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m.向日葵APP

      寒风将罗契冻醒㔞。

      他最后的记忆是充斥全身的失重感,旋转的黑白⣟两色充斥了视野。

      붝 直觉告诉他黑色的是海面,白色的是天空,但他却绝望的发觉自己向“天空”加速飞去。

      白色的“天空”却有如实体一般씘迎向了他的身体,强烈的撞击让他瞬间㿒失去了᧞知觉。

      周围白茫茫一片,罗契晃了晃脑袋,视野逐渐清晰了起来。

      原本还在海上的他正躺在冰面之上。

      环顾四周,视툷线所及之处,整片海洋都已被冰封。

      ﹸ四周是冰块互相挤压的咯吱声,膨胀的冰层在压力下变形、开箝裂、堆叠成数米高຺的冰崖。

      而他之前乘坐的小船正挂在不远处的一榼个冰山之上。

      㷱罗契穿行在犬牙交错的冰崖之间,他看到了无数被冻成冰雕的瓦雷第士兵和蓝衣铁卫,他试图㯏唤醒他们,却只得到了一地碎裂的冰渣。

      他甚至看到被冰封在海水中的士兵,死前恐惧的神情凝固在他们脸上。

      他也远远看到了一些和撳他一样的幸存者,正被穿着生陳锈重甲,手握⭔闪电形长剑的高大战士无情屠杀着。

      ‘狂猎?!’

      Ꝋ罗契立刻就认出了这些来自异界的战士。

      “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虽然民间传说中他们是穿越天际的幽魂,甚繾至代表了世界末日的降临。

      但罗契知樱道ᚡ,那恐怖的骷髅面甲之下,其实是一张葃张精灵的面孔。

      他们是这个世界几百年前没落的精灵在另一个世界的近亲——艾恩·愰艾尔精灵。

      狂猎也曾是杰洛特和他的伙伴们最大的敌人。

      他们一刻不停地追寻着希里,企图回收【上古之血】的力量,以饘重现自己种族曾经跨越星海的荣光。

      可它们为什么出现誧在这臵里?

      琉罗셆契小心翼땴翼地潜行着,躲避着从蓝色漩涡状的传送门中不断走出的狂猎士兵和狂猎之犬。

      在혆饶过了数个翘起的冰山后,一艘巨船出现在뺉蓝衣䞊铁卫的视野里。

      ꛝ 它长约百米,通体漆黑,表面上覆盖着无数首尾相接的钢甲,如同一只披着鳞甲的上古巨兽。

      三支数十米高的桅悤杆直插天际,黑色的巨帆在寒风中猎猎作响。

      船刺头之上的几个人影让罗契皱起了眉头賓。

      ⭄‘阿瓦拉克?’

      他立刻认出了中间那个身材消瘦的精灵。

      但随即又皱起了眉头。

      Ⱌ阿瓦拉克的身边站着两位美丽的女精灵。

      ‘艾达·艾敏,法兰西丝卡...为什么她们会跟狂猎在一起?’

      蓝衣铁卫陷入了᪻茫然潥,他也曾与杰洛捻特并肩作战对抗狂猎。

      但现在狂猎突然现身仙尼德岛,而且似乎和这个世界的两듽位精灵贤者勾搭在了一૵起,还ള二话不说就对瓦雷第军发起了进攻。

      匊 ‘他煠们到底要干什么?’

      还没等罗契想通其中关节,冰崖后走出的一个身影让榯他立刻拔出了长剑。

      男人的白色长发在寒风中飞舞,袍甲上覆盖着水汽结成的冰霜。

      “利维Ṅ亚的杰洛特。”

      蘊罗契苦笑了一声。

      “횫原来如此...”

      —憶——————————焛—————

      除了术士之外,所有人都跑进了不撱远处的洛夏宫里躲避严寒。

       扎克站在断裂的仙尼德岛桥맓头上,看着脚下已经冰鷝封的竱海面上的那艘黑色长船。

      【末日之船奈吉尔帕法】

      받 遒这个世界的쬓每个民族都有着关于它↊的歌谣和传说。

      “在没有星星的夜里,年长的艾恩·艾尔将会来到,脸上布满白霜,眼⾥睛皎白如月亮...”

      “拉·娜·容格——末日之战,奈吉尔法从霍摩尔岛启航,船身以死人的指甲搭建而成,船内载满由妖灵和恶魔组成的军队。”

      这艘艾恩·艾尔精灵的长船在历史上殸曾经多次出现,每一次都带来了灾躌难和死亡⥘,以至于这个世界的居民已经把它当做了【白霜】末日传说的一部分,一些쐧国家现在还保留着给死人剪指甲的习俗。

      但奈揃吉尔法其实只是精灵们逃离촓【白霜末日】的工具。

      “真冷啊,”퐬

      扎克自言齹自语道。

      虽然他前世在游戏和小说中见꫉过白霜,但如⏅今身临其境才真正体验到它的可怕之处。

      ⁈ 【恒温护盾】包裹着他,ᠬ不停地加热着周围的空气。

      䮔 黑发法师胸前的护符亮起微光,正薸记录着宝贵的环境数据。

      在那个“黑色太阳”出现的一瞬间,ꜭ整个᫙仙尼德岛附近的温度直接씛骤降到了零下一百度。

      塿0环的【恒温护盾】被瞬间破防,扎克不得不撑起一个一环法术才설能勉괿强维抵御住了白霜带来的严寒。 ࣐

      艾恩·豩艾尔精灵虽然一直在逃避白霜,但㷥在几千年的时光中也逐渐퐧学会낍了如何利用白霜的力量。

      天空中的“黑色太阳”便是狂猎打开的一扇小型传送⅕门,但其连接的不是另一㆔个世界,而是直接撕开了世界壁,把空间连通进虚空之中,让弥漫其中的少量白霜泄露进这个…世界。

      在白霜出现的瞬间,方圆数公里的海䗭面直接结上了厚厚的冰层,Ვ海面上的瓦雷第军队几乎瞬间全军覆没。 潭

      瞬间冻结的冰面把绝大部分士兵甩进了海中,冻成了冰雕。

      鲾而为数不多᱑的幸챒存者在极度的寒冷中瑟瑟发抖,ꇗ正被狂猎战士们无情地屠杀着。 ꂎ 㨹

      不远处的戈斯威仑㎯被浓雾笼罩,但其中传出的惨叫声已经说明了一切。

      扎克的目光一转,看向距离末日之船奈吉尔法不춃远处的一片冰原。

      罗契和杰洛特的战斗仍在进行,战斗有些拖沓,猎魔人畏首畏尾嚼,似乎并不想痛下杀手。

      但战斗并没有持续太久。随着砰的一声,扎克看到罗契被杰洛特的【阿尔德】法印击飞ᴱ,狠狠撞在了一面冰墙之上。

      ᫿战局已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