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片在那个app里面看

      与张珏一番谈话,让杨雪下定决心,她想查出父亲失踪的真相,首要的任务是让自己茚变得更强。

      她给“红英즻”特遣队队ᶸ长关鹏打了个电话。

      关鹏已经知道杨文柏的事,略微安慰了一下杨雪,简单地聊了几句之后,他才知臄道,原来杨雪是向他“求助闦”的。

      大概猜出杨㽫雪的目的,他给杨雪留了一䝤个地址。

      周末,张珏和杨雪两人驱车来到江州市南面百来公里的一个小村₩庄。

      小村庄看起来已经非常破败,只剩下不多的几户人家⪷,看建筑风格,矍应该ꫪ有些历史,鷍因此国家也一直保护着。

      在这里生活的,大多数都是老弱病残,那些年轻人早就搬到城里去了。

      슿按照蜔关鹏的叮嘱,张珏和杨雪提一斤的牛蹄滕筋,一壶上好的白酒,来到村子最后面的那户人家,但不巧的是,家里没人。

      两人在村里走着,想找人问一下,忽然听见一阵大叫。

      ㄛ “老陈头!你又偷吃我家的小鸡儿,那是我赊准备给摖我孙儿下蛋吃的!” 䠖

      “你家那宝贝孙子长得又白又胖,根本不像你儿子,赶紧回去问问你孙媳妇儿吧,你们一对父子可别在同一个地方跌到两次啊,哈哈哈哈——”

      ॵ这人骂得有水平,张珏暗地里竖起大拇指,恨不得找个小本本记下来。

      杨殈雪却微微皱眉,作为女生,还是不太容易接受这种玩笑。

      那老陈头被人用扫把追赶,一路狂奔,腿脚非常利落,很快就将那邻居落下老远,他还回头嘲讽别人:“当了王八就是跑不快,啦啦皟啦!ﳺ”

      两人还有正事,没时间看热闹,正打算离开。쌿

      没想到那老陈头竟然折返回来。

      “啧啧啧,这至少是10膇年往上的红高粱啊,好酒,好酒!”

      他低头澴闻着᮴张珏手里的袋子,非常享受。

      光靠闻就知道张瀝珏手中提着什么酒,什么年份,不说别的,这老头在吃酒这一方面,绝对是行家。

      张珏笑了笑,指繀向村子的最后方。

      “老人家,⑫和您确认一下,那边是陈小二的家蛸吗,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老人的脸色咁变了变:“쒘你们找他做什么?” ꅈ

      有门。碽

      张珏和杨雪对视一眼,笑道:“您别뇈误会,我们是经嶡人介绍,有些事情来找他帮忙錧的,您看——”

      樥 张珏提了提手中的东西:“有提溜৸着这些东西来找麻烦的吗?”

      “哦,原来如此。”老人家嘿嘿一笑,“明人不说暗话,我就是陈小二,你们来找我干什么?让我看看,你们还带了什么好东西——”

      他说着,就要向袋子里翻。

      杨雪赶忙拦住他:“老人家,您就是陈小二?”

      “对啊。”老人拍了拍胸脯,“不信你问问别人,老陈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陈小皾二是也。”

      杨雪道:“那您认识꧍一个叫做关鹏的⠎人吗?”

      “关鹏?”老人嗤笑拓一声,“你说那个臭小子,鉓他是我所有弟子里面,最不成器的一ၲ个,已经被我逐出师门,焊没什么好说的。”

      ……

      陈小二,原名陈尚武,是CN有名的国术大师,凭他自䁰创的陈氏拳法,剑ᷖ法,打遍天下无敌手。

      他风头正劲时,与外国拳王克里斯约战,뎞惨败而归,而后退隐江湖,再无人问津。

      没想到,他变成耥了这个样子。

      杨雪也从不知妛道㪅,关伯伯竟然棇是这位陈大师的弟子,而躾且还因为资质愚钝被逐出了师门。

      陈老头将他们两接入家中,杨雪说明了来意。

      听说要收一位女子为徒,陈老头直嘬牙花子。

      “女娃,你已经成年,学这些东西晚了,只能学个花架子,而且还要吃很多苦,我看你长得这么水灵,何苦跟自己过不去呢。”

      杨雪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大师,我并不是想要成为高手,캫我只是쪆……”她瞥了一眼张珏,“不想成为别人的累赘。”

      陈老头看了看杨雪,又看了看张珏,长ꫂ长地哦了一声:“⑚原来如此。”

      匱陈老头伸手,想抓张珏的手臂,张珏本能地向后缩,陈老头忽然提速,张珏甚至来不及变招,整个手臂就都被陈老头抓在手里。

      这老家伙,有两下子。

      张珏暗굱哼了一声,正想开口,就听老陈头说道:“我看你这个年轻ۘ人根骨不错,想不想跟我⻻学学?”

      学什么,做菜吗?张珏撇了撇嘴。

      抳但转念一想,他打架的功夫都是自学成才,不成系统,确实不如口舌功夫来得厉害,这算귾是他的一个短板。

      ᗑ跟这位老人家学学,似乎也不是什៩么坏事。

      张珏叹了口气:“哎,既然你这么热情,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了——咱们说好啊,你ﴃ可别让我去找那什么拳王去复仇,我没兴趣。”

      陈老头哈哈一笑,眼中闪过异样的神采:“不需要不需要,那种狗屁小说里的桥段,太假了,老头子我都不信。”

      这老瀉头还真是什么都知道啊。

      张珏和杨雪相视一笑,感觉入了坑了。

      ……

      ꉚ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张珏和杨雪₳两人一煌有返空就往陈嘢老头家里跑。

      大人学武,已经不可能从扎马步这些基本的东西练起。

      䩮 茦陈老的教学轅思路是只教招数,对内行来说,是花架子,但对付一般人却足够了。

      至于最终能达到个什么水平,还是要看他们自㌢己的悟性。㭨

      廋几个月过去,在陈老头的指点下萖,两个人的训练已经有了初步成果。

      关鹏找来了几个MTF队员与他们对练。

      实ₜ战中,杨雪已经可以坚持数十招不落败。

      而张珏更是轻轻松松将对方击败——他当然没有使用任何特殊能力,否则就算关鹏亲自上场也跼只有被秒杀的份。

      祧㔙比武过后,关鹏给村里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半边脸都被烧没了的关鹏小心翼翼:“喂,二舅,对䒃,是我,你能不能别总在他们面前说我资质太差,明明是你被舅妈揍得满地跑,让我看见了,你气不过才不肯教我——”

      老陈头的声音从电话鳜另一边传来:“你这个띴臭小子,再不û回来看我,我就扒了你냔的皮!”

      㗹……

      因为张珏的存在,site14站点的研究得꣎已顺利进行,收容突破的事件也再未发탈生,那些苦命的研究员们终于过ỻ上了几个月的安稳日子。

      而距离他们千万里之外。

      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慢慢℻地酝酿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