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谷绘里香番号封面

      “完了,果然是紫然师姐,先避一下风头再说。”张阳心里想着就说道:“小方,我现在修为到瓶胫了,想再去海ꭅ域修练一阵子,师兄师姐们问起就帮忙说一下。歾何胜你们内衣销售咋样了?”

      “内衣现在是供不应求,最主要不是会员,现在大家抢着入,己经发展十厬万了。”何胜兴奋地伉说道。

      “行,那我也不多说了,晚上我就要出海了,你们自己商量着干。”说罢回到平安客栈稍微收拾一下就出㶇海了。

      驾着路引,飞了整整两天,张阳发现了一个无人岛屿:“裑嗯,在这休养生息一下吧。”碣由于这次不是临时停脚,所以张阳选择了修建一个洞府,预计过半年再回去먪。궊

      选好位置,不到两个时辰,终于ƫ把临时洞府建了起来,再把小黑也给放了出来。឴连续的打怪升级加上झ方天塔ฦ修练,使得小黑在灵뽞兽手环中己关了一个多月,这一放出来马上就又是撒娇又是讨吃的,只把张阳看得心痛,反正小岛也没别的人,索性就放飞一下。小黑似乎也明白了,又或钐许是动物天性,不一会就自己去玩了。툑张阳也感觉到没日没夜的修练,只用了不到半年自Ꮱ己就从锻皮后期到金丹中期,似乎速度有点快,借这一騎次好好休整一下。

      每天早上修练一下烈炎决,然后到旁边海域溜煝达一圈,生活倒也惬៘意。一恍半个月过去了,张阳感觉到蔲自己虽然修为没怎么增长,但훗是心境变好了ʜ。修真是一个长ⴻ期的过程,不完全是比跑得快,还要看谁跑得远。

      正想着,张阳突袲然感觉在小岛上有人在快速地移动。“不好,有人发现了小黑。”䔃张阳赶紧蠣走出洞口,向䈪感霭应到的地方飞去。不一会擉就感觉到小黑了,而小黑也己感觉到他,拼命的向他这边逃Ƅ来。틃

      “哪里跑,你们几个,快,给我围住。”张阳随声ꌆ望去,只见一个相貌二十多的小伙子正指挥一群海๛妖围堵着小黑。

      化形妖兽?似乎不像,妖兽化形不是要到渡劫后吗?这只是一个元婴后期的海妖,而参与围堵的有金丹期,也有元婴期。酗张阳观察了一下情况䩮,好像可以练练手。于㓷是飞了꜀过去:“住手,谁在追我的灵兽。”张阳也打量了一下小黑,似我也没怎么受伤,几天不见,那家伙倒象是吹起来了一样,不再像一根筷子了,己渐渐的长成三尺长,大拇指粗了ㆃ。看来灵兽不是茾得放养。

      㟱 为首的元婴期男修冷笑了一声:“是你的灵兽?好,好,少爷我看上了,哈哈,小子,你发财了,一个下品灵石咋样?”旁边的一群海妖也传来哄堂大笑。

       拄 “一个下品灵石?你是想抢!”张阳明白,在荒鐱无人烟的孤岛上,今天是不想打也䗷得打了,但是要打,在这种情况下绝对先下手为强,而那少年是最好下手的。于是迅速把小黑收入䴲灵兽环中,抽出噬魂。

      “጗小子㠗,想动手?在这方壶海域还ɘ没有人敢和我小鲤道人抢东西。”那小伙嚣张地说道。

      払 “鲤道人?哦,原来是一条鲤鱼精哦。”张阳顿时明白了。

       “胣一个小小金丹期,敢对鲤公子无理,你子你太无理了。”一只元㪍婴期螃蟹挥动着一对螯足攻ᰚ了过来。

      显然他们想着吃定了张阳。张阳毫不示弱,抽出噬魂剑,足下壖运起逍遥游功法,化作三道残影攻向那元婴期螃蟹。也许是那螃蟹太轻敌,仗着自己一身硬壳刀枪不入⧽,竟毫不躲闪。三人二十九剑立马把那螃㆜蟹绞成一堆肉泥,连元婴也没留下。

      “上品法器?”鲤道人眼前一亮:“小的们,上,把那۳剑给我夺过来!”

      “想抢我⥨的剑,你们也不看看自己,一堆虾兵蟹将。”张阳嘴里嘲笑着,手下可不含糊。顿时火力全开,二十七道身影,近千道剑光向这十来个海妖飞去。唰,唰,唰,一片刀䞵光剑影,血雨腥风。张阳在地׽球上可是明白先䖂下手为强这个道理,很꼻多武林高手硬是自持身份,最后惨死街头。张阳可不会那么迂腐,花最少的力气,打赢战斗是最好的,当初先天期对付后天灅期也偷袭,何况现在自己人数,境界都不占优。

      在张阳火力全开的一击之䅡下。顿时,那边十来个金丹期全陨,而除是鲤道人之外,所有的元婴期全丧失战斗力。

      “小子,你,你别乱来!”鲤道人有点心慌了。

      “别乱来?你刚才的威风哪去了?一个下品灵石就想买我的小黑玐,一群人想杀人夺宝。”张阳亲蔑地看着鲤道人道。迾

       “我,我,知道我爸是谁吗?我爸是鲤……”话还没说曵完,张阳的剑光就到了。自然这小鲤道人也身死ᄚ道消了。

      ⊐“你,你杀死了鲤公子?훽好大的荝胆子,鲤公子父亲可是这片海域的首领鲤将军赕,你死定了!”其中一个韆幸存的元婴期螃蟹直接元婴飞遁了出来。唰了逃莪走了。

      “看来,这里是呆不下去了,太大意了,还是和元婴期战斗经验不足啊!元婴期是可以以元婴逃逸地,虽然也᭘是受了重创,但关键是走漏了消息。另外,好像在岸上,海妖战斗力好像不咋样。在海中自己战一两只元婴期海妖,应该不成问ယ题,当然也不是猥琐流打法。在岸上自己的速度快了近十럣倍,但对方速度却降了硿二倍不止。也不知那鲤将军修为如何,但超过元婴期是肯定的,说不定还是渡劫老怪,那可♧是化为人形的老怪了,估计这小契子ꭌ也是吃了化形丹,还是早早离櫨开这里为妙!”张阳打扫了一下战场,一个高级储物戒指,一大堆储物袋,当然还有一大堆材料也不能浪费。

      翬 而此时方壶海域最深处的一个宫殿内。“谁,谁干的?”一个中年男人咆哮了起来,就在刚才他最喜欢的一个儿子灵魂玉简碎了。Ე

      “报,急报。”一个虾将手里提着一个病秧秧的元婴跑了进来。

      덾“螃蟹㶨,你们干嘛的?就在这方壶海域,我儿子被害了!”中年男子咆哮着喊道。

      “将军,我们十几个金丹,四五个元婴全死了,小人乘他不备逃了回来!”元婴己经很燑虚弱了,好不容易说完。

      “对方是分神期?”中年男子问道。

      “不,他只是煯金丹期,但异常厉害。两个回合,我芃们就丧失战斗力了!ڼ”元婴强打起精神说道。

      “金丹期,一个小小金丹期,我要你碎尸万段。你,保护主人不力,也给我死䢒吧!”中年男子并不给元婴解释的机会,一把吞噬了螃蟹的元婴。

      “嗯。”中年男子提笔画了一導个人像:“整个海域传下去,全力追杀此人,杀死一万上品灵石,活捉十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