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农民工玩的四大女校花雨薇

      “嘶……好大!”

      许仙惊得险些后退三步,只见那腰肢往上,竟是一层层细密的青色鳞片毦,紧紧包裹着凹凸惊人的上身。

      那宏伟,那壮阔……

      许仙下意识张开双臂,如抱着一쨿尊虚幻的大钟。这一刻,他已经想好,下次要是有人ᭆ敢在他面前炫富,说自家年纪轻轻就有飞机场……

      他就呵呵一腱笑,狠狠地反驳:飞机场算什么?你见过家里有两ẗ座白켩玉矿山的吗?

      땥 뾡眼前这,竟是一个下﮺身为蛇躯ꗺ,上身为巨大的人身,而蛇头……却是一张驂布满蛇鳞诡异的半人半蛇女相。휧

      周围一圈鬼使、判官指指点点,却似畏惧着洪水猛兽般,不龀敢轻易靠近。

      먚쏭 实在是,这东西怎的有点像上古时期的凶兽,甚至有一丝神似钰某位不可描述的大能……

      뤯 大家都是活了几千年,如嬂果不是小心萺谨慎,谁能活到现在啊?

      许仙却在缓缓靠近。

      䏀 顿时感觉被一双冰冷的蛇眸盯住。

      那青蛇凶狠的对他吐了吐蛇信,猛地挣扎柞了一下,又无力软倒下ᷢ去。

      似乎……被彻底制住了!

      许仙慢慢蹲下,试探地喊了一声:“大青?”

      “髋嘶嘶嘶……”一双蛇眸冷冷看着他,似乎含着一丝震惊。

      然而更多的鍪,却是不尽的茫然。

      许仙暗暗心惊,莫非真的是她?既然大青都被抓了,那白贞贞……

      “你认识她?”

      휿 一个身影从背后传来,许仙一惊。

      有东西到了他身后,而他竟没有任何察觉……

      默然起䃧身。

      许仙转头看着突然出现在身❧后的月神夜,不禁憨笑道劑:“怎么可能?自成了鬼差,我从未踏入百万妖山,怎么会认识她呢?”

      “哦?”

      月神夜微微挑眉。

      “你看她这一身青皮,又大매又……”许仙张手,仿佛抓着一个虚无的圆球,嘿嘿笑着,宧“不正是又大又青么?”

      넌“唔,有理!”月神夜若有所思点点头,“那她今后就叫大青吧!”

      “额,叫大青?你不吃了她吗?”许仙有些疑惑。

      这么大一条青蛇,看起来似乎还变异了,肯定很好吃啊!

      怎么还取上名字了?

      月神夜一脸迷웟惑葂,“此蛇天赋异禀,放在后院养着不好,为何要吃了?”

      “可是……这蛇看起来很好吃啊᝺!”许仙舔了舔舌头,口水都要流下来的样子乛。

      կ望向碇大青的目光,很是垂涎。

      顿时遭来她恶狠狠的冷视᭍。

      “这条蛇……好像变得不太聪明的样子?”许仙不禁有些疑惑。

      难道是化形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

      许是察觉了许仙的疑惑,月神夜扭着丰润身姿,在大青面前蹲下。

      一只素手摩挲着她的下巴,解释道:“ᯂ此蛇天赋둌异禀,有一分上古异兽蜚蛇的血脉,却又在化形渡劫之时,遭了一种莫名力量的侵扰,导致了现在半人半妖之相。”

      “养在后院做一条宠밝物,却是极佳!”月神夜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眯着双眸,吃吃笑了。

      妖族与人不同,却是在千年道行时还有一道化形之劫。压

      正在这时,一只碧眼青狮哈着气,小跑而来。

      它一㍁头挤开挡路的许仙,到了月神夜面前,讨好地吐着舌头。

      鹝 一只大脑袋摆动着,ⲙ就要往๷她胸口钻去。

      “咯咯~~别闹别闹,嗯!”

      月神夜双手擒住碧眼青狮的狗头,抵᥾住了它的撒娇,“咯咯~~你这只青狮,真是非同一般的灵性啊!”

      她转头娇嗔白了许仙戴一眼,媚眼如丝。似乎…湰…意有所指。

      ꃳ“你这蠢狗……”

      许仙顿时脸色一黑,狠狠在碧眼ᐆ青狮屁股踹了一脚。

      摅那青狮晃了晃臀,呼呼低吼一声。

      却跑到一旁抱着月神夜的大腿,求安慰去了。

      许仙:“……”

      不错。

      齃 这一只碧眼青狮,正是他当初安插在月神夜身边当眼线的那只。

      其所见所闻,许仙皆能通过皮肤共享获知,是一个比白首狐皮肤还要灵性的存在。

      月神夜得之,分外宠爱,并且给馜它取了一个响亮的䆇名字:王二狗。

      只是那色狗一般的性子……

      许仙绝不承䋺认是他教的。

      一只只大锅被架起。

      一头头妖怪被打出原形,烹杀宰割Ђ,丢入锅中。

      ꥪ不一会儿,渺渺白烟伴随着肉香四起。

      这场面很残冷。

      캤却又是一个异常真实的神话世界。 穑

      弱肉强食,人能吃肉,妖想吃人,而鬼……又为什么不能尝一尝妖族的血肉滋味?

      许仙起初是排斥的。

      当他被月神夜逼着,硬着头皮饮下一ⵒ碗蛇羹后。

      ⺦ 不禁表示……这他娘的真香!

      ……

      静谧的净室。馌

      一缕缕檀香烧出的白雾,化作森森鬼影。

      两个身影对面而坐,中间摆着一张棋盘。

      赫然是一副象棋。

      拔舌地狱之主月神夜,竟是与判官狄墨在下象棋。

      双方以中跑对屏风马开局,而后互舔一卒。

      二者一边下着棋,一边聊着。

      狄墨下完一手,说道:“我这一番去百万妖山……”

      릲这边月神夜正起出一냟个横车,忽然脚下一痒,不禁的咯咯直笑。

      狄붽墨被打断了话,低头一看,顿时神色古怪。原来却是那一头青狮,正在舔着月神夜悬在一旁的美妙赤足。

      “哼!”

      狄墨手中棋子重重一落,冷哼道:“月神夜,你这▧段时日究竟在干什么⎪?眼看大劫将至,你是想辜负……”

      “好了好了。”月神夜一摆手,一脸不耐。而后用沾满王돲二狗口水的赤足,在它脑袋轻轻一踢。

      “乖啊!快出䕮去끈。”

      “不然咱们的刘大判官,可是要生气了ⱬ哦,䵏咯咯咯……”

      许仙房中。

      他轻轻捋平了膝盖ꇲ上的衣摆,感应着⣽刚才桱碧眼青狮王二狗传回ᖂ来的画面,不禁陷入了沉思。

      “狄墨……”

      这位新来的地狱判官蚯,居然ኣ敢用这种语气与月怙神夜说话?

      他唾,绝对不是狄墨。或者说,不是一般的……

      “等等!”

      许仙忽然注意쩸到,刚才月神夜驱赶走碧眼青狮时听到的话。

      “刘大判官낡……刘……”

      “难道……!”

      ᣭ Փ许仙륣蓦然瞪大了一双鬼眼。 ⚍

      他们究竟是什么跟脚?又在谋划什么事情?

      ⵳ 而此时。

      月神夜殿中的对话仍在继续。

      탗 䘜 二人一規直谈了许久,狄墨面色不虞的离去。

      等狄墨走了,碧眼青狮又从外头慢慢凑了过来。

      只听月神夜喃喃细语道:“我能感觉到,你在뿠慢慢接近。”

      벭 她一直慵懒的神色,忽然变得一脸苍白木然。

      仿佛一尊……没有任何灵气的木雕。

      ……

      又一个月后。

      【叮该~发现鬼道气运,是否立即埾签到。】

      “是。”

      【在拔舌地狱甲字七十二号刑场签到砍!获得地狱十八浮屠皮肤碎片——拔舌浮屠脾脏(特殊)】

      七十二号刑场䛮,许仙骑在一条大青뷋蛇头上。

      一脸狂喜,仰天大笑。

      只听耳畔一声系统提示传来。

      【您已集齐珁地狱十八浮屠——拔舌浮屠皮肤碎片,获得ጿ完整拔舌浮屠皮肤】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