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偷王母

      “剑圣剑法!”

      쬋王越大喝一声,心中不敢小觑阿白,拼尽全力,施展了自己得意剑法,手中的太阿古剑挥动快速,都快形成了光圈。

      正是达到了水泼不进,针插无翃缝的ᨕ境界,拦住了浑圆天成竹剑,一引一拉,将阿白的攻击化于无形之中,随即展开了反击。

      剑中圣者,剑术高超,完美无溘缺,难以找寻破绽了。换了뢈其他剑客,早就败在了王越剑下。

      “浑圆天成剑法!打ﯵ你哦。”寥

      ﳷ阿白纵身一跃,右手手腕一转,施展其浑Ꝗ圆天成剑法来。此剑法浑然ᶐ天벂成,乃是阿白观察山中走兽輅,令林中万物ﮮ生长,加上一头青蟒捕食所悟出풄来的剑럭法。

      ᯲ 就跟剑法名字一样,施展起来浑然天成,每一剑,每一招正好击中在关键位置,不差椅一分一毫,又显得不是十分做作,好似羚羊挂角,看似无招却有招。

      뵒比剑圣剑法还要完美无缺,就连剑圣王越畐心中都暗暗喝彩,平生前所未见的绝妙剑法。

      二ᤞ人比剑,接连过招百余次,尚未分出胜负,仅仅从两人的步伐和櫝脸色来看,能分出个大概来。

      婒 阿白是越打越澮轻松了,可是王越却是越战破绽越多了。看样子,百招之内,王越剑圣之名就要异主了。

      읔“想我王越行走江湖多年,江湖人称剑圣。扌如今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惭愧,惭愧。今日若胜不了,᜾今后恐难在江湖立足。”矲

      王越逐渐急了,嬰心中分析了一波,手中祕的剑法便有些凌乱了,接连被阿白抓住时机,虽然靠着老道的经验梎避过了要害,但衣服上已经出现了好几个窟窿,这要是捅在要쏸害处,岂不是一命呜呼了。

      厦 ޺不能在等了,王越一个鲤鱼跃龙门,躲过了阿白幡的攻击,抬起手中太阿古剑一指,右脚一跺,凝聚起全身精气神来。

      “剑道!”

      随着王越一声大喝,刘协眼中鑱倒䊫映出一柄锋利而古朴宝剑来,一股凌厉的剑意向四周散开。

      哗哗哗~

      王越身旁那些䦄白色蜡烛忽然分成了两半,整整齐齐,仿佛就是用剑快速斩断一般。

      姆刘协看见ၰ王越的武道意志,生怕阿白吃亏,赶忙喊道:“阿白小心,这个王越的武道意志是一柄宝剑,十分ᷡ锋利,千万不要大意。”

      阿白剑法方面比刘协厉害多了,不用提醒,也早就感觉到了王越的武道意志,却没有流露出害怕的神荚情:“哇,好凌厉的剑意,䶇你真厉害哦。既然如此,阿白也要用全力哦。”

      樫 “剑䷗域!”

      我勒个去,你们这帮剑客,一个比一个危险。

      阿白也是宗师级高手,自然也有武道๴意志,同样作为一名江湖剑客ꡳ,她的武道意志也非常的凌厉,也是跟剑有关系。

      㬷在刘协看来,阿白周身出现了一柄柄歪七扭八的剑来,显得十分怪异。

      “万剑归宗!”

      王越大喝一声,纵身一跃,武道意志加持到太古古剑身上,太阿古剑朝阿白一刺,周身好似㑷出现万道剑气,一䨮起刺向了阿白。

      如此親众多的Ꭴ剑气,那太阿古剑야化作万千剑影,在电光켴火石之间刺向了阿白。

      “打你哦!”

      阿白鼻子动了䱬动,有些奶凶奶凶的뇮,手中浑然天成竹剑左右挥动,武道意志爆发,将方圆三丈之内都化作了自己的剑域。

      剑道VS剑域!

      ⫹ “这是什么剑法,该死䆁的,怎么好似在泥沼之中。”

      王越对自己的武道意志很有信心,没有人在剑法上能够胜得过剑道了。

      然而万剑혔刺≕出,王越却发现不妙了。感觉刺出的每一剑都落空了,明쵐明阿뛀白就在眼前,可是朝前趚刺出一剑,却偏散到了一边去,万剑归宗也伤不了阿白一根头发。

      阿白的浑然天成竹剑左右挥动,好似巨蟒一般,快速吞噬疂化解了王越的攻击,让王越的攻击变得无效༴起来。

       刘协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赤霄剑,心动了:“厉害啊,阿白。这就是一人击败三千甲士的原因吗?”

      闌 “打到你了哦。”

      阿白趁着䀢王越急躁之机,一把抓住了机会,手中浑然天成竹剑一刺,正好击中了太阿古剑破绽之处。

      嗡嗡嗡~

      擦~

      太阿古剑在空中转了很多圈,最终插在了地上,而它离王越已经有一丈开外了。

      耣 馦 蟎浑然天成竹剑快速击打在王越身上几处要害,甥暂时封住了王越的劲道,随篭后阿白手中的浑然天成竹剑架在了㲍王越的脖子上。

      剑圣王越败了!

      王越右手颤抖着,ꂶ看向了阿白的目光之中,有不甘绯心,有迷惑,有解脱ꠇ。

      “老夫败了?”

      枀“我败了。”

      “你赢了,从今往后,你就是剑圣了。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在㳪剑术上击鹰败你!”

      王越对着阿白露出一丝苦笑,叹息一声,在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身子一转,拿自己的脖子去抹浑然天成竹剑去了。

      虽然那是一柄竹剑,但是王越一心求死之下,那也是猳十分锋利的利剑。

      鲜血狂飙,王越卒!ꚅ

      ꔆ“௘阿白,你䧲真厉害,你打败胈了剑圣,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剑圣了。”

      “剑圣阿白。”

      “奉先,将王⁂越的尸体给处理掉。”

      刘协见阿白还在愣神,赶忙턬吩咐吕布动手善后,随即将王堑越的佩剑太阿古剑㘍递给了阿白。

      “阿白,王ꈕ越是你打败的,这太阿古剑就殞是你的战利㸓品,它是你的了。” ൔ

      已经有了赤霄剑了,太阿古剑有没有不重要,何况自己身为皇屷帝,对手下人要赏罚分明,不能吝惜了,堂堂天子岂能去᤹贪墨了一把宝剑。

      何况,能用一把宝剑値换得美人芳心,唰那才是赚了呢。

      “⛄哦,我只是想打他一下,没想要杀了他哦。”

      阿白有些失落,王越还不足以让她碼动杀心,伸手㦥一推,拒绝了太阿古剑。

      “没事,他一个刺客,也不是什么好人,是他自莿找的。阿白,你拿着,这䋚是你的战利品,也是朕要送给你礼物。”

      刘协有些无耻的拿着太阿古剑向阿白献殷情,将太阿古剑强行递给了阿白。

      “谢谢。”

      阿白拿了太阿古剑之后,直接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很快就发出了清微的呼噜声,很小声。

      果然,㜃施展武道意志之絀后,还是会有一定彜副作用,比如非常累캄。

      看来武道意志也不是想怎么用就怎么用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