽放,巨大的石板交错轰鸣,陆离嘴角抽搐,这特么什么鬼技术,别说现代쒙了,地鯟球再过几忉百年恐怕也不可能在这么䩓高的高空做这么巨大的可变石质结构!

      随着石板展开,一望无际的城市才真正的显露,陆离发现那些石板摊平之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露台,足有两个足球场大,边缘处像花瓣一样分成八分,他小心翼翼的四处观察。

      底下的人物与建筑已经非常渺小了,陆离脸上的表情都要僵住了止,可怜他一个恐高症,却在这么高的地方,还要观察和思考。

      可是无论他怎么看,底下的世界都在徐徐的运转着,房子的炊烟,路上的车马,远处的城墙,不远处的皇宫群,៶都条理分明窯,没有一丝违和感。

      䛾“如何?可᳹是能确凿你心中所想삛?”灵月此时也完成了例行巡视,走上前,问道。

      “恐怕我真的是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礧…”陆离顿时想起自己还有家人,还有……可这一切都离自己远去了。

      心下一片迷茫,灵月也⨩看出他的迷茫,说道“无妨,来者是客,吾堂堂古月王朝一定有你容身之处,可能与你家乡有别,但如有办法,吾亦会助你归途!”

      Ỡ听着眼前少女强大气场且夺定的话语,陆离竟然感觉到一丝澏安全感,暗笑自己心态还是要锻炼,随即很快整理好自己心态,说道“多谢,既来之则安之,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灵月看到眼前之人如此快速的接受了事实,并且回复了ᅶ理智,心中也是㮴微㮒微赞赏,若是设身处地的想一想,羉自己如果流落他乡,想必也未必能比眼前之人更平静。

      “吾圣名灵月ᛢ,乃是古月王朝当朝女帝,幸会,天外之人,陆离!葕”女帝灵月在这一刻气场全开,陆离都不禁侧目,按ﺟ理来说现代人在大量信息的洗礼下的接受能力都是很强的,可也헚不禁为这一份强大的气场动容。

      ஥ 陆离赶忙回道“先前不知女帝大人身份,䞸多有冒昧还请见谅!”说着按自己印象中的古代礼仪鞠了一躬。 毕

      疏灵月看着这不甚标准的礼仪微微勉一笑,说道“免礼,吾知你是天外之人,初来此地,那么……”

      话音未落,高塔中央的蓝色球体却陡然光芒大作,一个机械电子合成音出现,用纯正的中文说道“检测到游荡者降临,预设系统开始运行!”

      灵月眉头一皱,之前像是雕像一样立在一旁的四位银甲军士也瞬间护卫在灵月身前,陆离也被这异象惊呆,这玩意儿说中文的?

      灵月却并未像可以听懂陆离说话一样听懂这句话,她也在暗自思索,历代女帝都会定期天巡,这是古月王朝的规矩,可从未听闻有如此异象,想来此事与陆离有关,但也应该并非坏事才对。

      正思凶索中,陆离便感受到脑海中的神奇声音再次鸣起,轰然的钟鸣环绕,连一旁的灵月等人都听到陆离头上发出的浑厚钟鸣……

      未等陆离作何反应,一股庞大的吸力将陆离整个人拉至蓝色球体上空,随即,冲天而起的湛蓝色光柱,淹没了他的身影。

      灵늠月女帝微微一惊,这景象声呓势浩大,轰鸣的声响,大地的颤动,纷飞的气劲,刺目的光芒,一切都显出这一刻的非同凡响忏。

      只是不知陆离療是否无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