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网游竞技>

      埃文在哈林的带领下在军械库拿到了一身M52海军陆战队制式护甲,看上去他就像一个真的陆战队士兵一样。

       一队陆战队员列队进入军械库,他们的长官在完成登记后指挥这些人拿走了相当数量的补给。士兵们纷纷虠伸出手臂去取货架上的弹匣,金属碰撞和上弹的声音响成一片,他们把塑料包装袋扔的一地都是。

      那个士官响亮地拍上識拉机柄,在人群中举枪大喊一声,众人用怒吼作为回应,跟随着他的脚步扬长緲而去。工作人员开始收拾这里的狼藉,并重新给空货架补货。

      埃文问“他们要去哪。”

      哈林回答“有许多队伍活跃在船坞附近的防御阵地抵挡圣约人,以保证飞船在完成修理之姵后能够顺利起飞。你大老远的跑来没发现这个吗?”

      쫐俩人离开军械库在走廊上移动볒“那我有什么行动指示吗。”

      “你们的宿舍正在等待重新编排誐,等你们的编⽇制确认后会给你们下达任务,不过那疈不是我负责的,但我届时会来告知你们。߬”

      来到宿舍门前“啊,我们到了,你们稍作修整后去吃点东西吧。”

      “行。”

      看着哈林走远,埃文缩在走廊的角落里联系多特“嘿,能听到吗。”

      “一等兵,我的工作很繁忙,我裠没有义务抽出程序来为个人提供服务。”

      埃文小声说“拜托,就一个小忙,我想知道坚定黎明ꟑ号现在的情况。”ⶼ

      ᕪ“它已经离开了瑞曲,进入了随机跃迁传送,不在常规空间。”

      杣 勉“好的吧,谢谢你。”

      没能和同伴檸一起撤离,这是莫大的遗憾。埃文靠着墙壁慢慢坐下,这个遗憾得在他心头待上好一会儿。往好处想,自己已经登上了撤离的船舰,只要能成功从瑞曲撤离,他백们就能在地球团聚。

      芣隔壁宿舍在打扑克,有人把扑克牌重重的拍耡在桌子上,然后那彥里爆发出一片欢声笑语。他摘下军绿色头盔,挠了挠头顶的黑发,又揉了揉鼻子,长叹一声。

      这里的食堂是定量配给的,每个人每天只能拿到限量的食物,如果你想多要就得自掏腰包。好在这里的食物种类比붞较丰富,这艘船可是本世纪初的设计,他们的菜찯单应该一딎直都跟随时代有所改进。

      这个月的信用点数他一分没动,所以一次就点了三杯咖啡。一个人端踭着三杯咖啡独自坐在这里的餐桌上,혥这个举止*引起周围的人投来异样的目光,因为埃文并不像是一位军官。

      大部分男人都会借酒消愁,埃文不喝酒,只能用☠其他饮料来代替。苦酒入喉心作痛,貌似大部分人都可以用酒来让自己好ꞔ过,埃文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看其他人大口喝酒畅快淋漓,不会喝酒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埃文十分钟内三次来到自动饮料机这里,当然这里没有酒,他便点了一杯可乐。显示屏上的弹窗询问他需要口渴可乐还是万事可乐,埃文点击触摸屏拿信用卡支付,用杯子接饮料喃喃自语“怎么还有人会喝万事可乐,什么异端……”

      这个高纸杯充其量有500毫升,居然花了一块钱。埃文喝完后把杯子往地上쑱一扔,走了。

      첾埃文在船上无所事事,往他登舰的起降台那边走去,在食堂时他听到工銻作人员的谈话,刚刚又来了一批什么什么地方来的幸存者,又多了很多吃饭的嘴巴。

      正好哈林也带着一批人往这里走来“啊,埃文,帮我把这三位带到你们那里去。”

      “行。”

      㱭 …………

      폄……

      HALO——灰雨

      99号公路 2017时

      麦克拉动手刹,拿起USP.50手枪别在腰带上,从伊丽莎白皇冠巡逻车上探出身来。

      뾂他接听到广播,军队在99号高速公路上建立8了庇护所以安置难民。广播在好几天前就断讯了,可能是圣约人进行了干扰或皗者是其他原因。一路上都在避开城镇,找这些偏僻的地方,总之来这里碰碰运气是低风险的选择。

      放眼望去,这片军事区一片狼藉。车辆排成长龙把公路堵的水ᯜ泄不通,那些并排的深绿色大型帐篷里空평无一人。这里的人因为某种原因都离开了,可能遭到了敌人的攻击或受命疏散了。可以肯定的是所有人都只带了很少的东西离开,大包小包在这里丢的到处都是。 ⪫

      麦克走上公路,伸手摸住汽车门把手,不禁叹气。这世道,一位警察居蜏然只能通过搜刮来维持生存,谁知道明天还会发生什么更荒唐的事。

      拉不动门把手,车门上锁了。不过,新利物浦毁灭后,他现在应该算是自由职业者。拾起一块石头,猛地砸碎车窗,启动了车辆警报,同时车灯开始闪烁。反正那些人也不会再回来了,也别在意那么多了。

      自由职㤷业者麦克坐上驾驶座翻箱倒柜ഔ,车主什么有用的都没有留下。他倒不是很失望,这条公路上的车还多着呢,他用力关上车门,震碎了车窗上的玻璃碴子。

      这位车主倒很识相,没有给车门上锁,是嘛,就算你走了,也得给后面的人留下点便利嘛。他坐进车里,打开面前的抽屉,一把黑色手枪滑落出来,掉在地上发出很有质感的声音。

      麦克捡起手枪,它还打葲上了ੌ拇指保险。取下弹匣,里面的弹药是满载。抽屉里还有一盒弹药,拆封了,打开手电筒照着盒子的正面,是9X19MM手枪弹。

      麦克把弹药扔进背包,手枪套在腰带上。这辆车还没有关闭操빵作系统,也就是说它只是熄火一直停在这里而已。Ȉ

      他如愿以偿在后备箱里找到了最需要的东西,一箱水和许多袋⟇装食品。这几天他连小镇都不敢靠近,这些零食真是梦寐以求啊。

      晚风刮过空旷的平原,这片荒漠白天热的要死,没想到晚上居然这쒺么刺骨。不知道现在这里算不算是敌占区,但它还作为安置点的时候肯定不是,在这样的地方聚集这么多人口,若是遭遇敌人的空中袭击,后果不堪设想。

      他拽着几个行李箱爬上小坡,把里面的衣物都倾倒出来拿火点着,然后再把收集的柴火一点一点加进去。

      从巡逻车里拿出手提电脑放在引擎盖上,呆在篝火这里会ˊ比较暖和。附近的沙石飘在空中打转,火焰随着风向摇摆不定,忽뜦亮忽暗。一些耐寒植物发出沙沙声,风滚草在火堆前走了个过场。

      麦克把左脚搭在扭曲的前格栅保险杠上,而左手搭在引擎盖上,黑漆漆的那一块被等离子击中过,感觉只要稍微用力就可以用手指戳穿引擎砂盖。查看电子地图,寻找ᨐ下一步应该去往何方。

      뫡圣约人的魅影机出现鵥在月光下,它打开机鼻下的探照灯直扑这里来⹮。他匆忙用两个打开的行李箱盖住火焰草⸕草灭火,合上手提电脑揣在怀里,打开车门钻了进靸去。

      ⯸关车灯熄火,麦克压低身子,希望头顶的ᢻ敌机就这样飞走,不要对这里有什么好奇心。但事与愿违,魅影机不但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还在继续下蚦降。

      他右手紧握着USP手枪,要是事情真的坏到那个地步,也就只能背鉳水一战了。䭓后备箱里还有一支自动步枪,真该死,应该记띆得拿上它的。

      “嘿,那个条子,你能听见吗。”驾驶座旁的无线电有声音,麦克连忙去接听“能,你是谁。”

      ̩ “这不重要,我们就퉭在你附近,要不是突然出现的圣约人把我们逼得退无可退,我可不会冒险带上你。我们有一个主意,只不过你得帮我们一把。”

      孤身一人的他只想活命“好好好,我Ϣ照你说的做。”

      “很好,我们能达成这个合作。我们会想办法接榁近它们,那架运输机放下步兵后,你尽管吸引它们。”

      麦克问“这甈个计划成功的概率有多大。”

      “不大,但与其等死,不如搏出一条生路。”

      魅影机的探照灯在地上乱照,底部舱门打开,重力升降机的蓝色动态光芒在夜幕下十分引人注目。

      “你一定要全力吸引⠯它们,不然我们的计划就功亏一篑了!”

      等待地面部队投放完毕,它逆转了重力升降机,悬停着待命。

      “他妈的!”麦克者起身来到后备箱,抄起MA37自动步枪,往天上开了几枪来吸䳊引敉敌人的注意力。

      桑赫利带领的队伍喊叫着冲他来,麦克蹲伏在巡逻车后探身开火,魅影机关闭舱门在空中悬停。等离子啪啪啪地拍打在车身得上,所有圣约人都在前进中向他的载具开火,鹔这一仗下来它应该是要报废了。估摸着敌人有七八个人,这样的火力压制都没必要继续做无谓的还击了。打头的两个桑赫利跑的最快,争先恐后地想要看看谁能先杀死这个猎物,因为见不到目标,俩人就往车上疯狂的开火,以表示给对方自己是多么渴望杀死敌人。

      魅影机后退了一点,然后调转方向飞来,探照灯直指两个打头的桑赫利人。等离子机炮打得它们措手不及,两个桑赫利被重重地摁倒,其他的昂苟依仓皇逃窜。

      魅影机拉低高度启动升降机,扩音器喊“嘿,条子,在这。”

      孮那两个桑㻽赫利人起身还击,麦克抓起武器冲出掩体,机鼻处的机炮在头顶上掩护着他好让敌人不敢再贸然进攻。

      麦克在魅影机下转了好几圈,捉急怎么还没有被牵引上去,抬头才发现没有对准重力升降机的位置,在高度紧张下他疏忽了这一点。

      他敢说要是ꋛ上升的速度再慢一点,就会被关闭的舱门给夹住。

      “你的计划可真疯狂。”

      戴头巾的眼罩男人说“츲但我救下了你的小命。”

      麦克放下武器坐在一旁“所以说你一直在跟踪我?”

      Ǎ “不,只是ⵀ碰巧偶遇,我ޏ们一直在这一块殸收集补给品,而且我们不想惊扰你,谁知这些圣约人会突然冒出来。”

      眼前的几位正是整块大陆的通缉要犯,这些毒贩在通缉名单上待的时间实在太久,以至于麦克一眼就把他们都认了出来,而那个眼罩男子就是他们的头子。

      麦克还是为刚刚的事震撼不已“你们刚刚劫持了一架飞行器!”

      瘦子毒贩说“这有什么可惊讶的,我们还干过更多出格的事。这可是敌⮰人的资产,这是췒爱国行为。”

      “行揪”麦散克稍微冷静下来“你们会驾驶这个飞行器?”

      “为什么不会,为了把货物运输到附鿦近两个卫星上,我们的飞㤹行员精通任何飞行器,要上手这个玩意儿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ꬿ ય 毒⻿贩头子露出一抹微笑,就好像从头到尾都在他的计划之内,而他的计划正在顺风顺水地进行。

      “我们会直接飞出瑞曲,找到一晑艘准备撤离的军舰,搭顺风车离开,就这么简单。”

      蜉 麦ꅚ克质疑“就这么简单?我感觉你漏ᑺ掉了几点,你要怎么平平安安地驾驶着这个东西到达外太空。”

      他得意地解释到“你怎么能把一群逍遥法外多年的通缉犯看得这么简单,我们有一条走私通道,在极地的某个地方,日冕和地磁场活动会定期达到高峰,我们在那里就会像一个幽灵一样。”

      “烯还有,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漏掉了几点。”

      四支手枪包围住麦克

      “我们是一群罪大恶极,早已定下死刑的通缉犯,而你是一个警察。只要没了你,我们就可以一路顺顺利利地登船回家了。”

      麦克凝视着黑洞洞的枪口,齧持枪者意志坚定,放在扳机护圈里的食指急不可待地想要扣下扳机旙,魅影机在月光下飞速往閕目的地前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