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狼人ios怎么下啊

      一头酒红色的长卷发,遮住半边脸蛋,穿着紧身的黑色制服,很能诱发雄性的荷尔蒙,五官既有西方人的立体,也有东方人的柔和,像是混血儿,美艳动人,画着黑色的眼影,浑身透着成熟慵懒的气质,宛若一条美人蛇。

      一位明媚动人的年轻女性,穿着黑色连体运动紧身衣,勾勒出让人血脉贲张的火辣身材,外面罩着松松垮垮的黄色连帽衫,运动风十足,肤白貌美,气质活泼如同精灵,戴着银质圆耳环,抹着淡淡的眼影,鼻梁高挺,五官立体。

      蛾眉带秀,凤眼合情。腰间弱柳迎风,面比夭桃映日。云鬟半卸浑如鸦翅慵飞,檀口微开恰似朱樱一点。白绫氅罩着百花红袄,绣罗裙亸出双辫金莲。丰姿艳丽果然光彩射人,体态轻盈端的声客倾国。都道蕊宫仙子谪人间,却是月里嫦娥临下界。

      “水云间逍遥叹,为任务而来。你们又是谁?来这里做什么?”逍遥叹看着面前出现的三个气质不同的美女,直接说明来意。

      “小女子司命,来自于万寿无疆司家。”古装女子盈盈一拜,对逍遥叹回礼。

      “克丽丝.蒂娜,来自于魔域,无意中进入这中州,现在在找回去的途径。”制服女子冷酷的回答,不断地打量着逍遥叹四人。

      “凤冕,来自于中州玄女门。”身着运动风女子闪过一丝疑惑的眼神,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三位姑娘,不知道你们来此何事?”逍遥叹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味道,总感觉自己认识她们,有可能是一个,也有可能是全部,但搜索所有的记忆,他可以肯定,这三个人中没一个自己曾经见过,至少在这曙光大陆中没见过,现实中就不知道了。

      “我们说自己是来旅游的,你信吗?三位大帅哥。”凤冕呵呵一笑,动作尽显妩媚。

      “哈哈哈!这年头美女说什么都是对的,我们自然是信了。”

      “那还有什么问题吗?大帅哥。”

      “信你们的鬼话才怪。”

      “师父,美女是什么意思啊?”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乖徒儿啊!红粉骷髅说的就是美女,具体意思就是扒开衣服,剔除外面的那层皮相,就是美女的意思。”

      “哦,师傅,你的意思是说她们是魅魔。”

      “小娃儿啊!姐姐我来自魔域,但和魔可是扯不上任何关系哟,倒是你们这妖域啊,妖魔之气太重,惑乱众生,才是真正的魔啊!”

      “乖徒儿,听到了没?现在师父传授你第一个忠告,出门在外不要碰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越是漂亮越会骗人,他们不但会骗你的钱财,你的心,甚至连你身体都不放过,真正做到了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步。”

      “。。。”

      “逍遥叹,作为一个大人,为人师表,师德很重要,你这样带坏小孩。。。”

      “蒂娜美女,这是无数前辈先贤总结出来的经验,孔大圣人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有道是天何美女之烂妖,红颜晔而流光。此祸水也,必灭火矣!帝王又有言宁愿醉死温柔乡,不慕武帝白云乡。坊间传言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皆是可,最毒妇人心等等,数不胜数,这都是至理名言啊!乖徒儿,你以后要离她们远一点,到时候吃亏的可是你啊!”

      “徒儿谨记师父教诲。。。”

      “教诲你个鬼大头啊!你这师父的封建迷信思想很严重,应该抓起浸猪笼。”

      “丫的,谁敢啊?老子就站在这里,我看谁敢动我一根手指头。”

      “无良师父,你的男权主义思想十分严重,记住了,装逼遭雷劈。”

      “天气晴朗,阳光普照,你让雷劈我一个试下?都是一群战斗力为五的渣滓,街上随便拉一个路人NPC,都能把你按在地上摩擦一百遍啊一百遍!”

      “这家伙没救了,姐妹们,咱们走,不要理会这个疯子。”凤冕羞愧呀,这家伙怎么就是一个玩家呢,已经无耻到没有下限了。

      “逍遥公子,请问你们为何任务而来?”司命自始至终微微一笑,没有参与逍遥叹等人的嬉笑怒骂。

      “司姑娘,为我这便宜徒弟而来,他接了一个任务,是调查当年本地两大势力火拼之事,希望能找出凶手,还当年一个真相。”君子待人以礼,我自还之,何况对方还是一位古典大美女。

      “火拼?逍遥公子,你说的是百年前的争斗?”司命略微思考,大意明白了幽冥所说的意思。

      “两个小势力的争夺而已,有什么好调查的,现在诸侯联盟的战争已经波及到整个妖域,连人族两大王朝都密切关注此事,你作为一位诸侯联盟之人,这天大之事不关心,跑来关心这种小事情,这不是本末倒置吗?”凤冕心里略微一算,从时间上来看,逍遥叹应该是直接传送到这中州边缘地带,还没有回去水云间过。

      “凤姐,这个逍遥叹你认识,你的朋友,还是老乡好?”

      “蒂娜,你也来埋汰我,这位逍遥叹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啊!也是,你一心想着回到魔域,只想着如何提高自己的修为,从不关心外事,不知道他也很正常。唉,天道何其不公啊!蒂娜,你拼死拼活,没日没夜的修炼,到头来修为还不如他呢。”

      “怎么,他很出名吗?实力好像没我高啊!凤姐,你是不是看走眼了?”

      “娜姐,你是五星初期的修为,战力可以发挥出五星中后期的实力。而我们面前的这位逍遥公子,为五星巅峰的修为,可战七星境。”司命面色严肃,蒂娜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开玩笑,这才认真观察起面前的这位逍遥叹,接下来凤冕的话让她的心一颤,开始不淡定了。

      “逍遥叹身边的那两位名叫刀无柄和剑无锋,是他的护卫,形影不离,至少也是五星巅峰的修为,能发挥出来战力,比逍遥叹还强,这两位不是天选者,至于那个小孩子嘛,无关紧要,忽略不计。”凤冕的话让幸运感觉自己被鄙视了,师父的话果然没有错,最毒妇人心,越是漂亮的女子越可恶。

      “呵~呵!凤姐,这你可就错了哦,逍遥公子的身份一般,这位小娃儿的身份才真正的不一般噢!如果妹妹我没有猜错的话,她来自于中州,逍遥公子能不远万里,千里迢迢从诸侯联盟来到这中州,应该和他的师门有关系,二位姐姐,你我想要在这中州自由自在行走,若是能与这位小娃儿打好关系,说无人敢惹也不为过。”司命小声提醒凤冕,说话温文尔雅,如空谷幽兰,美妙动听。

      “哇塞!乖徒儿,你是什么来历啊,为师咋就不知道呢?”逍遥叹笑容满面,如大灰狼见到小红帽般,让幸运不自觉的后腿几步,直接翻了白眼。

      “司姐姐,这小娃儿是什么身份,竟然有如此大的价值,她让我产生了兴趣。”凤冕开始对逍遥叹的人脉有了兴趣,从来没有听说过逍遥叹来过中州,第一次来后台就这么硬,这又是靠上哪棵大树了?

      “他来自于光明顶,我说可对,小娃儿,不知你的师尊是哪位前辈?”司命信心十足,好像对光明顶十分的了解。

      “是的,三位姐姐,晚辈幸运,来自于光明顶,现逍遥叹是晚辈师父。”幸运小心翼翼的回答,生怕自己被骗了。

      “现在?幸运,这么说,你之前还有师父了,你的前师父又是谁?你现在是叛逃光明顶,还是外出公干?”凤冕注意到了幸运的语病,抓住不放。

      “师父,外出公干是何解?”好奇宝宝再次出现。

      “简单,你师父派你来为他查案子,就是外出公干的意思。”

      “两个师父?小娃儿,可以啊!年纪这么小,心眼倒是很多啊!”

      “幸运,你背叛师门的事情,你师父知道吗?逍遥叹实力一般,我在他身上没有感受到任何的魄印,这样的弱者做你师父,你就不怕光明顶知道后,对你们进行无限追杀?”蒂娜神情冷漠,她最讨厌背叛,尤其是暗地里的背叛者。

      “几位姐姐,晚辈是按照大师父的命令行事,现在晚辈还是光明顶的弟子。”幸运为自己辩护,逍遥叹未加理会,已经四处张望,观察周围的环境。

      “幸运,你口中的大师父又是谁?”凤冕追问,竟然还有人将自己的徒弟往外推,这个徒弟是多不得人心,对司命抱粗腿的说法持否定态度。

      “阳光少爷是晚辈的师父。”

      “是他啊!幸运,他们二人是什么关系?”蒂娜听说过光明顶阳光,知道此人不简单,中州年轻一辈实力的排名,他进了前十。

      “这。。。这位姐姐,晚辈不知道。。。”

      “蒂娜姐姐,我是彻底服了你了,你来曙光大陆的时间比我还久,你到底是怎么活到今天的啊!小事件你不关心也就算了,这种大事件你都漠不关心,没救了。”

      “怎么了,逍遥叹和阳光的关系,姐姐知道?”蒂娜没有后悔之意,更没有打算改变现在的想法。

      “姐姐,地老天荒虚境听说过了吗?”

      “嗯!好像我们天选者方面出了一位了不起的人物,造成了神泣现象,叫什么来着?瞧我这记性,一时想不起来了。”

      “逍遥叹。”

      “没错,逍遥公子,你说。。。那个杀神的家伙不会就是你吧!”蒂娜说到一半感觉不对劲,猛然反应过来,严肃的看向逍遥叹。

      “姐姐,还好,你还不傻,在地老天荒,逍遥叹曾经和阳光接触过,听说好像是光明顶委托了逍遥叹做什么任务,当时阳光刚好在附近,就一起共同完成了。”

      “如此说来,逍遥叹,你也是一位高手了,机会难得,我们切磋一场,如何?”蒂娜说着,手中多了一把长枪,摆好阵势。

      “丫的,什么世道啊!不管走到哪里都能见到好战分子,一个小娘们都能向我挑战,无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