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春资料

      “哟,你竟还有脸儿来呢!”丽美人嗤笑一声,“换做我,怕是羞的见不得人了,巴巴的上赶着去,皇上可看都不看你一眼!”

      叶筠刚巧今晨来了葵水,心里烦的厉害,这会子被激了一下,火就噌噌冒起来。

      装也懒得装了,“臣妾进宫本就是为着伺候皇上皇后的,心里念着皇上,倒不知哪里丢人,难道丽美人进宫只为着恩宠,为着贪享荣华,反倒是忘了伺候皇上皇后的本分?”

      “你少血口喷人!伺候皇上也看你有没有那个福分,皇上明摆着不喜你,到也有脸往前凑,没得惹龙颜不悦!”

      上回身边的大宫女叫叶筠打了,丽美人心里就憋着气呢,如今瞧着叶筠像是无宠,更想狠狠踩一脚回去。

      只是叶筠身体不舒服,压根儿不想与她纠缠,烦躁的白了她一眼。

      “臣妾乃承先帝圣旨入宫伺候皇上,这有没有福分,丽美人还是去问问先帝吧。”

      这一句话压下去,叶筠头也不回的就先入殿里去了。

      后头丽美人气的面色涨红,却是丝毫还不了口。

      难不成说先帝眼瞎,看错了人?

      “看来丽美人还没长记性呢,上回碰了钉子,这回还要招惹,出门也带点脑子吧。”

      孙修仪跟在后面看了好一会儿戏,这会子经过丽美人身边,也是毫不留情的一番嘲讽。

      要说丽美人也只敢捡软柿子捏,孙修仪位份高,宠爱多,她便只缩了头,没还口。

      等门口的人都进去了,打一丛文竹后头才出来一位身着竹青色交领束腰裙的女子,手里摇着八棱绢扇,眸中若有所思。

      “宝林,咱们也进去吧,人快到齐了。”丫头绮文小声提醒了一句。

      姚湘收回目光,点了点头,这才进了凤栖宫。

      下头的人都坐满了,皇后才从里间出来。

      她一贯喜欢摆嫡妻的架子,看着满屋的妾室,虽然厌恶,可心里也总是有一种极大的优越感。

      “近来暑热,妹妹们都注意些,别太贪凉,着了病气,淑妃有孩子,更该仔细些,大公主那里万万不能出错。”

      皇后反正是寻着机会就要打压淑妃几句,众人都习惯了,都乖巧的应声。

      见没人闹幺蛾子,皇后就很满意,继而宣布了一个消息。

      “南启历来有出宫避暑的习惯,今年新人入宫,皇上的意思是七月十五启程去灵犀园避暑,这是皇上登基来头一回,跟着出去的名单已经由皇上拟好了,本宫这就与你们说说吧。”

      嫔妃们听得这消息,立即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牢牢盯着皇后手里的单子,期盼自己的名字在上面。

      除开叶筠一如既往的淡定,姚宝林也淡然的很,像是早就知道,一点儿也不期待似的。

      “静昭仪、孙修仪、赵婕妤、丽美人、怡婉容、王美人、李才人、陈宝林、姚宝林、夏宝林、杨采女。”

      没有被提到名字的淑妃十分意外,正要开口就听见皇后的声音。

      “皇上原是要淑妃妹妹也去的,只是本宫想着大公主年幼,不好舟车劳顿又离不开生母,便提了一句,皇上念及此事也忧心大公主,所以这回就委屈淑妃了,留在宫里好好照顾大公主为宜。”

      淑妃气的要死,偏没有办法,只能咬着牙应了。

      偏皇后还要继续,“本宫此去灵犀园,这后宫里头位份最高的就是你,温妃的胎刚满三个月,这回也是不去的,淑妃你留在宫里,就交由你照看了,皇上与本宫都信得过你,你可要尽心啊。”

      “皇后娘娘,不是臣妾想躲懒,实在是照顾大公主精力有限,怕是顾不得旁的事情,温妃也是伺候皇上的老人了,想来照顾好自己也不是问题。”

      淑妃再是傻,也不愿接下这烂摊子。

      温妃得宠,宫里不知道多少人想叫她龙胎不保,要是在自己的照看下出了事,皇后怕是第一个就要叫自己背锅。

      奈何皇后是铁了心要把这担子压到淑妃身上去,两人一番唇枪舌战,最终还是淑妃败下了阵。

      这就是皇后作为嫡妻的优势,无论安排妾室做什么,只要皇帝不发话,嫔妃就得听她的。

      请安散了,众人都各自回住处去。

      叶筠身子不舒服,绘月扶着她走的很慢,不多时就被后头的姚宝林追上了。

      “叶姐姐瞧着脸色不大好,可是病了?”姚宝林行了礼,关切道。

      “劳妹妹关心,不过是小日子到了,身子不大舒服,无碍的。”

      因着腹痛,叶筠说话有些没气力,瞧着可怜的很。

      姚宝林不动神色的打量了她一眼,才接话,“原是如此,那臣妾就不叨扰姐姐了,快些回去歇着吧,也该叫太医来瞧瞧。”

      叶筠点头,也不再多话。

      她这会子是身子不舒服,心里也烦躁,出宫的名单上没有她,这可不是好事,还得想想法子。

      等叶筠走了,后头就传来一道颇带着几分嘲讽的声音。

      “如今姚家是没人可巴结了?竟上赶着示好,哈趴狗儿似的。”

      姚宝林转身,来者正是太后的侄女,陈素妤,陈宝林。

      “叶婉容位份高于你我,不过是该有的问候罢了,你有这份心思成日里盯着我,不如想想怎么叫皇上多看你两眼吧,别总指望着太后娘娘,强扭的瓜,可不甜。”

      姚湘一点儿也不愿理会她,转身就走。

      二人从闺中就不和,如今也没什么好说的。

      回了住处,绮文也不解的问起来,“宝林何需与那叶婉容客气,虽说她位份高些,到底不得皇上喜欢,您有太贵妃娘娘照看,日后定然是叶氏比不得的,倒平白叫陈宝林逮了机会说嘴。”

      “她素来瞧我不顺眼,便是无风还要起浪的,不理会就是了,你日后也少说这些话,入了宫就要处处谨慎,错了规矩,叫人拿捏了,反倒得不偿失。”

      姚湘不轻不重的训导了几句,便自顾自陷入了沉思。

      自己重生这一回,万事都与从前一样,偏这叶氏似乎性格大变,一点儿不是前世那唯唯诺诺的样子。

      这种细微的变化,让她心里不安的很,她好不容易有机会重来,决不允许有变故。

      而此刻的毓秀阁里,叶筠请太医看过之后,便在自己喝的茶里头发现了不干净的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